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德妃是凶手?

    真是好一个不知呀!是不是又要让哀家动刑了,你才肯招呀。不要以为,你不招这事就结了,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事。来人呀,给哀家将他拖出去用刑。江太后怒火冲冲的说道。

    显然江太后是将刚刚宣德帝给她的委屈,强加到了小六子的上,准备在小六子上撒气。人人都知道这个道理,因此这个时候没有一个人敢出头替小六子求

    而且对于人命似草芥一样的古代,一个小太监算得了什么,必要时连自己边的贴心腹都能牺牲,只要能保全自己就好。

    这就是人的邪恶呀!

    太后,除了这两人,这事可曾查到其他的东西,妾听闻有人曾经在江昭容生产的事在翠微宫徘徊过。在一片肃静中,肖皇后不得不开口打破寂静。

    江太后微微的点了点头,看向一旁的安嬷嬷将那个宫女押上来吧!

    当时天色有些昏暗,肖皇后又去问太医医女去了,因此并不知道事的详。还是江太后边的宫女眼尖,发现了在翠微宫外面鬼鬼祟祟的一个小宫女。当时江太后抱着宁可错杀一千不肯放过一个的想法,将她抓起来了。

    这事发生得快的,因此虽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但是肖皇后还是只有所耳闻,不曾知道事的真相。

    已经在慈宁宫被关了一个多月的小宫女,看起来十分邋遢,头发也是一副乱糟糟的样子,非常的符合她现在的处境。

    安嬷嬷你来说。江太后命令道。

    是!安嬷嬷站了出来,对着在场的众人福了福子才开口说道:这个宫女叫诗月,是尚衣局的宫女,平时负责给各宫的娘娘送衣服。

    在江昭容出事的那天,诗月并没有宫务在,据和她同房的宫女说。她很早就在屋子里休息去了。可是在傍晚的时候,却出现在了翠微宫的外面,还一副遮遮掩掩的样子。

    据老俾审问,她说她是去御膳房拿晚饭,可是老俾查到,她的份例已经有人帮她领了,而且据说她以子不适的借口,请人帮忙领的。因此老俾认为她是在说谎。

    见几位主子都没有开口的意思,安嬷嬷对着诗月说道: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招了吧!免得受那些皮之苦。这句话安嬷嬷今天已经说了两次了,可是得到的结果却是一样的。这些人都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

    见诗月又被一旁的两个长得粗壮的嬷嬷拖了下去,安嬷嬷闭上了眼睛,不是她不帮她,而是这事真的没有办法帮。那可是主子心心念念的小主子呀!就这么被人给毁了,是个人都受不了,报复是必须的。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江太后又开口道:将东西都呈上来。

    只见一个托盘上放着一张纸,一个小陶瓷瓶,还有一个金手镯。

    这是什么?众人疑惑。只有某人心中一沉,不过表面上还是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低头做温顺状。

    江太后将来纸条拿起了晃了一下,看向德妃。开口说道:德妃擅长书画,因此长乐宫的颜料画笔墨无一不是最好的,就连宫里的颜料和墨也不是内务府统一采购的,而是皇上让中省特意替你留着的。

    见德妃脸上闪过一丝喜色,江太后的眼神飞快的划过一丝厌恶,很快的就给她来了当头一棒这是哀家让人从思苒屋子里搜出来的字条,为了证明德妃与此事无关,还是让人验一验。也好还德妃一个清白。说完。也不待德妃反驳,就让人传了人来辨认。

    德妃宫里的颜料和墨被人拿了过来,与字条放在一处。很快那人便得出结论,这纸条上的墨迹与德妃宫里的相同。

    德妃一下子脸色就变白了,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当场跪了下来皇上,臣妾不知此事,宫里的颜料和墨汁臣妾并没有刻意收捡,定是有人特意偷了做下此事……

    噗通丽妃一下子就笑了出来瞧德妃姐姐这话说得,连姐姐你自己都不知道这些东西是皇上特意让人给你备下的,别人又怎么知晓?

    说完丽妃话风一转,幽幽的说道:臣妾记得江昭容之前的那只猫,好像踩死过德妃姐姐你最心的兰花。姐姐你也真是的,就为了怎么鸡皮疙瘩的一点小事就……就什么大家脑补去吧,丽妃摇摇头一副很遗憾的样子。

    太后,都怪妾管理不周,这才出了这等事,妾愿意受罚!肖皇后在一旁火上浇油。

    哪里关皇后娘娘的事,分明是有些人胆大妄为,恃宠而骄!伊充仪心直口快的说道。

    只有和昭仪和安嫔两人默然不语。

    其他嫔也纷纷附和,谁让她们进宫后,最得宠的除了肖皇后之外就是德妃了,现在肖皇后惹不起,但是的德妃却被江太后抓住了把柄,自然要痛打落水狗了!

    德妃腾地握紧了拳头,将指甲深深地掐入手心,心里跟明镜似的直 发寒,她们的这一番话,硬是坐实了自己因嫉妒谋害江昭容的事。

    真狠!

    看来她们是想借由这次的事让她无法翻

    德妃的眼底闪过一丝愤怒,她没有想法江太后让人顶缸的人,竟然会是她。这是一向自诩为后宫除了肖皇后之外第一人的德妃娘娘所不能接受的,她可是天之骄女,怎么能在这点恶势力下就低头了,那样不是显得她心虚的吗?

    因此德妃高傲的抬起来了头,脸上除了坦之外就是恭顺倔强的神色,这事她没干,心里自然不怕。自己一定要先稳住,有高家在外面,江太后不敢真把她怎么样的,德妃不停的在心里给自己鼓劲催眠。

    她要稳住,不能被江太后这么一炸就莫名其妙的当了别人的替死鬼。

    好了,都给哀家闭嘴!江太后有些厌烦的瞥了她们一眼,她们在打什么主意她会不知?

    众人均心中一凛,蓦然噤声。

    丽妃,哀家有说是德妃下的手吗?太后轻瞥了一眼丽妃,轻声说道,语气并不似发怒。

    说真的,江太后不喜欢这个丽妃,完全是因为丽妃娘家的原因,掌握着兵权的家族,都是让人又嫉又恨的。

    丽妃刚才的一番话,听到她耳中却变了味道。

    明面上说的是德妃,实在是是在说她为江昭容争宠的事了,关于这件事,江太后并不后悔,但是让江太后讨厌的是,底下的人在不停的说出来,这不是**的戳她心窝子吗?戳别人心窝子的人,都是坏人,都要干掉。

    丽妃没想到太后会突然点到她,心一紧,慌忙站出来,尴尬地干笑了几声,说道:太后说得是!是臣妾太过武断了,请太后恕罪!心里却暗恨自己沉不住气,太急躁了。这事不能急。

    肖皇后淡淡的看着刚才的闹剧,眼底一丝笑意一闪而逝。

    倒是底下的德妃一脸的愕然,一头雾水,这是闹哪出啊?怎么太后不是向她问罪吗?怎么又敲打起丽妃来了?这江太后到底在玩什么呀!

    难道她想借着这个机会,将所有后宫比江昭容高的嫔妃都敲打一边吗?为的就是给江昭容后当皇后乃至皇太后扫清障碍?囧,江太后没这么无聊吧。

    之所谓说无聊,那是因为凭着现在江昭容的分位,江太后这么做完全是白费工,如果江昭容现在是正一品四妃或者是从一品的侧妃,这么做倒是有点意义。但是现在做了,能有什么作用,什么作用也没有。

    德妃一时半会儿想不明白江太后的心思,不过随后她也抛到脑后去了,现在对于德妃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将今天的事好好的应付过去。

    你知道就好,仅此一次下不为例!江太后敲打完后,才转向德妃德妃,你说有可能是别人偷了你的墨汁,那平时负责给你保管这些东西的宫女又是谁了?

    是茗儿,臣妾入宫以后,那些东西都是茗儿保管着的。德妃想也不想的就回答道,不过随后德妃又犹豫了,茗儿她可是让高家查过根底的,是她知根知底的人,她又怎么会背叛她了?难道还有什么事她不知道吗?

    江太后点了点头去将茗儿带来!吩咐完后,也没去瞧底下跪着的德妃,而是直接转过头去对照安嬷嬷说道:你去外面看看,看看他们招了没有,没有招给哀家继续用刑,哀家就不相信他们不招。

    其实江太后已经查出来幕后主使是谁了,只是没有人证,物证就是那三样东西,而人证就要靠今天审案的结果了。不过江太后对自己有信心相信一定能将人证搞出来的,只要有了证据,那一切就好说话了。

    当时候人证物证都在,看她怎么狡辩,就是皇上也无话可说。

    大囧!

    所谓的搞出来就是要屈打成招吗?——用刑不是屈打成招是什么?

    狂汗!

    ps:

    感谢【某只狐狸童鞋的打赏,摸摸哒!

重要声明:小说《炮灰公主要逆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