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有底气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江婕妤总是觉得自己心惶惶的,可是想来半天也想不出来什么,好在她也不是死脑筋之人,因此想不出来后,就抛开了,睡午觉去了!

    因为上次江太后帮着江婕妤算计了宣德帝,因此从那以后宣德帝都没有踏入江婕妤这里来过,如今的她不过是空守着一个‘婕妤’的分位而已。

    江婕妤不是没有去江太后那里闹过,但是去了又怎么样了,江太后一句这是你当初自己的选择就能让江婕妤哑口无言。

    不错这就是江婕妤自己选择的路,当初她是鬼迷心窍了,才会同意江太后的说法。结果就造成了现在这副田地,原以为江太后是亲姑妈不会算计自己,可是了!

    江婕妤每次想到这里就是一脸的狰狞,她是不会算计自己,那是在自己和她的利益一致的时候,现在自己的目标和她的目标不一样,就立马舍弃了自己。她不是白痴,哪里会不知道江家现在正在全力培养她妹妹的事

    如果这其中没有人示意江家又怎么会这样做的了,更让江婕妤心寒的是,发生了那件事之后,江太后不但没有替自己向宣德帝解释,反而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为了得到宣德帝的孝顺,站在宣德帝的角度,将自己往死里骂、

    呵呵!

    江婕妤忍不住讥讽的笑了起来,皇上可不是一个傻子,哪怕江太后装的再像也还是被皇上看出来了,这断时间宣德帝同样没有给江太后好脸色看。

    至于她,每天除了去凤仪宫和慈宁宫请安之后,就不怎么出门了,免得被后/宫的那些女人嘲笑。

    虽然做出来的事非常的大胆,但是江婕妤内心还是有羞耻之心的。

    有句话说得好好的不灵坏的灵。

    午睡一醒来。就接到一个天大的坏消息,刚刚自己的猫在御花园里将伊充仪的脸给抓了!

    江婕妤有些错愕!

    随后才暗叫不好。

    要知道这几天因为体有些不适,因此那猫是被养在江太后那里了!若是刚刚入宫的那个时候江婕妤还会指望江太后为她主持公道。

    可是现在,自以为看透江太后真面目的江婕妤才不会相信江太后会帮自己了!江太后所求的,不是什么江家好,而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她希望江家再出一个太后,还不是为了自己至高无上的地位。

    虽然江太后曾经被先帝元后下药了,可是这事知道的人并不多,至少江婕妤就不知道。古代一般男子的岁数都比女子要短。因此江太后说不一定还有做太皇太后的机会,这个时候那皇上和皇太后的人选就很重要了!

    不能说江太后完全没有这样的心思,但是江太后至少不会去诅咒宣德帝早死。毕竟儿子和孙子那是不一样的概念。

    但是在江婕妤的意识里反复已经认定了这个事实,因此她心里认定江太后不会为了自己再去破坏她在宣德帝心里的地位,这个黑锅必然她背定了。

    恨吗?怒吗?

    江婕妤心里的确有一些,但是随后又苦笑,若是江太后在皇宫里失势了。那么她的子过得恐怕还要悲惨吧!无论是为了什么,这次的黑锅都必须她来背。

    只是……

    这事怎么有那么巧,虽然雪雪(猫的名字)是很嚣张跋扈,但是也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去抓人呀,嬷嬷你去调查一下,看看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内。或许是有人趁机打落水狗也不一定。虽然江婕妤在心里并不喜欢这个形容词。

    就在江婕妤等待消息的时候,凤仪宫的袁嬷嬷来了。

    奴婢拜见江婕妤袁嬷嬷微微躬给江婕妤行礼。

    袁嬷嬷请坐,萍儿。看茶!江婕妤如今也不是刚刚才进宫的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了,面对肖皇后的嬷嬷袁嬷嬷不敢托大,连忙说道。说完扬着笑容问道:不知袁嬷嬷过来,有何要事?

    萍儿给袁嬷嬷上茶,可是她喝也没喝一口。只是淡漠道:奴婢是奉皇后娘娘的懿旨特来召江婕妤前去凤仪宫的。

    江婕妤心里咯噔一声,暗道一声‘终于来了!’从刚刚袁嬷嬷的态度中。江婕妤已经猜测出了江太后的态度,心里不由得一沉,看来江太后真的是要将她推出去做替罪羊了,不然江太后还是有心想要保住她,这会让她去的就不应该是凤仪宫,而是慈宁宫。

    只能看招接招了。

    不过即使如此,江婕妤还是微笑的说道:容我换件衣服。

    皇后娘娘召见,小主还是快些准备吧,奴婢先行回去复命,告退!说完,袁嬷嬷便起匆匆而去。

    主子……萍儿在一片不由得有些惊慌的喊道。

    江婕妤看了她一眼,训斥道:慌什么慌,兵来将敌水来土堰。还不快伺候我更衣。

    是!说完,萍儿连忙下去找衣服首饰去了,这次既然是问罪的。那么那些出格的首饰衣服就不能穿了,衣着方面务必不能让别人挑出错来。

    主子,这一去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算完了,您用点东西再去吧!另外一个宫女桃儿端着一碗汤走了进来。

    江婕妤这一去别人是去被肖皇后问罪的,而江婕妤肯定不会束手就擒,肯定要辩解,因此这一去还不知道要好久回来了!江婕妤午饭用的少,桃儿害怕她撑不到最后的时候。

    迟疑了一下,江婕妤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也好。舀了一点汤到汤碗里,正想喝,一股酸气涌上喉间,江婕妤忍不住只好捂着嘴退到一边干呕起来。

    萍儿见状赶紧过来扶住江婕妤,用帕子帮她擦净嘴角。

    桃儿有些不安,毕竟这汤是她端给江婕妤,可是却突然睁大了双眼。

    鱼汤,干呕……

    主子,您是不是有喜了?桃儿脱口而出道。

    江婕妤蓦地瞪大双眸,不会吧?她怎么可能怀孕了?

    不过想起前些子,自己的小子好像很久都没有来了,又惊疑不定了。

    快去叫江嬷嬷来一趟,给我把把脉!这个江嬷嬷就是江太后之后赐给江婕妤的,各方面都是杰出者,不但规矩鼎好,还懂医术和谋略。

    是!桃儿欢欢喜喜的就下去找人去了!

    江嬷嬷很快过来了。

    嬷嬷,快来给我诊下脉。 江嬷嬷一愣,她也知道刚刚发生的事,本以为江婕妤叫自己来,是为了让自己去江太后那里给她求,没想到叫她过来给江婕妤诊脉,难不成……江嬷嬷脑海中闪过一个猜测,显然她也想到了江婕妤这些时的异常。

    是。江嬷嬷屏去脑子里的猜测,上前恭敬道:请主子伸出手,让奴婢诊脉。

    江婕妤深吸了口气,伸出手腕,心里却十分紧张,屏气凝神的瞅着江嬷嬷。

    江嬷嬷蹲在一侧小心翼翼的搭手按在江婕妤的脉息上,良久面露喜色:奴婢恭主子,主子已经有了近三个月孕。 也就是说江婕妤这一胎,就是在江太后给宣德帝下了/药,让江婕妤强xxoo了宣德帝那次有的。

    萍儿和桃儿均高兴的笑了,连连向主子道喜,主子有了孕,要是能生下皇子就好了,到时主子肯定能得到晋封。而她们的地位自然是跟着水涨船高。

    好!厚赏嬷嬷!江婕妤嘴角翘起高兴极了,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她即将放弃的时候,来这么一个惊喜。

    这个惊喜,她喜欢。

    众人高兴了一会后,萍儿突然皱着眉头说道:主子,你忘了,刚刚皇后娘娘叫您过去了,这……到底是过去了,还是借着怀孕的借口不过去了,还得江婕妤拿主意。

    江婕妤心很好的说道:去,为什么不去!先别说这事不是她干的,就是她干的,看在江太后的面子上,肖皇后也不敢对她怎么样,大不了就是软和抄书罢了!而她无比的希望肖皇后足她一年,这样她不就可以安安心心的在自己的地盘上待产了!

    现在这么一看,这事不仅不是坏事,对于她来说还是一件好事不是?江婕妤虽然刚刚进宫的时候有些傲骄有些天真,但是经过了这么久的时间,她已经开始仔细的审视自己了,放下了自己的小骄傲。

    江婕妤不蠢,如果是蠢人一个,江家也不会让她入宫,只是刚刚入宫的时候一时之间没有将自己的角色转换过来而已,现在的江婕妤已经脱变成为一个合格的宫妃了。

    整装后,江婕妤检查了一遍后才带着萍儿去了凤仪宫。

    到了凤仪宫外面,经过通传进去后,发现来到不止她一个,除了皇后外,还有德妃丽妃等人。 她一进去,就感到上头好几道目光向她投来,全是嘲弄和幸灾乐祸的目光,也有看戏的。

    低着头,江婕妤的嘴角向上一扬,有了最大的杀器,也不知道到时候谁看谁的戏呀!有底牌的时候,心里就算那么的稳,就是那么的有底气。

    ps:

    节掉光光的蓝蓝回来了,唉,今天停电停网了一天,10点才来,还好昨天晚上加班码字了,不然全勤又泡汤了!摸摸大家,我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炮灰公主要逆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