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章 果然流产了

    京城的天气总是没有南边那般柔和,如今虽然才刚刚到八月中,但是晚上的气温也降了下来。尤其是今晚,那冷风刮在上,似乎能凉进骨子里去了!。

    肖皇后出了承景斋,脸上露出恰意的笑容。一旁的袁嬷嬷把一件索绣着金丝凤凰的披风披到肖皇后的肩膀上说道:娘娘,起风了,回吧。

    恩!再看了一样宣德帝匆匆离去的背影,肖皇后才扶着袁嬷嬷的手,一步一步的往回走。刚刚孔妗娥才中招了,肖皇后能不想自己成为第二个倒霉蛋。这大晚上的,万一路上不注意,抬轿子的人脚下滑了或者踩到什么了,那她可是后悔都来不及,肖皇后才不会那么傻了!

    司空玲扶着肖皇后的另外一只手,看着前后左右的人都将肖皇后包围起来了,前面还有两个提灯的小太监在最前面探路,不由得说道:母后放心,定然会没事的。

    母后有什么不安心的,今晚只怕有些人谁不着了!肖皇后冷笑道。便是她不出手,想要怀孕的嫔妃的流产的大有人在,这次也不知是谁出的手,竟钻到了宫宴的空子。

    司空玲抿嘴一笑,管她是谁了!只要肖皇后这里好好的,是谁动的手并不重要。而且因为今天这事,王妗娥的目的没有达成,这才是司空玲关注的重点。

    也不知道是孔妗娥的事是一个意外,还是别人知道肖皇后防备很重,这一路上竟然平平安安的回来了!不过有德妃之前的教训在,等着肖皇后在凤仪宫里面坐下来了,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孕妇就是这般伤不起呀!

    瞧着平安的回来了,司空玲才放下了心,拉着司空珂行礼退下,好看的小说:。回自己的屋子里去了!

    今夜发生这么大的事,肖皇后自然是不可能立马睡觉的,因此便坐在绵软的贵妃椅上,屋子里炭火足够的旺,整个屋子暖暖的。

    用了一碗粥后,肖皇后才对着袁嬷嬷说道:如今熙和宫那里还不知道怎么样,于于理本宫都该去一趟,只是本宫的子经不起折腾了,烦劳嬷嬷替我走一趟。别人,肖皇后还不放心了。

    老俾遵命。无论孔妗娥肚子里的那块有没有保住。这肖皇后总是要走一个过场的。

    熙和宫椒风阁:

    太医,孔妗娥怎么样了?宣德帝一脸铁青的问道。

    宫宴上闹出这样的事,虽说做了掩饰。但是目睹经过的人谁看不出孔妗娥离开宴会的蹊跷呀!好在孔妗娥识得大体,没有大吵大闹,因此皇上的面子算是勉强保住了,只是不知道孔妗娥腹中胎儿能不能保住,若是保不住。后宫又要有好戏看了。

    这……孙院使收回了手,面色有些难看的说道:皇上,女子有孕的前三月需要特别注意,孔妗娥的胎儿……已是保不住了。

    宣德帝把茶几上的茶杯挥到地上,沉着脸道:好好的怎么会流产。今天的宫宴是谁负责?

    这事李德福是知道,因此连忙说道:以往都是皇后娘娘负责的。今年因为皇后娘娘怀孕,太后娘娘又不掌宫务,因此便交给德妃娘娘和丽妃娘娘负责的。德妃娘娘负责吃食这一块。丽妃娘娘负责布置场景。

    两人都有嫌疑,德妃可以通过吃食让孔妗娥流产,而丽妃也可以通过在孔妗娥的位置上做些手脚让她流产。

    果然宣德帝皱眉了!

    孙院使,你说孔妗娥是因为什么而流产的。虽然结果一样,但是过程有些时候却不一定都是那个过程。这后宫能让孕妇流产的东西多着了!

    应该是孔妗娥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才流产了!

    哦!宣德帝眉毛一挑去。让德妃和丽妃来熙和宫一趟。无论如何这事都不能善了,不然将这些人的心养大了后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来了,再说了,现在肖皇后的肚子还大着了,宣德帝必须要为肖皇后着想。

    就在宣德帝思索间,德妃和丽妃联袂登场,早在孔妗娥发现不适的时候,德妃和丽妃就知道今天这事她们两必然会被宣德帝招去问的,因此回到自己的宫后,连衣服都没有换。

    宣德帝看着两人来了沉着脸道:德妃听说宫宴的吃食是由你负责,你难道没有注意到有人做手脚?还是说,你巴不得孔妗娥的孩子没了?!虽然德妃在怀三公主的时候也是险象迭出,但是显然现在宣德帝没有想到这里来,反而是想到了德妃给司空玲暗中下毒的事去了,这么一想,宣德帝的脸色更黑了。

    皇上,臣妾冤枉。德妃见此事被宣德帝牵扯到自己,忙起跪在宣德帝面前,臣妾愚笨没有察觉有人要算计孔妗娥,是臣妾之过错,臣妾不敢推诿。但是孔妗娥的吃食都是和皇后一样的,是臣妾单独吩咐御膳房另外做的,皆是一些有利于孕妇的食物。如今孔妗娥流产了,皇后却……

    肖皇后却没什么事,有问题的是肖皇后好不好!

    这就是德妃想说的全话,只是这样针对太强了,再说了肖皇后肚子里还有一个了,就是这事真是她干的这会儿也扳不到肖皇后,因此德妃才不会将话说得那么明了,说一半留一半都已经成为后/宫女人的习惯了。

    毕竟,脑补的力量是无比巨大的。

    可惜的是,宣德帝没有按照德妃写的剧本来走,当下大怒道:好呀,和着皇后没事你心了还不舒服了,是不是要皇后也跟着流产了,你心里才舒服呀,好看的小说:!说着一个茶杯就牺牲在了德妃的边,四溅的茶水和碎片,现在就像是德妃的心。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变化的了?

    德妃不知道,或许说除了宣德帝本人和始作俑者司空玲知道外,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宣德帝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冷落德妃的。

    当然虽然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么,但是也不妨碍别人的猜测呀!有人说是因为德妃生了一个公主出来,于是宣德帝对德妃不满了。但是这个理由显然不成立,因为当年肖皇后第一胎也是一个公主了。

    没人知道原因,但是众人却知道了一个现实,就是德妃没有以前那么得宠了。宫里踩低捧高是常有的事,虽然德妃现在还没有经历这样的事,但是宣德帝现在的态度已经让德妃有了危机感,因此才有这次的献艺。

    但是德妃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宣德帝的心中自己就是这样的人?

    当然她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的,但是德妃一直认为在宣德帝的心中自己的形象还是可以的,怎么会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皇上,臣妾冤枉,臣妾万万不敢有如此的想法。虽然臣妾不知孔妗娥流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臣妾已经命人将孔妗娥和皇后娘娘的食物、餐具还有在宫宴上会用到的东西都看管起来的,还请皇上派人去询问,还臣妾一个清白。说完德妃就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哼……孙院使去检查一下吧!宣德帝没有理跪在地上的德妃,转头对着孙院使说道。

    是,微臣遵命。等着走出了屋子,孙院使才悄悄的擦了自己额头上并不存在的虚汗,做太医的最怕的就是遇到这样的事。流产什么的,宫妃伤不起,他们这些做太医的也同样伤不起呀!

    宣德帝坐在那里沉思,他没叫德妃起来,德妃自然不敢起来,至于丽妃她看德妃的好戏都还来不及了,又怎么会出言帮她了!甚至于丽妃还无比的希望,将孔妗娥流产的事,扣在德妃的头上了,让她从此跌入深渊。

    没一会儿孙院使就回来。

    宣德帝看见孙院使进来了,也换了一个姿势可有结果了?

    回禀皇上,呈给皇后娘娘的食物上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孔妗娥那里,却多了一道汤,是甲鱼汤,而且还是和一味特殊的食材一起炖的。皇上有所不知,这甲鱼做菜本是极滋补的东西具有滋益肾的功效,但是这甲鱼以及鳖类都是味咸寒,有着较强的通血络、散瘀块作用,因而有一定堕胎之弊,尤其是鳖甲的堕胎之力比鳖更强。

    再加上那味食材,这两样东西一起炖,这孕妇只需闻上一闻就能导致滑胎。因此微臣猜想,孔妗娥流产应该就是那道汤的造成的。说着就闪到了一边去,他才不用承担宣德帝的怒火了!

    好一个处心积虑,朕的后宫还真是安宁!宣德帝冷眼说道,眼中的寒气让在场的其他人,都不自觉的低下了头。

    罢了,德妃起来吧。宣德帝收回视线,冷哼道:朕把这事交给你查,希望你给朕一个交代,后宫乱成这般,是你无能,若你查不清楚,这四妃的位置也交给别人来坐吧。说完,拂袖走出了屋子。

    德妃一白,在衣袖下的手紧紧的握着,哪怕就是手指甲已经戳破了手掌心的,也没有在意。

    ps:

    感谢童鞋的打赏,摸摸哒!

    打滚卖萌求粉红, 嘻嘻……

重要声明:小说《炮灰公主要逆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