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谁喜欢他了

    德妃的小动作,肖皇后在第一时间里就注意到了。都是这么多年的老熟人了,对方的小动作谁不清楚了,德妃一生气恨上了别人的动作就是扯手绢。

    肖皇后的嘴角上扬了几个度,说了一个新话题,刚才花妗娥引起的风波似乎已经事过境迁。说笑了几句,肖皇后便道:“今天就这样吧,本宫也乏了。”

    “是,臣妾/俾妾告退。”肖皇后发话了,众嫔妃不敢有所推迟连忙纷纷起行礼告退,就是德妃,她可以恃宠而骄的早上不来请安,这毕竟是宣德帝开了口的,所谓金口玉言。但是在肖皇后的面前她也不敢放恣,只能偶尔耍耍嘴皮子仗罢了。

    肖皇后正揉着额头了,就见司空玲一喜气的走了进来“母后,您叫女儿来有什么事吗?”

    肖皇后看着亭亭玉立的女儿,嗔怪的说道:“没事母后就不能叫你来了吗?”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呀!若不是自己今天将司空玲叫了过来,恐怕司空玲又出宫去了。

    司空玲依偎在肖皇后边撒,软声唤道:“母后……”

    “你呀!”肖皇后点了点司空玲的额头,这段时间司空玲的所作所为,已经在京城上下传便了。

    第一次出场的时候,司空玲可是闪亮极了,差点将众人的眼珠子都给闪得掉下来。

    本着屋及乌母是盲目的原则,肖皇后一点也没有任务自己的女儿哪里做错了,反而是认为被司空玲挑刺的温文雅肯定有不对的地方。在结合前不久温文雅和北国大皇子的真,肖皇后更加的确信了这个想法。

    轻轻的拍抚着司空玲的后背,肖皇后一副有成竹的问道:“真的就看上他了?”

    “看上谁了?”司空玲被肖皇后问的莫名其妙,什么看上,还有‘他’又是谁呀?

    肖皇后还以为司空玲在害羞了,因此笑道:“还能有谁,自然是你这段时间出宫去想要见到的那个人了。”

    出宫去见得那个人?

    司空玲拼命的想了一会儿,双眼一亮“母后说的是文宜堂姐吗?”除了这人她每次出宫都能遇上外。司空玲想不出还有其他人。

    因为即便是阎墨,也不是每次都能遇见,除非有事找他,或者是他有事找自己的时候。

    肖皇后又伸出手指来,点了点司空玲的额头,有些责怪的说道:“跟着母后还打哑谜呀!什么文宜堂姐呀,你每次出宫去见得应该是阎家的那位大公子吧!”说着露出了一个坏笑来“还不快跟母后从实交代。”

    那啥,肖皇后您难道不知道,现代有一句话叫做: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早恋这事。无论是在古代还是在现代,家长的思路那都只有一个——打压。

    不知道少年在青期发育后,对异产生好感或是发生恋行为,是青期的普遍况呀。也是一种生理与心理发育的必然表现,一味的喊打喊杀并不能解决事

    不过介于之前司空玲看到的几个因为早恋被家里人教训的很惨的例子,因此别说没这回事,就是有,司空玲也坚决不会承认的。

    是要奉行上面的十六字真言。

    司空玲对着肖皇后嘟着嘴说道:“母后,哪有这事,女儿去出宫做客都是在后院,您听谁说得,女儿看上阎家大公子了。”若不是肖皇后公布真确答案。司空玲压根就没有想到过阎墨上去,恐怕她就是猜一半天也猜不到真确答案。

    别看她对着阎墨各种的调戏,说要嫁给他,可是事实上压根就不是那么一回事。自己的上可是有秘密的,选一个太精明的老公可不好。

    因此即便是司空玲被阎墨的美貌震惊了一下。也没有想过要嫁给他。对于一个拥有秘密的人来说,嫁给报头子,这不是自己找死的节奏吗?

    司空玲可一点也没有嫌弃自己的命长。

    看着司空玲一脸认真的样子,肖皇后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迟疑的问道:“真没有这事?”

    司空玲点头道:“女儿不敢保证以后会不会发生这事,但是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这事。”她并没有见话给说死,毕竟阎墨的外表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有人说过结婚,一定要找一个自己的,而不是自己的人。也有人说过,在物质基础满足了的况下,自然要找一个自条件好的。

    司空玲显然现在就面临这样的选择,选择阎墨,那是看着都养眼,大帅哥一枚。可是她又不知道阎墨喜不喜欢她,强扭的瓜不甜呀!

    那不成,她还真去学魏国以前的公主前辈的招数——屋子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见司空玲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肖皇后也不由得信了八分,不过想到自己之前对宣德帝说的话,又皱起来了眉头。

    如今司空玲还没有喜欢上阎墨,若是之后喜欢上了便也就算了,若是没有?那万一宣德帝乱点鸳鸯谱该怎么办了?

    不过想到司空玲如今才十二岁,年纪还小,宣德帝也不会这么早就赐婚,因此想了想,决定还是先不和宣德帝说这话,毕竟如果阎墨真的有心,或者是司空玲又喜欢上了他,那肖皇后就不必多此一举了。

    “那长乐告诉母后,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子?”既然不喜欢阎墨,那总得有一个好感的对象吧,为公主怎么能在一颗树上吊死了,备胎必须要多备下几个。

    司空玲羞红了双脸,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第一个浮现出来的人影,竟然还是阎墨。唉,心里的小人将阎墨那种分外妖娆的脸打掉,都说红颜祸水,按照司空玲的看法蓝颜也是祸水呀!

    那个毅亲王的亲的,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

    “父皇母后做主就是,女儿相信你们的眼光,并无二意。”大不了后养人,司空玲可是彪悍的魏国公主。说完就一脸害羞的跑了出去。

    肖皇后摇了摇头,笑道:“这孩子。”看来至少到现在为止,司空玲还真没有看上阎墨。哪怕是阎墨自的条件并不差,但是这事就是讲究一个感觉,这玩意,那可是看不着摸不到的。

    一旁的白嬷嬷安慰道:“公主还小呢,娘娘您慢慢挑,总会有合适的。”

    肖皇后没有理会白嬷嬷的话,只是自言自语道:“只怕是我们看中了,人家非必乐意呢!”

    明月不由得插嘴道:“娘娘多虑了,皇家公主下降臣子,那是他们上辈子修来的福分,他们敢不乐意吗?”

    就是有人惹得公主生气了,肯定是驸马的错,该罚也该罚驸马。

    皇权时代,就是这么的牛和霸气。

    只要皇上开口,黑和白相互换一下,也并不一定是不可能发生的事。睁着眼睛的瞎子,可大有人在。

    肖皇后摇了摇头“话不是这么说,过子还是要两相悦的好……”像自己这种丧失了感的生活,肖皇后不想让自己的女儿步自己的后尘。肖皇后希望司空玲能找到一个投意合、相互扶持的丈夫,在未来的人生道路上有所依靠。

    肖皇后正思索着司空玲的婚事,如今对于肖皇后来说第一件大事便是给司空玲找驸马了,其他的事都可以放到一边去。不过这事毕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搞定的。因此肖皇后还得顾忌到宫务。

    借着刚刚和北国谈判赢了的事,今年的端午节过得倒是闹非凡,宣德帝给肖皇后下了指示的,要大办。

    因此这天晚上皇宫里张灯结彩,精巧的灯笼悬挂树枝之下,掩映于楼阁之间,灯火通明的大中,觥筹交错,你来我往,漂亮的舞姬随着美妙的丝竹声翩翩起舞,好不闹。

    宫中大之上,宣德帝自是坐于最高处,俯视座下群臣,中美人歌舞,丝竹靡音,觥筹交错,俨然就是一幅太平盛世中的繁华气象。

    肖皇后为皇后自然也在其中,而且就在宣德帝的旁边坐着,至于另外一边空着的位子,那是属于昨天晚上不幸吹风感冒的江太后的位子。

    呀呀呀,皇宫好久没有这么闹过了,江太后一时激动,于是在窗户旁边吹了一会儿冷风,就感冒了。毕竟上了年纪的人,不比的青年人。

    不管这借口别人信没有,反正宣德帝和肖皇后是信了。

    众位大臣和后宫的人对此也早就见怪不怪了,而且对于有女儿侄女在后宫的人来说,江太后被软了更符合他们的利益,不然一个月就那么几天,除了固定了几人之外,宣德帝还要顺从江太后的意思去临幸江家的小姐,那一个月下来还剩下几天的自由时间呀!

    因此,除了江家之外,大家对江太后被软的事,也是非常喜闻乐见的。

    尤其是最近刚刚在和北国谈判上立了功的左丞相,如今人家的女儿是从一品的柳妃,下又有皇子,未来的事还真说不好。

    ps:

    感谢【cbbca】童鞋的打赏,么么哒!

重要声明:小说《炮灰公主要逆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