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受不了了

    韩凯拨通江珊的电话,跟她定好见面的时间地点,挂断电话看一眼沉默不语的方艾,想什么那?他知道她每次来墓园心都会哀痛很久,伸手捏捏她滑腻的脸蛋儿,等下就见到你的开心果了,笑一个嘛!

    方艾知道韩凯在为自己担心,牵强的弯起唇角,知道了!我会尽快调整绪!ok?

    韩凯笑着看一眼手表,时间还来得及,我先送你回家去洗个澡换衣服好吗?

    方艾点点头,她什么时候想什么、什么时候需要什么韩凯总是拿捏的很准!

    这公寓是江珊租的,每次方艾回来就住在她这里。韩凯已经在市中心给方艾买了一公寓,但她就是不肯接受,所以那里一直空着。韩凯也跟江珊说了几次要她搬过去住,免得还要花钱在外面租房子,但江珊说她这里离事务所比较近,不愿意跑来跑去的!其实她是不甘心做别人的垫背,她搬过去了方艾就顺理成章的跟着住进去了,她才不那样做!她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停止过韩凯,而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而她也知道方艾心里根本不他,对他的只是感恩而已,所以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没有怂恿方艾下定决心嫁给韩凯,不然估计他俩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韩凯坐在沙发上翻看着杂志,方艾在浴室洗澡。韩凯不自觉的把眼神飘向浴室的玻璃门,磨砂的门面上有个晃动的影,虽然看不清楚,但是却能分辨出凹凸有致的轮廓!韩凯不觉腹下一紧,自己心的女人正一丝、不、挂的洗澡,哪个男人会忍得住那?韩凯不是一个纵yu的人,除了方艾以外他对别的女人也提不起兴趣。平时也只是偶尔发、泄一下,距离上一次找女人大概也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了吧?听着哗哗的水声下紧的更加难受,韩凯烦躁的站起来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的转圈圈。看到书桌上有烟,点燃一支抽起来。他平时很少吸烟,只是在心烦躁的时候才吸,猛吸了几口大口的吐着烟圈,来平复剧烈跳动的心脏。

    方艾在这时推门走出浴室,一件白色的纯棉睡裙把她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这本是很保守的一件裙子,可在现在韩凯看来确实有着致命的、惑!不算很宽松的睡裙把方艾的材包裹的凹凸有致。坚型隐约可见,翘的部更是弹十足!**的头发披洒在肩上,把睡裙的前打湿了。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色。方艾边走出来边用毛巾擦着头发,白皙的皮肤没有一丝化妆品的痕迹,反而更显得水晶透亮!

    看到韩凯在吸烟,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让他心烦的事,走近他关心的问:怎么了?是公司有什么事吗?刚刚还好好的?边说边擦着头发边走近他。

    一股清新的沐浴露香气窜进韩凯的鼻孔。让他的心跳更快了几拍!腹下一跳一跳的疼,额角瞬间流下汗来!喉结不自觉的上下窜动了几下,眼神无法从方艾绝美的脸蛋儿上移开!

    见他只是看着自己不说话,方艾不明所以得靠近韩凯,细看他紧张的神色,伸出手里的毛巾给他擦汗。你怎么了?很吗?我把冷气打开吧!说着转去取遥控器。

    韩凯被方艾用清凉的毛巾一擦,浑上下像被电击到一样,见她要走从后面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唇霸道的在她的脖颈上、啃、咬,滚烫的双手在她曲线玲珑的前摸索。

    方艾被韩凯突然的举动吓到了,在他怀里不安的扭动着体,她没有想到这样的动作对于一个在激、边缘徘徊的男人来说,是多么致命的、惑?你干嘛?你这忽然是怎么了?方艾明显的感觉到自己部上顶着的坚!她知道韩凯想做什么了。但是他从前从没有这样过啊?今天是怎么了?方艾有点害怕!

    韩凯扭过方艾的子让她面对自己,用手捧着她的脸喘着粗气看着她。唇几乎碰到她的,在一起三年多他们之间最多只是拉拉手亲亲脸颊,像这样亲密的接触还是第一次!我你!方艾,我你!你知道吗?没有吻上她,而是用唇似有若无的摩挲她的。

    方艾用手肘抵着韩凯的膛使两个人不至于完全的贴合,她能感觉到他的下面在一跳一跳的,尽量试着远离他一点,你是怎么了?不要这样好吗?你忽然这样我感到很迷茫!方艾尽量轻描淡写的想化解眼前的尴尬局面。

    方艾,我真的好你!我想要你!好不好?韩凯不会做任何方艾不喜欢的事,即便是现在的自己随时都有憋爆炸的危险,但他还是想让方艾心甘愿的给自己!

    如果韩凯用强的,方艾会理所应当的反抗,但看到韩凯可怜兮兮的样子,而且在这种时候他还是那么的尊重她的感受,方艾反而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了!不敢看韩凯渴求的双目,我,我——嗯!

    韩凯忍无可忍的吻住方艾、人的樱唇,她不知道自己这个样子多富有挑、逗

    方艾震惊的瞪着大眼睛看着在自己面前放大的俊颜,唇被面前的男人狠狠的含在嘴里,整个体与他严丝合缝的贴合着,他的双手在她的背部和部之间游走,他的坚顶着她的敏感,很有直接穿破布料进入的架势。

    韩凯伸手把方艾的眼睛闭合,舌头伸进她的嘴里与她的丁香小舌互相纠、缠,下、动、的做着刺、穿她的动作,两只手托起她的翘、让她双脚离地,重心不稳的方艾出于本能的搂住韩凯的脖子,两条腿被韩凯分开跨、在他的腰上。

    方艾回过神,用手推着他的膛,两条腿在他胯、间踢蹬着想下来,没想到这一动却更加贴近厮、磨着两人的私、处,韩凯舒服的闷哼一声,唇更深的吻向她。

    方艾无论怎样也推不开韩凯,她的每一个动作只会更让他销、魂,想说些什么来让他清醒他却怎么也不肯放开她的唇。韩凯抱着她来到她的卧室,用脚踢上门把她放在上,整个人压在她的上。吻密密的继续着,一刻也没有让她喘息的机会。撩、起她的裙子直接推向勃颈处,整个、人的、体展现在他的下。手摸向她的大腿、深处,隔着小裤裤轻揉她的敏感。放开被他吻肿的红唇,韩凯满眼的看着方艾勾、人的美目,说你我!嗯?说着手下加力的在她的敏感上一顶。

    方艾已经多年,这三年多来自己过得是什么样的子,只有她自己最清楚!体上对异、的渴望,和心理上对其他男人的抗拒,让她此刻有种心力交瘁的感觉。矛盾的心让她几近崩溃,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呜咽着说不出话来!

    韩凯看着哭成泪人的方艾,瞬间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冷水,眼中的化作伤痛,哀戚的看着她,痛苦万分的问,你还是忘不了他是不是?

    方艾哭着无力的摇着头,瀑布般的长发披散在白色的枕头上,那种妩、媚、人、悲戚的让人心碎的样子,真的是一种可以杀死人的利器。

    韩凯心碎的看着这样的一个女人,他真的是拿她没有任何办法,惨了她又恨不得现在就掐死她,这种既又恨、不起又放不下的感觉,真的要把他折磨疯了!烦躁的起大步走出卧室,‘嘭’的一声关上房门。

    方艾哭着拉下裙子,蜷缩着体抱紧自己侧窝在上。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刚刚韩凯的、抚不是也让她有一瞬间的意乱迷吗?怎么就忽然哭出来了那?自己不是已经下定决心要做他的新娘了吗?做那事不是早晚的事吗?为什么到最后关头自己就控制不住绪了那?难道真像他说的那样,自己还没有忘记那个人吗?如果刚刚换做是他自己还会哭出来吗?烦躁的在抱紧自己一点,把头埋在双膝里------

    韩凯冲进浴室打开喷头用冷水喷洒着自己的体,渐渐的浇熄满、火,看着镜中狼狈的自己,慢慢的闭上双眼,很快调整好自己的绪,他她!她就不要强迫她做任何事!她还没有敞开心扉说明自己做得还不够好,还要继续努力!走出浴室一**衣服显然不能出门了,打电话给助理让他给自己送来衣服。

    十分钟不到助理就把新的衣裤送来了,韩凯接过衣服关上门,看看方艾房间还紧闭的房门,无奈的摇摇头,退下一还在滴水的衣裤,换上干净的。

    方艾打开门出来的时候,刚好看到韩凯换完裤子正在拉裤链,低着头精壮的上半露着,湿漉漉的头发微卷的贴附在额前,样子慵懒、感,无比的、人!

    ps:

    亲们可不可以留一点足印让蛋蛋知道你们的感想啊?即便是一个表也好啊!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