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乞巧宴会1

    雪儿…。凌希妍一惊,将手中的衣袍胡乱的披在夜冥上,迅速的转,那着急的模样像是一个做坏事当场被捉了个正着的样子。

    夜冥微微的皱了皱眉,一双锐利的眸子漫过了一丝不解,难道他就这么的见不着光。

    夜冥猛地抬头,冰冷的目光向雪儿去,利眸中溢着满满的寒霜。

    雪儿一惊,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对着凌希妍福了福,小姐,雪儿一会儿再过来…。

    迅速的转,眸光向凌希妍瞄去。

    看到凌希妍站在桌前,衣衫半敞,发丝有些凌乱,一脸可疑的红晕,而夜冥则站在凌希妍后,轻轻的扣着衣袍上的纽扣,慢条斯理的系上腰带,

    雪儿,不经意的还看到夜冥利眸里还闪烁着一抹不明的含义。

    心中瞬间浮上一个大大的问号,难道他一整晚都与小姐在一起,微微的皱了皱眉,一双眸子中溢过一抹淡淡的疑惑。

    忽然,一道无形的寒光朝着雪儿去,雪儿的子轻轻地颤了颤,再也不敢在房内停留半步。

    快步的走出了房间,轻轻地拍了拍口,暗暗地松了口气,自家小姐怎么会找了个像冰山一样的姑爷。

    夜冥望着一旁还在发呆的凌希妍,微微的叹了叹气利眸中漫过一抹无奈,

    缓步上前,大掌一伸,轻轻的将某个发呆的小女人揽入了怀中,将下巴轻轻轻搁在她柔顺的青丝上,轻轻的往一旁挪去,埋首与凌希妍的颈项处,贪婪的呼吸着属于凌希妍上清香的味道,嘴角不由得浮上一抹苦笑,他这一辈子,都被她狠狠的吃定了。

    温的气息扑洒在凌希妍的颈间,痒痒的,麻麻的。

    凌希妍迅速转过来,伸出玉手,扶上夜冥还未扣好的纽扣,夜冥,我……。轻轻抬起眸子,美眸里里漫着点点的无辜与自责。

    女人…不要感到自责,我明白…。夜冥抓过她纤柔的小手放在唇边轻轻的咬了一口,嘴角轻挂着笑意,软软动听的嗓音,带着浓浓的温

    凌希妍浅浅一笑,轻轻的踮起玉足,抬头咬住了夜冥的薄唇。

    夜冥吃痛低呼道,你是小狗啊……。低头,满眼却是宠溺的微笑。

    凌希妍轻轻抬眼与他对视,美眸里微微闪了闪,微微不着痕迹的蹙了蹙眉,正要开口。

    突然,夜冥的右手不怀好意的伸到她的小脸前,趁她不备,在她的小脸上使劲的掐了掐。

    在凌希妍发作之前,那只白皙的大掌已经悠然的收了回去。

    手感不错…。夜冥没由来的淡淡的道了一句,潇洒转,在凌希妍惊愕中淡然离去。

    凌希妍轻轻的叹了叹气,小手扶上被夜冥掐红的小脸,还好他没有怎么使力,不怎么痛,算了,未来的路又会怎么样,那只有交给上天去做决定了,微微的揉了揉揉白皙的额头,她觉得好困,轻轻的点了点头,再去睡个回笼觉。

    夜静悄悄的来临,银白色的月光暖暖的轻轻的洒在大地上,如墨色一般的天空上缀满了闪闪发光的小星星,像细碎的钻石般在铺满成银河斜趟在墨色的天宇上。

    月亮轻轻静静的在夜空中斜挂着,微风轻轻阵阵地吹拂着,清爽至极。

    街道上,人流穿梭不息,珠翠罗溢目,车马软骄塞途。

    今,整个凤羽国都显得闹非凡,尤其是凤羽城内,更是一番欣欣向荣的景象。

    今是一年一度的乞巧节,乞巧节是一年一度,凤羽城里年轻男女的节,在这一里,所有的单男女都可以自由的交谈,交换信物。

    而且,整个街道的小摊都挂满了五彩缤纷,形状各异彩色的灯笼。

    ——将军府——

    雪儿轻轻的推开了房门,见自家小姐,闭着眼睛,呼吸均匀,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思,无奈的摇了摇头,轻轻走到塌边,小姐,天色不早了,该起来梳洗了。

    在榻上熟睡的凌希妍,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微微的皱了皱眉,小脑袋无意识的往一旁移去,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接着睡。

    雪儿微微的愣了愣,上前轻轻推了推熟睡中的凌希妍,小姐……,别睡了,小姐…。再不起来,就来不及参加宴会了。

    雪儿望了望窗外漆黑一片的天色,心下更是着急了,小姐,时辰不早了,你快起来,梳洗沐浴,等会我们要去参加皇宫的乞巧宴会……。

    雪儿轻轻的将帐幔拉了起来,无奈的叹了叹气。

    雪儿,来不及就来不及,反正我对宴会这件事,本来就是不是很衷,更何况参加个宴会而已,有必要这么隆重吗……。?

    凌希妍睁开睡意朦胧的美眸,玉手轻轻的抚着塌旁翻而坐。

    小姐,马上就到宴会了,怎么说我们也要准备准备,虽然小姐你不想去参加宴会,但是最基本的过场还是该有的……。

    雪儿含笑的看着自家小姐,眸子之中划过一抹无奈。

    雪儿对于皇家的宴会早就期盼已久,她一直想去见识那些所谓的皇宫晚宴,想到一会儿就可以看到期盼已久的盛宴,不由的摩挲擦掌了起来。

    凌希妍自然清楚雪儿的那些小九九,笑着轻轻的点了点雪儿的额头,轻轻的站了起来,沐浴,梳洗,换了浅蓝色的湘裙,坐到了梳妆镜前。

    雪儿站在凌希妍后,手持木梳,乌黑的青丝,在她的手上下翻飞,不时轻轻盘盘点点,精致的发髻,缓缓现出雏形。

    小姐,可以了。尽管凌希妍一再强调着不必太过重视,泰国盛装打扮,想平班对待就可以了。

    可雪儿一看到凌希妍那张绝美的小脸,心底就是不愿意将她遮掩起来。

    雪儿,用得着这般盛装打扮吗?我不是一再的强调随便的整理一下就可以吗?再说了,现在凤羽城的人都知道我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丑女,何必去盛装打扮,多累人啊。

    镜中的自己纪若凝脂,绝美的小脸睡觉漫画乃咯透红,清澈的美眸中闪烁着点点的狡黠的光芒,再配上浅蓝色的湘裙,比喻耳环,绝美出世,让凌希妍有种系那个将上打扮好的戎装给卸下的冲动。

    玉手缓缓的往上轻易,预想换取这一大打扮。

    小姐,快走吧,老爷与少爷他们已经在外等候着了,小姐,雪儿知道这一次的宴会,你是不愿去参加的,可是,你难道忍心整个将军府…唉。

    雪儿,快走吧,你不是后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恶骂。迅速的站了起,缓步走出了房间。

    大门外,老爷爷与凌宇浩在一旁,严肃的交谈着,但在看到凌希妍后,便迅速的收起了严肃的表,两人随即扬开了一抹轻笑。

    希儿,时辰也不早了,乞巧宴快要开始了,走吧,对了,希儿,切记道了皇宫,不可随意四处乱走,以免爹与你哥为你担忧。老爷爷停下脚步,陈上到,眸子深处划过了一抹凝重。

    知道了,爹。凌希妍轻轻的点了点头。

    爹,放心,哈尔不会让希儿收到一点点伤害的。凌宇浩轻轻上前,揉了揉揉凌希妍乌黑的轻丝周短板柔顺的触感,让他的大掌流连忘返,松开青丝的大会在那个,轻握着凌希妍软弱无骨的小手,软软的额触感,从手掌传来,让凌宇浩轻轻的扬了扬嘴角。

    老爷爷尖刺,轻笑不语。

    老爷,马车都准备妥当了,随时可以好促发。笑死恭敬的轻声提醒着。

    走吧。老爷爷千千的点了点头。

    凌希妍坐在马车里,眯着美眸,斜靠在凌宇浩的肩膀上,外面的街道是人来人往,但也完全打扰不了凌希妍的美梦。

    希儿。凌宇浩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千千的拍了拍自家妹妹的小手,低声道。

    希儿,一会儿的宴会,你就只当去玩,有什么事,哥顶着。这一次宴会时怎么毕业比不了的,无论如何,他都不许自家的妹妹收到一丁点的伤害。

    好,知道了。凌希妍轻声应着,自家哥哥的意思,就是让他去走走过场,心中不由暗暗地有些好笑,他发觉他的哥哥,有时候,真的不是一般的可,既然能将妹妹宠道这种地步,美眸里瞒着慢慢的鉴定,轻轻闭上了眸子,到头往一旁移去,直接的呼呼大睡起来。

    看到自家妹妹如此,凌宇浩无奈的摇了摇头,嘴唇扬起了一抹慢慢的宠溺。

    半晌过后,凌宇浩轻轻拍了拍凌希妍轻声道,希儿,醒醒,到了。

    凌希妍懒懒的睁开美眸,轻轻的揉了揉额头。

    希儿,下车。凌宇浩不由分说的,牵起了凌希妍的小手。

    一路上,凌宇浩一直牵着凌希妍的小手,故意将步子放慢,利眸轻扫了四周。

    皇宫举办宴会,来的人很多,在宫外听着许多马车与软轿。

    马车一辆比一辆豪华奢侈,整个宫门外都已经堵满了人。

    凌宇浩不知是用了什么方法,让他们很轻松的走进了皇宫里。

重要声明:小说《独宠调皮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