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小公主

    也不知道是不是肖皇后的错觉,她总觉得李德福走后,产房叫的声音就小了很多。嘴角挑起一个嘲讽的笑容,这么不入流的招数,雅妃竟然也用了,肖皇后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看来某人的心急了。

    肖皇后静静的坐在外面等着,到了晌午,只见宫女们进进出出,换了一盆又一盆的水,进去诊脉的医女也只是说一切尚好,无需担心旁的,就说不出来了。

    尚好!

    肖皇后的眼神闪了闪,真没想到这雅妃竟然能如此稳得住,那肚子被外力撞了那么大一下,竟然还能得到一个‘尚好’的回答。她这肚子里的那块命可真顽强。

    别说,这个时候还真有人和肖皇后心有灵犀了!这人就是产房里的正主——雅妃童鞋。她被外力撞到肚子,当时就觉得自己肚子疼痛不行,接着又从承景斋一直被抬到了长乐宫,这中途被颠簸得更疼了。

    可是就是这样折腾,肚子里的孩子却依然不动如山,她的产道一直都没有打开了,这产道打不开,她还生什么孩子。因此雅妃心里也更急了,越是急,越是用力了,浑都痛得冒着冷汗,产道就是打不开,耳边听着几个嬷嬷和产婆的打气声和安抚声,雅妃心里和上也都难受极了。

    娘娘,使劲,使劲啊!产婆满头大汗的叫着。已经好几个时辰了,雅妃娘娘又是头胎,还又是早产,现在生产的时候又这么艰难,她们这些产婆也急了。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来,会被迁怒,砍头的,有木有!?

    时间越久,对雅妃娘娘和肚子里的孩子越是不利。

    雅妃也焦急不已,她也知道时间越久对她和孩子都不利,可是她已经快没力气了,腹中传来地阵痛侵袭着神经。给一旁的高嬷嬷使了一个眼神,高嬷嬷会意将一块参片送入到了雅妃的口中,雅妃嘴里含上参片后,又有了力气,只感到全似一种撕裂般的疼痛,惨叫了一声。

    老天保佑,产道打开了!一个产婆惊喜的叫了起来。

    雅妃闻言松了口气,哪知另一个产婆皱眉担忧道:不好,娘娘的骨盆太小,这胎儿却是足了月的,子极大,若娘娘再不使劲,孩子可能会窒息。

    不……娘娘模糊中听了这话,打了个激灵,刚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她强力的打起精神,使劲的用力,再用力……

    本宫一定要生下小皇子,一定要生下小皇子……

    雅妃在心里不断的给自己催眠。

    老天像是已经折腾完雅妃一样,又一次在产婆大声的嘶喊用力的声音呀,雅妃只觉得自己生下一阵剧痛,紧接着就是浑一松,肚子里的一团东西被排了出去。雅妃大口的喘着气,听到那孩子细小的哭声,雅妃露出笑容,像是心里一块大石头落地,浑痛得没了力气,但是意识还清醒着,焦急的询问:快,告诉本宫,是小皇子还是小公主!

    回娘娘的话,是……是……是个小公主。产婆抱着那刚出生的小公主,在雅妃的注视下,有些结巴的说着,话刚说完就见雅妃苍白的脸蓦地变了脸色,顿时吓了一跳。

    公主,怎么会是一个公主了……雅妃强撑着,不甘心的怒吼了一声。

    高嬷嬷挤进了雅妃的边,安抚道:娘娘,俗话说先开花后结果,皇后娘娘也不是有了大公主后,才有了大皇子的。再说了小公主也不错,教养好了,也能跟娘娘贴心。魏国的公主地位不低,哪怕后雅妃不能生个皇子出来,有了这个小公主,后多少有个退路,魏国的公主可是有权利在皇上驾崩后,将自己的生母接出宫去住的。

    显然雅妃也想到了这点,语气没有那么冰冷了你们好好的照顾着,抱出去给皇后看吧!说罢,雅妃被人扶着躺下来,如花上前去喂着她喝参汤,又有宫女嬷嬷上前收拾铺。

    雅妃这一胎整整生了大半天,如今后/宫都已经上灯了,所有人只靠早上的时候垫了些小点心,大多都是饥肠辘辘,好在现在雅妃已经生出来了,只等看过小公主就可以功成退了。

    接生嬷嬷抱着个襁褓从产房里出来,径直来到肖皇后面前跪下,将小公主举给肖皇后看,肖皇后看了一眼,只见小公主瘦瘦小小的,胎毛枯黄,哭声跟小猫一样细弱,一看就是个先天不足的。

    肖皇后心里暗乐,但是表面功夫却做的滴水不漏,连忙吩咐太医为小公主诊脉,结果也不出所料,小公主早产先天不足,必须极为精心的照顾,否则恐怕很难养大。

    吩咐好长乐宫的人好好照顾好小公主后,肖皇后才乘着肩舆离开,等着回到凤仪宫里,想到了雅妃刚刚生的小公主,不由得想起司空玲来去偏,让大公主来一趟。

    明静一脸古怪的说道:娘娘,您忘了,您让后/宫的诸位嫔妃都在承景斋里呆着,大公主还有袁嬷嬷白嬷嬷现在都还在那里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没肖皇后发话,她们根本就不敢走,不然一不小心无妄之灾,说不一定就要降临在她们的头上了。

    肖皇后揉了揉额头刚刚一直忙着长乐宫那边的事,本宫倒是忘了这事了,你去承景斋传话,就说雅妃已经平平安安的生下来一个公主了,让她们都回自己的宫里去,另外通知她们明天早上务必来凤仪宫请安。

    是,俾子这就去。明静刚刚退了出去,明心就端着一盅红枣粥粥走了进来娘娘,您今天晚饭都还没用了,先喝点粥吧!

    恩。想到等会儿她还要处理雅妃摔倒的事,肖皇后也不得不打起精神来,用了一碗粥。

    母后……软绵绵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肖皇后抬头一看,就见司空玲领着宫女走了进来,扑到了自己的怀里。

    这个时候肖皇后才想起,当时雅妃摔倒落红的时候,司空玲也在一边,会不会因此落下什么心理影呀。连忙将瓷碗放在了一旁,将司空玲紧紧的拥入了怀了,拍着女儿的玉背,声音轻柔的说道:乖!母后的乖玲儿,今天可有被吓到?

    司空玲抬起头来,摇了摇女儿没事,对了,刚刚明静姐姐说雅妃娘娘平平安安的给女儿添了一个妹妹,女儿能去看看妹妹吗?这点司空玲疑惑了,雅妃遭了那么大的罪,最后还平平安安的生出来了孩子,太不可思议了吧!

    倒是一旁的人见怪不怪,母女两都没死,不是平平安安的,那是什么。在皇宫里,只要还有一口气在,都是平安的。肖皇后好脾气的说道:不过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小婴儿有什么好看的,再说了你那妹妹子骨有些弱,如今天气还冷着,你去过了寒气给她怎么办?

    哦!懂了,也就是明着是平平安安的话,事实上这个小公主体还是因为早产的原因,不好。

    母后还要处理宫务,你自己乖乖的会侧睡觉,可好?雅妃这事,必须要在宣德帝没来问她之前做到一个心中有数。之前一直在长乐宫,肖皇后还没来得及问袁嬷嬷和白嬷嬷了!

    司空玲点点头好,女儿会乖乖的了,母后也要注意自己的子。若是司空玲十六岁,说不一定还能有机会留在肖皇后的边,听听这事。可是现在司空玲才六岁,小孩一个,自然只能被赶出去了。

    回到侧后,沈嬷嬷和雨嬷嬷就连忙张罗起来,司空玲倒是比肖皇后的待遇好,晚饭的时候,她已经在承景斋用过饭了,这会儿只要洗个澡就成。

    坐在梳妆台前,司空玲任由红香在自己的头上大动干戈,将发辫打散,首饰取了下来。然后又给司空玲梳了一个适合晚上睡觉的发型,这才算大功告成。

    梳洗之后,司空玲将惠嬷嬷留了下来,一本正经的问道:嬷嬷,你看今天的事,像是谁做的。说实话,司空玲还真没看出来这事是谁做的。

    离雅妃最近的是和昭仪和郑婕妤不错,但是她们两却没有多大的动静,因为雅妃要是因此出事后,得利的人永远不会是她们。

    当然如果从得利的角度上去分析,肖皇后是最有嫌疑的,但是有嫌疑也有动机,却不一定会代表着肖皇后要去敢。其他的都不说,今天可是花朝节,全权由肖皇后一人承办的,出了一点问题,都是在打肖皇后的脸,因此在这种节上肖皇后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剩下的就只有丽妃和张昭容了,这两人和肖皇后一样,有嫌疑也有动机,另外还有手段和能力。

    惠嬷嬷淡然一笑主子们的事,老俾不敢妄议,老俾只是不久前听说郑婕妤和丽妃娘娘走得很近而已。说完惠嬷嬷就低下了头。

    司空玲双眼一亮,对呀,她倒是忘了这茬了!

重要声明:小说《炮灰公主要逆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