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蝗灾

    宣德九年五月二十五,肖皇后的大哥回京叙职遭遇山贼,幸亏有路过的镖局相救,平安无事。宣德帝震怒,下令当地官员严查此事。

    御花园的事,司空玲表面上很生气,但是实际上心里一点波动都没有。这点小事就能让她生气的话,她早就被气死了。

    如今在宫外面司空玲并没有什么势力在,于其多做多错还不如不做不错了,若是宣德帝向着他们自然会给出一个交代的,若是不向着他们,司空玲也自然有别的办法搞明白这事的真相,虽然要麻烦很多。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事实上司空玲早已做好后面一种打算,因为现在宣德帝怕是没精力和时间管这种‘小事’。

    比起席卷整个魏国的蝗灾来说,肖家大爷遇到山贼那点事,也只能算是小事了。

    在古代这个靠天吃饭的社会,一旦发生什么自然灾害,就是一场硬仗。宣德帝还算是幸运的,在他即位的八年里,并没有发生什么大的自然灾难,这次让他能够轻松的布局收拢皇权排斥异己。然而他并不是上天的私生子,这不早在几个月前,魏国的部分地区就出现的干旱的况。

    一开始的时候宣德帝并不以为然,因为并不是所有的干旱都引起旱灾,一般地,只有在正常气候条件下水资源相对充足,较短时间内由于降水减少等原因造成水资源短缺,造成对生产生活的较大影响。才可以称为旱灾。

    等到出了大面积地区干旱的时候,宣德帝才开始重视起来,也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拔钱挖井、祭祀祈福……什么都搞了。可是老太爷不下雨,宣德帝也只有干瞪眼。

    所谓旱极而蝗、久旱必有蝗。

    宣德帝也知道这个道理,因此心里已经有准备,可是准备得再多,真到了这一天的时候,宣德帝的手都在颤抖。没有经历过蝗灾的人,根本无法想象那小小的虫儿有多么的恐怖。

    旱灾最初是从北地干旱开始的,过年以后老天好像发了大怒,从立到仲夏从没有下过一滴雨,太阳整悬挂在头顶上。把它手中的火毫不客气甩向了大地。庄家苗被烤得焦黄枯干。干裂的土地被撕裂成一条条缝隙,像刚咽气的老人久久不肯闭合的大嘴。

    田里的作物已经彻底枯死,大片大片地写着两个字:绝收。所有的树木都无精打采、懒洋洋站在那里。小鸟不知躲到什么地方去了;草木都垂头丧气。像是奄奄待毙;只有那知了,不住地在枝头发出嘈杂的叫声,好象在为烈呐喊助威。

    由于长时间的干旱,大量的土地得不到灌溉,田地里的作物几乎绝收了,渐渐的人们的吃水都成了问题,更不要说洗澡了。如果是这样也就罢了,可是让大家最害怕的事出现了,一天有人走出田地发现了在仅剩的植物上爬满了一个一个绿黄色的小虫,当下全部都恐惧了起来。

    这种大事当地的县官自然不敢不报。连忙将这事报了上去,可是古代交通不发达,等到了宣德帝手中的时候,都已经过去一天了。

    而就是这短短的一天时间,蝗虫已经泛滥成灾。

    蝗虫铺天盖地了飞起来,连太阳都被挡住了。数以亿万计的蝗虫每到一地,从天而降,片刻间,地面上一切可以吃的东西都被啃食殆尽,只留下一片光溜溜的地面,老百姓一年的希望也因此消失殆尽。

    粮行门口每天排着长队,就等着买一点米下锅,可是,粮价开始的时候是一天一个价,后来已经到了一天三个价,一斗米平常只要几百文钱,如今,一斗糙米已经卖到了一贯钱,是原来的几十倍,价钱还在飞快的往上涨。

    如果不尽快的安抚民心,一场暴乱或许就要接踵而至。

    宣德帝紧锁着眉头坐在龙椅上,严肃的问道:众位卿对北地的蝗灾此时可有解决的办法?

    内阁大臣许大人直起来:皇上,臣以为,必须调集粮食,先行赈灾,安抚灾民,以免发生民变!

    旁边一向跟他不对路的户部尚书淡淡说道:皇上,许大人说的是,不过,粮食从何而来,还请许大人指点!

    许大人淡淡说道:北方三州自有官仓可用!

    户部尚书冷笑一声:许大人大概是忘了,年初北方大旱,已经调集了官仓的粮食,官仓何来的粮食!

    干旱了几个月,什么作物都没法生长,北方三州的官员早就请旨调用了各处的官仓,虽然分给了老百姓一些。但是其中还是有一部分都被官员们私吞了,被一众官员打着赈灾的幌子趁机直接卖给了几大世家,换成了实打实的银两。

    这事朝中上上下下都心里明白,就是宣德帝也知道,只是因为他们做得不算过分,加上北方一地的官员都参与了的。宣德帝还要靠这些人安抚民心,因此并没有动这些人。只是现在看来,自己当时或许还是手软了。

    户部尚书怕是忘了,还有一处官仓有粮。许大人高深莫测的说道。

    皇上,许大人这是乱国之言啊!另一位大臣听了这话连忙冒了出来,是兵部尚书侯大人北疆官仓是要用来供应北疆边防的啊!须知这旱灾也不是只有我国才有,北国齐国都有,如今我国爆发了蝗灾,那蝗虫可不认国家的,想必那两国也必然会引发蝗灾。到时候北边的草原被蝗虫吃尽,北国没有粮食,岂不又要挥兵南下,皇上此事不可不防呀!若是将粮食拿出来赈济了灾民,那北疆的驻军吃什么啊?

    许大人又开腔了侯大人此话严重了,如今最重要的。还是北方三州的灾啊!若是不能及时缓解,北方素来民风彪悍,很有可能酿出民变啊!

    你别危言耸听!一伙子吃不饱的灾民,能干出什么事来。要是北国挥师南下,那才是大祸患!户部尚书针锋相对。

    好了,都给朕闭嘴!宣德帝呵斥道,底下的这些人有什么心思他都明白。

    许大人是北方的世家,自然不愿意看到北疆民变,不然他家肯定是第一个被暴民烧杀抢掠的人家,谁叫许家家大业大了。

    而户部尚书却南边的人,对于北边的灾害同是同,却有几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作态。

    兵部尚书侯大人虽然说得有道理,但是也是有私心的。军人就是要有战争才有价值。宣德帝登基后虽然和北国齐国打了一场。但是规模都不大。如今蝗灾在北方蔓延开来。最惨的不是魏国和齐国,而是依靠着广大草原生存的北国,要是北国真挥师南下。这不是机会来了吗?侯大人又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军功飞走了。

    将北疆官仓一半的粮食运出来赈灾,下旨让南边四州的官仓拉一半粮食北上用来赈灾,况急如火,让他们直接用船北上不用到京城来了。宣德帝下令道。

    是,臣等遵命。虽然南北世家不和,但是也知道这事的严重,要是不早早的消除,恐怕那可怕的虫子真得能从北方一直吃到南方。蝗虫的孵化期极短,从下卵到孵化,不过二十一天的时间。给蝗虫一点点时间就能聚集几百万只。

    这个时候翰林院学士张大人冒出来了皇上,臣之前见大旱经久不息,怕蝗灾起,已经将历朝历代治理蝗灾的案卷整理出来了,微臣总结出来了两点解决方法。

    一是:鸡、鸭等家禽生喜食虫子,可收集这类家禽消灭蝗虫。若是担心鸡会在啄食蝗虫时祸害庄稼,那可以完全使用鸭子和鹅。此外,蝗虫生喜光,可与晚间在空地点起火堆,待蝗虫循着光亮飞来时将其捕杀。

    二是:可以用草木灰或石灰用筛子筛出细细的粉末,将其散于庄稼之上,可阻止蝗虫啃食庄稼。最后还要注意一点,清晨时分露水浓重,蝗虫因为上和翅膀上沾有露水为行动不便,此时正是捕杀蝗虫的最好时机,而饿了一晚上的家禽此时也正是胃口最好的时候,所以清晨捕杀蝗虫的效率应该最高。

    宣德帝的脸色舒缓了一点,总是有人未雨绸缪,因此开口夸奖道:张卿老成某国所言有理,速速派人告知北方三州此法。说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宣德帝又开口道:为了更快的救灾,朕准备派遣一名钦差大臣去北方监督,有那位卿愿意去呀!

    底下的众人顿时愁眉苦脸起来,动动嘴皮子他们还行,真要让他们去上战场一个两个都得了阳痿一样。

    蝗灾呀,那可是最容易出暴乱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暴民给咔嚓掉,这些平时高高在上的大臣谁乐意去了,而且一个不好没有赈好灾,说不一定还要被宣德帝当成替罪羊拉出去卖了,这样亏本的卖买谁乐意去干呀!

    宣德帝皱眉,正准备训斥这些人一番的时候,一个小太监从门外慌张的跑进来皇……皇上……皇上,大事不好了……八百里……八百里加急……

    ps:

    感谢【怀柳童鞋的评价票,感谢【云之彩水中月【小居师童鞋的打赏,感谢【程君桐童鞋的粉红。重庆今天突然降温,好冷,蓝蓝手都冻僵了,各种的不想码字,大家要注意天气变化小心感冒。开年了滚出去找工作去了,后天去面试,上帝保佑蓝蓝成功。

    信用破产的蓝蓝,再次无耻的说,二月双更不可能,三月看况吧!

    推荐好友‘油爆香菇’的《仙妻攻略》炮灰娘子修仙顺带养包子。

重要声明:小说《炮灰公主要逆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