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谁是我老公?(防盗,明天请看)

    是滴,司空玲醒了,而且还是毫无征兆的醒了,所有人都被司空玲突如其来的醒了吓了一大跳,不过这是好事。

    接到消息的时候宣德帝正在凤仪宫,听到这个消息后喜不自,连忙和肖皇后一起到紫萝阁去看司空玲。

    帝后仪仗自然不比他人,所行之处众人纷纷跪地拜倒,没一会儿就到了紫萝阁。

    看着窝坐在chuang上的司空玲,肖皇后红了眼,泪盈眶的走了过去,将司空玲拥入怀中“长乐……”你可知道母后有多担心你,你可知道母后有多害怕失去你,你可知道……

    “父皇,母后……”司空玲见肖皇后一脸的泪盈眶,也不绪被感染起来,这些子发生的事她并不是完全不知道,虽然整个人昏昏沉沉的,但是还是mimi糊糊的有意识在的,边发生了什么事她还是隐隐约约的有一个印象的。

    想到这今天来肖皇后为她碎了心,眼睛下面是深深的黑眼圈,司空玲就忍不住的一阵心疼“母后,是长乐不孝,劳累母后为长乐担心了。”

    “傻孩子,什么孝不孝的,只要你平平安安的,便是对母后最大的孝顺了。”肖皇后轻轻的拍着司空玲的背说道。

    “娘娘,药来了。”红玉端着一碗药来,不合时宜的打断了母女两的含脉脉。

    “嗯。”肖皇后起来将司空玲扶好,亲自断过碗来,准备一小勺一小勺的喂司空玲。

    这动作顿时就让司空玲黑了脸,话说这么浪漫的事不应该是由她的真命天子来做的吗?换成一个女人,司空玲浑都感到了恶寒,而且她也不喜欢这种喝药的方法,不是不懂浪漫,而是浪漫抵不过那药的苦味。

    “母后,我直接来。”说着司空玲就想要伸手自己接下药碗来。

    却不想被肖皇后躲过了,一脸不认同的看着司空玲“你刚刚才苏醒,子骨还弱的很,还是母后来喂你药吧!”

    司空玲正想看看,可是余光去看到刚刚出去询问太医的宣德帝貌似已经回来了,心中一转,乖巧的点了点头“那就有劳母后了。”

    “傻孩子和母后还说什么谢不谢的。”肖皇后微笑着一小勺一小勺的给司空玲喂药。

    司空玲忍住了口中的酸苦,强忍着自己一下子将碗给抓过来的冲动,硬是让肖皇后一小勺一小勺的将药给喂完了。

    喝的司空玲胃痛,中药本来就哭,在加上司空玲的味觉因为空间的原因,被放大了五倍有余,因此喝中药完全就是再吃苦,太苦了有没有!?等到药喝完后,司空玲连忙让一旁的*给自己嘴里放了两个mi饯,才勉强将苦味给压下去了。

    随后非常悲催的mo了mo自己肚子,嘟着嘴对嘴肖皇后撒jiao道:“母后,我饿了!”

    看着司空玲孩气的样子,肖皇后笑了,有精力要吃的就好。肖皇后听见司空玲喊饿,连忙让人将一直准备着的小米粥端了过来,大病初愈的人虽然要食补,但是最开始的时候却只能苦的喝小米粥。

    不过对于司空玲这种因为昏mi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吃饭的人来说,小米粥吃起来也非常的香,司空玲显然是饿坏了,吃完一碗后,还要了第二碗,等着司空玲准备要第三位的时候,肖皇后不给了,怕司空玲暴饮暴食。

    看着司空玲嘟着嘴一脸自己还没有吃饱的样子,肖皇后又笑了,还是真个孩子,轻抚着司空玲的背,肖皇后轻声的说道:“乖啦,你刚刚才病愈,脾胃还有些虚弱,等着两天过了,你怎么吃母后都不会拦着你的。”

    甚至于肖皇后还会多让小厨房给司空玲做补品了,一场天花一场昏mi下来,司空玲已经从原先的标准材,变成了骨感材了。

    话说自从上次司空玲闪亮登场后,京城就不在流行什么骨感美了,外貌虽然重要,但是这个时代无论是对于男人还是女人来说,子嗣更为重要,因此司空玲如今的材可不符合当下的审美观,只能是她自己自作自受。

    “知道了!”司空玲怏怏的说道,mo了mo只有半饱的肚子,一脸的不乐意。

    不给吃饱什么的,最讨厌了!

    “乖啦!”肖皇后mo了mo司空玲头,看着她一脸疲倦的样子,知道她困了,如今司空玲的子骨可有些弱,因此肖皇后便哄着司空玲睡下后,才退了出去。

    一看,宣德帝竟然没有走,肖皇后来不及多想什么,连忙迎了上去“皇上,可要进去看看长乐,她才刚刚睡下。”

    “不了,朕刚刚询问了长乐的主治御医,长乐的病已经大好了,那药再吃几次巩固一下就好了。你也不必太过担心了。”宣德帝拍着肖皇后的手说道。

    古代男女七岁不同席,虽然宣德帝是司空玲的父皇,但是眼看着司空玲都可以出嫁了,宣德帝再去司空玲的卧室就未免有些尴尬,当然这也是建立在他从御医的口中得知司空玲已经没事了,才如此的。

    要知道之前司空玲昏mi的那几天,宣德帝可是连通报都没有让人通报,直接进去的。

    “御医如此说,妾也安心多了,不过……”肖皇后有些迟疑。

    “不过什么?”

    “之前长乐昏mi,明智大师说冲喜能让长乐苏醒过来。如今这才刚刚走亲事的流程,长乐就苏醒了过来,如此看来明智大师果然是大师,那阎家公子也能算的上是长乐的真命天子了。”

    肖皇后叹了一口气“皇上,不是妾这个做母亲有si心,而是这出嫁可是女孩子一生中最大的事之一,之前事关长乐xing命皇上要一切从简,妾当时只想着长乐平安,因此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现在长乐已经苏醒过来了,御医也说她无大碍了,这婚事,您看……”

    “皇后的意思是?”宣德帝看向肖皇后。

    肖皇后浅浅一笑“皇上已经下旨将长乐许配给阎家嫡长子,加上阎家嫡长子的确有福气,这还没将长乐迎娶回去了,就让长乐的子有了好转,这门亲事是万万不能作罢了,否则花神知道了恐怕还会降罪下来。”

    如果说之前肖皇后对阎墨ting而出愿意娶昏mi不醒的司空玲为妻的事,对他有五分好感的话,那么现在就已经上升到八分了。

    男子外貌出se家世雄厚文武双全,可是再好也抵不过有有义,顺带还有福气。瞧,阎墨给司空玲带来多大的福气呀!司空玲原本就意属阎墨,这会儿肖皇后是肯定不会去破坏这门亲事的。

    见宣德帝没有接口,肖皇后才继续说道:“妾的意思是,趁着这会儿钦天监还没有将婚期定下了,不如将此事延后一些。

    一来是妾的si心,想给长乐一个盛大的婚礼;二来这婚事原本就来的突然,内务府礼部都没有什么准备,这会儿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三来长乐的公主府还没有修好了,虽然事从急皇上您许了礼部在太和举办婚礼,但是到底不怎么符合规矩。

    之前事关长乐的xing命,也就罢了。这会儿长乐已经度过这一劫了,再在太和举办婚礼,于理不合。”

    公主的婚礼非常的繁琐,尤其是如司空玲这种得宠的嫡公主。

    首先便是修公主所,准备嫁妆什么的都不用说了那是哪家嫁女儿都要准备的。其次公主是不能从皇宫出嫁的,得到皇宫外寻一处王爷的王府暂时上公主住一晚,然后第二天从王府里面出嫁。

    随后的婚礼流程倒是和其他人一样,只是不一样的是,迎娶公主回来和第一晚的洞房花烛夜都是在男方府里举行的,等到了第二天公主唯一一次给公公婆婆请安后,便起入住公主府。

    可是因为之前司空玲昏mi,因此宣德帝的意思是直接两人在太和举行婚礼,然后洞房花烛夜什么的就直接被宣德帝给无视了,你丫的能对一个昏mi不醒的女人动手动脚,简直不是人,是禽兽。

    太和是皇帝登基即位、皇帝大婚、册立皇后、命将出征,此外每年万寿节、节皇帝在此接受文武官员的朝贺,并向王公大臣赐宴。

    可以说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地方,之前司空玲眼看着就要完蛋了,别人即便是心里酸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和一个将死之人计较什么。

    可是现在司空玲御医都诊断子已经好了,只是要好生的养养,将以前的给养回来。如今再去太和举行婚礼,便太过盛宠了。

    宣德帝沉思了一下,对于肖皇后说的她有si心,宣德帝却不是很在意,人的心长在左边生来就是偏的,宣德帝也格外的司空玲,不然皇宫这么多宫,他别的不选,却偏偏选择太和,真当皇宫没有其他的地方呀!

    对于肖皇后的说法,其实宣德帝在接到司空玲醒了的消息后就想过了,甚至于想得比肖皇后还多……rs!。

重要声明:小说《炮灰公主要逆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