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陡然巨变

    江容华笑道:不过是闲着没事,找话说而已,没hu才人说得那么夸张。.不过从她的话语中还是可以听到那得意洋洋的意思。

    那依hu才人的意思,你和江容华一直都在一起的了?肖皇后挑眉问道。

    俾妾眼皮薄说着hu才人不好意思的脸红了一下看着这么大的夜明珠就挪不开眼睛了,因此进屋后,眼睛都是看着那颗夜明珠的,因此当时没怎么注意江容华。

    hu才人,我明明是和你在一起坐在屋子里的。江容华一听hu才人的回答,顿时炸毛了,不依不饶的说道。

    hu才人缩了缩颈子,硬声道:我说的都是实话,当时你站在我后,我又一直注意眼前的夜明珠,谁知道你有没有趁机走开呀!

    江容华。肖皇后扫了江容华一眼,颇有些警告意味的叫着江容华。见她不甘的低头了,肖皇后才说道:那之后了?

    hu才人看了一眼江容华后才说道:之后江容华又拿了一些奇珍给俾妾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俾妾看着天色不早了,提出告辞,江容华才领着俾妾出来。结果一出门就看见祈合楼浓烟滚滚,吓了俾妾一大跳,里面往走水处赶去。

    一进门就看见江昭仪和杨美人站在外面指挥众人灭火,虽然就像刚刚杨美人边的宫女说得那样,牌匾砸下来了,俾妾们都往后退,俾妾当时只顾着自己往下看路,没有注意到周围的事,等着听到杨美人的声音看过去的时候,杨美人已经在地上躺着了。不过……

    hu才人顿了顿,看了看江太后、宣德帝和肖皇后,见他们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才继续说道:不过当时江容华离杨美人的距离最近。说完hu才人就低下了头,不敢看人。

    hu才人知道她说出这番话之后的后果是什么,可是她却不得不这么说,不然等到宣德帝对她的新鲜劲一过去,或许她又是下一个蓝氏,因此hu才人不得不未雨绸缪,能一直受宠自然是好事,要是不能她还能有别的路走。

    江容华又有什么话说吗?肖皇后转头看向江容华。

    江容华连忙急道:皇后娘娘明鉴,臣妾和hu才人一直都在一件屋子里的。

    本宫知道了!肖皇后面无表的说道,既没有说江容华有罪,也没有说她无罪,这倒是让江容华心里有些颤颤不安。

    江昭仪可有什么要补充的?问案自然要将所有的说辞都摆上来,不然这不是问案,而是强权定罪了。

    江昭仪坐在下面摇了摇头臣妾没有什么要补充的。这几人的证词对她都没有什么坏处,反正她要说得也是这些东西,就不用在多此一举了,不然反而有种画蛇添足的感觉。

    既然四个当事人都表明了自己的看法,那么就来听听刚刚调查到的况吧!肖皇后扫了一眼众人,然后向一旁的回来的明烟。

    奴婢去查了杨美人的脚腕处的,果然有一处红晕,看其形状倒有些像被人踢了一脚的。明烟恭声说道。

    也就是说,杨美人确定是被人扳倒无疑,再加上前面的一番话,这么一来江容华的嫌疑最大。

    肖皇后正准备出口说话了,就看见李德福一脸惴惴不安的表进来了,顿时将到嘴的话,咽了下去。然后就看见李德福猫一样到了宣德帝的边,附手在宣德帝耳边汇报起来。

    你说得是真的?宣德帝突然猛的睁大眼睛,凶狠狠的看着李德福。

    李德福被宣德帝这么一看,脚都软了,可是宣德帝的话却不能不回答,连忙点点头,表示自己说的是真的。

    在场的嫔妃也听到了宣德帝的话,一下子感觉莫名其妙的,不过宣德帝没有说话,她们也不敢接嘴,只能干坐在哪里。

    沉思了片刻,宣德帝站起来开口说道:这件事就审到这里为止吧!江容华教导宫女不严,足一个月,罚抄宫规十遍。杨氏升为妗娥,hu才人足十天。就这样,散了吧!

    皇上?肖皇后有些愣阔加不解的看向宣德帝,这么严重的事,怎么这么就完事了?肖皇后觉得之前她看到宣德帝眼里那一闪而过的狠的眼神是她看错的,不然这事怎么会这么就了结了。

    突然肖皇后想到刚刚李德福的表,难道,这事又牵扯到了朝廷之上吗?之前胡才人的事,就是因为牵扯到了北国,因此她的处理肖皇后并没有经手,甚至来最后的下场判的什么刑法肖皇后都不知道。

    依着之前宣德帝的脾气这种事应该是不可能就这么算了的,如今竟然出现这样的况,应该是这事牵扯到朝廷之上吧!

    比起肖皇后的愣阔,江太后和江容华就有些高兴了,现在的况明显对她们不利,要是真查下去,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结果。不要说什么自己没做亏心事就不怕别人查,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词叫‘栽赃’。因此对于宣德帝这么快速的结案,她们两心里高兴的,不过脸上还是要表露出一种惊讶的表来,虽然她们对宣德帝的这个言语是惊讶的。

    行了,都散了,回自己的宫中。宣德帝听着有些闹哄哄的声音,皱了皱眉头。威严的下令道。刚刚得到的消息让他极为的不爽,偏偏这群女人还在闹,真是让他不闹心都不行呀!

    见宣德帝发怒了,在场的众人都噤声了,缩了缩头恭声的答道:是。然后静静的退了出去。

    然而这些女人的心里却没有那么平静,德妃握紧了手中的丝帕,江家,又是江家,每次一遇到江家的事,皇上总是这样偏心。虽然这是不关德妃啥事,但是人要有长远的眼光,今天是杨美人流产,那么下一次会不会是自己?

    宣德帝这么一如既往的偏心江家的行为,让这群嫔妃愤怒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炮灰公主要逆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