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有本事你就娶了我

    没有恶心人的东西,表面上大家亲亲的还是能做得到了,因此在于家的这天司空玲过得还是很愉快的,没有了宫里的尔虞我诈,也没有了那沉甸甸的压力,有的只是和闺蜜一起谈天说地的愉快。

    几人正说笑着了,突然有个丫鬟走了过来,对红香耳语几句,红香略微有些吃惊的看了她一眼,见她狠狠的点了点头,沉思了一下,才走到司空玲的耳边说了起来。

    “公主,阎家的大公子想见您一面,就在后花园的假山处。”

    “哦!”司空玲挑了挑眉,一点也不吃惊的样子。

    如果不是因为于家的大夫人也是杨家的姑,是阎墨的姨妈,司空玲也不会来于家,毕竟比起其他的请柬来说,于家还够不上什么格。

    甚至于说,司空玲来于家的目的就是为了来见阎墨一面。

    可千万别以为司空玲对阎墨一见钟二见倾心了,面对暗卫的总boss,虽然这辈子从小的时候就看上学习公主的各项技能,如何高贵典雅。但是面对阎墨的时候,司空玲还是不由自主的觉得自己有些紧张。

    是的,就是紧张。

    宣德帝她见的多了,刚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一些紧张,可是现在一点也不了,司空玲只当宣德帝是自己的父亲来看。只不过这个父亲手中有权有势而已罢了。

    然后面对阎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原著中的那股狠劲,或许是因为明朝的锦衣卫东厂西厂的电视小说看多了。总是对这种人有些敬畏。

    再加上,阎墨表面上虽然看着衣服文弱书生的样子,可实际上人家健康着了,甚至于司空玲还觉得他见过血杀过人。不然他不可能稳坐暗卫头领的交椅。

    一个见过血杀过人不管伪装得再好,上也总会有一种别人没有的气质,也就是煞气。这种东西玄之又玄,信则有不信则无。司空玲见过某些人面对宣德帝的时候一副瑟瑟发抖的样子。因此对这事还是有些相信的。

    她在阎墨的上就感觉到了这样的一个气质。

    听见阎墨来找她,司空玲弯了弯嘴角,无论什么事,先坐不住的总是输家。司空玲在第一次和阎墨接触后就知道,她已经引起了阎墨的兴趣,接下来阎墨肯定会将她调查得一个底朝天。

    不过司空玲并不怕,后宫中的势力被阎墨查到,因为阎墨就算是调查到了,他也不会多事的说出来的。毕竟这种事他见多了。后宫的纷争一向都不关他的事。

    如此一来。司空玲的种种事对于阎墨来说就是一个谜。他永远也猜不到司空玲的来历,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做。

    男人和女人都是有好奇心的,阎墨虽然贵为暗卫的总boss。但是到底还是十五岁的少年,就算是再老成也老成不到哪里去。

    “恩!”点点头。司空玲算是同意了,不过一时半会儿她也脱不了,过了好一会儿司空玲才脱去了后花园的假山。

    不得不为于家的假山点一个赞,隐蔽非常好,司空玲走过去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见阎墨的影子,还是走进去后,才看见修长的影站在假山的旁边。

    “公主,你来了!”男子转过来,司空玲第一眼就看见了阎墨那双如墨的眼睛。

    “恩!”

    两人对视而战,空气中似乎飘着一丝小暧昧。

    沉默了很久后,阎墨才开口说道:“不好奇,我叫你来的目的吗?”

    司空玲微微一笑“一点也不好奇,你要说自然会说,要说你不想说,谁你也没有用。”就算是了,说出来的话也不一定就是实话。而且依着阎墨的份,若是真了,或许后倒霉的还是自己。

    “公主倒是好气度,难怪满朝文武百官都称赞皇后娘娘贤惠大方母仪天下,有其女必有其母。”阎墨的语气中有几分欣赏,当然不单单是为了恭维司空玲,而是在暗卫的调查中肖皇后的手虽然不怎么干净,但是大事却没有一件事她做的,这让阎墨不得不佩服,不是每个皇后都有这样的襟。

    “呵呵,你过奖了!”司空玲无所谓的一笑,面对阎墨东拉西扯的话题,并没有着急,他叫她来肯定是有事的,这个时候就看谁能先稳得住了,谁先动谁输。

    最近无所事事的司空玲很有闲雅致,不就是比稳而已,和一个曾经是宅女的女人比谁耗得住,这是一种找死的行为。

    宅女能两个月不出门,你能行吗?

    自然不能。

    因此阎墨率先败下阵来,看着司空玲那张淡漠的脸,阎墨眯了一下眼睛,深沉而又富有磁的声音响起“公主还是不想对臣说出自己的秘密吗?”

    有些时候阎墨真的很想当司空玲肚子里的蛔虫,看看她的想法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他怎么查也查不到司空玲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他是暗卫的头领。这是巧合是意外还是谋?

    司空玲对着他甜甜一笑“既然是秘密了,那当然是不能说出的不是吗?”秘密说出去了,就不值钱了。搞得大众皆知的消息,那也不说秘密了,而是新闻了。

    “可是秘密也是能和别人分享的不是吗?”阎墨儒雅一笑,万般风

    男人的帅有很多种,有得温文尔雅,有得霸气外泄,有得忠诚可靠,有得邪魅腹黑,也有得铁血柔肠。

    然而拜韩剧的影响,很不凑巧的是,司空玲对小白脸那一类的男人很有好感。好吧,应该说人家,温文尔雅,斯文有礼,是举世混浊的翩翩佳公子。

    更加不巧的,阎墨就是司空玲哈得这一类的杰出代表呀!

    又对自己使用美男计,这种行为要深深的鄙视之。

    还好,因为皇宫里各式各样的人司空玲见得多,虽然男人没几个,可是公公多呀!

    啥?你说公公能有什么好看的?

    这就是你孤陋寡闻了!

    泰国的人妖知道吧!人家化妆起来,连那些影屏女神都比不过人家。

    这皇宫里的公公也是,虽然去了势,没有男生的英气,多了一丝伪娘气。但是恰恰好,司空玲最哈的就是这一口,花样美少男什么的,威武雄壮的那是要不得的,那不是美少年,而是屠夫了。

    能进皇宫里的人都不丑,只是五官俱全。

    某些电视剧里面演的那些歪瓜咧嘴的宫女太监,在现实中那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就如同古代做官也选容貌一样,那些个长得丑的脸上有疤痕的不能做官一样。

    太监宫女什么的,也是要挑容貌的。让长得丑的人去伺候,这不是影响大家的食不是?人都是视觉动物,有美的不选,专门去选择丑的,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不是吗?

    如此也难怪后宫中,那些宫女为什么那么的喜欢爬龙。就像现在的美女想当小三一样,既想过着富贵的生活,又整天好吃懒做想着不劳而获。如此一来美貌就成了她唯一的本钱,这样的人,不去当小三,压根就不活下来。

    不过也就是因为这样选容貌的做法,使得司空玲对花样美少男有了一丝的抵制之志,毕竟这样的人看多了,也就不稀奇了。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韩剧的小白脸,还不是因为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人压根就没有,物以稀为贵。

    面对阎墨的笑容,司空玲痴呆了一会儿后,就回过了神来“这分享的人也是有选择的不是吗?”歪着头看着阎墨,这个时候的司空玲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可

    十二岁呀!最适合卖萌的年纪,嫩什么的,压根就不用装,纯天然的懂不?这就是!

    “难道公主不认为在下就是一个很好的分享者吗?”阎墨继续装文艺青年外加小白脸。

    “本宫一点也不认为!”司空玲摇了摇头,扬起嘴角“有本事你就娶了我,秘密这玩意只能和最亲密的人分享的。”说完司空玲就扬长而去,留下了一个高深莫测的背影。

    这绝对是调戏,**的调戏。

    阎墨看着司空玲的背影张大了嘴巴,之前从暗卫资料库里看到魏国的历代公主各种的牛,阎墨还不信,如今见了司空玲,他是一百二十个的相信了!

    魏国的公主惹不起呀!

    这种娶不娶嫁不嫁的事,竟然一点也不害羞,果然不愧之前别人给她的霸气之名。

    其实阎墨也不想想,如今男未婚女未嫁,为什么不能说了!古代的诗可是多得满天飞,最出名的就是《诗经关雎》了!

    从假山回到聚会的地方后,司空玲看了看时间,便提出了告辞,她想走,自然别人也敢留,因此于家夫人亲自将司空玲送上马车,看着她朝着皇宫的方向驶去。

    公主出宫的依仗还是很大了,哪怕就是不知道的人也知道这人惹不起,因此那些个什么狗血的冲撞司空玲依仗的事并没有发生,因为和阎墨见了一次面,而且还小小的赢了他一把,所以穆雅欣的心十分不错。

    然而这份不错的心入了皇宫,就消失殆尽了!

    ps:

    感谢【暖暖的阳光呀】【菲欧拉】童鞋的粉红票,么么哒!

重要声明:小说《炮灰公主要逆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