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重生

    三年后,美国明尼苏达州的布卢明顿市

    夏的午后,阳光暖暖的照在咖啡馆的橱窗上,韩凯把一份资料递到对面的女人面前,这是这次活动的详细资料,里面对演奏家的介绍很细致,还有她对主场景的要求,你回去好好看一下,大概下星期要回国开会研究,到时你就得把设计方案的初稿交出来,明白吗?

    女人戴着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不仔细看任何人都会忽略她那双勾人魂魄的美目,一头浓密如锦缎般的长发随意的挽在脑后,一灰色的装裙,整个人显得老气横秋!天生的妩媚动人不是任何装束可以掩盖的,优雅的接过资料拿出来翻看着,谢谢你,总是帮我介绍这种既省力又赚钱的案子,我会好好做的,不然就辜负了你的一片苦心了!

    韩凯温柔的拉过女人的一只手,放在唇边轻吻,方艾,这次回去见一见我的父母好吗?满眼渴望的看着他用灵魂去的女人。

    方艾唇边的笑意微僵,心里有说不出的苦闷,三年了,韩凯一直不离不弃的关心帮助着自己,他对自己的好不是用语言可以表述的,但自己一直以来就只能把他当做知己、当做亲人,自己心里的那个人也许一辈子也不会放下了,若是答应了他的请求去见他父母,不就是等于答应了嫁给他吗?他对自己那么好,自己怎么能在心里装着别人的况下嫁给他那?那样做对他太不公平了!可是如果拒绝了,他又会像每次一样伤心好久!轻叹口气,满眼歉意的看着韩凯,韩凯,我——

    韩凯用纤长的手指点住方艾的樱唇,不要说你还没有想好,我不想等了!我已经等你三年了。我可以用一辈子的时间等你上我,但是我不想打着光棍等,我们结了婚边过子边等好不好?今天的韩凯有些霸道的耍赖,其实方艾不知道,这几年韩家一直着韩凯联姻,为了方艾韩凯一直跟家里打着游击战,这次真是被韩老先生急了,没有办法只能强迫方艾了,他真的是打从心眼里不愿意强迫她做任何事,如果不是家里催得紧他愿意等她一辈子。只是这次真的十万火急啊!

    方艾意外的看着韩凯,觉得今天的他很不一样,自己确实耽误了他太多年了。其实想想嫁给他有什么不好那?帅气多金对自己又百依百顺,这样的男人应该是全天下女人的梦想吧?释怀的笑了笑,嘟起唇撒的说:哪有这样的?你是在跟我求婚吗?好寒酸呦!

    韩凯看着俏唯美的女人,意外她今天的反应,但还是开心的要命。对对对,是我考虑不周,我认罚!

    方艾听了韩凯的话开心的笑了,他总是有能力逗得自己开怀一笑,那你想我怎么罚你?

    韩凯眨眨眼睛想了想,就罚我给你做最吃的锅包吧?

    方艾装作犹豫片刻之后勉强答应的样子。嗯,那好吧!我还要香辣丝和扒全茄,你统统做给我吃。好久没吃过家乡菜了。我做梦都想吃!

    韩凯无奈的摇摇头笑着说,你这还真算是惩罚,你说的这几种食材我们有的找了!走吧,买菜去!说完招来侍者结账,搂着方艾的腰走出咖啡厅。

    走到停车场。方艾才想起来刚刚韩凯交给她的资料落在咖啡厅了,糟了。我把资料忘在咖啡厅里了,你等下,我回去取。

    韩凯宠溺的薄责她,小糊涂虫,就没有不丢三落四的时候,我去取吧,你先上车

    不用了,我去吧!你在路边等我!说着方艾已经跑了回去。

    看着她的影消失在视线外,微笑着摇摇头坐进车里,这样的女人让他怎能不宠

    方艾一路小跑回到咖啡厅,司徒焰看着莽莽撞撞跑进来的女人,心没来由的绞痛一下,他皱起眉头捂住口,这种心悸的感觉就像他每次在梦里一样,梦中背对着他的女人冷冷的不知说了一句什么,他的心就会像现在一样的绞痛。目光追随着那道影,看她跑到一张桌子边,上上下下的找着什么?然后又急急的跑向吧台对侍者询问着什么?

    欧阳彤彤看着司徒焰忽然怪异的神,纳闷的随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空空的一张桌子什么也没有啊?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喂,干什么那?在你未婚妻面前还要眼神出轨吗?欧阳彤彤逗他,自从表哥三年前出了一次车祸以后整个人都变了,从前的他嚣张跋扈不可一世,无论对谁都是冷冰冰的一张扑克脸。但是现在他变得温顺有礼,遇到任何事都会心平气和的解决,她对这样的司徒焰真是到了骨头里!

    司徒焰被欧阳彤彤唤回心智,愣愣的看着她半晌才回过神来,哦,没有,我怎么会在你面前眼神出轨那?要出轨也要来点儿真的!司徒焰油嘴滑舌的逗她,现在的他真的整个人都变了,为什么那?司徒焰的眼神又不自觉的飘向吧台处,那里已经没有了那个吸引他的影,是幻觉吗?皱起眉头捂住口,这心痛的感觉却是那么真实!

    欧阳彤彤不依的隔着桌子伸手打向司徒焰的肩,你敢!生气的鼓起红润的小脸儿,气呼呼的瞪着小丹凤眼看着司徒焰。欧阳彤彤是典型的古典美女,柳叶眉、丹凤眼、樱桃小口一点点的那种,整个人秀气优雅清新脱俗!

    司徒焰哈哈的笑着,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就觉得有趣,她从小到大就是这副样子一点都没有变。我在声明一次,你不要用你那双小眼睛瞪着我好不好?我会想笑!司徒焰总是喜欢用她的小眼睛开她玩笑。

    欧阳彤彤一副见惯不怪的样子,看来是早已习惯他这样的玩笑了,哼,不要吃不到葡萄说葡萄是酸的,本大美女最美的就是这双眼睛,这叫‘勾魂眼’你懂什么?说着她冲司徒焰挤挤眼睛,还真是很妩媚!

    司徒焰调整好心后言归正传,四位长辈昨天紧急召见了我,他们都很气愤的指责我为什么还不把你娶回家?

    欧阳彤彤知道家里的四个老怪物最难缠了,也知道这几年是司徒焰一直替自己挡着所有压力,为的就是成就自己的梦想!欧阳彤彤感动的伸手附在司徒焰的手上,焰哥哥,都是我不好,因为我的自私让你承受了太多的指责,这次巡演结束后,我会回去跟他们摊牌,好吗?不然就真的结婚好了!眼神可怜巴巴的像只被主人遗弃的小狗。

    司徒焰弯起唇角笑了笑点点头,其实在他心里娶谁都没差,他的婚姻不是他自己可以做主的,只是为什么这一刻他的心里却有了一点点的不确定?仿佛自己的生命中还有一些放不下的人和事,仿佛刚刚那股心痛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的婚姻不应该是那种认命的状态,但是自己从来就没有过任何人,这种心痛从何而来那?一个土里土气、老气横秋的影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惊讶的在心里嘲笑自己,司徒焰你是怎么了?那么不入流的女人你也看得上眼?你是不是太久没要女人了?好,你说的算,你什么时候玩够了,告诉我一声就行。

    欧阳彤彤开心的站起来绕过桌子搂着司徒焰的脖子,在他的脸颊上响响的啵了一口,我就知道还是焰哥哥最疼我了!欧阳彤彤从很小的时候就在心里许愿,长大后一定要嫁给焰哥哥,而自己也真的如愿以偿了,但是在她心里有个谁也不知道的小秘密,那就是这么多年来他们虽然以未婚夫妻的份出双入对,但是私下里他们却从没做过一件侣间该做的事,最多只是互相亲亲脸颊,就像从小到大一样。她幻想中的不是这个样子的,有几次她主动送上红唇想司徒焰吻她,可是每次他都不动声色的避开了,好像他的唇是个区,谁也不许跨雷池半步的样子。她的焰哥哥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他在外面的那些女人会是得到怎样的待遇那?因为心里一直没有明确的答案,所以她任的一直不肯回家听长辈们的安排,因为她虽然惨了司徒焰,但她也要对方全心全意的她才行,她是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人!

    司徒焰拉下她的手看看周围,好多人在看着那,快坐回去。语气像个家长在批评做错事的孩子,两个人十岁的差距让他们从小相处的模式就是——司徒焰管着欧阳彤彤。

    欧阳彤彤嘟起唇负气的一股坐回椅子里,人家都好久没有见到你了,你难道不想我吗?这次若不是受几个老怪物之托,你会飞来看我吗?哪有侣这样的?他没看到咖啡馆里角落的位置有侣在接吻吗?他们这算什么?还怕人看到!

    ps:

    感谢陪着蛋蛋一路走来的大大们,您们的支持就是蛋蛋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