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别样的勾引

    冷昊辰轻迈着步伐,缓步走至凤羽皇跟前,幽暗的利眸让人看不清任何绪,目光淡淡的扫过御花园内的众人,

    眸光绕过角落旁的凌希妍时,眸底迅速划过一抹柔,一闪而过,稍纵即逝。

    强大的气势压得众人根本无法喘得过气来,最后他的目光落在凤羽皇的上。

    朕冒然来访,还望凤羽皇不要介意……。嘴里虽说着客气的话语,可他的语气中却没有半点客气的成分。

    咳咳,……。,南萧皇客气了,你能亲自前来,朕自然十分欢迎,招待不周之处还望海涵,咳咳……。

    凤羽皇尴尬的轻咳着,也借着这轻咳来缓解这尴尬的气氛。

    两个大国的帝王,一个坐于御花园中的正中,着明皇朝服,一个负手而立,只着于一袭简单的白衣,

    这其中却有着天与地的差别,哪怕是凤羽皇在努力的维持着他的威严,也比不上冷昊辰那么的随意一站……。

    南萧皇请入座。凤羽皇指着太监备下的一个位置,对着冷昊辰邀请道。

    冷昊辰轻轻点了点头,缓步往凌希妍正对面的玉台坐了下来,他后的女子紧跟在后,眸子微微的扫了扫凌希妍,便轻轻的坐下。……。

    顿时,整个御花园的气氛,紧张的有些怪异……。

    朝中的一些大臣脸色挂着淡淡的不满,却又不敢言,更难看的脸色莫过于凤羽皇。

    凌逸云暗自打量着龙椅上眉头紧蹙的凤羽皇,这南萧皇,果真是闻名不如一见,眸子漫过一抹赞赏……。

    冷昊辰目光一凝,那些稍有微词的大臣们也都纷纷的闭上嘴,不再多言,都怕惹怒了这蹲杀神……。

    关于这尊杀神的传闻,他们可都记忆犹新……。

    冷昊辰抬起利眸看向凌希妍,深邃的利眸中溢着满满的宠溺……。

    似乎是感觉到了冷昊辰的注视,凌希妍慢慢的抬起美眸,看向他,一瞬间,四眸相对。

    凌希妍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似乎漏了半拍,那一瞬间,她甚至怀疑,自己就那么的被那双深邃的利眸吸了进去……。

    她突然发现,刚刚发现他那绝世之美,在这一刻,统统都变成了浮云,似乎天地万物都不及那一双深邃犹如无底深潭般的利眸…。

    隐约间,她似乎可以感觉道他眸子隐隐约约的闪了一下,很快,那速度很快,快的让她无法捕捉,快的让她认为刚刚的四眸相对,只是她的错觉…。,

    但是她还是敏锐的感觉到了,那微微的,闪烁间,似乎掠过了一丝熟悉…。

    脑海中快速的闪过一副画面,很快,快的凌希妍捕捉不到,微微的蹙了蹙眉,刚刚会是她的错觉吗?这样风华绝代的男人,她若是见过,断然是不可能忘记的……。

    所以她断定以及肯定,她从来都不曾见过他……。

    那么,那一瞬间莫名的熟悉感,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是她的错觉吗?只是,她的感觉一向来都没有出错过,就算有那只有在三年前的那一次,这一次,真的是看错了?真的是她的错觉吗?微微的点了点头,不再去纠结这件事…。

    美眸再次抬起,便见他已经移开眸子,似乎,刚刚的那四眸相对,真的只是她的错觉。

    突然,感觉园内的气氛有些怪异的沉闷……。

    凌希妍微微抬眸,轻扫了四周,美眸里闪过一丝了然,原来是他并没有坐到凤羽皇为他准备的玉台上,而只是坐到了她的正对面……。

    他如此当众拂了凤羽皇的美意,也难怪气氛会如此怪异……。

    凤羽皇惊滞,子微微的僵了一下,万万没有想到,冷昊辰会这般当众的拂了他的意愿,脸色微沉,一双眸子快速的掠过几分的不满,唇角微微动了动,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却还是没有说出口……。

    再怎么着,他对冷昊辰还是有着几分的忌惮的,更何况此刻的冷昊辰那一寒霜惊人的冷意,竟然让他有些害怕……。

    他乃是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的皇上,而且还在自己的御花园内,竟然被一个比他还要小几辈的帝皇给震摄住了,轻声咳了咳……。

    凤羽皇与在他边的刘公公对视一眼……。

    刘公公点了点头,立即扯着嗓子轻声一喊,时辰到,开始奏乐。紧接着四周管弦悠悠,丝丝声响……。

    一群群着装清雅的美人伴着悠悠的音乐声,从台下,一直轻舞道台上……。

    美人们个个轻如燕,面带笑容,舞姿柔美,优雅的仿佛个高贵的天鹅……。

    宾客前边的玉台上,摆满琼浆玉露与上等佳肴,太监宫女们小心翼翼的往宾客们的酒蹲里添酒……。

    一股股令人微醉的酒香溢满在四周,每个千金的玉台上都摆满着一只小花篮,里面装满了令人沉醉的桔梗花……。

    玉台上的玉蝴蝶竞相怒放…。

    顿时,花香与酒香四溢……。

    在悠扬的音乐声中,凤羽皇举起玉台案上的酒樽,看着园内的众人,脸上带着少有的微笑,今是凤羽国年青少女们的好子,朕祝愿少女们都能觅得如意郎君,愿生活美满。话落,将手中美酒一饮而尽,便将酒樽轻转放下……。

    百官们,立即站了起来附和道,多谢吾皇圣意,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突然,整个御花园内的灯光被熄灭,顿时整个场面混乱起来了。

    黑暗中,刘公公大喊,护驾,护驾,御前侍卫护驾,……。

    慢着,皇后微微顿了顿,

    皇上,无需惊动御前侍卫,这只是婷儿给我们的一个小小的惊喜……。皇后轻握住凤羽皇的手,语气中不卑不亢,稳稳有力,颇有一国之后的风范。

    皇后的声音不大亦不小,但还是被凌希妍听到了。

    凌希妍这才微微的抬起眸子,接着浅浅的月光,仔细的大量着皇后,看来这个皇后不可小觑呢,

    也对,一个在深宫磨了这么多年的女人,果然是成了精了,凌希妍是真的有些自叹不如,美眸一闪,这凤心婷,还真会故弄玄虚……。

    退下……。凤羽皇轻声一喊。

    是……。御前侍卫恭敬的应了一句。

    不多时,御花园内的灯光再次被点燃,便有丝丝动听的琴声渐渐响起。

    一名着浅粉色女子子轻盈似风,缓缓榻上高台,昏黄的月光,将她渡上一层淡雅的光华……。

    女子长发披散,不曾带任何头饰,素雅脱俗,她的脸用白纱蒙起,让人看不清她的容颜,手上还拿着一个不大不小漂亮的铃铛,。

    碰的一声,一朵烟花,破开漆黑的夜空……。

    众人顿时眼前一亮的同时,更是看得两眼有些迷离的…。

    有一些人不被这一道更加夺目的风景给吸引了所有的心神…。

    只看见,高台上的女子,闪眼间走至高台中央,猛的将手中的玉带挥开,在众人还没来得及惊叹的时候,又将手中的铃铛轻摇,玉带与铃铛同时挥动起来,

    女子闪舞动,或轻拂手中的玉带,或弯腰向前,随着她的舞动,白纱轻扬,衣决轻飘,隐隐的可见一抹绝色之姿。

    众人一番惊艳之时,也都在猜测着这名出尘绝俗的女子到底是谁。

    浅衣裙女子,这时,已是站在高台侧面,一双剪水秋瞳,带着三分妖媚。

    冷冷的扫过众人,最后,目光停留在冷昊辰的时候,整个人顿时愣住了。

    哐当……。

    铃铛从浅色衣裙女子的手中滑落在地,她却犹自不知,仍然痴痴的盯着冷昊辰出神。

    凤羽皇见此,眉头轻蹙,向着边的刘公公使了个眼神。

    刘公公会意的点了点头,扯开尖细的嗓门大声道,奏乐起……。

    一言惊醒梦中人,呆愣中的凤心婷迅速的回过神来,对着冷昊辰轻然的抛以倾世一笑。

    凌希妍不动声色的将着一切看着眼里,她轻然的转向冷昊辰。

    只见他姿依然妖娆慵懒,对于刚刚浅色衣裙女子的暗送秋波,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微微的蹙了蹙眉,难道他真的如传闻般不近女色。(冷昊辰近不近女色,后凌希妍自然是最清楚的,o(n_n)o哈哈~)

    浅衣裙女子见冷昊辰对自己的暗送秋波并不为所动,不由得紧拧了拧眉,拾起高台上的铃铛,优雅一笑,轻轻再次的舞动着,

    缓步轻舞着走下高台。

    聪明的她,眼眸里闪过了一抹志在必得的神色,刚刚的呆愣,只不过是她故意而为之,她真正的目的是让台下那个风华绝代的男子注意到她,

    对于台下的那名男子,她更是志在必得,也只有她这绝色之姿,才能配得上那名风华绝代的男子,目光瞥向角落旁的凌希妍,见她淡雅出尘,不由得厌恶与心。

    由此,她也得出了一个结论,在场所有高官之女,皆是愚蠢之极,无人是她的对手,面纱下的脸,冰冷一笑。

    随即,让陪着琴声,翩然起舞,浅粉色长裙随风飘扬,盈盈不及一握的腰肢曼妙的扭动着,勾勒出动人的韵致。

    眼眼前的男人,更是毫无疑问的世间绝美,让人一见足以震撼,只是这其中却不带着让人感觉到半分的飘渺与恍惚,

重要声明:小说《独宠调皮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