146情不自禁

    司徒焰仿佛感觉到方艾的悲凉,怜惜的在拥紧她一点,能不能给我讲讲你的故事?有我的那段如果你不愿意提起,可以自然略去!司徒焰的语气卑微的让方艾不忍在对他冷漠!讶然的回看着他的眼睛,司徒焰魅惑的挑挑眉,我已经很肯定我们是有过去的,但我想不起我们的故事,我想在这段故事里我一定是个大反派,所以你才会拒绝继续我们的故事对吗?无论过去是谁伤害了谁,还是谁辜负了谁,都让它过去好吗?

    方艾静静的听着司徒焰的话,呆呆的望着司徒焰满含深的双眼!心,在这一刻融化!可以回去吗?不可能了!方艾理智的收回思绪,隐去满眼柔,再抬起头时眼里已经恢复了一片平静!很多事不像吃饭那么简单,吃饱了排出去可以从新再吃!很多事既然发生了,就要按照它的轨道走下去,我们都没有能力改写历史的不是吗?伸出手疼惜的捧起司徒焰俊帅的脸,眼中难掩隐忍的深,放下吧!不要再把眼光落在不属于你的地方,那样大家都可以喘口气,不要在任了好吗?

    方艾眼中的深让司徒焰心动,他怎么甘心就这样放弃她?就因为他忘记她?就因为他忘记他们的故事?这不公平!历史是你们的,我的记忆中没有,你觉得这样对我公平吗?我只想要一个真相,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离开我,这个要求过分吗?

    方艾看到司徒焰眼中的痛苦,心也跟着片片破碎,真相?闭了闭眼睛隐去心酸,当睁开眼睛时又是一片冷漠,真相就是——没有真相!方艾淡淡的说。

    司徒焰无语了。盯着方艾的眼睛看了好久,久到方艾已经支持不住了,她要投降了!她的心已经碎得如同粉末了!你的心是铁做的吗?‘你的心是铁做的吗?’方艾惊慌的看向司徒焰,这句话三年前他就这么说过自己,三年后的今天当他失忆忘了她的时候,他还是会通过潜意识来这么评价她!为什么?难道真的是自己对他太苛刻了吗?仔细想来两个人虽然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但是由始至终付出的那一方一直是司徒焰,自己对他好像真的没有付出过什么!即便是那颗残破的心,自己也从没有真正的交到他的手上!这样想着就很自然的环住他的腰,把头埋在他的颈间。倾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她知道这样做很危险,但是她此刻就是想暂时卸下心房,让自己放纵一次!她好想就这样站在山顶对着全世界大声喊一句:司徒焰!我你!可是她知道这句话在心里说千百遍都可以。但是在嘴上却一遍也不可以说!你就当我的心是铁做的,或是我根本就没有心都好!我只希望你能卸下心房真正开心起来!就像我们从来就没有遇见过一样,好吗?抬起头踮起脚尖圆润的樱唇印上他的!就放纵这一次!一次就好!

    司徒焰冷冷的看着方艾绝美的容颜在眼前放大,温软的唇轻轻地贴向他、感的唇,四片唇瞬间交融在一起。如干柴遇到烈火一发不可收拾!司徒焰由被动变主动的把方艾的樱唇含、在嘴里,舌灵活的探、进她甘甜的口里,、砥着她每一寸美好!方艾也不甘示弱的回应着他,搂着他腰的双臂改由向上搂住他的脖子,整个人无力的挂在他的上。司徒焰托起方艾的翘,让她打开双、腿、胯、在自己的腰间。那里的昂、扬刚好抵、住方艾的敏、感。两个人都动的呻、吟出声,司徒焰抱着方艾转走到车前,直接把她放在机盖上。毯子垫在方艾下,一转眼机盖上也变成了一张可以办事的

    两个人已经到达了激、的边缘,司徒焰压在方艾的上疯狂的、吻着她优美的脖颈,在那里留下一串紫红色的印记!他伸手脱下自己的t恤,方艾也手忙脚乱的帮他。两个人的唇始终没有离开彼此!司徒焰的手推高方艾的吊带背心扣住她前的丰盈,低头一口、含、住、人的蓓蕾!方艾动、、的呻、吟出声。弓起背迎合司徒焰的!司徒焰另一只手直接从方艾宽松的短、裤边缘伸进,掌心直接罩住方艾的花心,在花心上用力的揉搓!方艾舒爽的抱住司徒焰的头,放、肆的吟、叫着!司徒焰感受到方艾泛、滥的洪水,知道她已经准备好了,解、开皮、带,想要真正的进入她!

    正在水火交融千钧一发之际,司徒焰的手机不识趣的响起;焰哥哥,焰哥哥接电话!焰哥哥,焰哥哥接电话!------司徒焰本想不理的,他知道这是欧阳彤彤的电话,现在要忙的事比接她电话重要得多!

    方艾听到是suny的声音,一下子从激、中清醒过来!慌乱的推开司徒焰,狼狈的用毯子遮住自己半、、的体!suny的电话,你怎么不接?不敢看司徒焰的眼睛,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就糊里糊涂的差点跟司徒焰发生不该发生的事那?听到suny的声音更加觉得无地自容,她可是把自己当亲姐姐一样的疼着,自己怎么可以跟她的未婚夫做这种事那?羞愤、悔恨侵袭着她,她真想直接从这山崖上跳下去!她有什么脸去见韩凯,人家正因为她造成的损失在费心费力的工作,而自己却?眼泪大颗大颗的掉落,羞愧和悔恨交织在一起,织成一张网把她牢牢的困住!

    司徒焰看到方艾悔恨交加的样子,知道是欧阳彤彤的声音刺、激到她,有些气急的接起电话没好气的‘喂’了一声!电话那边是欧阳彤彤开心愉快的声音,焰哥哥,还没起吧?不要骂我哦,我是找不到艾姐姐才打给你的哦,她才不会因为我吵她睡觉,像你这样对我吼那!司徒焰眼神看向方艾,方艾也听到欧阳彤彤的话了,忽然想起昨晚出来的急手机没有带!

    司徒焰没好气的说,知道我会吼你还这么早打电话?什么事?

    欧阳彤彤银铃般的笑声传过来,我是故意的,看你这个时候有没有背着我跟女人打黎明炮!哈哈哈!不会被我抓个正着吧?哈哈哈!

    司徒焰看着方艾羞红的脸,她已经开始慌张的整理衣服了,怒气更加高涨!胡说什么?有话快说!司徒焰还是第一次这么大声的吼欧阳彤彤!

    怎么?真的生气了?看来这个女人不太一样哦,你还是第一次为了这种事吼我!欧阳彤彤的声音有了明显的哭意!

    司徒焰看着方艾整理好自己,大颗的眼泪就没有停止流过,心也跟着狠狠地绞痛着,耐下子哄着欧阳彤彤:我没有吼你,只是有点起气,到底什么事?

    欧阳彤彤听到司徒焰在哄自己,收起刚刚假得要命的哭意,开心的咧开大大的笑容。你帮我联系艾姐姐,告诉她我马上就要上飞机了,让她去机场接我,如果你联系不到她就来机场接我哦!

    司徒焰跟欧阳彤彤约定好时间地点挂断电话,看着已经整理好自己,站在山崖边望着远处发呆的方艾,走过去把她搂在怀里,唇搜寻她的,方艾躲开他低着头语气里带着明显的鼻音,刚刚我们,对不起你就当刚刚是个意外好了!方艾不知道该怎样说下去,眼泪又大颗大颗的掉落下来,捂住嘴眼神看向远处。

    司徒焰心疼的把方艾从新拥进怀里,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需要自责,其实我和彤彤------没等司徒焰说完,方艾迅速的用手捂住司徒焰的嘴,大眼睛里滚落出大颗的泪水,不要说,不要说,求你不要做出伤害suny的事!她是个善良的好女孩,她值得你用生命去她!方艾以为司徒焰要说跟suny分手的话,她哪里知道司徒焰和欧阳彤彤的婚约,只是他想帮她完成梦想的协议而已!

    司徒焰拿下方艾的手,心疼的用手想擦干她的泪水,可是怎么擦也擦不干,她的眼泪就像决堤的洪水一般!别哭了,这一切都跟你没有关系,你只要做你想做的事就行,不要让别的人和事束缚了你的手脚。

    方艾呜咽着,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威廉!司徒焰震惊的看着方艾,能这么叫他说明他们是有多么亲密过!这世上除了卓尼,她是第一个这么叫他的人,那么说明曾经自己已经把她当做最亲密的人!方艾继续说,我们不能这么自私!现在的我们中间已经出现了太多的人和事!我们是不可能回去的!是的,我们相过!但那又怎么样?上帝安排的剧没有人可以篡改,他既然让你忘记我、忘记我们的,那么就一定有他的道理!我们不要与命运对抗了,那样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大家都遍体鳞伤!

    ps:

    亲们滴留言捏?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