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乞巧宴会3

    而凤炎彬则是一袭黑色的锦袍,金冠束发,没有了平里的风度翩翩,温文而玉的感觉,

    一脸笑意,却也不会让人感到突兀。可是她却从凤炎彬的眸底深处,窥见了一抹狠毒,一闪而过,稍纵即逝,

    直觉让她感觉到,这凤炎彬并不是表面看上去的这么简单,这风度翩翩的表面,也许只是个假象而已。或许,是感觉到了凌希妍的目光,凤炎杰转过头来,目光触及到凌希妍的瞬间有些诧异,随即勾出一抹温和的轻笑对着凌希妍点了点头。

    凌希妍轻轻的垂下眸子,她可不出风头,若无其事的捻起一块糕点放入口中。

    三个人一进来,立刻有许多的朝中重臣,将他们围住,众人脸上都带着客气而讨好的笑容,谈论着,交谈着,气氛一时闹的不像话,那些未出阁的千金小姐,也满脸含羞的拿着丝帕,有意无意的走到三位位高权重人中之龙的三人旁。

    或媚,或大气,甜美的千金小姐,都要只希望名声显赫的三人能够看见她们一样。

    希儿,你看看那些所谓的千金小姐,一个个都恨不得直接往他们三人上贴去……。薛灵芸端起一旁的酒樽,眼角的余光望着那些阿谀奉承的朝廷百官与那些试图要钓到金龟婿的千金们,嘴角缓缓的勾起一抹嘲讽。

    芸儿,你怎么了……。凌希妍微微的皱了皱眉,玉手轻轻淡淡的挑起眼前的茶盏,轻轻抿了抿。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薛灵芸挑起手中的酒杯,仰头一口饮下,嘴角轻轻一扬,眸子划过了一抹难以看清的绪。

    凌希妍半信半疑的凝视着薛灵芸,美眸里漫着淡淡的不解。

    儿臣参见父皇……。凤炎杰,凤炎华,凤炎彬三人走至凤羽皇面前,微微施礼。

    平,赐坐。凤羽皇语气平稳,却带着王者威严。

    谢父皇……。

    凤羽皇见凤炎杰他们三人已落座,黑眸一闪,脸上带着轻笑,抬起杯盏道,众卿,今朕与百官聚集全是为仅与众臣同庆,不谈国事。

    吾皇万岁。大臣们纷纷抬起酒樽,朝凤羽皇轻轻举了举。

    凌老弟,朕听说希妍这孩子安然归来了。凤羽皇若是无意的问着一直没有开口的凌逸云。

    被点到名的凌逸云,就算不想开口也不行了,想要起回话,却被凤羽皇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起回话,刚刚朕不是说了,今是小聚,礼数暂时放一边……。

    凌逸云坐下,恭敬的说道,托吾皇洪福,希儿这孩子总算是安然回府……。凌逸云感触颇深。

    那就好,要不要朕派御医过来瞧瞧……。凤羽皇犀利的看着凌逸云。

    微臣谢过皇上的美意,只是希儿现在已经无碍了,无需在劳烦御医…。

    那就好……。拉起一旁皇后的手,慈眉善目,竟是温和。

    凤羽皇的话音刚落,顿时,在场所有人都将疑惑的目光投向角落旁的凌希妍。

    凤炎杰随着众人的视线望去,只见一个气质出尘,一袭浅蓝色湘裙的女子慵懒的坐在角落旁,静静的挑着杯盏,玩弄着。

    角落旁的女子一袭浅蓝色湘裙,墨玉般的青丝,只是简单的绾了个碧落鬓,鬓上簪着一支清雅浅白色镶有茉莉花边的玉簪。

    一条淡淡浅浅的缎带围在腰间,淡雅处又多了几分出尘的气质。

    一双灿若星光般的美眸,三千青丝垂放在纤细腰间,面带浅色轻纱,让人一见便再也移不开眼睛。

    东凤太子到……。随着太监的一声呼喊,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一袭深蓝色的男子优雅的摇了摇纸扇,缓步向众人走来。

    一袭深蓝色锦袍,领口与绣口绣着精致的暗花,头戴白玉冠,英的眉如水墨画一般流畅,

    淡雅如雾的星光眸子,优美如樱花般的樱唇,轻轻的抿成一条直线,却勾勒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很淡,却带着致命的吸引力。

    而他后的女子则是一袭浅紫色轻纱衣裙,腰间坠着镶有银边的白色流苏,细致乌黑的长发,披落于双肩之上,

    一缕青丝,垂在前,薄施粉黛,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绯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嫩可,整个人好似随风纷扬的蝴蝶,又似轻灵透彻的冰雪……。

    东方煜嘴角微微带笑,迈着优雅的步伐,缓步走至凤羽皇面前。

    本宫也来凑凑闹,不知凤羽皇是否欢迎……。东方煜脸上带着轻笑,挥了挥手中的纸扇。

    当然,朕哪有不欢迎的道理,东方太子快请落座……。凤羽皇轻声一笑。

    多谢……。东方煜仪态闲雅的一笑,有着说不出的清贵绝美,似乎是像天无边踏云而来的清风,又若是晨曦缭绕的烟雾,让众人一阵阵恍惚。

    缓步往凌希妍的正上方的玉台坐下,因为凌希妍刚刚一直低着头,害他差点没有看到她,眸子里划过一抹兴味,她不似其他千金一般仰头,而只是低调的在一旁静静的呆着,大概这就是她与众不同的地方。

    东方煜旁的女子在看到东方煜落座在凌希妍正对面,一双眸子中划过了一丝恨意,便缓步的往东方煜的旁坐了下来。

    碰……。的一声,御花园内的酒蹲杯盏纷纷落地的声音,凌希妍这才微微的抬了抬眸,还未等她将眸子抬起就听到了园内传来接二连三的吸气声。

    那些小姐,贵妇手中的杯盏与筷子也在这一瞬间纷纷落地。

    眉头微微皱了皱,转过眸子看向雪儿,却发现,雪儿此刻一脸呆呆愣愣的望向御花园的转弯处,轻轻的扫了扫四周,却发现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转弯处。

    凌希妍美眸里划过了一抹不解,转头随着众人的目光望去,饶是一向冷静如冰的凌希妍此刻也忍不住惊讶,美眸闪过一丝惊叹,想不到世上竟有如此俊美的男子。

    一个男子怎么会长得如此美艳,他绝对比在场所谓的凤羽三大美男子美了几个层次,没得人神共愤,连他都自愧不如。

    妖孽,这个男人完全可以用妖孽这两个字来形容他。

    月光下,男子一袭白衣,包裹着感修长精壮的躯,听吧傲然,宽大的衣袍,仅用一根宽带的翡翠玉带束着,纯白无暇,跳不出任何杂质。

    浓墨乌黑的发丝简单的被束起,眼神微闪,目光接着往上移,那脸鬼斧天工,那是一张完美到无可挑剔的俊脸。

    脸上的轮廓有凌又叫,又雕塑般的美感,下巴弧度完美且又俊俏,鼻梁高,菱形的薄唇完美却有透着无,银红且又邪魅。

    双眸如星,一双李某中透着浓浓的寒霜与肃杀,在看那那千年寒潭般的李某,狭长如刀雕而成。

    此时,已是腰肢慵懒,整个人,绝美妖娆的令人窒息,幽深的眸光配上绝美的五官,更添一份美感。

    高处的月光透过树枝的缝隙,淡淡的洒在了他的肩上,顿时间,似乎世间万物都黯然失色,就连那月光也失去了他那夺目的光芒。

    他自以为自己不是那种以貌取人的人,就连上次,第一次见到东方煜,他都只是微微的愣了一下,但是在此刻,确实被深深地震撼住了,似乎是件万物都凝华与他飞扬的眉宇间,万物万生,都为之而失色。

    东方煜是那种让人第一眼就沉醉的绝世之美,见者无一不为痴迷,只是那份绝灭中,却有着太多的说不清的复杂,让人感觉不到太多的真实。

    儿眼前的男人,更是毫无疑问的世间绝美,让人一见足以震撼,只是这其中却带着让人感觉道半分的飘渺与恍惚,他是那种在茫茫人海中随意的站在那里,仍旧可以让你一眼就能看道的人,因为,他那种震慑的魄力是怎么都无法掩住的。

    他上散发出那种威震天下的望着之气,哪怕是随意的一眼,都足以让人感到强大的破事干,那浑然天成的王者气息,已让人深深的不由折服,从内心中由衷的佩服。

    而他后的那名女子则是,脸上薄施粉黛,着了一深兰色织锦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乌黑的秀发被绾成如意髻,除此之外只挽一支碧玉玲珑簪,缀下细细的银丝串珠流苏。腰间系着一块翡翠玉佩,

    肩若削成,腰如约素,眉如翠羽,肌如白雪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艳若滴,

    大红色的灯笼挂满在大树上,将整个御花园照的亮如白昼,园内摆满了形状各异的灯笼,

    寓意着节的气氛,满园的五彩缤纷的鲜花朵朵绽放,清香的花香,飘散在空气中,微风拂过,阵阵清香,

    让人心旷神怡,地面上,早就铺上了大红色的地毯,名贵且又华丽,玉足踩在地毯上面,柔软成一片,十分舒服。

重要声明:小说《独宠调皮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