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请你离开

    车祸非常严重,但是万幸的是他除了一点皮外伤以外没有造成任何伤患。只是昏迷了一个月,醒来后做的所有检查都是正常的,但是只有他自己能察觉到不正常的地方,他感觉心里空空的,好像有什么东西明明是填得满满的却被人拿走了一块,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找遍了自己边所有的蛛丝马迹也没有任何线索,唯一可以证明的是他每晚在梦中的那个背影,和那句记不得说的什么但是却冰冷无的声音,还有就是真实到不能在真实的心痛,每次看到这个女人就会有一样的心痛感觉。刚刚她看到自己时痛哭的样子,还有她上似曾相识味道,她到底是谁?他们之间会有什么过往吗?为什么自己对她没有一点印象那?仰头喝光杯中的酒,眼神再次回到方艾的脸上,她真美!不是那种倾国倾城的美人,但是却让他看了心里舒服到不行!这个女人不论跟他之间有没有故事,他都要定了!

    方艾从睡梦中悠悠转醒,一时无法搞清自己在何处,瞪着大眼睛四处巡视一圈,鼻端传来熟悉的味道,这味道是——!方艾猛地坐起,环视着房间里的一切,虽然这间主卧的摆设有所变动,她的梳妆台没有了、她的衣柜没有了,别的都还是原来的样子。方艾的眼泪瞬间决堤,她没想到这一生还能在见到司徒焰,她总是在默默地祈祷只要让她知道他活的好好的,他是开心幸福的,她就死而无憾了!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掀开被子下打开卧室里的每一扇门寻找司徒焰的影子,她没有想太多,她现在只想扑进他的怀里,感觉到他真实的存在就好了!

    到处都没有司徒焰的影子。方艾打开房门冲出房间,威廉,你在哪儿?威廉!光着脚到处跑着每一间房间都找遍了,没有,到处都没有!方艾冲下楼梯脚步停在了楼梯口。

    西恩慢慢的转面对方艾,礼貌的一点头算是打招呼,方小姐,多年不见,您还是那么年轻漂亮!嘴上虽然满是恭维,但脸上却冰冷的没有半点表。他在司徒家工作了几十年。主人的荣辱比他的命还重要。

    方艾也礼貌的点头,您好!您也都没有变!方艾感觉到了西恩的不友善,所以什么都没有问出口。

    三年前在医院你对少爷的伤害我都看在眼里的!西恩不想转弯抹角。

    方艾无语的低下头。当年她做的确实很过分,把司徒焰伤害的很深这她知道。

    少爷一直以来是怎么对你的,为你付出了多少失去了什么,我比谁都要清楚,你是他唯一一个付出真心去去呵护的女人。但是你也是唯一一个敢去伤害他的女人,你把他伤害的太深了,你还有什么颜面出现在他的面前?西恩毫不客气的指责方艾。

    方艾忍住泪水紧握住拳头,低着头没有说话,她知道西恩忠心护主。

    少爷在三年前的那个晚上,被你伤害了以后一心求死。说到这里,一个响当当的硬汉竟然落下了泪水。方艾看了心里更加的愧疚了,听到西恩说司徒焰一心求死。眼泪汹涌而出。西恩调整一下绪继续道:少爷在高速公路上出了很严重的车祸,当时哪里都没有伤到却把脑子撞坏了,你是医生,应该听说过‘强迫失忆’这种病吧?西恩说到这里停住,看着方艾问。

    方艾不能置信的瞪大眼睛。手捂住嘴眼泪更凶的滚落而下,强迫失忆是强迫症的一种。由于现实生活中的一些伤痛刺激,使患者在神经意识里去强迫自己忘记那些不美好的东西,当这些可以去忘记的人或事出现时患者就会出现一些怪异的举动,有的人会发出怪声,有的人会抓头发,有的人会咬手指等等,司徒焰出现心绞痛的症状也是这原因。作为医生的她怎么会不知道这种病的危害,她真的是把司徒焰伤的太深了!而且患上这种病,司徒焰随时都有忘记一切的危险!如果那样他就会像一个初生的婴儿那样,失去一切自理能力!司徒焰真的是被自己害惨了!方艾泪流不止的摇着头,嘴里碎碎的念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西恩看着方艾痛苦万分的表,冷冷的笑了,你把少爷伤的太深了,所以他的潜意识里会选择忘记有关你的一切,这已经说明了少爷有多恨你!昨晚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你跟他说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是看少爷早上的表我猜他根本没有想起你,他现在对你的兴趣只在于你是他发现的新猎物,如此而已!我很庆幸他忽然有事,才会找我来保护你,才会让我发现你的存在!在他还没有想起一切之前我请你离开他的生活,不论遇到任何事你都不要承认你们是认识的,这是我唯一的请求!这样做对你对他都是最好的选择!你们在一起不会有好结果的,你记住我的这句话:‘司徒家永远容不下你这样的媳妇’记住了?西恩话里的意思方艾现在是听不出来的,当她真正遇到那样的处境时她才会想起这句话。

    方艾已经哭得说不出一句话了,心疼、悔恨、思念,交织在一起把她的心缠的死死地。这么多年她一直在后悔自己对司徒焰说出那么伤人的话,但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对他的伤害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对不起,对不起,我当时因为失去了仔仔,真的痛苦的无处发泄,才会那样对威廉的,我真的很后悔!对不起!

    西恩看着方艾哭得肝肠寸断,也不忍心在对她说重话,毕竟他从前一直认为方艾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你当年失去儿子跟少爷一点关系都没有,即便是没有那次绑架你的儿子也活不过那个夏天,少爷一直不想让你知道,是怕你会太伤心,他一直秘密的出重金研制能延续生命的药,你儿子的生命体征其实早就已经消失了,支撑他活下去的就只有药物,你是医生,难道你会不知道吗?即便是这样,你还是把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到少爷上,少爷真的是太无辜了!所以我请求你,立刻在少爷的生命里消失,你的存在只会给他带来伤害!我的话说完了,方小姐请吧!下次无论在哪里遇到少爷都请你远离他!请记得!西恩礼貌的一点头,伸手做出送客的姿势。

    方艾转哭着跑出了海边别墅,西恩说得对,自己的存在只会给司徒焰带来伤害!因为自己的一时之气,把司徒焰害的一生都会有病魔的陪伴,自己真是罪大恶极!自己不配拥有司徒焰的,不配拥有他的心,不配——什么都不配!

    方艾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她们现在住的地方离海边别墅不是很远,方艾心不好一直从海边别墅走到家。打开门进屋,韩凯和江珊都在,看到她进来江珊着急的拉住她的手,你去哪儿了?怎么一夜没回来?急死我们了,打你手机是你同事接的,说你在ktv突然消失了,韩凯找了你一夜才回来,你到底去哪儿了?江珊连珠炮似的追问方艾。

    方艾被江珊拉着追问,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所以只是低着头不说话。韩凯见方艾这个样子,担心的站起,拍拍江珊的肩膀,先让她回房间躺一会儿吧,我看她好像很不舒服!说着把手放在方艾的额头上,好像有点发烧?看着体有些摇晃的方艾,心急的打横把她抱起来直接送进卧室里。

    轻轻地把方艾放在上,帮她脱掉鞋子,看到方艾的脚已经被鞋子磨得出血了,怎么搞的?你走了多远的路啊?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韩凯边心疼的托着方艾的脚,边焦急地问。

    方艾想忍住不哭,可是眼泪怎么样也止不住,泪眼朦胧的瞪着天花板,我不想撒谎,你别问了行吗?说完方艾闭上眼睛,两行泪顺着脸颊滑下。

    韩凯闭上嘴果真不问了,拿来药箱给方艾的脚上药,边轻柔的抹着药边用嘴吹着气,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就像方艾的脚是一件多么珍贵的宝物似得。

    方艾闭着眼睛静静地感受韩凯的温柔,忽然觉得自己真的活得好失败,因为自己的任把司徒焰害成那样,现在又来一而再再而三的辜负韩凯的一片真心,越想越觉得自己好自私!睁开眼睛慢慢的坐起,韩凯已经把方艾的脚包扎好,怎么起来了?你有点发烧,我去给你倒杯水吃点药。说着起要走。方艾拉住他的手,韩凯,你对我这么好值得吗?

    韩凯坐在方艾的边,伸手捧住她的脸把眼泪擦干,没有值不值得,而是我觉得我很开心,跟你在一起对你好想办法让你笑,这些事做起来我觉得是一种享受,所以,只要开心还计较什么值不值得那?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