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肖皇后真怒了

    前面说道这王婉仪摔倒了,肚子还没有什么事,不过是动了动胎气,这让得到消息的嫔妃们一个一个的羡慕嫉妒恨。

    别说其他人就是肖皇后也羡慕嫉妒恨的,当年她怀三个孩子的时候,可是小心了又小心,还有宣德帝在一旁护着这才平安的生下来了司空玲三姐弟,期间不知道经过了多少的谋诡计。

    尤其是在怀司空玲和司空璋的事,一个处于夺储的紧张阶段,一个处于外忧内患的时候。这两个时候肖皇后要小心的可不止是后院里的其他女人,还有宣德帝同父异母的野心勃勃的兄弟和虎视眈眈的其他国家的钉子。

    因此对于王婉仪这样好运的人,肖皇后也是眼的不得了,恨不得自己当时有她这种抄家好的体质。

    不过肖皇后虽然眼但是却不会动手,不管之前的顾忌,还是现在宣德帝对王婉仪肚子里的孩子重视,都足以让肖皇后清楚的看到这个时候出手是多么的不智。因此肖皇后不但没有对王婉仪下黑手,反而是让自己边的人过来看着王婉仪,务必要让王婉仪顺利生产。

    当然王婉仪这样良好的体质,让始作俑者嫉妒之余又十分不甘,想再下手却已经迟了,重华宫已经被皇上和皇后的人重重保护了,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下手的机会,恨得她差点没咬碎一口白牙。

    除了给王婉仪拉了这么一个敌人外,肖皇后虽然是一个贤德端庄的好皇后,但是私底下的小动作却不断。篡着皇上。又是一大堆赏赐赐了下去,加上之前赏给王婉仪的赏赐。前前后后那叫一个声势浩大,堪比四妃的赏赐。怎能不让人侧目和不甘了。

    没过两天,后宫里就算深居简出的安嫔也知道王婉仪怀了将近七个月的孕,而且非常的宣德帝的喜,若是等她生下一个皇子来,怕是要越级册封了。

    肖皇后冷笑,如此造势,她就不信某些人能够坐的住。一旦坐不住动手了,就是肖皇后抓某些人把柄的时候了,只要拿到把柄后的事就好玩多了。

    当然在这些事发生之前。首先肖皇后面临的是王婉仪摔倒的事件。

    毫无疑问密充仪无非是最后嫌疑的一个,虽然是一个府上出来的,但是这后宫里可不分什么姐妹深的事,任何人都是敌人。

    不过这事也没有怎么绝对,因为其他人也有嫌疑。

    肖皇后进屋看着一脸苍白的王婉仪安慰的说道:你安心养胎就好,这事本宫必然会给你一个交代的。至于这个交代是不是王婉仪想要的,是不是事的真相,这肖皇后可保证不了,这就是汉语说话的圈呀!

    俾妾多谢皇后娘娘为俾妾做主。王婉仪强挣扎着起来。不过也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等着肖皇后伸手扶上她的肩往下压的时候,王婉仪可没挣扎就这么顺势而为的被压下去了。

    说什么谢不谢的,你好歹还怀着皇上的孩子。本宫也盼着多一个孩子叫本宫‘母后’了,有什么需要的别客气只管派人到凤仪宫来要就是了!肖皇后一脸关切的说道。

    王婉仪掩去眼中的嫉妒和不甘,恭敬的说道:是。如果有需要的俾妾会开口的,娘娘之前给俾妾备下的东西就已经够了。

    那就好。那本宫就不打扰你休息了!肖皇后起

    王婉仪在一旁知琴的扶持下躺在上对着肖皇后行了一礼俾妾恭送皇后娘娘。藏在被子下面的双手却死死的紧握着,王婉仪心里不平呀!

    凭什么明明是自己出了事。自己不能调查而要别的人女人去调查了,而且对于那调查结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还丝毫没有半点反驳的机会,凭什么,就凭她是皇后吗?

    王婉仪再一次感受到了分位高的好处了,瞧瞧肖皇后那居高临下施舍的语气,还有那些什么‘别客气只管派人去凤仪宫要就是了’只是因为她是皇后所以才能如此嚣张吗?

    难怪。

    难怪那些穿越成为宫妃的,一个两个的都要往上面爬了,原来如此。王婉仪的眼里闪过一道名为‘坚定’的眼光,这一次的事,更让王婉仪坚定了自己要往上爬的选择,即使这条路布满荆棘,她也要披荆斩棘,爬到顶点,站到最高处俯视别人。

    就在肖皇后刚刚走出内室的时候,迎头就看见刚刚赶过来的宣德帝,宣德帝是一个自律的皇帝,别说王婉仪现在没事,就是立马一尸两命了,宣德帝也会先把手中紧急的事除了了在来。

    无关于什么,唯一的解释就是王婉仪现在在宣德帝心中的地位还太低了,没有高到她能让宣德帝不顾朝廷大事的地步。

    妾参见皇上,皇上万福。肖皇后连忙行礼。

    恩,皇后起来吧!宣德帝漫不经心的一边说道,一边走进内室,就闻到一股草药味,看了一眼上躺着的王婉仪,眉头不由得动了动。王婉仪本就皮肤白皙,这次因为受到了惊吓让一张脸惨白如纸,仿佛不小心一口气上不来就没了似的。

    皇上……王婉仪看见宣德帝进来了,双眼一亮,然后便挣扎着起。最后的结果自然还是没有如愿,并宣德帝压下去了。

    不必多礼,你好好躺着就行了!宣德帝在王婉仪的边坐下,轻轻的安抚道。

    恩。王婉仪顺从的躺下了。

    瞧着王婉仪虽然脸色苍白,但是神还不算迷茫,宣德帝便放下心来,转头对着一旁王婉仪的大宫女知书问起王婉仪的况来。

    皇后,你主理后宫,居然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这等事。宣德帝了解完王婉仪的况后,方才转首看向刚刚一起进来的肖皇后你是怎么打理着后宫的?这话说得已经很是重了,皇后不会打理后宫还算什么贤后,这或许就是一个废后的前奏。

    肖皇后的手下意识的握紧,心里一寒,从来没有想到宣德帝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过肖皇后到底已经稳稳的坐了这么多年皇后的宝座,很快的就反应过来,这不过是宣德帝借训斥她表明一个态度罢了。

    不要忘了她下还有两位皇子在,而且还是宣德帝唯二的皇子,只要有他们在,肖皇后就等于立于了不败之地,只是宣德帝在要废后的时候,必须要为两个皇子想想。

    因此肖皇后很快稳住了心神,方才向宣德帝请罪皇上,妾一定会好好查此事。

    宣德帝点了点头,缓和语气道,朕知道你管理后宫也不容易,事好好查清楚便是,不必过于苛责自己。

    是!

    出了重华宫,肖皇后的脸色立马沉了下来,她心里不好受,别的人自然别想好受,语气很冲的开口道:查出来了没有,从今天早上到王婉仪回重华宫之间有谁在这周围来过。

    皇后娘娘的话,说来也其他今天那段时间那里路过的奴才很多,除了原本是一条路线的密充仪外,太后娘娘、德妃娘娘、柳淑媛娘娘、伊充仪、安嫔、江容华、孔婉仪的奴才都靠近过王婉仪出事的哪里。袁嬷嬷顿了一下道:老俾觉得,单这样并不能查出是何人要害王婉仪。

    自然查不出,若是有心害人,可以让人提前到那里去踩点,等撒了那些让人容易滑倒的粉末后,先在四周某个地方躲着,害了人也不必马上离开,待事成了,趁乱离开才是上策。肖皇后也不傻,害人的招数她也不是不会,只是现在不用罢了!

    因此肖皇后不由得冷笑道:后宫这个地方,谁没有个吃人害人的心。又有哪个女人是省心的,这后宫相互陷害完完全全是家常便饭,更何况王婉仪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了!

    娘娘说的是,那这事……袁嬷嬷小心翼翼的问道,是真查还是假装的查一下,这可要肖皇后拿主意。

    肖皇后斜眼看了袁嬷嬷一眼,有些嘲讽的说道:没听到皇上问本宫是怎么管理后宫的话吗?这事还用得着本宫告诉嬷嬷该怎么办吗?自然是严查无误了。不管有多少人经过,全部给本宫细细的查,这些人中哪些耽搁了当职,或者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半个时辰以上,只要有半点可疑,就全部给本宫好好盯着。

    肖皇后眼里划过一道寒光,冷冷的开口本宫想要弄清一件事,就不信有人有本事能瞒着。

    竟然因为这事害的她被宣德帝质问会不会打理后宫的事,皇上把这事交给她,至少证明此事宣德帝相信与她无关,至于其他人……

    肖皇后眼神冷了下来,她也很想知道,究竟是谁连累她后宫权利不稳。这幕后人想一箭双雕这主意打得倒是不错,但是也要问问她愿不愿意配合。

    袁嬷嬷背脊一寒,肖皇后这次是真的发怒了。(未完待续。。)

    ps:推荐好友‘婼澜’的《农家地主婆》:一朝穿越地道农妇,面对恶毒婆家饶舌庄户人,看她怎么把场子找回来!

重要声明:小说《炮灰公主要逆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