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叫我‘温娴’

    过年了,三十的这一天皇宫里要举行“大傩”的仪式,击鼓驱逐疫疠之鬼,称为“逐除”,后又称除夕的前一天为小除,即小年夜;除夕为大除,即大年夜。

    然后就是团年饭了!

    丰盛的年菜摆满一桌,阖家团聚,共吃团圆饭。

    桌上有大菜、冷盆、炒、点心,一般少不了两样东西,一是鱼。“鱼”和“余”谐音,是象征“吉庆有余”,也喻示“年年有余”。

    二就是饺子,是取新旧交替“更岁交子”的意思。又因为白面饺子形状像银元宝,一盆盆端上桌象征着“新年大发财,元宝滚进来”之意。

    还有萝卜俗称菜头,祝愿有好彩头;有条件的人家还会有龙虾、爆鱼等煎炸食物,预祝家运兴旺如“烈火烹油”。最后多为一道甜食,祝福往后的子甜甜蜜蜜,这天,即使不会喝酒的,也多少喝一点。

    无聊的参加完宫中的宴会后,司空玲和阎墨又回到了公主府,在新年这一天,哪怕是感再不好的公主驸马也是要一起窝在公主府守岁的,通宵守夜,象征着把一切邪瘟病疫照跑驱走,期待着新的一年吉祥如意。

    司空玲和阎墨的感算不上好,也算不算差,只能说一声马马虎虎,你对我好,我便接着,然后对你也好。其实在古代聋哑婚的况下,司空玲和阎墨还算是比较幸运了,至少两人在结婚前还是接触过几次的,虽然不怎么愉快。

    守岁的过程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两人坐在炕上聊天。

    当然不可能就这么干巴巴的聊,因此放在炕上的小案几,茶点瓜果的摆放了不少。

    作为大年摆供,苹果一大盘是少不了的。这叫作“平平安安”。还有枣子(来早)、柿饼(事事如意、杏仁(幸福人)、长生果(长生不老)、年糕(一年比一年高)……等等吃食。

    司空玲原本就是吃了饭菜进宫去的,然后又在宫中用了不少的东西,虽然大多都是浅尝即止。但是架不住东西多呀!又是饺子又是鱼的,还有馄饨、长面、汤圆……以及各种各样的包涵有寓意的菜。

    “子书可有饿。我让她们去给你弄的吃食可好?”进屋后,司空玲关切的问道。

    阎墨摇摇头“我不饿,公主可是饿了?今天在宫里已经吃了不少的东西了,让她们做碗消食的粥可好。”

    “子书以后叫我‘温娴’好了!”司空玲坐在炕上慵懒的说道,温娴就是宣德帝在及笄礼上给司空玲取的字,不过司空玲因为是公主的原因,这辈子用字的次数都不多。一般都是用自己的封号:长乐。

    说完又说道:“我亦不饿,只是刚刚在皇宫里看见里用的少,以为你不习惯宫中的吃食了。”司空玲是十一月和阎墨成亲的,这期间宫中也就四皇子的生办了一场宫宴。不过因为不是什么整生因此办的也不大,请的都是一些极近的亲戚,所以那次的宫宴和平时人家聚会差不多。

    但是如今天这种正真的过大节的宫宴,阎墨怕还是第一次遇见。之前即便是宫中有宴会,也断然不会有阎墨这种半大不小的小子的位子。就是府上的小姐,不是一流人家或者是和某某嫔妃有亲戚关系的,也基本上是不能进宫的。

    因此如此的折腾人的宴会,阎墨怕还是第一次参加吧!所有要有什么不习惯的地方也是可以原谅的,阎墨可不像司空玲这样经百战。

    阎墨一愣。司空玲这是在关心他吗?听到这话,他心中自然十分喜悦,别管他装的有多老成,也别看他平时有多成熟,说到底他还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而已,自然有对家庭的憧憬。

    哪怕是心里知道给过自己暗示,后只要和妻子举案齐眉就行了,但是内心还是有所期待的,显然司空玲如今这种既不扭扭捏捏坦率的作风,让阎墨的心中一暖,勾魂夺魄的眼睛看向了她。

    就见司空玲整个人歪在炕上,后靠着玫红色引枕,她穿着一件月牙白单衣,外面罩着一件软且暖的红色织锦外衫,又穿着镶滚彩绣梅花大襟,头发松松地披散而下,一手握着拳抵住脸颊,一副懒洋洋的闲适模样。

    “温娴。”阎墨从善如流的唤道司空玲“我不饿,不用去麻烦了。”

    “恩。”司空玲点点头,端起自己手边的那杯消食的山楂水来喝了一口,酸酸甜甜的感觉让司空玲觉得味道好极了。

    司空玲放下了小碗,看向阎墨“我们都成亲一个月了,我们两倒是没有这么好好说过话。”说完又看向屋子里的其他人“你们都退下吧!本宫和驸马有话要说,等着到了时辰后,你们再来叫本宫和驸马。”

    “是!”屋子里伺候的人领命,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阎墨看着屋子里的人都走光后,起到了司空玲的边坐下,还将司空玲的子抱到了自己的怀里“温娴,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了?”

    司空玲挑挑眉,这人进入状态的速度和自我感觉良好的程度是不是都太好了,靠在他的前,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司空玲不由得脸上浮现出两朵小红花来,这段时间来虽然她和他同共枕,不过司空玲心里一直都将阎墨当成大火炉了,于是心里毫无压力,这回雄荷尔蒙的气息传来,倒是让司空玲有些心蹦蹦跳。

    不过,随后司空玲夸了脸,自己还没来初潮了。就是想让阎墨那啥,他也不会那啥的,因为他可不会让自己变成禽兽,虽然这样会让他禽兽不如。

    感受到在自己的背上做小动作的阎墨,司空玲的眼神暗了暗,这人的动作还真熟练,看来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发生了,再一想到试婚丫鬟的事,司空玲忍不住伸手将阎墨那只作怪的手打了下来,抬头白了他一眼嗔怪的说道:“老实点!”

    不老实?,人家这是趣啦,自己的老婆这么抱又不犯法。

    于是阎墨挑眉,看了窝在自己怀中的司空玲一眼。看来某些还没有习惯自己呀,他的任务还任重而道远呀!革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害羞了!”阎墨突然凑到司空玲的耳边说道,看着那张几乎完美的俊脸,感受到一个温暖的气息充斥在自己的耳边,加上阎墨浑散发的雄荷尔蒙气味,一下子就将司空玲给征服了。

    现在大脑正属于死机状态,请稍后在经行重启运行。

    请稍后……

    为一个穿越者,连穿越这么难遇见的事,都被她遇见了,还有什么事是不能遇见的。哪怕就是穿越成为了猪,那样一定是一只能修炼成猪仙的猪。

    因此司空玲很快的就在阎墨的美男计中苏醒过来了,不知道是她意志力坚强,还是大脑经行了顽强的重新启动。

    司空玲双脸羞红,媚的看着阎墨,撒一般的锤了锤他的膛,甜美的能腻死人的声音响起:“讨厌了!”

    的确是讨厌啦!

    不是说古代人各种的保守各种的害羞吗?这么她家这只一点也不了,而且还相当的大胆。

    两人又歪腻了一会儿,司空玲才想起来自己最初的打算。

    “子书,可曾知道南方的那些官员的资料?”司空玲直接开口,一点也没有绕圈子。

    “嗯!”(⊙v⊙)阎墨一愣,他倒是没有想到司空玲竟然会问起这个,心里有了一点被欺骗的感觉,不过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的反问道:“温娴问这个做什么?”现在就问,她不觉得太早了吗?人家司空璋还没有进入朝廷之中旁观学习了,那得他大婚之后才能入朝廷旁边学习。

    “前几天进宫看望母后的时候,父皇也正好来了凤仪宫。”对于这话阎墨在心里冷哼了一声,什么正好,明面上宣德帝故意专门见司空玲入宫了,才去的凤仪宫吧!

    不过这些都是阎墨的心里内容,因此司空玲还继续在说着:“他对我说,他准备天的时候南巡,按照父皇的说法,是破冰之后就去,最迟三月份这冰就要破开完了,如今也就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我之前久居皇宫,也不知道那些官员都是什么人,现在这不是来临时抱佛脚一下嘛,免得丢人。”

    司空玲这话说的不假,有理有据的。她是公主,之前年纪又小,哪里会有机会接触这些外放的官员呀!就是有些虾兵蟹将,她连人是谁都不知道。后宫虽然消息精通,但是一般人哪里会关注这些东西呀,都是只顾着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

    也就是因为如此,司空玲才对之前自己听到:巡盐御史竟然是林如海感到吃惊,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书穿书了,还是来到了一个综小说世界,接下来的戏码,可千万不仅要是,狗血的《梅花烙》或者是真深一片……

    ps:

    推荐新书《阖欢》:市侩女主变白花女配,是带着一家子老弱妇孺继续扮演苦小百合,还是披荆斩棘,奋勇地——撬自己的墙角?pk榜上很容易找。

    作者:花裙子,三本完结文,20万存稿,大家可以放心跳坑。

重要声明:小说《炮灰公主要逆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