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江太后算帐来了

    事实证明宣德帝没有那特殊的癖好,别说是这个女儿,就是江昭容的那个儿子,宣德帝也没怎么在意。

    人是一种特殊的动物,为什么别为雄,却偏偏有男人和男孩两个称呼,这之间的关键就在于——责任。

    事业的责任、家庭的责任、社会的责任,都促使了一个男孩不断成长,等着他成长到一段时候,量变引起质变,一下子就变成男人了。

    动物都有一种雏鸟节,其实并不是小时候才有的,长大后一样有只是不明显而已。因为司空玲和司空璋都是宣德帝盼星星盼月亮盼来的孩子,因此宣德帝对这两人有一种的特殊的感在里面。

    司空玲很聪明,她明白原著中为什么原主和大皇子都被宣德帝放弃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肖皇后犯下了不能饶恕的错误,另外一方面还是因为教养问题。肖皇后从小就教导他们,父皇、父皇先是皇上在是父亲。

    试问一个见到自己就浑害怕的孩子,又怎么能让宣德帝喜了!皇上也是人,也想体验一把人之常,普普通通的女儿。再说了,年纪这么小的时候,就对自己敬畏。那年纪大了,手里又有权了,是不是就要将自己赶下皇位呀!

    做皇帝的不喜欢愚蠢的皇子,不喜欢猥琐的皇子,但是也同样不喜欢对自己敬畏过头的皇子。什么事都有一个底线,过分的压迫,反而会造成相反的后果。说白了,其实谁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在做戏而已。

    人的心脏很小很小,他装不下太多的东西,现在宣德帝的内心已经被前面的几个儿女占满了,在他们没有让宣德帝失望之前,是没有任何人能替代他们的角色的,人,都是一种念旧的生物。

    也因此司空玲现在并不怕自己失宠,只要她不犯错,就没有人能将她拉下马。至于陷害什么的,难道你不认为,于其陷害司空玲,还不如陷害司空璋和司空瑞有利益一些吗?

    这是属于女孩的悲哀,但是对于司空玲来说却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

    不过同样的,宣德帝选择了司空玲姐弟,不代表别人就会跟随宣德帝的步伐,如果真是那样,历史上也就没有那么的造反、皇位之争的事发生了。

    比如,江太后就对肖皇后等人不怎么感冒。

    先前江氏没有入宫的时候是如此,现在江氏不但入宫了,还生下一个皇子,那江太后就更对肖皇后等人没什么感觉了。

    虽然没什么感觉,不过比较宣德帝让肖皇后全权打理后宫,因此在某些事上,江太后还是要给肖皇后一些面子的。

    比如现在。

    太后让本宫去慈宁宫一趟?肖皇后有些诧异,自古婆媳关系就是一门大学问,有的能亲如母女,也有的能仇如敌人,当然更多的还是平平淡淡,双方各让一步。

    江太后和肖皇后的婆媳关系也不怎么样,也就面子上还能过得去,双方都处于你不动手,我就不会动手的地步。

    再加上,以前宣德帝是王爷是太子,不住在宫中,因此肖皇后和江太后的接触并不多,也就每月初一十五进宫请安。等着宣德帝登基当皇上了,江太后又被先帝元后了一把,前面三年都在调理子,也没什么接触。

    也就是这两年,江太后子好了,肖皇后才和她接触多了起来。还没培养出什么感来了,这江太后就甘寂寞的要争夺宫权,再加上后面随着江昭容的进宫,这江太后自然是要支持娘家的人了。但是这一切都和肖皇后的利益相违背,因此两人的关系准确的说起来,并不怎么好。

    也因此,除了任务般的早上请安,肖皇后从不主动去慈宁宫,而江太后也从不主动叫肖皇后去慈宁宫。所以炸一下听到这个消息,肖皇后有些疑惑,她没听错吧。

    是的,是慈宁宫安嬷嬷来传话的,安嬷嬷现在都还在外面等着娘娘的了。这种事,她们这些做奴才的又怎么能信口雌黄了,古代可没什么愚人节的说法。

    你让安嬷嬷先回慈宁宫回话,就说本宫换件衣服就过去。一边吩咐明静去外面传话,一旁吩咐明月去将袁嬷嬷找了,肖皇后要知道这江太后是发了什么疯,怎么突然主动找自己了。

    是!两人领命,立刻退下去了。

    袁嬷嬷就在凤仪宫的,很快就来了,她进来的时候,肖皇后正在挑衣服,因为不知道江太后找自己是什么事,因此对于穿什么衣服,肖皇后还有点犹豫,见袁嬷嬷进来了,连忙问道:慈宁宫那边可传来什么消息?

    今天还没有,不过据安插在慈宁宫的眼线说,这段时间太后娘娘一直都在追查害江昭容早产的幕后黑手,因为老俾想着,太后娘娘找娘娘您会不会是因为这事呀!袁嬷嬷保守的猜测道。

    这就是有背景和没背景嫔妃的差别,王婕妤怀孕时摔倒的事,虽然肖皇后也同样给了一个交代,不过也只是推出来几个奴才做替死鬼而已,别的动作就没有了。

    而江昭容这里,却是江太后亲自出马,这待遇,完全是一个天一个地,不过虽然人家后有靠山了。

    听袁嬷嬷这么一说,肖皇后也觉得有这个可能,毕竟江太后有多看重江昭容肚子里的还是大家都是看的见的,竟然被人害得早产了,江太后自然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算了。

    之前宣德帝也说了,这事由江太后接手,不用她去调查。如今想来,必然是江太后那里有结果了,不然也不会让她去。

    心里有了底之后,肖皇后也有了主意,选择了一件黄色绣着凤凰的碧霞罗,然后底下配上粉红烟纱裙,至于披帛这选着的一条桃红色绣着大红牡丹的轻纱。

    又让人给她梳了一个高髻,一边插着一支大大的飞凤点翠珍珠步摇,上面的凤凰有七尾,每只凤尾均是点翠,而每条凤尾处还缀有一个珍珠,凤尾飘扬舒展,两侧有卷须数只,中间一颗硕大的大珍珠,引出金灿灿的凤头和小珠串成的流苏一串。

    就这么一支大大的飞凤点翠珍珠步摇,就已经足以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来了,也将肖皇后整个人的地位和威仪表现出来了。因此为了不累赘,另外一边只零星的点缀着几颗珍珠,还有一朵用绢布做成的可以以假充真的粉红牡丹花。

    穿衣、上妆、弄头发,等着全副武装后,肖皇后才从凤仪宫去了慈宁宫。虽然这事不是自己干的,但是万一江太后丧心病狂的将这事扯到自己的头上,这可大大的不妙。就是因为有这样的想法,肖皇后才打扮得格外的富丽堂皇。

    江太后这次显然想要立威,因此不仅仅请了肖皇后这个后宫宫事的掌权人,还将后宫里所有的嫔妃都叫上了,因为之前死的死了一些,因此宣德帝的后宫女人并不是很多,这点女人慈宁宫还是能装的下的,因此江太后便不客气了。

    德妃坐在镜前,看着镜中的容颜,轻轻的开口说道:如雪,你说太后想把这事儿算在谁头上?

    奴婢愚钝,猜不出来。如雪是一个真正聪明的人,虽然忠心于德妃但是有些话她还是不会说出口的只是奴婢想,太后娘娘就算随便栽赃给别人,也要皇上和皇后相信,也要拿出证据让大家都信服才行。一边说着一边给德妃戴上一支玉簪。

    德妃嗤笑一声:三皇子可是一个皇子,就因为那么一下,就被断送了后的前程,太后心底不定憋着多大的火,本宫且去瞧瞧她要演哪一出。其实德妃心里也极度的不爽江太后的,以前还不觉得,但是在江太后出手让江昭容怀上皇子后,德妃就有点讨厌江太后了。

    或许太后娘娘真查到凶手了!如雪低着头仔细的给德妃打点头发,轻声的说道。

    听了如雪的话,德妃挑眉,高深莫测的笑道:如果真是那样就更好了,这宫里,能做那事的也就这么几个人,不是我就是你。无论江太后要扳倒谁,对于德妃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承乾宫中,宣德帝正对着北方的地图看着,见李德福进来,便抬头问道:何事?

    回皇上,太后娘娘今要审江昭容被猫吓着早产一事,将后宫里大大小小的主子都叫到一起审问了,还派人过来,问道皇上您要不要过去。李德福低眉顺眼的说道,不敢抬头看宣德帝现在再干什么事为宣德帝边的贴太监总管,李德福自然知道这段时间宣德帝在下一盘大棋,他可不想做出什么举动让宣德帝误会,然后冤死了!

    宣德帝不由自主的挑了挑眉既然如此,朕也去瞧瞧。

    是!李德福迅速退下,去准备皇上出行的仪仗去了。rs

重要声明:小说《炮灰公主要逆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