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林青儿

    女孩子这次没有听司徒焰的命令,而是大着胆子把自己的全部展现在司徒焰面前,小手颤抖着搭在司徒焰的肩上,声音中透出了无比紧张的绪,先生,您就要了我吧!声音细小的如梦呓一般,颤抖的像牙齿都在跟着颤。

    感觉到她浑抖得厉害,直视着她像极了另一个人的脸,眼神慢慢的向下巡视着她赤、、体,高高的锁骨、平扁的、部、小腰好似一只手就可以掰折、、露、出来的下体光洁的没有一丝体、毛,整个子就像是个初生的婴儿一般的光滑柔嫩,却让司徒焰提不起半点兴趣,为什么一定要给?司徒焰不是个喜欢废话的人,也没有时间去跟一个挑不起自己、趣的人纠缠。他只是贪恋那张脸孔,想一直看着这张脸不移开目光!不自觉的伸出手抚上那让自己心悸的脸颊。

    你付了钱的,我不想欠你的!女孩子倔强的小脸儿还真的跟方艾有几分神似,那种外表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但是骨子里却倔强的很!只是她少了方艾眼里的那份清灵,那种眼里揉不得半点罪恶的坚定。

    你怕我把钱收回去?司徒焰饶有兴趣的看着女孩子。

    她像被猜中心事似得低下头,我很需要这笔钱,所以请您要了我吧!女孩子实话实说,看清楚司徒焰帅的不可一世的脸,自己的心里还舒服了些!

    司徒焰伸手用拇指轻轻地摩挲女孩子嫩的脸蛋儿,他很清楚自己想干的是这张脸而不是这具体,这样的感觉让他更加无法不顾一切的要她。推开她起穿戴整齐,钱会照付,以后不要再用这种方法赚钱了!看也不看她一眼转离开房间。

    林青儿看着砰然关闭的房门,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跌坐在上!这时的她才真正的感觉到怕!稳定一下自己的绪,弯起唇甜甜的笑了。这男人真酷!

    走出房间司徒焰生气的拨通西恩的电话,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吼,你怎么不在幼稚园给我找一个?我的样子很像猥琐大叔吗?其实司徒焰也想迷惑自己,把她当成方艾去做一定会很爽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办法下手,自己什么时候变成善男信女了?

    西恩在电话里诚恳的道歉,告诉了司徒焰另一个地址,那是他的第二方案。当初刚认识方艾的时候,司徒焰曾经一晚上换了七个女人。这一次在相遇西恩已经做好了更多的准备!安排刚刚那个女孩子他是有目的的,当他看到女孩子的照片时简直不敢相信世界上还会有如此相像的两个陌生人!把她送到司徒焰的边。是想让她代替方艾,不尽快在 司徒焰边安插一个女人,他早晚会想起与方艾的一切!

    司徒焰兴趣缺缺的开车离开酒店。经过这么一折腾他已经完全没有兴趣了!哪儿也不去了回家睡觉!这时电话响起,是欧阳彤彤,焰哥哥,你在哪儿?电话那头传来她银铃般的声音。

    司徒焰听到是她开心的弯起唇角,这么晚找我干嘛?不答反问。

    无聊嘛。想找你喝酒!来我这里吧!最好带点下酒菜!欧阳彤彤对司徒焰从来没有客气过!

    司徒焰到的时候欧阳彤彤已经坐在泳池边等他了,匀称的小腿泡在泳池里扑通着水花,边摆了好多铁听德国啤酒。司徒焰大刺刺的坐在欧阳彤彤边,也不管价值不菲的西裤会不会弄脏?把买来的烧鹅和羹一类小吃放在欧阳彤彤腿边,哇,都是我吃的!撒的搂着司徒焰的腰在他上蹭着。还是焰哥哥最疼我了!

    司徒焰笑着揉揉她的一头海藻般的长发,小丫头,什么时候能长大呀?

    欧阳彤彤在他怀里撅起小嘴儿。我已经长大了,随时准备迎接你的宠幸!古灵精怪的眨眨大眼睛。

    司徒焰不胜其烦的推开她,打开一听啤酒一饮而尽,无奈的笑着摇摇头,我可以对任何女人为所为。只是没法对你下手!

    欧阳彤彤不服气的撅起小嘴儿,不带这样的!你可不可以看看。我也是很有料的女人好不好?说着低头托起自己还算饱满的部扭来扭去!

    司徒焰被她幼稚的举动逗笑了,脱掉鞋子挽起裤管也把小腿伸进泳池里,双手撑在后抬头仰望夜空,不要毁了你在我心里的位置!你是我心里最纯净的那片温暖,没有人可以取代你的位置,就像是我弟弟一样的!你们都是我最最疼的人!做我的女人你将一无是处!

    欧阳彤彤了解司徒焰此刻的心,失去弟弟的痛已经在他心里扎根,而她虽然不想在司徒焰心里仅仅只有亲,但她明白正如司徒焰所说的,她妄想成为他的女人命运就会跟所有女人一样!柔顺的把头枕在司徒焰的腿上,长发铺满他健硕的双腿,拉开一罐啤酒递给司徒焰,自己也拉开一罐,做你的女人是我从小的梦想,你就这么无把它扼杀了!苦恼的大口咬着烧鹅,嘴里含糊不清的说,你知道能跟你订婚,我用了多少谋诡计吗?

    司徒焰张嘴吃掉欧阳彤彤递过来的羹,不是说好了用订婚来帮你拖延时间吗?等你完成梦想如若我们彼此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才考虑结婚的吗?

    那我现在正式的通知你,除了你这一生我都不会找到意中人了!而你也不可能会有什么意中人,我们巡演过后就结婚!欧阳彤彤霸道的宣布。

    不可能会有意中人?方艾的影适时的窜入司徒焰的脑海,心里某块位置紧紧的扭痛了一下!烦躁的摇摇头,想把她甩出自己的脑海!这女人他想放弃了,直觉告诉他这女人会把他伤的体无完肤!好!简简单单的一个字换来了欧阳彤彤兴奋的欢呼!

    司徒焰轻笑着摇摇头,娶自己最亲的妹妹,这感觉真的很怪!举起啤酒往自己的嘴里猛灌着,‘方艾,不管你我有没有过曾经,都让它过去吧!如果你觉得跟我在一起会让你很抗拒,那么就如你所愿!’

    林青儿轻手蹑脚的打开门走进屋子里,没有开灯是怕吵醒妈妈,刚想回房间妈妈猛烈的咳嗽声让她停住了脚步,走到妈妈的房门口轻轻推开房门,妈,我给你倒杯水吧!

    函语嫣从上起靠坐在头,无力的摇摇头,等着一阵剧烈的咳嗽过后,气息不稳的对林青儿说,妈没事,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满眼都是对女儿的心疼!

    林青儿乖巧的走过去坐在妈妈边,伸出瘦小的手帮妈妈把一头蓬乱的短发理整齐,接我班的小智今天请假我就帮他值了个班!可是双倍工资哦!林青儿不敢说出今晚的真正去向,只有撒谎骗妈妈!

    函语嫣拉着女儿的手,无限怜惜的看着女儿越发标致的脸蛋儿,她长得越来越像自己年轻的时候了,欣慰的笑着,不要让自己太累了!都怪妈妈没本事还一的病,不然怎么会让你小小年纪就要四处去打工?都耽误你长个了!

    听了妈妈的话林青儿动容的扑进妈妈的怀里,妈,您不要这么说,照顾您是我的责任,趁着爸爸这阵子出去躲债不在家,您就赶快养好子,要不等他回来又该打您了!我会想办法把他欠的债还上的!

    那么多钱怎么还那?就是还上了你爸爸还是会欠下新的债,他就是个无底洞,永远也填不满的!想到这些函语嫣就急得泪流满面!若不是当年轻信了林茂的花言巧语,自己怎么会嫁给他?现在不但毁了自己,也把青儿给毁了!

    林青儿不敢告诉妈妈那笔债已经解决了,下意识的伸手摸摸自己口袋里的支票,忍了忍还是没有说。给了妈妈一个安心的微笑,妈,一切都有我,扶着妈妈躺下,您赶快睡吧!明天还要去医院复诊!轻轻地退出妈妈的房间关好门!

    回到自己的卧室打开头灯,把那张200万的支票从口袋里取出来,在面前展开。这下问题可以解决了,一想到那些凶神恶煞的流氓来家里讨债的样子,自己心里就好害怕!从小到大爸爸的定义对她来说就只能用‘灾难’两个字形容,从她懂事开始她和妈妈就生活在爸爸的拳脚下,爸爸整天只知道赌,赢了回来就买酒买喝得烂醉,喝醉了就狠狠的折磨妈妈,妈妈略有反抗就拳脚相向,而青儿就不可以哭,哭了就会遭到同样的待遇!输了回来更加惨,打得她们母女会更狠!青儿有的时候会狠心的想:为什么爸爸不快一点死去!但是善良的她随后又会很严厉的批评自己的恶毒!看着支票她放心的弯起唇角,这下事终于解决了!想起刚刚那个酷到爆的男人,小女孩初开的窦泛滥!羞红了脸颊钻进被子里,真希望还能遇到他!

    ps:

    亲们的足印那?蛋蛋等得花儿都谢了!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