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邪不压正

    司徒焰看到方艾如此心狠手辣,对一直袒护她的人都能下这么重的手,气得一巴掌打在方艾的脸上,方艾水嫩的小脸儿顿时出现五个指痕,当手落在她脸上的一刹那司徒焰就后悔了,可是发弓没有回头箭打都打了什么都来不及了,你怎么这么不可理喻,她说中你的心事你就可以恼羞成怒的推她吗?她是怎么对你的?一直在帮助你袒护你,可你是怎么做的?人家说中你的心事了吧?你现在只能用恼羞成怒来形容!你应该跟人家好好学学!司徒焰像家长教育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的批评她。

    方艾怒极反笑,眯起眼睛看着拥抱在一起的男女,她没有像别人一样挨打后捂住脸,而是高傲的仰起头,用倾倒众生的绝美笑容回以伤害她的人,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被人家说中心事就恼羞成怒,我不该跟人家争抢本不属于我的东西,我不该对这么‘善良’的女孩动粗,都是我的错!以后没有假期也没有关系,主人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听话,主人您现在还有吩咐吗?如果没有我就去准备一下好陪您出席‘盛大的’游艇prty。方艾的一席话貌似在承认错误,但任谁听都听不出来半点的悔意,倒有种屈打成招的感觉。

    司徒焰看着倔强的方艾一反常态的表现,在心里暗暗的一惊,这个格刚烈的女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要不是气到极限她不会这么乖乖的承认错误,也许自己真的是冤枉她了,依她的格不是应该据理力争的吗?现在这种反应是无话可说,还是委屈太大没有心解释了那?

    看着转离开书房坚毅的背影,司徒焰心如刀绞,他觉得自己离她好像越来越远了!

    宋佳在司徒焰的怀里,感觉到了他听到方艾的话后的僵硬,慢慢的抬起头观察司徒焰的脸色,当触及他心痛的望着方艾的眼神时,心里很不是滋味,那个女人凭什么?她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里,而自己这么多年来的全付出却换不来司徒焰的关注,她原本也是个善良的人,从不愿与人为敌,可是这几天住在这里所受的侮辱却让她心灵扭曲,她真的不甘心!焰,你不要生她的气,我拿礼服去让她先选一,我穿什么都可以的,你不要为了我们两个之间的事烦心好吗?宋佳在司徒焰面前永远都是温柔娴淑、善良懂事的形象!

    放开她,司徒焰也不想在这种事上周旋,只是自己辛苦了一夜的设计真是不想在别的女人上出现。算了,人家都不在乎,自己还计较什么那,女人真是麻烦,你定吧,这种事不要来烦我!

    宋佳见司徒焰倾向她这一边开心的踮起脚尖在他帅气的脸颊上吻了一口,就知道你最疼我了!说完扭着感的腰肢走了出去。

    方艾回到房间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脸上清晰的指痕在向她证明着自己刚刚受到的屈辱,在别人面前不愿流下的泪瞬间决堤,趴在梳妆台上尽的发泄自己心中的委屈,从小在孤儿院她就练就了一钢筋铁骨,受多大的委屈多大的冤枉都没有人会帮助她,再多的解释都没有用,只有痛快的承认才是对坏人最好的反击。哭过了方艾走进浴室把自己清洗干净,围着浴巾走出来到置衣间去选礼服,她记得有好多件,司徒焰给自己准备的衣服她基本都没有动过。

    宋佳拿着两礼服来敲方艾的门,谁?方艾已经猜到了会是谁。

    方小姐,我是宋佳,我可以进来吗?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进来。方艾看着拎着礼服走进来的宋佳,已经猜到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宋佳看到这间卧室的装潢和摆设,知道这才应该是主卧,心里恨不得点把火把这里烧了,司徒焰口口声声的说方艾是佣人,可这哪里是佣人的待遇?隐去脸上的不悦,换上一贯的温柔笑容,刚刚是我不好,说错话了!这两件礼服你先挑,你千万不要生气。

    方艾嘲讽的弯起唇角,走到宋佳面前,伸手捏住那件全钻礼服的衣领,没有看礼服却只盯着宋佳的脸色,不出所料的,宋佳紧张的看着那件礼服好像生怕失去它一样。方艾轻笑出声,你这么处心积虑的冤枉我,无非就是想穿这件礼服来把我比下去,因为这件礼服无论穿在谁的上都会变成高贵的女王,拿起那件英式田园风的礼服在自己的前比一比,而这件永远都是灰姑娘的专利。紧紧地盯着宋佳的眼睛,盯得宋佳不知该把眼睛看向哪里?但你忽略了一点——外表的美貌只能刺激人的感官,而心灵的美貌才能深入人的骨髓。奉劝你一句——邪永远都不能压正!你好自为之吧!说完把那田园风的礼服抱在怀里,司徒焰不是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你了吗?我只是个佣人,而且还完债我就会自动离开,我不构成你的任何威胁,所以也请你不要把我当做假想敌,没事你可以出去了。送客之意再明显不过。

    是蛋蛋滴文写得不够好吗?为什么感觉不到大大们滴半点捏?好失落哦!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