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谁敢上?

    yin阳平衡什么的,不明真相的人听起来觉得还是ting有道理的。

    别管大家在心里面是如何嘀咕吐槽的,但是表面上大家都相信了明智大师的话,一来是因为他得道高僧一般来说他说出来的话都不会乱开黄腔的,二来‘冲喜’一说自个古以来就是有的,还有的冲得非常的成功。

    因此大家也不会在宣德帝喜上眉梢的时候说什么,反正左右这喜能不能冲成功,也不关在场众人之事。

    只是如今办法是有了,可是这冲喜之事……

    自古以来都是女方给男方冲喜的,还没有听说过男方给女方冲喜的。而且现在最关键的是,司空玲现在是昏mi不醒呀!原本因为司空玲是公主的份就吓倒了一群人,现在还要取一个立马完蛋的病秧子回去,谁愿意呀!

    啥,你说等着司空玲完蛋后,再娶一个继妻,那啥难道你不知道驸马什么的是不能改娶的吗?也就是说一旦成为驸马后,请将社会上的那男尊女卑的思想观念,颠倒一下,变成女尊男卑用在自己的上。

    但是别看魏国的驸马如此的苦,但是历代驸马都是家世突出才貌双全之辈。因为驸马有一样规矩非常的令人心动。

    那就是:成为驸马的人,无论嫡庶都是不能继承家业的。如果是家族家里的独生子,那么你一开始就被剥夺了成为驸马的资格。

    古代那是没有什么计划生育的,讲究一个多子多福,因此有几个儿子的家庭可不少。但是无论家里是否有爵位,长子和次子,嫡子和庶子继承的家业都是有区别的。

    如此一来,若是三子、四子什么的,家族中的力量是有限的他们不可能得到很多,这个时候娶公主便是一件非常划得来的买卖了。

    不但能保住自己的荣华富贵一,而且自己的儿子一出生便有一个侯爵的爵位在,这好处不要来的这么容易。

    除了这样的原因之外,另外还有一些富贵荣华一时权倾朝野的家族为了求稳,确保自己富贵的长久不会遭皇帝记恨,也会自己主动的派出子弟来迎娶公主的。

    也因此虽然当时宣德帝听到了因为司空玲第一次闪亮登场得到了霸道的名声,但是也没有说什么,甚至于在很大世家子弟相继订婚的时候,宣德帝还是没有说什么,一点动作都没有。

    因为他知道司空玲是不可能会愁嫁的,总有这样那样的一些人会迫不及待的想要迎娶公主。当然宣德帝如此淡定的原因还是一个,就是司空玲自己‘看上’的男人,阎墨童鞋并没有订亲。

    如果合适宣德帝自然愿意成全司空玲的小心思,之前这门亲事宣德帝还是ting看好的,阎家的家世虽然比起其他人来说还是弱了一点,但是人家值钱的在于世袭罔替,si底下的人脉多。

    加上司空玲自己又中意阎墨,这些年来阎家虽然碌碌无为,但总体上来说还是一个老实的,没什么功劳,但是也没有什么错事,就是纨绔子弟什么的,因为阎家的两位公子年纪小连这方面的事都没有。

    如此一来让阎家出一位驸马也是合合理的,就算是他安抚世代功勋的一个信号吧!

    别看古代做媳fu各种的苦,但是在议亲的时候,女方的架子可是会抬得很高的,就算是一般人家也得整一两个无关紧要的事出来为难一下女婿的人选,这就更不要说公主了。

    公主无疑是尊贵的,因此宣德帝准备先考察阎墨几年后,等到司空玲十五岁的时候在下旨赐婚。当然要是这考察期间要是阎墨做了什么对不起司空玲的事来,那么抱歉,你被淘汰出局了。

    皇家的公主是永远不会再一棵树上吊死的,因为皇家丢不起这样的脸。一旦公主成为了皇室污点的存在,那么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抛弃的,甚至于si底下还会自己动手,一如原著中原主那悲催的命运一样。

    司空玲刚刚来的时候不懂,只是看到了表明的东西,只是认为原主是被原著女主陷害了才落得那样悲催的下场的。

    可是,事的真相真的是那样吗?

    看看之前北国大皇子的动作就能明白了,看看宣德帝从头到脚都没有责怪任何一个人,事后也没有任何秋后算账的动向就能明白。

    事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就像刚刚宣德帝的想法一样,因为阎墨的家世还算配得起司空玲,阎墨成为驸马也有利于宣德帝安抚人心,因此宣德帝才会默认这门婚事。

    倘若要是阎墨的家世配不上司空玲的话,宣德帝是怎么也不会同样这门婚事的。要是司空玲实在是急了阎墨,也有解决的办法,就是将阎墨包*起来,让他做司空玲的人。但是却永远不可能让家世不相等的人成为驸马的,皇家是最注重脸面的,虽然si底下比谁都不要脸。

    可是这样的规矩今天用在司空玲这里似乎有些不合时宜了,皇家的驸马是不能有小妾的,就是通房丫环都是不能用的,要是自己忍不住了,只能用自己的五姑娘解决。

    小妾通房的不能有,那么公主若是死了,不管是英年早逝还是安享天年的死了,驸马都是不能娶其他女人的,得为公主守如玉。

    如今司空玲昏mi不醒的躺着chuang上,虽然这事是明智大师提出来的,应该有些把握,可是也不是人人都愿意将家族里一个还算优秀的子弟推下火炕的,料想原本那些想要尚主的人都会迟疑吧!

    冲喜这事,成功了还好说,要是不成功,那……

    宣德帝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虽然人选大大的有,但是宣德帝也不想随意的乱指婚。要是司空玲真的能让明智大师说的那样冲喜就能冲好,那要是将她嫁个了一个她不喜欢的人,后的生活岂不是……

    宣德帝虽然自己没有得到过真,但是却希望自己的女儿的婚姻能有的存在,两人恩恩的过一辈子,而不是像仇人一样。

    至于冲喜失败的结果,很抱歉这个不在宣德帝的想法之中。

    想了一会儿,宣德帝淡淡的开口道:“将这个消息传出去吧!”凡事最好还是你我愿,若是有心的人,他们会知道应该怎么做的。

    虽然说宣德帝吩咐将要给司空玲找驸马冲喜的消息传出去,但是也还是有个时间的先后顺序的,那在宣德帝名单里属于驸马人选的人家,便是第一个等到消息的。

    有吃惊的,有变脸的,有叹气的,也有无奈的……娶公主不可怕,可怕的是刚刚娶回家公主就完蛋了。即便是因为得病,可是宣德帝的心中未必没有疙瘩在,说不一定保全自己家族的想法不但不能实现,反而会被宣德帝记恨着。

    作为重点之中的重点,阎家自然也是得到了消息的。

    “唉……”阎老爷叹了一口气,想着自己接到到的消息,心里也是犹豫不决的,虽然阎墨从小子骨弱,他不敢亲近,可到达还是自己的儿子,阎老爷心里对他还是疼的。

    阎墨是嫡长子原本整个阎家都应该是他继承的,可是看着他的子骨,又想到健康聪慧的次子,阎老爷犹豫了。

    还没等阎老爷想到什么好方法,就听到长乐公主看上阎墨的事,对于自己儿子的容貌阎老爷还是很有自信的。反正自己有两个儿子,以阎墨这样的条件或许去尚主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尤其是在看到阎墨特别珍惜司空玲送给他的文房四宝的时候,阎老爷更加坚信了自己的想法。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还没等阎老爷美滋过来了,就接到了司空玲昏mi不醒,明智大师说要给司空玲冲喜的消息来。阎老爷心知肚明这消息为什么会这么快到自己的手中,只是如今要做一个决定出来却千难万难,那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呀。

    一旁的阎张氏倒是不管司空玲的死活,甚至于司空玲死了还更好了。毕竟如果阎墨真的尚主了,那后她这个继母岂不是还要对着司空玲和阎墨行礼?虽然知道这是规矩,但是阎张氏想起来心里还是颇有几分不痛快。

    但是她也知道,阎墨在阎老爷心中的地位,如果她真的对阎墨动手了,不被抓到把柄还好,一旦被抓住了,即便是有儿子阎峰在,阎老爷也很有可能给她来一个暴病生亡的结局。因此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阎张氏不想动阎墨。

    之前听到阎墨被长乐公主看上的消息,阎张氏真是喜出望外,一旦阎墨真成为驸马了,不但不会继承这家里的一切,而且还会变成阎峰的助力,这让阎张氏高兴极了。

    她第一次没有讨厌阎墨的脸来,阎墨长得像生母杨氏,而杨氏一直都是阎老爷的心头痣chuang前明月光,这让作为继氏的她颇有些不爽,虽然在嫁个阎老爷之前她就知道这事了,可是知道和心宽是两回事。rs!。

重要声明:小说《炮灰公主要逆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