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我不是贪心的人

    司徒焰伸手宠溺的托住方艾的下巴帮她把嘴巴合上,拇指和食指轻轻的捏住她的下巴摇来摇去的,俯与她对视,不要太感激我,知道我的诚意就够了。

    方艾被他温柔的调笑羞红了脸,伸手不客气的打掉他得手,什么跟什么呀?你是把我的摩托车摔坏了,为什么要赔我汽车?这样你不是很吃亏吗?她一本正经的跟他计较。

    司徒焰甩甩被打的手,一副很疼的样子,他还真能装!你这女的怎么那么计较啊?赔你什么你就接受就好了,你没有吃亏就行了嘛,怎么那么多事啊?他对她的反应非常不满,这要换做别的女人就会开心的跳起来,对他又搂又抱的献媚,可这女的这是什么鬼态度?怎么好像她吃了多大亏一样!

    方艾很不屑他一副财大气粗不以为然的样子,一本正经的跟他理论:是我的你想赖也赖不掉,不是我的你说什么我也不会接受,再说了,这么高档的车也不适合我这种穷人开,我哪来的钱养它啊?方艾就事论事。

    司徒焰恍然大悟的笑笑,他还以为她在担心什么?原来是在计较养车的费用,这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贪心!这种小钱也要斤斤计较。你是担心这个?没问题,养车的费用我会负担,你只管开就好了。他完全误解她了。

    方艾真是无语,什么跟什么呀?跟你是解释不明白了,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第一,赔我台一摸一样的摩托车;第二,我的车五年前花了两千多买的,现在也不值几个钱了,你就看着折价赔我钱好了。其余的什么好车什么费用的,你就别再跟我说了,这都与我无关,赶快把这件事给我解决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办。

    听了这番话司徒焰无语了,他就没见过这么缺心眼儿的人,她的感觉怎么像抗战时期的女八路那?盯着方艾看了好一会儿,确定她是真的不想要占他便宜而不是扭捏作态,他欣赏的揉揉她的头转对西恩交待几句,牵起她的手走出车行。

    方艾不服气的一只手捋顺着自己的长发,这男人好讨厌!总是揉乱她的头发,还牵她的手,甩也甩不开,他们很熟吗?

    到最后还是按照方艾的意思去了她那辆摩托车的车行,只是好可惜!她的那款车早已经下线了,而现在两千多块钱也买不到一辆摩托车了,挑来挑去方艾还是选了一台价钱最便宜的但能也很不错的。

    出了车行方艾推着自己的新车,司徒焰跟在后面,她回头对他说:我就不谢了,因为这是你做错事的代价,再见!哦不,希望永远不见了,因为我看见你准没好事!拜拜!说完拽拽的骑上车一溜烟儿跑了,赶快逃跑因为她看到司徒焰的脸色变了,应该是要爆发了。

    司徒焰咬牙切齿的看着跑远的背影,这女的真是越来越嚣张了!冷笑一下,很快你就会为你说的话付出代价的。西恩,把她的资料给我,要详细的。冷冷的吩咐后上车,西恩摇摇头,少爷又变回来了!他只有在那个女孩子面前才会有属于人的气息,现在又恢复成魔了。方艾急急的跑进医院,时间太晚了,仔仔应该是睡了,本打算辞了职就回来陪他,可没想到中途会发生这么多事。不过还好最后都化险为夷了!脑子里忽然出现司徒焰的俊脸,吓了自己一跳,用力甩甩头把他甩出自己的意识,这男人就是个魔鬼,上帝保佑自己不要再见到他。不过说心里话,他的心好像也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坏啦!

    病房里,仔仔还没有打完点滴,孙医生坐在边正在给仔仔讲故事。是仔仔最喜欢听的抗的故事,孙叔叔,董存瑞为什么自己托起炸药包啊?他不怕死吗?孙医生想了想说:哪有人不怕死的,但是当时的况是托炸药包炸掉鬼子的地盘牺牲了,他是烈士。但是如果战斗失败了,他有直接责任,回到部队也要受到军内处罚,还是死路一条,但是那种死却是罪人。所以在那种况下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不得不那么做,不过董存瑞还是非常勇敢的,那种自杀式举动不是谁都敢做的。

    听了孙医生的话仔仔反而一头雾水了,**不是好人吗?为什么好人还杀好人呐?仔仔从小就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习惯,经常问得方艾到最后哑口无言,他永远都有问不完的为什么!

    因为孙叔叔要下班了,明天再讨论吧!方艾边走进病房边说。笑看着一大一小两个男公民,方艾摇摇头:整天就是抗战争,骑马打仗的,你就不能听点童话故事寓言故事什么的吗?总做这些不符合你年龄的事。自己的儿子从小就跟别的孩子不一样,人家的孩子都喜欢听童话故事,而他就喜欢打仗的,真怕他慢慢会有暴力倾向。说着脱下风衣挂在衣柜里,转看着孙医生:很晚了,你回去吧,谢谢你帮我陪仔仔。

    孙医生摇摇头:谢什么?我反正回去自己一个人也没事做,我喜欢跟仔仔在一起。他的问题越来越尖锐了,长大应该能成为杰出的军事家。他赞许的看着仔仔。

    我长大了要当团长,像李云龙那样的。仔仔也不知道什么官级的大小,只是一味的崇拜电视剧里的英雄人物。

    妈妈还是喜欢你长大了成为画家,你画的画那么好,然后妈妈还觉得画家都好有气质哦,长头发一甩一甩的,多帅!方艾边说边甩着自己的头发做示范。

    咦?妈妈,你的脖子上有好多小红点儿,你是不是皮肤过敏呀?仔仔眼尖的看到了方艾脖子上的吻痕。

    孙医生听到仔仔的话也看过去,脸上瞬间换了几种颜色,都是成年人了,他当然知道方艾脖子上的是什么?站起拉着方艾往外走,仔仔听话自己打针,妈妈吃了不好的东西过敏了,叔叔带她去打针。亲,蛋蛋的文您喜欢吗?喜欢的话请给蛋蛋鼓励吧!您懂得!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