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宴会惊变

    下去,下去…。。

    凤羽皇没有当众责罚凤心婷,虽然这凤心婷丢了他的脸面,可再怎么说那也是他的掌上明珠……。

    父皇,婷儿…。凤心婷还是不愿意就此离开,尽管她此刻疼痛难忍,她还是不愿就此离开御花园…。

    下去…。凤羽皇一记凝重的眼神向凤心婷去…。

    可…。。凤心婷言又止…。

    婷儿,先下去梳洗一下,一会儿再回来御花园。…。皇后轻声安慰着凤心婷…。

    是,母后。.....

    皇后的出声让凤心婷不敢再多言,立刻调整了心态退了下去,那双剪水秋瞳在退下去时,闪过了一抹决绝…。

    皇上,今既然是凤羽少女们的好子,不妨让那些未出阁的大臣之女们比试比试。闹一番助助兴…。

    皇后见凤心婷已离去,便轻轻的拍了拍凤羽皇的手背,柔声道……。

    如此甚好,就按你说的办吧…。

    凤羽皇拍了拍手掌,然后抬头看了眼刘公公…。

    刘公公离得最近,自然将他们的话,一字不落的听在了耳里,在得到指示后,轻轻的点了点头,恭敬道了一句,是。转过来,扯开尖细的嗓音大喊……。

    接下来便是各千金表演的时间了……。

    闻言,各位朝中大臣的女儿脸上都泛着跃试的表,一个个激动的差点跳了起来,似乎全都忘了刚才的心酸…。

    一个个都想要借着此次宴会展现出自己最美丽的一面,好让那些王爷,公子们可以注意到她们,好觅得一个如意郎君……。

    玉妃娘娘,云妃娘娘到…。

    随着太监的一个呼喊,瞬间将众人的视线都吸引过去……。

    凌希妍抬起美眸,随着众人的视线望了过去……。

    只见两名女子迈着优雅的步子,缓缓地向御花园内走来……。

    两名女子分别是一个着淡绿色的繁花宫装,外面披着一层金色薄纱,宽大的衣摆上锈着紫色的花纹…。

    三千青丝撩了些许简单的挽了一下,其余垂在颈边,额前垂着一枚小小的红色宝石,点缀的恰到好处……。

    头上插着镂空飞凤金步摇,随着莲步轻移,发出一阵叮咚的响声,衬得别有一番风美丽可人之姿…。

    另外一个女子便是一袭淡粉色宫装,裙角绣着展翅飞的淡蓝色蝴蝶,外披一层白色轻纱,微风轻拂,竟有一种随风而去的感觉……。

    丝绸般墨色的秀发随意的飘散在腰间,材纤细,蛮腰赢弱,更显得楚楚动人……。

    金黄色的云烟衫绣着秀雅的兰花,逶迤拖地黄色古纹双蝶云形千水裙,手挽碧霞罗牡丹薄雾纱…。

    云髻峨峨,戴着一支镂空兰花珠钗,脸蛋媚如月,眼神顾盼生辉,撩人心怀……。

    臣妾,参见皇上,皇后…。玉妃与云妃走至凤羽皇面前,纷纷行礼…。

    平…。

    微微的顿了顿,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声道来人快赐坐…。凤羽皇的语气中微微带着点点的异样。

    谢皇上…。

    云妃与玉妃轻轻的应了一句,便优雅的坐到了太监给她们搬来的椅子上……。、

    玉妹妹不是让宫女来告知本宫,说玉妹妹你子微恙,不能前来参宴,本宫已将其告知皇上,可如今你又…。

    皇后轻轻浅浅的抿了抿茶盏中的清茶,询问道……

    回禀皇后,玉姐姐现已不碍事了,是臣妾见玉姐姐已无碍了所以非要让玉姐姐陪臣妾到御花园来陪臣妾来参宴的……。

    着淡粉色宫装的云妃缓缓地抬起头来,轻声回禀着……。

    妃,是否如云妃所言子现已无碍,要不要朕派御医来瞧瞧。……

    凤羽皇轻声的询问着玉妃,黑眸里漫着满满点点的柔…。

    皇上,臣妾的子现已好多了,不碍事的,更何况臣妾已瞧过御医了……

    玉妃淡淡轻轻的点了点头,脸上带着淡淡点点的红晕,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更是艳丽无双…。

    皇后看着完全不顾旁人的两人,眸光里划过了一抹恨意,深深浅浅的吸了吸气,强压下心中的那一抹恨意,柔声道……。

    皇上,这么多的才女们在这里,究竟是先要哪一个千金先表演呢?……

    凌希妍微微的伸了伸懒腰,不再去看那些无聊的后妃争斗,微微的垂下眸子,轻轻浅浅的抿了抿茶盏中的清茶,细细的品味着这些所谓后宫妃子刚刚所说的话,心里一阵冷笑……。

    从古至今果然后宫都不是个好地方,什么勾心斗角的把戏都一一的放到了台面上了……。

    姑姑,哪一个千金先表演,这还不简单吗?…。

    清甜滑腻的女声突然响了起来,瞬间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凌希妍轻轻浅浅的转了转眸子,向众人的视线望去,只见一名女子,穿粉红色的绣花罗衫,下着珍珠白湖绉裙……

    那瓜子型的白嫩如玉的脸蛋上,颊间微微泛起一对梨涡,淡抹胭脂,使两腮润色得象刚开放的一朵琼花,白中透红……。

    簇黑弯长的眉毛,非画似画,一双流盼生光的眼睛,那人的眸子,黑白分明,漾着令人迷醉的风神韵…。

    珍珠白色的宽丝带绾起,本来就乌黑飘逸的长发却散发出了一股调皮般的气质…。

    长发及垂腰,额前耳鬓用一片白色和粉色相间的嵌花垂珠发链,偶尔有那么一两颗不听话的珠子垂了下来,竟然更添了一份亦真亦幻的美…。,

    手腕处带着一个白色的玉镯子,温润的羊脂白玉散发出一种不言的光辉,与一浅素的装扮相得益彰……。

    心儿,不得无礼…。一旁的丞相呵斥道……。

    宗政晨心不甘心的努了努嘴,是姑父说的,这只是小聚,如若是叫皇后的话,那得多生疏啊……。

    丞相无需责怪心儿,这孩子就是讨人喜欢,皇后可是喜欢的紧…。凤羽皇说完便爽朗大笑起来…。

    被凤羽皇点名的皇后,眉目清远,整个人散发无限的柔,柔声道,心儿,到姑姑这里来…。

    是,姑姑…。

    宗政晨心来到皇后边的位置坐了下来,眸子偷偷的扫了扫凤炎杰,眼里的慕之意却是无法掩饰,浓的都化不开,整个俏脸都微微变得有些羞红…。

    可是凤炎杰却是没有将一点心思放到她的上,眼神只是紧紧的盯着角落的凌希妍…。

    见此,宗政晨心冷冷的瞪着凌希妍,眼底是满满的妒意,心底冷哼一声,又是这个女人…。

    如果这个女人,敢打她男人的注意,她会让她尝尝痛苦是什么滋味的…。

    被宗政晨心这么一瞪,凌希妍更是恼怒,怎么这个宴会上全都是豺狼虎豹的,貌似她可没有做些什么啊…。

    微微皱了皱眉,低下头,静静的玩弄着酒蹲…。

    那依心儿所言,不知心儿可是有了什么好主意……,?凤羽皇悠悠的开口询问道……。

    姑父,心儿哪是有什么好主意,这表演的顺序还不是与往常一样,挨个抽签,不过表演的项目嘛,心儿倒是有一个法子,不知可不可行…。

    宗政晨心轻轻的笑着,她的话音刚落,玉妃便接过话来…。

    心儿一向是聪慧过人,你所提的法子,肯定是别有一番与众不同。…。

    玉妃娘娘,取笑心儿了,心儿的法子再简单不过了,不过是才艺按抽签的方式来决定表演什么罢了,心儿想在坐的这些才女佳人们,一定是个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出类拔萃,不管是抽到什么,想必都难不倒佳人才女们的吧。……。

    宗政晨心的话一出,各位朝中大臣女儿的脸上都带着跃试的表…。

    如此甚好,就按心儿所说的办吧,刘然,你去准备吧。凤羽皇当着众人的面,了宗政晨心的建议…。

    是,皇上,老奴领旨。……。

    刘公公恭敬的弯了弯腰,便马上组织参赛的大臣之女站成了一排,安排好她们排好队舞…。

    顿时,整个宴会都变得闹非凡…。。

    凌希妍美眸扫过了,那些空落的位置上,微微的扬了扬唇,低下头,继续一副不中用玩弄着酒樽的模样…。

    那是哪家小姐,为何不去参加表演…。皇后侧过头询问一旁的太监。

    那位小姐,请你快快前去参加表演,不要误了时辰…。

    太监眉头一皱,这是哪家的千金小姐,如此的不识大体,语气中也带了丝丝的不悦,说话间,他突然感觉有一道凛利如刀的眼神朝他扫了过来……。

    一偏头,正对上冷昊辰冷血冰冷的利眸,泛着摄人的杀意…。

    顿时,他心中大惊,连连惊得低下头去…。

    这南萧皇怎么会用这种杀人的眼神看他,貌似他并没有得罪过他啊?…。

    闻言,凌希妍无奈站了起来,恭敬的低着头,禀皇上,臣女并非有意抗旨,只是臣女…

    只是什么。皇后的目光锁定在了凌希妍上。

    凌希妍美眸里漫过一丝不解,貌似今她们才初次见面,为什么她有种被皇后盯上的感觉。

    看着久久不出声的凌希妍,皇后温润的笑靥顿时变了,眼神凌厉的看着凌逸云父子,话语甚是冰冷。

    ..

重要声明:小说《独宠调皮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