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自编自导自演

    看得出来,做皇后的还是忙的,从那天司空玲醒过来后,整整一天都没有见肖皇后的影子,要知道司空玲可就住在肖皇后的凤仪宫的偏

    说曹,曹就到。

    这句话绝对是至理名言,这不,司空玲刚刚才念叨着肖皇后了,肖皇后就款款走了进来,一脸关切的问道:玲儿,母后的宝贝小公主,你感觉怎么样了?

    司空玲清了清喉咙,一本正经的说道:让母后担心了,女儿觉得体已无大碍!

    那就好!肖皇后松了一口气的说道。

    虽然说司空玲是一个女儿,但是肖皇后和宣德帝对于她的喜,超过了任何人,因为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儿女。

    司空玲敏锐的发现了肖皇后眼睛里的愁云,转念一想,便明白了!肯定是还没有抓到犯人,眼睛一转,有了主意,躺在上,虚弱的说道:母后,女儿没事了!不过有件事,要和母后说……

    司空玲言又止样子,一下子让肖皇后觉得,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真相,因此挥了挥手,让屋子里的人,都退下了!

    等着门被关上了以后,肖皇后才说道:玲儿你有什么事要对母后说呀?

    母后可知道,我这次为什么病了?司空玲反问道。

    肖皇后大惊,有些吃惊的说道:难道吾儿知道是谁害了你!说着眼睛里一道厉色闪过,孩子就是每一位做母亲的逆鳞,在这一点上,没有人能够例外。

    司空玲点点头女儿我并不是病了,而是被人下了毒药。

    什么!?肖皇后很吃惊,一方面在惊讶于,有人竟然能在她眼皮子底下,给司空玲下毒药。另一方面也是惊讶于,司空玲是怎么知道的。

    然后就是升起了滔天怒火,一脸沉的问道:是谁?

    司空玲装作很吃力的样子,拉住了肖皇后的手,一脸悲伤的开口道:母后,你可知道我是什么知道的这事的司空玲有些答非所问,但是还没有等肖皇后说什么,就立马说道:是父皇告诉我的。

    什么!?肖皇后不敢置信的瞬间睁大的双眼。

    这,这到底,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

    宣德帝为什么要将这事告诉给司空玲,而不是自己了!司空玲一个五岁的小孩子,知道后能干什么,只要自己知道了,才能……

    等一下!

    若是自己知道了这件事的真相后,会怎么样?

    肖皇后的大脑拼命的运转起来,努力的在脑海中模拟可能出现的况。

    肯定是将证据交给太后或者是皇上,让他们给女儿主持公道。

    肖皇后若有所思,或许是皇上不想自己动那人,才会告诉玲儿,让自己借玲儿的口知道真相,一方面是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另一方面也是提醒自己要提高警惕吧!

    肖皇后露出了一个苦笑,她不过是一区区从三品翰林院掌院学士的嫡长女,能够坐上皇后的位置,还多亏了当年宣德帝不得先皇的喜欢,找了自己这么一个家世甚微的王妃。

    看看现在的后/宫,她底下的两个从一品的妃子,雅妃高氏的父亲是正一品的右丞相,赵妃的父亲是振国大将军手握一方重权,目前正驻守北疆。而再下面的张昭仪,后的家族势力亦是不弱。

    比起这些人来说,肖皇后的家世背景可以算的是穷酸了!

    是雅妃,还是赵妃了,亦或者是张昭仪?现在能在后/宫里干出这样事来的,也就这三人了!

    倒不是宣德帝只有这三位妃嫔了,而是只有这三位分位最高家世最好。

    司空玲在心里给肖皇后比了一个大拇指,能从自己的只言片语中,这么快分析出来,而且还能从打击中走出来,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咳咳。司空玲清咳两声,吸引了肖皇后的注意力是雅妃娘娘,听父皇的意思,她是为了报当年流产之仇的。

    肖皇后皱眉当年不是赵妃做的吗?她怎么会报复到你头上,难道……肖皇后简直不敢在想下去了,她真的是在害怕那个答案。

    但是这个时候司空玲却替她说了出来她不知道当年事的真相,父皇虽然查清楚了,但是也没有对雅妃娘娘说,只不过是杖毙了那个丫鬟。因此雅妃娘娘还以为是父皇偏心母后你了,于是就将这笔账记到了母后的头上。

    即使是这样,她下手的对象也不会是……是你呀!

    肖皇后的话虽然只说了一个半截,但是大家都懂的。现在肖皇后有大公主司空玲,大皇子司空璋,明眼人都知道应该害谁吧!怎么会舍弃了皇子,来害公主了,又不是女尊国。

    司空玲装作难过的样子,闭上了眼睛,硬是挤了两滴眼泪出来,声音哽咽的说道:雅妃娘娘她要害的人,的确是弟弟,但是被父皇知道了!因此转移到了我这里来……呜呜……

    说着司空玲将脑袋埋进了肖皇后的怀里,装作委屈的哭诉状。

    肖皇后完全惊呆了,嘀嘀自语道:为什么,这是为什么……若是真按照司空玲的说法,皇上他明明都已经知道了事的真相,哪怕就是为了维护那个小人。只要将事处理好就行了,为什么要多此一举的转移到玲儿这里来了!

    玲儿,可是皇上的第一个儿女呀!这感可不是别人能比得了的,但是现在,皇上为什么……为什么要怎么做了?

    为什么!母后你问为什么吗?司空玲惨白着一张脸,一副被全世界都抛弃了的样子因为,父皇要给母后您一个警告,一个可能会危及到女儿生命的警告……还有比,被自己父亲抛弃了的,更加悲伤的事吗?

    司空玲拼命的在自己的脑海中,回想那些曾经让自己催泪而下的事,务必做到哭得撕心裂肺,这样才符合她自编自导自演的,一场‘被父母都抛弃了的最无辜可怜的孩子’的大戏不是?

    (ps:今天星期一,冲新书榜了!乃们的推荐票票,快到伦家碗里来!)

重要声明:小说《炮灰公主要逆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