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小产

    司空玲掰着指头数了数,原着女主最近在后宫增加了多少的仇恨值。

    已经连续四天了,比以前的某些宠妃还要过,整四天宣德帝都留在她那儿,不得不说原主女主还是厉害的,只是……

    司空玲冷笑,现在发力已经太迟了,别看现在宣德帝的后宫高分位的女人没几个,但是帮派已经开始形成了,等到这两年一过,后宫的势力就基本成型。她已经布下了暗手,务必将原着女主扼杀在摇篮里。

    王修容最近的子过得不错,要是再来几天都可以说得上是淑房专宠了。

    手拿着一颗紫宝石般的葡萄,趁着手更加的白玉细腻,王修容将葡萄送入自己的樱桃小嘴中,满足的闭上了眼睛,贡品果然不错,甜而不腻酸而不寒。

    主子!知琴一脸笑意的走了进来,喜笑颜开的说道:主子刚刚内侍公公来了,说今晚还来主子这。她原本以为自己说了那番话后,主子会疏远了她。却没有想到王修容虽然当面大骂了她一顿还罚她跪了一段时间,但是之后王修容却按照自己的话来做的。

    而且更让知琴高兴开心的是,王修容的本事不错,竟然能在这个时候勾引到宣德帝,让皇上竟然连续来吟天楼四天了,不对,现在应该是变成连续五天了。

    王修容嘴角上扬,男人就是这样。媚眼一转,王修容突然冷下了脸来这些天。你们有没有发现咱们宫里哪些人有不寻常的动向?

    一旁的知琴一愣,随即接口道:是有几个以前有些偷懒不好好做事,这几天倒是勤快了起来。

    知书听出了王修容话中的含意,有些震惊地看着她:主子。您是想……

    王修容懒懒地点了点头我失宠的时候,底下的人心惶惶想要另谋出路,我不怪他们,毕竟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现在我得宠了,无论那些人是不是别人的钉子,我都不敢再用了!知琴你先将她们的名字记下,其他的先由得她们去吧。

    知书,你在宫里的时间最长,多留心一些,看看有没有哪位娘娘对我这吟天楼里的某个宫女或者太监特别感兴趣的。需要三不五时地将人请过去喝茶聊天。

    知琴和知书忙点头称是。

    心里对王修容更加的佩服了。不是哪一个人都有这等的魄力的。王修容只是一个修容。离嫔分位还有一步之遥,这样的分位在宣德帝的后宫不能说很低,但是也不能说很高。只能算中等。

    然而就是这样如花才人之类的嫔妃,入宫后第一件事不是争宠,而是将自己边的宫女尽数收拢在手中,以防后被人从后面捅一刀。

    但是王修容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平时不显山不显水的,在后宫里过了好几年了,将自己边的势力都摸清楚后,才开始动手,期间更是怀上了一胎还平安生下来了四公主,这得魄力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拥有的。

    也不知道王修容是极度的自信了。还是因为刚刚入宫的时候没有机会动手。

    还有,记得提醒我四公主的生,我可等着……就在王修容要说出口的时候,知棋却是匆匆走了进来,脸色有点不好看,行礼道:主子,皇上边的人来传话,说皇上今儿不来吟天楼了,让主子您好生歇息,改再来看您。

    此话一出,王修容的脸色不好看直接问:发生什么事了?皇上现下在哪?

    皇上现在去了凤仪宫,太后娘娘也去了,隐约是皇后娘娘出事了。知棋连忙将自己知道的事说了出来。

    皇后娘娘?王修容有吃惊,肖皇后可以说是后宫的**oss,王修容虽然心里有争后位的野心,但是就单单是现在后宫这种格局,压根就威胁不到肖皇后的位置。

    现在知棋说出事,那样只能是肖皇后肚子里的龙嗣出事了。不过这也不一定,要知道肖皇后可是能平安生产出三个健康子嗣的人,没点手段是不可能的,明明知道自己有可能会是后宫众人的靶子,肖皇后应该会加倍小心的,中招也不是那么的容易。

    王修容想了半天,还是没想出其中的关键,于是道:先盯着那边吧。

    是。知棋见她没有别的事要说,便躬了躬,奴婢告退。

    去吧。王修容挥手道。

    到了晚上,宣德帝歇在承乾宫,不过凤仪宫发生的事儿,后宫的各位嫔妃还是没有探听到事的来龙去脉,至少王修容没有收到进一步的消息,只是知道昨太医去了凤仪宫,心里隐约的有了一个想法。

    但是介于这个想法有些不现实,因此并没有人说出来,不过几乎每个人的心里都希望自己的想法能够得意实现。

    第二天一大早,江太后就先说开了孙修容昨意图谋害皇后和皇后肚子里的龙嗣,证据确凿,伤害皇室血脉,罪不可赦,今已被贬为庶人。此等大罪,本应下狱问斩,不过看在孙氏伺候皇上多年的份上,又怀着龙嗣,将其软在了熙和宫。

    一言既出,语惊四座。

    惊讶之下,原本还想嘲笑王修容昨被翻牌子却又让皇后将皇帝请去凤仪宫的妃嫔们,也歇下了这个心思,只顾着一心消化江太后的话。

    孙氏被贬,那么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该怎么办了?若是一个皇子……

    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尤其是德妃,她非常的想要一个皇子,可是自己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机会能亲了,因此德妃已经开始做两手准备了,开始物色人物准备抱养一个低分位出的皇子了。

    至于高婉仪,抱歉,德妃从来没有把她当成过自己的妹妹,高婉仪从来都不在德妃的考虑范围之内,她只是高家塞进来的人而已。

    至于孙家,虽然孙家是和肖家有姻亲关系,但是如今这事一出,怕不是姻亲而是冤家了,如果自己抛出橄榄枝,会不会……

    当下德妃就叹了一口气,满脸感叹的说道:都是昔年的姐妹,孙修容更是皇后娘娘的表妹,她怎么就会做下这等糊涂大事呢?

    这话听起来是有些不相信孙修容会如此行事,或许这是一个谋也说不一定。

    江太后不悦的说道:皇上已经金口玉言了。

    得,宣德帝都下结论了,那这事即使不是孙修容干的,也是她干的了。

    德妃转了一圈眼珠子,难掩急色的问道:太后娘娘,既然孙修容已经被贬,那皇后娘娘现在如何?

    江太后看了德妃一眼,语气有些沉重皇后已经小产了!

    啊!

    众嫔妃都万分的吃惊,毕竟肖皇后的本可不小,她在怀大皇子、二皇子的时候,后宫针对她的谋诡计也不少,却没有一个成功的。没想到现在竟然有人成功了?

    这……

    难道有些事真的是坑亲戚才有效果吗?

    后宫里面有亲戚关系的女人们开始在心里警惕起来了,先是胡家两姐妹,后是皇后和孙氏,果然有些时候就是坑姐坑妹。

    这话题是德妃挑起来的,见气氛有些诡异,她连忙用手绢抹了抹啥都没有眼睛,语气悲愤的说道:皇后娘娘现在人没事吧,孙修容实在是太过分了,大家都是姐妹,她何苦因为别人怀孕就嫉妒干下这样的事来了……

    江太后见不得德妃这样看着为肖皇后伤心落泪,实际上却是在心里幸灾乐祸,因此语气有心冲的说道:皇后只是小产后体有些虚弱,别的没事,德妃若是关心皇后大可以去凤仪宫问候皇后。想必皇后这个时候也希望有人去陪陪她说话的。

    见德妃脸色有些悻悻,江太后才收回了自己的眼神,叹了一口气太医说了,皇后年纪也大了,这次小产对她的体伤害有些大,要坐双月子,这后宫的宫务你们几个就再管两个月好了!

    其实江太后是准备自己接手的,但是宣德帝却不愿意,因此说了半天还是准备依着之前的例子做,让底下的几人继续接手,这事让江太后心里有些不快。

    毕竟当时肖皇后将宫权下放的时候,可没有征求过江太后的意见,直接给了。要不是因为江昭仪也拿到一分,江太后保证会大闹一场的,虽然不一定会成功。

    是,臣妾遵命。几人起应道。

    这本来就是常理之中的,只是这几人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是开心肖皇后流产了,还是应该失落两个月后自己就要将宫务交出去了。没有管过宫务的女人,永远不知道宫务对于后宫女人的威胁,那完全是可以直接要你的命。

    对于权力这东西,不只是男人着迷,女人也同样如此。

    尝过了权力的人,才知道这东西到底有多醉人心弦,简直就是白粉一样,一旦沾上就没法戒掉的,当然也有很多人,不愿意戒掉,毕竟那滋味太美妙了。

    ps:

    感谢【云之彩水中月【小居师童鞋的打赏!

重要声明:小说《炮灰公主要逆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