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江容华解足了

    夏天,阳光那叫一个灿烂,树叶那叫一个茂盛,于是一群小鸟在树上叽叽喳喳的开大会。

    这个时候都是六月底了,而这个时候,江容华终于重见天了,咳咳咳,这话有些不对,但是也基本上就是这个意思。总之在六月底的时候江容华终于解足了,虽然对于她来说这并不是一个特别好的消息。因为等到她解的头一天翠微宫就被一大群宫妃围观了!

    当然这是后话,现在江容华还要想来凤仪宫拜见肖皇后。

    已经六月的肚子已经凸起来了,再加上江容华那一副一手扶着腰一手摸着肚子的小心翼翼的模样,真是**的炫耀呀,多拉仇恨的姿势呀!在场的嫔妃恨不得用眼神杀死江容华和她肚子里的那块

    不过显然眼神是没有任何杀伤力的,不然某些人早就已经死了千百遍了,而不会现在还好好生生的在这里仪态万方的坐着。

    哦!今个本宫倒是来迟了,姐姐妹妹们都到了!丽妃几乎是踩着点走进凤仪宫正的,一进门就瞧见了江容华那圆鼓鼓的肚子,实在是让她不喜。

    伊充仪笑道:丽妃姐姐来得也不晚,如今时间才刚到了!自从毁容以后,原本话不多的伊充仪突然变成话包子了,处处都想显示自己的存在,殊不知这样的作风配上她那样的被毁容的一张脸,实在是让人厌恶。

    因此丽妃不但没有接过伊充仪的话,反而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就直径的走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

    让伊充仪好一阵尴尬,脸上闪过一丝不凭,手也握紧了,可是最后还是半点无波的归于平静,这就是低分位嫔妃的悲哀。

    丽妃刚刚做好。肖皇后就出来了,因此又随着众人一起站起来给肖皇后见礼。等着肖皇后叫了入座后,众人才依次坐下。

    肖皇后扫了扫周围的人,然后才以一种哀痛的神说道:今早熙和宫的人来禀告道,说陈才人昨天晚上,顽疾突发,来不及医治,竟就这么去了。

    德妃藏在衣服下面的手一紧,然后快速的调整好表,只见她脸上露出难过的表。说道:没想到陈才人年纪轻轻就……敢问皇后娘娘,可有使人给皇上那儿报信?

    肖皇后点点头说道:本宫得了消息后立马就派人去报信了。只是看时间,皇上还在早朝,旨意怕是没这么快下来。一顿。看向江容华道:今本来是你解的好子,不成想发生了这样的事儿,真是……

    话说到一半,却是一转袁嬷嬷,待会儿挑两匹新进上的月华锦送去翠微宫。给江容华压压惊,也好沾点喜气。

    刚坐下没多久的江容华不得不又站起来,对肖皇后行礼道:谢皇后娘娘赏。

    快别多礼了,快起来坐下吧!你这是第一胎,若是有什么地方觉得不妥的,就说出来。想吃什么。想用什么,也别客气,只管开口就是了。肖皇后笑盈盈的关切道。

    不知道的还以为肖皇后再关心自己的儿媳妇或者是女儿的。知道的就明白,肖皇后这是在给江容华拉仇恨了!

    果然等江容华重新坐回位置上时,她敏感地察觉到只不少视线都在她上一一掠过,弄得她好不自在,神色便显得有些不自在起来。心里不由得一紧,没有想到自己解足的第一天。肖皇后就给了她一个难堪。

    不过肖皇后这话除了给江容华拉了不少的仇恨外,同样也将不少的目光拉到了王婉仪的上,比起江容华这个摸不着的孩子,王婉仪这个孩子她们或许还有一争的实力,尤其是伊充仪和安嫔。

    两人都没有多少的圣,一个毁容一个年级大了,但是偏偏边又没一男半女傍生,虽然她们两在高分位之中也算是低的了,但是好歹也达到了自己养孩子的品级了不是。再说了,现在高分位的几位不是有自己的儿女,就是还年轻,这种况下她们未必会出手和她们抢,这或许是她们最好的机会。

    想到这里伊充仪开口道:王婉仪的肚子都七个月大了,依臣妾看,不如就免了她每的请安吧,重华宫离凤仪宫还是有段距离的,万一路上发生什么就不美了。还是孩子最大,皇后娘娘以为呢?

    王婉仪的右手忽然揪紧薄荷青色的衣裙,可是面上却是平静如昔。

    难不成伊充仪觉得王婉仪肚子里的孩子有可能归她?真是无知呀!

    肖皇后不由得在心里冷笑,转过头,看了王婉仪一眼,美丽的凤眼透着惑人的神韵笑着说道:伊充仪的提议不错,本宫也觉得很好,王婉仪已经有七个多月的子了,又是头一胎,加上这天气越来越毒辣了,每天奔波来回也确实是辛苦,本宫就依了伊充仪,免了王婉仪的请安。

    王婉仪一听,连忙在知琴的参扶下起道:俾妾谢皇后娘娘,谢伊充仪。然后她又慢慢地坐回去,动作十分笨重,看得本来心有些不好的丽妃也不好再继续发作她。

    于是丽妃只能转头看了看江容华的肚子,对着肖皇后笑道:江容华也要有六个月的孕了,皇后娘娘您说,要不要也顺便将她的请安也免了?

    肖皇后微微一笑,朝江容华打量了好几眼,才慢悠悠地说:虽然江容华和王婉仪都是头一胎,不过王婉仪的月份到底比江容华要短一些。再说了,江容华刚刚才解足出来,怕是一个人在翠微宫已经闷坏了,这早上的天气也不是很,就辛苦一些,每来凤仪宫陪我们姐妹说说话,你可是乐意?

    肖皇后将话说成这样,江容华也只能起应道:蒙皇后娘娘抬,俾妾自是愿意来陪娘娘们说话的。心里却是明镜,自己算计了她们一把,如今这些人自然是不甘要算计回来的。不过一个月的时间罢了,左右有王婉仪的例子在,到时候再让姑姑开口,量肖皇后也不敢不松口。

    丽妃见肖皇后如此的配合自己,心里暗爽,似笑非笑的对着江容华说道:皇后娘娘说得是,这段时间没有江妹妹的伶牙俐齿,本宫都觉得冷清了许多了。一切怀孕的女人都是丽妃的眼中钉中刺,只因她没有一个孩子。

    如德妃这样有一个孩子,哪怕是一个女儿的,都能稍微的稳坐钓鱼台了!不过最近德妃还是在积极的争宠,也是,不是每一个女人都有肖皇后的运气,能够在二十八岁的‘高龄’产下一子。

    在后宫里,女儿虽然也不错,但是还是儿子最好。

    因此德妃也笑盈盈的附和道:难得皇后娘娘看得上江容华,想多跟你说说话,可真是让本宫羡慕极了。

    肖皇后看了德妃一眼德妃妹妹妄自菲薄了,谁不知你未出阁时是远近闻名的才女呀!本宫倒是想多和德妃妹妹多说说话了,可是你宫里毕竟还有三公主在了,小孩子可离不开的大人的。肖皇后一副过来人的姿态说着,让众人顿时羡慕嫉妒恨起来,谁不知道现在后宫里只有肖皇后有两个儿子呀。

    德妃的笑容一僵,强笑道:皇后娘娘说得是,如今珊儿还小,再说了,都说女儿是父母的贴小棉袄,臣妾也舍不得她。

    拉拢了一下手中描金牡丹披帛,肖皇后趁机将在座众人的表都扫了一个遍,才淡淡开口道:德妃妹妹说的对,孩子就是父母的命根子,自然是半点不想错开半眼的。说着微微的扬起头来,接着说道:众位妹妹也不羡慕德妃妹妹,赶紧自己怀上一个生出来就知道了。

    生出来就知道了?

    她们也想生呀!可是这怀不上,能有什么办法。

    柳淑媛脸上虽然在笑,眼里却没有半点笑意。先不说刚刚进宫后肖皇后就爆出有孕,就说新进宫的嫔妃都有三个人怀上了,而她的肚子却没有半点动静,这,这让柳淑媛何以堪呀!

    一开始侍寝的子柳淑媛的确是秘密的喝了避孕药的,因为刚刚入宫对自己院子屋子的人都不熟,因此要小心谨慎。虽然怀孕是一件好事,但是一不小心就会被人下毒手弄成一个终不育的事来,因此柳淑媛刚刚进宫的时候还是非常的小心谨慎的。

    可是趁着肖皇后怀孕之际,她已经将自己院子里的奴才收服了,早就准备好怀孕了。但是她肚子还没动静,这就不能不让柳淑媛心急了,害怕自己中招了,她还仔细的让人检查过自己的用品食物,都没有发现什么的,太医把脉也说了她体很健康,没有什么问题。

    只能说一句,时机没有到呀!

    可是这坑姐的时机什么时候才能到呀,柳淑媛看向江容华和王婉仪的目光中除了嫉妒和恨之外,还有她自己一点都没有察觉到的羡慕。

重要声明:小说《炮灰公主要逆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