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落下山崖

    凌希妍只觉得自己的体,像一片轻飘飘的羽毛一般往下坠落,耳边有尖锐的风呼啸而过。

    轻轻的吹散了她的青丝,美眸一凝,伸手抓住了一支树枝,便悬挂在树枝上。

    玉手紧紧的抓住树枝,轻轻的往一旁移去。

    凌希妍抓住的树枝太细,根本就支撑不了她的重量,美眸向周围扫去。

    一旁正好有一支微粗的树枝,支撑她一个人的重量应该是没问题的。

    小心翼翼的往一旁移去,伸手抓住了那支略粗的树枝。

    咝咝…。凌希妍那一抹淡紫色的影悬挂在树枝上,听到声响。

    微微的抬眸,树枝上一条花斑蛇正嫣嫣的爬了过来,目光犀利的瞥了凌希妍一眼,然后顺着树枝爬了过来。

    凌希妍美眸猛的一凝,想往一旁移去,但她的侧除了刚刚那一支细的树枝,。

    再无别的树枝,四周也无其他的攀附物,微微的皱了皱眉,美眸紧紧的凝视着那晃悠挂在树枝上的花斑蛇王,正不紧不慢的朝着她爬来。

    她曾经在一本书上见到过,花斑蛇王是一种古老的蛇娄。

    稍有不慎,若是被此蛇咬伤必死无疑,

    曾经薛灵芸试着研制解此毒的解药,可到最后便以失败收场。

    这种花斑蛇大概已经面临绝迹了,听薛灵芸分析过,此蛇是经常出现在毒草药之中的。

    每都是食用剧毒的草药,可凌希妍美眸往周围扫去,所幸周围并没有什么草药。

    微微的松了口气,眸光猛的一眯,看到了她握住的树枝上有一株,像似四叶草的绿叶。

    此刻她面对的竟然是,前有花斑蛇,后有陡峭的深渊。

    忽然一阵狂风呼啸而来,淡紫色湘裙在风中飘舞着。

    凌希妍紧紧的抓住了树枝,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花斑蛇,心中暗暗着急。

    深深的吸了吸气,心中暗自着急,此刻她只能放手一搏了,伸手去抓刚刚的那支细的树枝。

    冷不防然的,撞进了一个温暖的膛中,熟悉淡淡的翠竹香萦绕鼻端,微微抬起眸子。

    就看到了一双深邃的眸子里,漫着满满的自责,强而有力的手臂搂着她纤细的腰,柔若无骨的子,被抱在了温暖的怀抱里。

    万丈悬崖上,一袭白衣的夜冥,万年不变的冰山表终于龟裂了,凌希妍,你不要命了吗?

    冷冰冰带着微微颤抖的声音,充斥着凌希妍的耳膜,满满的隐藏着失去的害怕。

    银色面具里一张冷硬的脸上布满了寒霜,那双深邃冰冷的眸子,散出了森寒的怒气,愤怒的瞪着凌希妍。

    这个女人,还真是大胆,竟然敢在悬崖旁乱移来移去,难道就不怕掉下悬崖?

    夜冥一想到刚刚的场景,就气不打一处来,真想将这个胆子大得吓人的女人吊起来毒打一顿。

    让她好好地长一长记,免得下次还那么的傻。

    明明知道从这边移到一旁的危险多大,还不怕死的往一旁移去。

    凌希妍呆呆愣愣的看着夜冥,咝。花斑蛇吐着风信子缓缓的离开了。

    凌希妍这才快速的回过神来,心中一惊,回头望向了在树枝上的花斑蛇,发现夜冥的手背上多了两抹淡淡的暗红。

    凌希妍这才明白了,为什么花斑蛇会离开,她的眼泪一下子便涌了出来,泣不成声,为什么要下来,为什么是我,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为什么……。?

    女人,是你,是你…。冷硬的声音中带着满满的柔,唇角也慢慢的扬起一抹满足。

    刚刚花斑蛇的速度太快了,在它将风信子吐向凌希妍时,夜冥来不及阻止,便用了他的手,为她挡住了毒蛇的致命一击。

    一种深深的后怕紧紧的萦绕着他,揽在凌希妍腰间的大掌猛的收紧,将她紧紧的揽在怀中,那么的紧密,紧密的凌希妍几乎喘不过气来,他的浑冰冷,充斥着阵阵的后怕。

    凌希妍顾不得腰间的疼痛,紧紧的咬着樱唇,含着泪,愤愤的瞪着夜冥,夜冥,你这个混蛋!眼泪又一次的流了出来。

    她的声音变成了哽咽,大混蛋外加大傻瓜!眼泪一下子拼命的涌了出来,那么多又那么的猛。

    夜冥看到凌希妍哭的那么的伤心,他的心里像是有一根弦被人紧紧的蹦起,哪怕是微微的一触,都会泛起撕裂般的疼痛。

    夜冥将凌希妍抱得更加的紧了,一双深邃的眸子里漫着浓浓的自责,你别哭,本门主没事。夜冥的声音低沉,紧拥着凌希妍。

    如玉的大掌轻轻的抚着她那丝绸般丝滑的青丝,面具里额头渗出点点的汗水,表示着此刻的他有多辛苦,他咬牙隐忍着,生怕凌希妍看了出来。

    凌希妍将头埋在了夜冥的怀抱里,轻轻的吸了吸气,突然美眸一凝,夜冥,你怎么样了。

    凌希妍的话语中带着满满的着急,微微的挣脱了夜冥,猛的一抬眸,虽看不到夜冥的五官现在怎么样了,但是此刻他的嘴唇一片深紫色。

    咳咳咳…。夜冥轻声的咳了几声,没事,可能是太累了。夜冥的声音淡淡的,可凌希妍还是感觉到了夜冥的话语中透着满满的虚弱。

    夜冥…凌希妍紧紧的咬着樱唇。

    夜冥一手紧紧的抓住树枝,一手紧紧的抱着凌希妍,艰难的动了动唇,女…。女人,本王没。扑。

    夜冥喉间一甜,顿时,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殷红刺眼的血,顺着嘴唇蜿蜒过面具流了下来,染红了他泛起深紫色的薄唇。

    夜冥深邃的眼眸一点点的开始渐渐的涣散,用力的咬了咬薄唇。

    将目光凝向了凌希妍,在心中暗想着,他不怕死,只是他不想凌希妍与他一起掉落悬崖。

    夜冥无论如何你都要给我住,。凌希妍的美眸中闪现着点点的猩红,冲着夜冥大声的怒吼着。

    女人。女人。夜冥手中的力气多加了几分。

    夜冥,你最好给我住…凌希妍的美眸不停的往周围扫去,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他们抓住的树枝就快要断了,美眸焦急的往四周扫去,寻找着可以支撑他们的重量的树枝,。

    女人,本门主…。

    夜冥,你休想让我放开你的手。凌希妍快速的打断了夜冥接下来想要说的话,在危险面前,夜冥绝对不会抛弃凌希妍,凌希妍也不会丢下他的,。

    如果夜冥强行掰开凌希妍的手自行掉落悬崖,那凌希妍肯定会随他而去。

    咔咔……凌希妍抓住的树枝就快要断了,夜冥,你最好不要打别的主意,这辈子,你休想逃开我。

    好,女人。夜冥嘴上虽应的爽快,但他却在找准时机,打算运功将凌希妍送上崖顶。

    咔咔。树枝瞬间断了一半,另一半也即将断裂,咔咔。就在夜冥想要运功时。

    凌希妍手疾眼快的伸手紧紧的抱住了夜冥,小脸紧紧的贴着夜冥坚实拔的脊背,深深的将小脑袋埋在了夜冥温暖的怀抱中。

    夜冥无奈的摇了摇头,将她紧紧的搂在怀中,用自己的体阻挡住了悬崖绝壁上突出的荆棘。

    像是对待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承受着体上的剧烈的疼痛,却抵挡不住他此刻内心的快乐,冷硬的薄唇,微微的一扬,扬起了一抹喜悦的笑容。

    渐渐的夜冥与凌希妍下坠的速度更快了,凌希妍微微的抬起头与夜冥相视一笑,只有短短的瞬间,

    凌希妍再次将头紧紧的埋在了一抹温暖的怀抱里,感觉再也没有什么比他的怀抱更温暖。

    夜冥不顾体上剧烈的疼痛,微微的低下头来,将头深深的埋进了凌希妍的颈窝处。

    温的气息如数扑洒在了凌希妍颈间,痒痒的,让凌希妍不由轻轻的颤了颤,可她还是将玉手紧紧的环住了夜冥精壮的腰

    女人,你不怕死吗?夜冥的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着。

    不怕,因为有你在我边,我什么都不怕。

    凌希妍的美眸里闪着无比的坚定。

    凌希妍的小脸紧紧的贴在了夜冥的口,听着他絮乱却又强而有力的心跳,闻着他那翠竹香气混着浓浓血腥的味道。

    想着他不顾一切的跳下悬崖,只为了就她,这让凌希妍感到无比的感动的同时,更多的却是心痛。

    女人,你不是要赶本门主走的吗?夜冥突然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可凌希妍还未来得及回答,小脑袋冷不防然的撞到了一块突出的岩石上,嘭。的一声响过,凌希妍只觉得头痛裂,眼皮沉重的根本就睁不开来,力气也在一点一滴的抽离体,片刻之后,凌希妍小脑袋轻轻一歪便昏了过去。

    女人。久久没有得到回应,夜冥微微的低下眸子,便看到了凌希妍此刻晕了过去,夜冥的薄唇刚好擦过凌希妍光洁的额头。

    好烫!该死的,他刚刚怎么没有发现她的异常,扑通一声,

    下落的夜冥与凌希妍掉进了一片寒潭之中,寒潭溅起了无数的水花,夜冥强忍着体上的剧痛,

    快速的游到了凌希妍的跟前,将昏迷的凌希妍从寒潭之中抱了起来,往一旁的洞口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独宠调皮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