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章 谁是凶手?

    理是这个理,但是却不是每个人都能想通的。。

    这后/宫的嫔妃,有谁不想将母后拉下来,自己上位的,只是如今没有皇子傍生,因此不敢轻易动罢了!于是现在最好的出路,就是争取一个高分位,以后可以自己养孩子,现在的子也能过得舒适一些。

    因此其实现在坐在高分位上的几人看着光鲜靓丽,实际上了处处都被人盯着的。不用我们去看着,就自然有人去对付她们的。反而是低分位这几位,现在看着不起眼,可是谁知后的结果了!司空玲感慨道。

    与其他宫斗小说不一样的是,原著中,高分位的嫔妃想要升分位,很难!而且宣德帝不是一个重的人,在全本书大结局的时候,四妃也不过才两位,八侧妃有两位,这里面还要原著女主,可见这升分位的难度。

    当然这也可能是原著女主的金手指,毕竟王妗娥现在的分位太低了,原著中前面的第一个孩子还抱给高分位的妃嫔养过一段时间,当然在原著中那个养过原著女主孩子的女人,最后被她干掉了。因此原著女主可是靠着那五男一女六个孩子,一路上拼命的生孩子,拼命的升分位,最后才坐到了四妃的位置上。

    相反,从四品嫔位以下的分位,很好升,想孔氏之前怀孕了,宣德帝可是直接将她连升了三级。

    若是稍微得宠,人又识相,就有可能升到五品的位置。要是在幸运的怀上一胎,生了下来,就非常有可能自己养着孩子。

    因此,怎么说了!

    低分位的想往上爬不难,想养自己的孩子也不难,。

    难的是。怎么能坐到妃位,怎么能让自己平平安安的生下一个孩子,怎么能得到皇上的宠

    是老俾疏忽了,老俾这就去安排一下人手。。惠嬷嬷有些汗颜,这种错误她竟然会犯,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司空玲却摆了摆手不需要,孔氏那里有我们的人了,王妗娥那里也安插了人,其余人手虽然都在外围,没有打入内部。但是也够了!现在德妃正在调查孔氏流产的事,我们的动作要是大了,谁不一定会被她察觉的。到时候就不美了。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原著中除了孔氏后投靠了原著女主,顺利的跟着往上爬了!其他的女人,不是自己将自己弄得失宠了(陈氏),就是被主的高分位的嫔妃压得死死的(章氏)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冒泡。

    但是下一次选秀就不一样了。那几位可是强手。为了让惠嬷嬷有个心理准备,司空玲特意给她说了这些话。

    还是公主考虑得周到。惠嬷嬷在一旁恭维道,好话她其实也会说的。

    提到德妃了,就不得不说是流产事件真相的进展况了。

    德妃全权负责查找凶手的事,这在后/宫里并不是什么秘密。她想要查出真凶,而真凶自然想要不被查出来。因此虽然最近后/宫里的嫔妃不约而同的安静起来,但是实际上整个后/宫还是鸡飞狗跳的。

    不过德妃到底是德妃,即使之前在宣德帝血洗内务府的时候。损失了很多助力,但是比较是老牌的妃子,而且曾经还是宣德帝的专宠人物,很快的就查到了事的‘真相’。

    孔氏流产这事,不同于丽妃当年流产的事。丽妃当年那是莫名其妙流产了。连太医都没看出来什么,只知道是丽妃接触了活血的东西所致。虽然大家都心里有数也是被人害的。但是到底没有孔氏这次后果这么严重不是?

    因此德妃开始审问犯人的时候,宣德帝也到了,肖皇后着一个快八月多大的肚子不便前来,但是却特意派的袁嬷嬷到场,表明自己的立场。。

    瞧着人都到齐了,宣德帝看了一眼德妃,沉声道:开始吧!

    是!德妃领命,对着一旁的人吩咐道:去将嫌疑人带过来!

    领命退下,没一会儿就带着一个宫女进来了。

    看着底下跪着的那个宫女,谁都不开口说话,都是一副耳观鼻鼻观心的模样。

    皇上、娘娘、各位主子,这人便是那大胆的奴才。长乐宫的管事公公向众人行了礼请皇上娘娘以及各位主子审问。

    德妃先是看了皇上一眼,见宣德帝一副波澜不惊不准备开口说话的样子,最后只好把视线移向其他人,诸位姐妹可有什么想法?

    这事皇上都说了,全权由德妃姐姐处理,现在自然是由姐姐做主了!难不成还想将这个炸药包推给她们不成,丽妃才不傻了,第一个开口反驳道。别看丽妃比德妃低了一个分位,还没有一个孩子傍生。但是丽妃的娘家却是大权在握,和德妃争斗起来,那是没有半点压力。

    其他几位妃嫔皆沉默不言,谁知道这事儿会落在谁的头上。

    这个时候宣德帝开口了就由妃你来审好了!

    是!皇上臣妾已经查清楚了,这个宫女叫慧儿,在尚食局当值,当天就是她负责给孔妹妹上菜,臣妾查过,那道甲鱼汤根本就不再孔妹妹的菜单之上。德妃将查到的东西向这宣德帝禀报道。

    这个宫女与丽妃、柳淑媛、王嫔、陈婉仪宫中的人皆有接触,其他书友正在看:。臣妾也派人查了那些与之接触的奴才,瞧着并无可疑之处。另外据这宫女的说法,她从来就没有给婉仪上过那道甲鱼汤。根据她的说法,臣妾也派人去认证了的,并无什么不对的地方。

    瞧着宣德帝还是一脸没有什么表的样子,德妃继续说道:这宫宴上的甲鱼汤都是呈给各位王爷郡王等宗室男子的,而且御膳房的人也说了,御膳房根本就没有那味特殊的食材,呈汤的盅臣妾也让人看了,并不是宫宴用的盅,只是有些类似而已。

    因此臣妾大胆猜测,那道甲鱼汤根本就不是从御膳房里端出来的。众人进场的时候,仪态都是有女官在一旁记录的,并未有人有不妥之处。

    而且那汤,臣妾也问了孙院使的,一要闻到一点就会流产。孔妹妹出事的时候,呈给宗亲的甲鱼汤已经呈上去好一会儿了,再说了,孔妹妹坐得可是后/宫嫔妃的位置,在左边,是万万不可能问道在右边的气味的。

    所有臣妾觉得是有人中途将甲鱼汤带进了承景斋里面,让孔妹妹闻到那气味流产了!顺着这个思路往下查,果然当天柳淑媛、郑婕妤曾经派人离开过承景斋,而且正好都在孔妹妹流产之前。也就是说,这两人是最有嫌疑的。

    等着德妃说完后,宣德帝终于有了动作依着德妃的意思,这事是柳淑媛或者郑婕妤做出来的。

    宣德帝的话音刚落,就见柳淑媛和郑婕妤从椅子上起,跪在了宣德帝的面前皇上臣妾冤枉,求皇上还臣妾一个公道。

    嗯!宣德帝挑眉,看了德妃一眼,示意她拿出铁证。

    皇上,当时郑婕妤的位置就在孔妹妹的旁边,郑婕妤并没有怀孕,就是闻了那甲鱼汤也无事的,因此很有可能是郑婕妤将甲鱼汤放在自己那边,让孔妹妹闻到香味的。之后趁着我们都注意孔妹妹的时候,让人将那道甲鱼汤放到孔妹妹桌子上的。

    另外就是臣妾查到,慧儿在宫外有一个老母和弟弟,最近她家里好像莫名其妙的多出一笔钱来。给慧儿家钱的,是柳家的门人。不过因为慧儿死咬着那个说法不放,因此臣妾也不能妄自的下结论到底是谁动的手。

    众人也被糊涂了,这到底是谁干的呀!

    郑婕妤有作案的时机,柳淑媛有作案的帮手,混了!

    两人都可疑,但是令人心服口服的证据你又拿不出来。宣德帝一脸玩味的看着德妃那么德妃你来告诉朕,究竟是谁害了孔氏,还是说害孔氏的人根本不在两人中。

    皇上,臣妾愚笨实在是查不出来了,恳请皇上恕罪。德妃一脸诚惶诚恐的跪下磕头说道。

    其实德妃哪里是查不出来,没看见最关键的几点都被她查出来了吗?德妃要做的不过是以进为退,让宣德帝主动的惩罚这几位,这样她才不会过分的得罪人。

    丽妃和郑婕妤密谋的事,德妃又不是没有查到。只是有些时候女人就是要蠢一些,太聪明的女人,可不招男人喜欢。而且她自己手中的势力,之前明明已经受损了,却这么快将事的真相查出来了,这不是明白着告诉宣德帝,我手中还有躲过你血洗的势力吗?

    德妃娘娘不是一个二货,她怎么会干出这样的事来!这不是白白的招惹宣德帝的忌惮吗?她又不傻,才不会干这样白痴的事了。

    于是,在这样的况下,让宣德帝接手才是一件和完美的事不是吗?

    可惜的是,宣德帝似乎不太喜欢嫔妃的自作多,于是,德妃悲剧了……

    ps:

    打滚卖萌,求粉红 嘻嘻……

重要声明:小说《炮灰公主要逆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