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侧目

    暂且不提宣德帝得到这个消息后,是什么样的表,司空玲在宫外听说后,倒是露出一个玩味的表来。未来的事真的被她蝴蝶得太多了,一直扮演着背景墙的孔氏如今竟然有孕了!这可真是出人意外。

    司空玲没有将自己在后宫的势力交给肖皇后,自然她也不知道肖皇后在后宫的势力是哪些,因此并不知道孔容华的怀孕,皆是肖皇后的杰作。

    不过这并不妨碍司空玲在心里不停的猜测,可是因为她已经离开皇宫了,虽然在宫中的眼线并没有扯掉,但是接到消息的时间,和消息流通的时间,却远远比不了自己在公主所时候的速度,因此司空玲左右的想了想,还是想不明白这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在她的印象中,孔容华似乎并不怎么得宠,而且当年孙充仪怀着五皇子的时候,她劫走了宣德帝那么多次,可是还是没有怀孕。也不知道是她运气差,还是因为她被人算计了。

    想到自己也有好几天都没有进宫去看望肖皇后了,司空玲的嘴角勾了起来,吩咐道:“让人去皇宫递个话,就说本宫明天到凤仪宫去给皇后娘娘请安。”

    公主虽然是皇上的亲女,但是一旦出嫁,就算是外人了,因此再要进出入皇宫,得先去向皇宫备案,而且还必须要前一天备案才行。

    “是,婢子这就派人去传话。”司空玲吩咐下来的事,周围的人不敢怠慢,连忙下去做了。

    司空玲让惠嬷嬷留了下来,她给说了一下她明天入宫的任务后,才让惠嬷嬷下去。

    等着司空玲懒洋洋的趴在躺椅上不知道有多久,突然坐直了子问道:“驸马了?”

    “之前阎家来了人,好像有什么事要请驸马回家一趟。这会儿驸马已经回家去了。”月烟回答道。

    “哦!”司空玲挑了挑眉“阎家还能有什么事要打扰到他呀!”想了想不得所解,司空玲直接问道:“你可知阎家有什么事吗?”

    “听说好像好像是忠义候夫人那边的侄女李张氏来了!

    李张氏是忠义候夫人娘家那边的亲戚,听说从小父母双亡。忠义候夫人的母亲当年看她可怜。便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将她接来府中,亲自抚养。待如亲女,因此忠义候夫人也非常的喜欢这个侄女。

    前几年已经许配给了李家,这会儿也不知道怎么去忠义候府了!”具体的事其实月烟也不清楚,只是听到下人多嘴说的那么几句。

    “哦!”司空玲挑挑眉。

    ……

    孔容华自然是没有资格一直住在凤仪宫的,因此在太医确定她没有多少事的时候,肖皇后就让人将孔容华送回熙和宫去了。

    在后妃临走之前,肖皇后还特意私底下的警告了一下孙充仪。冷着眼看着满脸嫉妒的孙充仪,肖皇后说道:“别眼皮子薄的,盯着孔容华的肚子不放,别忘了之前你怀五皇子的事。这事后宫众人都不知道,要是知道了……”

    要是知道了这些人自然是不敢找肖皇后麻烦的,但是收拾孔容华和孙充仪也是容易的,就算是收拾不了,也能私底下给孙充仪和孔容华使绊子。

    孙充仪也知道这事兹事体大。当成她还在心里嘲笑孔容华了,为了得到肖皇后的信任竟然干出这样的事来,如今,这会儿就轮到她了。心里说不甘那是肯定的,但是一想到自己白白胖胖的五皇子。孙充仪咬了咬牙,应声道:“姐姐放心,我知道这事的厉害关系的。”

    肖皇后叹了一口气“这皇宫里的女人都是这么过来的,你若是真心不甘,那就趁着皇上去孔容华那里的时候,将皇上引到你屋子里去,多承宠几次,争取再怀上一胎。”

    这话孙充仪喜欢,她倒是没有什么拉不下面子的想法,一想到孩子,孙充仪的眼神明亮了许多。

    孔容华这一昏,就是半天时间,待她有了意识,已经差不多是傍晚了。

    边的贴宫女紫苏一见她醒来,高兴极了,忙对一个宫女说道道:“快去通知皇上和皇后娘娘,主子醒了。”又捧了一杯蜂蜜水喂她喝下去。

    孔容华让紫苏扶起靠坐在头,又喝过蜂蜜水,总算是缓了过来,昏倒之前的事儿又涌了出来,眼眶顿时一红。

    紫苏一见孔容华要哭了,紧张得不得了:“您别伤心啊,小心伤着体。”

    孔容华却是道:“我父亲都没了,我哭几声又伤到哪门子体了……”说着又要落泪,虽然和父亲的感有些不怎么好,但你毕竟是她的父亲,如今再也见不到面了,孔容华又怎么能不伤心了,

    紫苏不由得急道:“小主,平常你哭也没什么,只是你现在可是有了孕的人,就是老大人在天有灵,见到你如此,他也不会安心的。”

    一时间,孔容华倒是忘了哭泣,瞪大双眼,不敢相信的问道:“我有了孕?”不会吧,她都多大了,她有不是肖皇后,那么大的年纪了还能得到宣德帝的宠。她上一次承宠好像还是在大半个月之前吧!

    紫苏点点头“是啊,小主您在凤仪宫听到老大人去世的消息后,晕倒了,太医诊出来的喜脉,说你已经有了快两个月的孕,要好好休息呢,切忌大喜大怒。”

    哪怕紫苏这么说了,孔容华还是有些回不过劲了,愣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回过神,抬起右手轻抚小腹,不敢置信地反问道:“我,我真的怀了孩子?”

    不可能吧?她都多大了,还会怀孕?而且,当年她流产的时候伤了子吗?太医曾以她说过,还想再要孩子的话,比较困难的。怎么突然间就有了?

    难道这真是老天看眼了!

    紫苏微笑点了点头,道:“太医院最精通妇科的太医诊出来的喜脉,千真万确,假不了。”停了一下紫苏劝解的说道,“老大人的事,的确让人惋惜,可是现在你现在有了子,万事得注意,一切还是要以皇嗣为重呀!”

    没有给皇上生下孩子的女人,后在皇上去世过后,可是要被统一的送到感恩寺出家的。而生了皇子公主的嫔妃,却能跟着自己的儿子女儿出宫过活,这对比得不要更强烈一些。

    孔容华闻言立马就将眼泪止住了,点点头“我晓得的。”她比任何人都知道子嗣的重要,当年她能从一个人人眼中的小透明,一下子变成现在这样一个月能有一两天承宠子的嫔妃,还是靠的自己当年不小心流产掉的那个孩子。

    若不是那个孩子,她分位低微,谁又注意得到,低分位又不得宠的她了。

    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孔容华的眼中闪过一丝期待,她做梦的想要一个可的小宝贝,这次一定能如愿以偿。

    她感谢肖皇后送给她的簪子。

    要说肖皇后为什么要选择孔容华这也是有原因的。

    孔容华的家世低微,但是人却是一个聪明的,当年虽然是江太后选她做宣德帝的小妾意图分了肖皇后和德妃的宠。但是孔容华却没有如江太后想象的那样做,比较当年的胡才人拼命的争宠,被德妃给记恨上,低调的孔容华却先一步的投靠了肖皇后。

    当然一开始肖皇后并没有接受她的投靠的,因此才会在孔容华第一次怀孕的晕倒的时候,心生警惕。但是久见人心,孔容华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按照她的小心思看来,当时的皇后地位很稳,又有皇子傍,投靠她比投靠那个体弱的江太后强多了。

    随后发生的事证实了孔容华的想法,她不是没有想过自己单干,可是她容貌并不怎么出色,又没有一个好的家世,如何能让宣德帝另眼相待了。

    走宠妃的路子,她不是没有想过,可是想过了又如何?宣德帝压根就没有宠过她,她又怎么走宠妃的路线了。

    于是她只能投靠别人,若不是因为肖皇后在背后指使,她又怎么敢在孙充仪怀五皇子的时候,那样的大张旗鼓的去孙充仪那里夺人了。左右那事不过是她、肖皇后还有孙充仪演给后宫嫔妃们看的一场戏而已,一场让后宫嫔妃都以为孙充仪早晚都要被她气的流产的戏而已,只是唯一的遗憾就是她没有福气,没有在那段时间怀上孕。

    如今……

    孔容华摸着自己并不显怀的肚子,笑了,虽然孔老爷去世的事让孔容华伤心的,可是从孔老爷当年执意要让她进宫开始,她和孔老爷之间的父女,其实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深。

    如今自己又有了新的希望,这一次自己一定要好好的保护住自己的肚子,绝对不能重蹈上次的覆辙,孔容华的目光坚定起来。肚子里的这块,现在是她唯一的希望。

    到了孔容华这样的年纪,这样的地步,加上魏国的政策,生男生女其实对于孔容华来说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能平安的生产出一个孩子来。

    哪怕就是一个公主也是好的。

重要声明:小说《炮灰公主要逆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