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阎墨 天命良缘

    ‘司空玲’的人生就是一场悲剧,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

    上辈子就不说了,这辈子好不容易逆改天命重生,却没想到被人鸠占鹊巢,自己成了孤魂野鬼,如今又被明智大师当成坏鬼给抓了,这命运不要这么悲剧。

    好在明智大师是大师,不是捉鬼师也不是茅山道士因此‘司空玲’极其幸运的躲过了一劫,更加幸运(?)的是她遇见了第二个可以看到她的人就是——阎墨童鞋。

    看见‘司空玲’阎墨童鞋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胆大的认为司空玲童鞋已经挂掉了,心里一下子感觉似乎少了什么似得,然而随后的明智大师的解惑却让他目瞪口呆,压根就没有办法想象这样的诡事竟然活生生的摆在了他的面前。

    随之而来便是一个天大的问题——魏国嫡长公主的真在这里,那……那之前窝在嫡长公主**里的灵魂是从哪里冒出来了?

    这个问题明智大师没法回答,就是‘司空玲’原主也不知道这个孤魂野鬼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明智大师皱眉,难道他之前的卦象算错了?会给魏国带来灾难的人不是‘司空玲’,而是现在真窝在原主里的那位?

    毕竟他的卦象显示嫡长公主将会祸乱魏国,但如今现在出现了两个人选,明智大师头一次的糊涂了。

    不过还好如今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接近司空玲,就是明智大师打着大师的名头去和宣德帝肖皇后说冲喜的事,然后派阎墨童鞋当卧底近监视司空玲。

    ‘司空玲’童鞋其实是不赞同这个事的,因为如果有一天他们能将这个孤魂野鬼赶走,她回归自己的后,那不就是和阎墨绑定了?

    她是对阎墨能看见她感兴趣,可感兴趣不代表她要嫁给他呀!自从上辈子自己被强行绑给北国大皇子后‘司空玲’对这样强行绑定的婚姻非常的反感,公主虽然福利好,但可没有休夫的先例。

    不过最后‘司空玲’还是屈服在了现实上。皇宫她进不去就是阎墨也的小心翼翼才行,等着司空玲到了岁数真出嫁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至于未来的事。阎墨童鞋表示他不介意‘司空玲’找小三。

    三人?额……应该是两人一鬼商量好后,就开始行动起来了,没过多久阎墨就用八抬大轿将司空玲娶回来了。

    然后在阎墨和‘司空玲’昼夜不停的监视下,很快惠嬷嬷这个重要人物浮出了水面,让阎墨意外的是惠嬷嬷竟然是先帝皇贵妃的人,更吃惊的是司空玲竟然还敢用她,敢用先帝皇贵妃的势力。

    司空玲在玩火,阎墨下了决断。

    若阎墨是一般的暗卫首领那接下来的事肯定是告诉宣德帝洗清惠嬷嬷等人的势力了,可偏偏阎墨不是一般的暗卫首领,而‘司空玲’她原本重生回来就打算报复宣德帝等人的。因此对于阎墨将计就计的机会没什么异议。

    于是才有了惠嬷嬷和李公公联手干翻宣德帝的假象,事实上真正的幕后黑手是阎墨,只是他到底心怀有责任,并没有趁机让魏国大乱民不聊生。

    然而……

    阎墨叹了一口气,压了压司空玲上的被子。才走了出去,一直往公主府的深处走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传出了阎墨的声音“你好久离开?”

    ‘司空玲’浮在半空中,眼神说不出的戏谑“我突然又不想走了,想留下来看看你怎么样自作自受。”可不是自作自受嘛,他暗中处置了惠嬷嬷隐瞒此事的真相不就行了。用的着这样嘛,瞧着屋子里昏迷的司空玲,她突然对她怜悯起来了。

    有这么一个腹黑恋人,你真辛苦了。

    阎墨斜眼看了‘司空玲’一眼,没有说话,也不知道他心里是在鄙视‘司空玲’什么也不知道了。还是在后悔他不应该将这事给捅出来了。

    其实阎墨的心里还是能理解的,司空玲是宣德帝的话,那么他便不可能全心全意的上她,这个现实社会中没人能那么轻而易举的化干戈为玉帛。可如今司空玲是顶着宣德帝女儿的皮囊,内里却是一个孤魂野鬼。那么阎墨能在心里说服自己,他喜欢上的不是宣德帝的女儿,而是命中注定的女子。

    就如明智大师说的那样,若不是命中注定,她又怎么会霸占得了皇女的了?

    一切都是缘分,而他们注定有缘有分。

    更让阎墨有把握是,他们两的孩子都能上街打酱油了,她也享受惯了公主的尊贵生活,她是不可能离开自己的。只要司空玲不离开自己,那么阎墨就相信自己的毅力能感动得了司空玲,他和她是命中注定的一对。

    “大师。”阎墨看见早已站在那里等候着的人,恭恭敬敬的上前行礼。

    “驸马有礼了。”明智大师回了一礼,然后看向一旁在半空中的‘司空玲’“如今你心愿已了,是该去转世投胎的时辰了。”挥了一下手,一道金光将‘司空玲’包围起来,然后整个人都不见了。

    “她走了?”即便是知道结果,阎墨还是松了一口气,他和‘司空玲’达成的协议就是,他替她报仇但‘司空玲’不许收回,等着报仇雪恨后就去转世投胎。

    “南无阿弥陀佛,驸马前事已了老衲也告辞了。”明智大师淡然一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大师慢走。”阎墨看着明智大师离去了,才回到了刚才的房间了,看着司空玲安稳的睡在上,阎墨的眼神温柔起来,坐在边一脸柔的看着她。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将对她的好奇转变为了喜欢,等着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司空玲’一直都没有放弃成人的机会,而阎墨也不知道她和她争夺**谁会赢,因此才会和‘司空玲’定下约定,一旦他替她报仇成功,她就立马去投胎转世。

    他她,即便是她不理解他恨他,可是再来一次,他依然会是这样的选择,至少他留住了她不是。

    只要有你在边,我便觉得拥有了幸福。

重要声明:小说《炮灰公主要逆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