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遇刺1

    小姐,还要一杯吗?雪儿着急的声音响了起来。

    凌希妍轻轻的点了点头,美眸里带些微微的无奈。

    小姐,你生病了,额头烫得很,需要立刻医治。

    雪儿将杯倒好的清茶递给了凌希妍,一脸着急的望着凌希妍。

    凌希妍抿了抿杯中的清茶,微微的摇了摇头,樱唇轻启,我只是感染了风寒,过几天就会好的,雪儿,你不必太过担忧。

    只是感冒而已,凌希妍并不在意,在现代时,她感冒时,就不曾吃药,几后便自动痊愈。

    小姐,可是你的额头很烫,如果不马上医治的话,那样会越病越严重,不能再过多的耽搁了,必须赶快医治。

    雪儿看到凌希妍那一脸不在意的样子,微微的蹙了蹙眉,轻轻的解释着。

    凌希妍不以为意的点了点头,看向了窗外,什么时候了。

    小姐,现在已经是巳时过半。

    小姐,府里来了景王爷的侍卫,老爷请小姐去前堂。门外响起了丫鬟的声音。

    知道了。凌希妍微微的皱了皱眉。

    小姐。雪儿一脸着急的看着凌希妍。

    雪儿,你帮我到衣柜里面拿那件浅紫色的湘裙。

    小姐,可是你…

    雪儿,不碍事的。凌希妍将锦被掀开,轻轻的拿起榻上的绣鞋穿上。

    走到屏风后换上了紫色湘裙,刚梳洗完毕,房外又响起了丫鬟的询问声,小姐,你梳洗好了吗?

    小姐。雪儿撅了撅嘴。

    凌希妍微微的扬了扬唇角,缓缓的走出了房门外,便看到了房门外站着一名丫鬟。

    小姐,老爷已在前堂等待多时。凌希妍微微的点了点头,便跟着丫鬟去了前堂。

    凌希妍的院子离前堂不远,没多久便来到了前堂,前堂内,凌逸云早已在那正中央的主座上坐着,同在旁边的还有一个男子。

    爹。凌希妍微微的一笑,大步从容的走了进去。

    希儿。凌逸云从主位上站了起来。

    凌小姐,景王爷已在凤鸣轩等候多时了。侍卫走到了凌希妍的面前。

    希儿,既然景王爷已等候多时了,你快去快回吧。

    凌逸云的唇角微微的扬起,脸上带着满满的笑意看着凌希妍。

    凌希妍微微的点了点头,爹,希儿知道了。

    希儿,快去吧。凌逸云轻轻的点了点头。

    凌希妍缓缓的往大门的方向走去,来到了大门外。

    门外早已将马车准备好了,凌希妍与雪儿缓缓的走上了马车

    车夫见凌希妍上了马车,拿起手中的缰绳往马背上一拍,驾。马后侧缓缓的朝着凤鸣轩的方向行驶去。

    马车上,雪儿见凌希妍一上马车就靠在窗旁看着窗外的景象,轻轻的皱了皱眉,小姐,你的风寒真的不碍事吗?

    凌希妍放下手中的锦布,雪儿,真的不碍事,雪儿,小心啰嗦多了,以后就嫁不出去的哦。凌希妍轻笑出声。

    小姐,你又在拿雪儿寻开心了。雪儿微微的撅了撅嘴。

    凤鸣轩离将军府的距离较短,车夫只用了一刻钟便来到了凤鸣轩门口,吁。车夫停下了马车。

    对着马车内的凌希妍开口道,凌小姐,凤鸣轩到了。话一落便跃下了马车。

    雪儿先从马车上走了下来,转过来,小姐,到了。凌希妍缓缓的走了下来。

    凌小姐,王爷已在内等候多时了。刚刚那个侍卫从马背上一跃下来。

    凌希妍轻轻点了点头,美眸微微的抬起,便大步的走进了凤鸣轩,雪儿紧跟其后,那名侍卫走在了凌希妍前面,为凌希妍领路。

    来到了二楼的包厢内,凤炎杰在窗旁前站着,王爷,凌小姐到了。侍卫恭敬的走到了凤炎杰前,禀告着。

    凤炎杰微微的转过来,优雅的往桌旁前的椅子坐了下来,凌姑娘,请。凤炎杰见凌希妍丝毫没有想要与他同坐的念头,沉声道。

    景王爷,不知要我前来所谓何事。凌希妍缓缓的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

    凌姑娘,本王别无他意。凤炎杰微微的勾了勾嘴角,勾起一抹迷人的弧度。

    凌希妍微微的蹙了蹙眉,美眸里带着满满的疏离。

    凌姑娘似乎不想与本王一同用膳?凤炎杰看到了凌希妍眸子中的那一抹疏离,眼眸中闪过一抹失落,语气中带着些许的不悦。

    凌希妍微微的愣住了,随即扬开了一抹轻笑,王爷…

    笑成那样,看来是本王误解你了。凤炎杰打断了凌希妍接下来的话。

    凌希妍微愣,抬起美眸,便看到了凤炎杰此刻正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凤炎杰的嘴角慢慢的往上扬,眼眸中闪烁着一抹难以捉摸的的笑意。

    凌希妍在心中暗暗的懊恼着,貌似她从来都没有惹过他,平静无波的眸子,望向他,带着点点的笑意,却不曾开口说什么。

    而是在等着他先开口,至少他她开口,她才能够判定方向,再来想办法应付。

    凤炎杰的眸子直直的望向凌希妍的眸子,微微的一愣,随即便缓了过来,凌小姐,可记得御药房。凤炎杰的眸子中多了几分的探究。

    御药房,凌希妍微微的一惊,一瞬间的时间,凌希妍便已经恢复了平里的冷静。

    虽然不知道凤炎杰所指的是什么,但是他那话中带话,让人明显的感觉到了,一种本能的危险。

    微微的一笑,王爷所指的是什么?美眸中迅速的划过了一抹锐利。

    凤炎杰微微的怔了怔,眼眸中掠过几分的欣喜,本王指的是皇宫中的御药房。双眸微微的眯了眯。

    凌希妍狠狠的汗了一把,这算是哪门子的回答。

    御药房肯定是皇宫里的,凤炎杰该不会是脑子里有问题吧?

    不过这样的想法她只在脑中想想而已,她不会傻到当着他的面说出来的。

    那恐怕要王爷失望了,我并不知道什么御药房。凌希妍唇角轻轻一扬。

    凌小姐三年前可否曾到御药房。凤炎杰眉角微微一挑,声音中带着积分的随意,望向她的眸子多了几分的期待。

    凌希妍袖子中的玉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脸上的神色依然未变,王爷,三年前我不曾到过御药房。

    凤炎杰的嘴角微微的僵了僵,双眸瞬间划过了一丝的暗淡。

    小姐。包厢的外面响起了雪儿的声音,包厢的门被打开了。

    雪儿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信封轻声道,小姐,有人送来请帖给你。

    凌希妍微微的挑了挑眉,不管凤炎杰如何得知三年前她曾去过御药房的事。

    但是现在她不想与他有过多的周旋,雪儿的出现是刚刚好。

    微微放开了袖子中紧握的玉手,哦,那拿过来给我看看。

    凌希妍微微的招了招手,雪儿将手中的请帖递到了凌希妍的手上,凌希妍轻轻的打开,洁白的纸上写着几行行云流水般的大字。

    断石崖见!落款的地方只有简洁的一个芸字,凌希妍的嘴角缓缓的扬起了一抹浅浅的笑意。

    薛灵芸约她去见面的地点是断石崖,在凤羽江的旁边的树林里。

    凤炎杰轻声的咳了咳,一双眸子里划过了一抹受伤,凌小姐,本王还有事要处理。

    凤炎杰站了起来,径直的往前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厢房,温和的声音中透着些许的异样。

    凌希妍微微的一怔,美眸中漫过一丝的疑惑。

    小姐,请帖是谁送的呀?雪儿一脸好奇的看着凌希妍。

    凌希妍微微的扬了扬眉,雪儿,芸儿约我在断石崖见面。

    芸儿小姐。雪儿喃喃自语的念着。

    走了,雪儿。凌希妍站了起来,快步的往房外走去。

    是,小姐。雪儿追上了凌希妍的脚步。

    断石崖山上,山浪峰涛层层叠叠,起伏的黄土山头。

    黑苍苍没边没沿,刀削斧砍般的崖头顶天立地,

    峡江两岸的山直起直落,好似一片大洪水的波涛,露出的云层的群山似岛屿般一簇一簇一抹一抹的悬浮着,

    草地上环绕着各式各样的野花,微风拂过,清新的花香穿的远远的。

    小姐,芸儿小姐为何要约你在这儿见面呢?雪儿一脸疑惑的看着凌希妍。

    雪儿,我也不知道芸儿为何约我在这边见面。微微的顿了顿,雪儿,如若你真的想知道,等会见面不就知道了吗?

    凌希妍微微的扬起了樱唇,美眸往四周望了望,便看到了在不远有一个凉亭,雪儿,那儿有一个凉亭,我们去那儿看看芸儿到了没有。

    说着便往凉亭走去,穿过了脚下一片片的野花,来到了断石崖最偏僻的地方,缓缓的往凉亭内走去,走上了台阶,往石桌旁坐了下来。

    凉亭内,凌希妍与雪儿安静的坐在石桌旁,等薛灵芸的到来,

    突然凉亭外传来一阵阵细细轻快的脚步声,再然后,一袭蓝衣的薛灵芸端着一壶清茶与糕点,走了进来,希儿,没想到让你们先到了。

    薛灵芸一走进凉亭来,那眼底便迅速的划过一缕精光,在看完凌希妍时,那眼眸里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屑。

重要声明:小说《独宠调皮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