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午夜畅谈

    电梯停在了五楼,韩凯拉着方艾的手走出电梯。五楼整个一层都是总统房,而且只有这一层没有娱乐场所。来到一个房间前韩凯用手机扫描打开门,拉着方艾进去,关上门走向房间的吧台,回头看着呆呆的看着他的方艾笑笑,还不来帮忙?说着从吧台里面拿出一瓶酒和好多吃的东西。

    方艾走过去帮忙拿着东西,跟着韩凯从房间里的大落地窗走出去,原来窗外别有洞天,这里的甲板上被装修成一个很大的休闲露台,只有从房间里才能来到这儿,也就是说只有住在总统房里的人才能享受这里的一切。每一个房间的前面靠围栏的地方都有一造型很特别的桌椅,孔雀开屏形状的桌子,配四把高高靠背的软椅,人坐在里面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有人,这也把各个房间相连的露台分出了自己的天地。把吃的和酒放在桌子上,两个人各自坐在一面的椅子里,韩凯把酒倒在郁金香形的高脚杯里,递给方艾一杯------

    方艾接过酒仰头一饮而尽,伸手又要拿酒瓶倒酒,韩凯按住她的手,红酒可不是这种喝法的!从她手里接过杯子倒了一点点继续说,红葡萄酒是有生命的艺术品,它的神奇是因为它饱含了鲜活的生命原汁,蕴藏了深厚的历史内涵,绵延了高尚的文化积累。品着红葡萄酒,感受着欢乐,沉醉于神秘,自然是人生难得的美妙意境。举起手中的酒杯对着月光放到方艾面前,当你拿起曲线玲珑、晶莹剔透的郁金香型杯子细细把玩,轻轻摇曳,听着冰块与杯体撞击发出的悦耳声音,凝视着玫瑰色的酒汁慢慢地沿着杯壁往下流,透出凝脂般迷人的光泽时,你的心是何等的安详、宁静、和谐与清雅。把酒杯放到方艾的鼻子边,随着酒杯的旋晃,扬起酒香,你屏住呼吸凑上去,舒张肺腑深深地吸一口淡淡的芬芳,再三细闻,久久不忍下喉;把酒杯放到方艾唇边,你轻轻地啜上一小口含在嘴里,让细腻滑爽的甘露在唇齿和舌间颠来去,迷漫在口腔的香味,纵然入喉后仍余味绕口,让人低首回味不已。此刻,你的思想和感会慢慢地漂浮起来,畅游在你想去的任何地方——你会觉得葡萄酒是一首浪漫的诗,在你的生命里轻柔地燃烧。这就是品酒的乐趣。韩凯说完微笑的看着按自己的方法细细品酒的女人——白皙的脸庞、长长的睫毛、迷人的樱唇,在月光下的她真是一件艺术品!只有脸上清晰的指痕才能为她增添一丝真实感。

    喝红葡萄酒更多的是为了体味一丝浪漫的趣,为了重温一段悠悠的怀,以及回顾那些已被红葡萄酒浸润了几个世纪的浪漫故事:每当特殊的子来临,英俊而且善解人意的绅士总是带着一瓶葡萄酒、一束鲜花献给心仪已久的人,然后两人在花前月下的温馨里共品美酒、共赴河。因此有的酒标还特别设计为一颗红心?。这样的罗曼蒂克使美丽的红葡萄酒更蒙上一层超越尘世的诗画意。韩凯盯着方艾陶醉的脸继续说。

    方艾慢慢的睁开眼睛,与韩凯对视,我还是第一次知道红酒里竟然涵盖这么丰富的知识。平时看司徒焰喝酒时也是慢慢的细品,但他从没对自己说过这些。我之前在pub打工的时候,客人们喝酒都是往嘴里灌的,他们喝酒在我看来就是拼钱、拼酒量,完全不懂品酒的。方艾赞赏的看着韩凯,你是我见过的最懂调的人。说完又轻轻的含了一口红酒细细品味。

    在pub打工?韩凯听到方艾这么说略感意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给自己的感觉是那么高贵且单纯,完全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富家小姐形象,可是今天见到她后,先是脸上的指痕,现在又说自己在那么混乱的环境打工!韩凯觉得这个女人并不像外表给人的感觉那么简单,她是个有故事的女人。细心的递给方艾一块熏,尝尝这个,喝红酒的时候吃一块熏,味道会不一样哦!

    几杯酒下肚,本就不胜酒力的方艾有点轻飘飘的感觉,随即也打开了话匣子。你知道吗?我小时候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因为我到孤儿院的第二天就失了一场大火,烧死了很多人,其中就有孩子们最喜欢的院长妈妈,所以大家都说我是个不吉利的人,所有的孩子都讨厌我、排挤我,我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用武力解决问题。方艾昏呼呼的有些坐不稳,韩凯把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用毯子把两个人盖上,夜晚的海风刺骨的冷。

    方艾顺从的往韩凯上靠了靠,把手脚都缩进了毯子里,感觉很温暖很舒服!五岁的我,每一天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有的时候还会出好多血,开始的时候我会哭,我会去求孤儿院的嬷嬷救我,可是当我知道自己是一个没有人喜欢的人,所有人都恨不得我死的时候,我才明白这个世界上除非我想死,不然就只有自己变得强大!方艾苦笑一下,微扬起头看着韩凯,你知道吗?我很厉害的!我最高纪录是一次打败七个比我大的男孩子,不过,我也损失惨重,额头这里,方艾撩起额角的头发,用手指点着一个地方,我这里被打的出了好多血,后来被送进医院缝了十几针,不过还好可以用头发挡住,不然我就毁容了!呵呵!

    韩凯看着什么也看不清的地方,用手心疼的摸摸,你小的时候真的经历了别人所无法想象的童年,这样的你会不会觉得老天爷对你不公平那?

    嗯,有的时候我会想:为什么我从小就被家人抛弃?为什么孤儿院失火大家要把帐算在我的头上?为什么无论我怎么努力都得不到别人的肯定?有时候我会偷偷的问老天爷‘喂,你是不是超不喜欢我?不然怎么会把所有不幸的是都安在我的上?’我会这样问他!方艾觉得头晕晕的,坐直子晃晃脑袋,我好像喝醉了,觉得好晕!捂着头又倒在韩凯上,你的童年是怎样的?像你们这种有钱人一定都有一个美好的童年吧?

    韩凯抬起胳膊把方艾拥在怀里,让她靠着自己更舒服一些,低头看着仰望自己的方艾,她的脸颊绯红,在霓虹灯的照耀下显得非常梦幻。我的童年虽然没有你那么悲惨,但是为企业的接班人,我很小就失去了该有的童年。想了想,觉得自己的童年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总之,我是属于那种没有童年的人。韩凯喝了一口酒,仰望迷蒙的夜色,你从小没有家人在孤儿院长大,而我有家人但却不能见,很小的时候我就被迫背井离乡在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接受特训,等到学成归来无论家人对我怎样的关心与亲近,我都没有办法把他们融入到我的心里,很多时候很多事都是有得必有失的。低头看看半天没有动静的方艾,原来她已经倒在他的怀里睡着了,看着她如婴儿般的睡颜,温柔的笑了笑,低头吻在她的额头上。

    紧了紧盖在两人上的毯子,把她往怀里更搂紧一些,头搭在她的头上,闭上眼睛------

    亲,文看的过瘾吗?觉得不错的话收藏、推荐、打赏,一个都不能少哦!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