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酒后迷情

    司徒焰烦躁的扯开领带,脱掉西服和衬衫,露出精壮**的上半,倒三角形的材窄腰翘*包裹在合体的西裤里,只是前面却鼓起了高高的帐篷,宣誓男人的硕大和*望。司徒焰俯*在方艾的上,想继续*获她已经被**的红唇,却在这时方艾**出声:好难受------司徒焰邪邪一笑:别急,马上就舒服了。说着吻住她的唇,方艾难受的左右摇晃着脑袋想避开嘴上束缚,:难受,头疼,想喝水。司徒焰这才明白她说难受的意思,口渴想喝水。

    无奈的从她的**上爬起,看着她委实难受的小脸儿,*按住*火起去吧台给她倒水,自己倒了杯红酒一饮而尽,端着水杯回到前,把方艾抱在怀里喂她水喝,如枯井遇到甘泉般方艾大口大口的喝光杯中的水,舒服的伸出小舌**着红唇,这个无意识的动作无疑又让司徒焰*下一紧,放下杯子直接把她**在上,*住了刚刚得到滋润的红唇,**直接抵在了方艾的花心上,一手抓住一只丰盈狠命的**着,方艾如在梦中般舒爽,弓起腰迎合下昂扬的触碰,颤抖的**溢进司徒焰的口中。司徒焰不急不缓的**方艾的全部遮挡,细吻她脖颈及前的每一寸肌肤,一路留下了**的紫红色。手指时而轻时而重的**她的小,感受着她的湿滑。吻住她的耳垂用舌尖在她的耳孔边画圈圈,方艾哪受得了这种**,**双腿用手无力的推拒着司徒焰的肩膀。司徒焰用大腿顶开方艾的双腿,顺势圈在自己的腰上,解开拉链释放出他的**,顶着她的**在她耳边柔声说:别紧张,只疼一下就好了,我会轻轻的。

    听了这句话,方艾瞬间状似清醒了似的看向司徒焰,好熟悉的语气,好熟悉的安慰方式,眼里不涌出泪水,双手捧住司徒焰的脸刚想说话,却被下面**的侵略者攻城略地,空虚了五年的**忽然闯进这样的**,还是会有如**般的酸涨和*痛,皱起眉头嘴里不自觉的:嗯,啊出声。司徒焰在进入的一刹那可以说是完全意外的,那里虽然**却没有他预想中的阻挡,活到三十岁他玩过的女人无数,却是第一次看走眼,他从第一眼看到这女人就认定她会是未经开垦的,没想到自己也有误判的时候,没来由的一股怒气生出,失去了先前的耐和温柔,他发狠的用力冲撞她的**,一下紧过一下不让她有喘息的机会。方艾在瞬间的酸痛过后很快适应了体内的**,同时也被唤醒了沉睡五年的**,她看着面前冷酷的俊颜,迷糊的以为自己是在梦里跟死去的老公**,瞬间精神崩溃的捧住司徒焰的俊脸,泪流满面的声低叫:老公,我好想你!说着主动吻住了司徒焰的唇,这吻里有开心,有急切,有*,更有浓得化不开的

    司徒焰被这样吻着有一刹那的分神感觉自己好像真的是被她深着的老公,但他很快清醒只把这看做是女人**他的手段而已,边用力的**边轻蔑的讽刺道:你还真是厉害啊?*你的男人都是你老公对吗?你还真**!最瞧不起的就是这种女人,穿着衣服的时候一本正经的像修女一样,可是到了上却**的比*还要放得开!虽然很鄙视她的表现,但是不得不承认,他很**她的体,*致、柔韧度好、而且叫的让他心里很舒坦!虽然对方艾不是**的事实心有怨气,但司徒焰还是无法不让自己沉醉在她的**里,她泪眼婆娑的低泣,她吴侬软语的声声老公我想你,老公我你真的会让他感觉自己就是她深着的男人,她柔软的腰肢,**的**,无不让他癫狂其中,她时而如**般羞涩,时而如野猫般媚狂,这样的女人还真是做人的极品,司徒焰第一次对一个女人有要不够的感觉。一次次的**到清晨,最后一次**的**后从她的上爬起,看着她因满足而略带微笑的媚睡颜,司徒焰觉得这样的女人留着暖也不错,她昨晚装得圣洁高贵也无非是想把自己卖个好价钱。也好,她想要的他给得起,玩腻了也好打发。拿起手机对西恩交代几句,转进入浴室十分钟后清洗干净穿戴整齐走出卧室离开别墅。

    方艾是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的,她伸手习惯的摸向枕下,咦?怎么没有?电话还是不屈不挠的响着誓有不接电话死不罢休的气势。方艾这回彻底清醒了,她猛的从上坐起,这明明不是自己的小窝,低头看自己露在外的肌肤——青紫一片,一看就知道在她的上发生了什么。她抱住自己快要裂开的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昨晚不是梦?但昨晚自己明明梦到整晚都在跟老公**,就像这五年来的每晚一样,醒来应该还是自己的小窝呀,今天怎么就变了那?那昨晚跟自己那个的男人是谁呀?这是哪里呀?抬眼看去超大的漂亮高雅的木雕头,一看做工就是出自名家之手。好大的卧室,一面墙的大落地窗,拐角处有一个不小的吧台,上面摆满了高年度的红酒,清一色的法国极品,都是价值不菲的。这应该是个超有钱人的家,可这是谁的家呀?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记忆中一片空白,连昨夜的**都是一半是老公一半是个朦胧的影的。哦,头好痛!电话铃又不死心的响起,方艾寻着声音找到了自己放在沙发上的包包,她裹着被单下,抓起包包翻找电话,一张支票飘落到地上,方艾低头一看:200万,切,有钱人还真是会侮辱人。理都不理直接踩在脚下。

重要声明:小说《冷清总裁缠上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