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解开阴谋

    婷儿,你在这里替皇兄,看着你三皇嫂,皇兄去去就来。

    凤炎彬猛的挥了挥手中的锦袖,便直接走出了船舱。

    凌希妍站了起来,玉手轻轻的拂了拂衣裙上的绣花,微微慢步的走到了凤炎杰的跟前。

    微微的福了福,景王爷,可否向你借一个人?凌希妍的声音淡淡的,没有一丝起伏。

    凤炎杰微微的愣了愣,但很快的回过神来,凌姑娘要本王借何人给你。凤炎杰微微的勾了勾唇角,眼眸里闪过一丝的惊讶。

    就是王爷的侍卫,可否借我一用。凌希妍微微的扬了扬唇角。

    魅影。凤炎杰轻轻的喊了一声。

    王爷。瞬间画舫上,就出现了一道黑影,魅影单膝跪在地上,等候着凤炎杰的吩咐。

    魅影,从这一刻开始,你就听凌姑娘的吩咐,不得违背她的命令。

    凤炎杰看着地上跪着的魅影,目光冰寒而锐气。

    是,王爷。在地上跪着的魅影站了起来,走到了凌希妍的跟前,凌姑娘,有何吩咐?

    凌希妍微微的转了转美眸,魅影,我只要你去办三件事。

    这些若是由魅影去办,那结果会怎么样,到时候相信大家最后也都无话可说了。

    凌希妍只是简单的与魅影讲了几句,魅影便影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众人听到了凌希妍的话后,都纷纷的疑惑的望向凌希妍。

    凤炎杰的眸子猛的眯了眯,冰冷中闪过几分得狠绝。

    凌希妍她让魅影去处理这些,确实是最好不过了。

    在看到了凌希妍她在摇晃的木板上时,大皇兄也伸出手来的那一刻,他有多怕凌希妍会将手伸向大皇兄,而最让他惊愕的是凌希妍的反应。

    但在此刻,凌希妍却让魅影去替她处理这些事,想到此处,凤炎杰的嘴角就不知不觉的扬了起来。

    凤炎华但却为此微微的蹙了蹙眉,却也并没有开口。

    因为他想知道,凌希妍她到底想用什么方法解决这件事,如若换成了其他的女子,想必早已经惊吓的六神无主了。

    可她非但没有被惊吓到,却还能井井有条的让魅影去替她办事,凤炎华的脸上微微的漫过几分的惊讶,他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如此与众不同的女子。

    微微的勾了勾唇角,便慢慢的往画舫里面的桌子旁坐下,为自己倒了一杯清茶,轻轻的抿了抿。

    凌姑娘,可有兴致过来品杯清茶。凤炎华指了指旁边的位置,看向凌希妍,他那微微含笑的声音缓缓的响起。

    顿时,画舫上的所有目光再次投向了凌希妍。

    此刻,凤炎杰的一双眸子紧紧的望着凌希妍,心中微微的略过几分的紧张。

    凌希妍微微的扬了扬唇角,轻轻的走到了凤炎华所指的位置上,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坐下了。

    凤炎杰见凌希妍已就坐,眉头不自觉的蹙了蹙,大皇兄,不介意本王坐下吧。凤炎杰的嘴上像是在征求凤炎华的同意,但是与此同时他早已经往凌希妍旁边的位置上坐下了。

    自然不会。凤炎华轻轻的拿起桌上的茶壶,为凌希妍倒了一杯清茶。

    而凌希妍则无视众人的目光,微微的抿了抿杯中的清茶。

    凤炎彬一来到画舫里,就看见了这样的一幅场面,深深的呼了呼气,让他此刻的心慢慢的冷静下来,心中暗暗的冷哼一声,凌希妍想不到,你此刻还能如此的悠闲,轻声的咳了咳,便缓缓的走到了凌希妍的跟前。

    众人在看到了凤炎彬后,原本惊讶的目光,瞬间转换为幸灾乐祸的神色。

    小姐。雪儿轻轻的拉了拉凌希妍的裙角。

    凌希妍微微的抬了抬眸,淡淡的看了凤炎彬一眼,便拿起桌子上的清茶抿了抿,樱唇微微的扬了扬。

    凤炎彬在看到了凌希妍的表后,袖子中的手不断的收紧再收紧,凌希妍,你现在是害本王痛失了孩儿,难道你此刻还无半点的悔改,是需要本王将你送到公堂之上,那你才会知道你今所犯的错误。凤炎彬的眼眸里闪过一抹微微的冷意。

    闻言,凌希妍的美眸微微的扫了扫凤炎彬。

    三皇弟,是不是凌姑娘推倒的,还言之过早。凤炎杰的眼眸微微的眯了眯望了凤炎彬一眼。

    凌姑娘,都已经准备妥当了,是否将那两人给带上来?魅影出现在了画舫上。

    魅影,先把那个大夫带上来。凌希妍缓缓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是。魅影影猛的一闪,便消失在了原地。

    凤炎彬看到了这一切,眉头紧的蹙了蹙,凌希妍,你究竟想怎么样?

    闻言,凤炎杰与凤炎华的眉头同时的蹙了蹙。

    凌姑娘,人已带到。话一落,便看到了魅影揪着大夫出现在了画舫上。

    当大夫双脚再次踏在了地面上时,大夫的脸,都是一片的煞白,两腿直打哆嗦。

    凌希妍无视凤炎彬的怒火,直接绕过凤炎彬来到了大夫的面前,

    樱唇轻启,大夫,瑞王妃,现在的况如何?

    凌希妍的话一落,画舫上的人群又在蠢蠢动的议论起来,敢凌希妍找大夫是来问瑞王妃的现况如何。

    见状,凤炎杰再次轻声的咳了咳。

    顿时,画舫上又再次恢复了安静。

    凤炎彬看到了画舫上的大夫后,便认出了他就是刚才为柳梦瑶诊断的大夫。

    瑞王爷,我并不想怎么样,我只是在确定一件事而已。

    凌希妍微微的对上了凤炎彬的视线,却又快速的转过去。

    凤炎彬在听到了凌希妍的话后,像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在潜意识里,他自然是不相信凌希妍会去推倒柳梦瑶的,静静的走到了一旁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他倒是要看看凌希妍会怎么做。

    大夫,瑞王妃现在的况如何?凌希妍再次将刚刚的问题重复了一遍。

    凤炎杰微微的愣了愣,眼眸带着些许的疑惑,望向了凌希妍。

    凤炎华的眉角微微的挑了挑。

    凤炎彬的眼眸却是微微的闪了闪。

    大夫在听到了凌希妍的话后,躯不由的颤了颤,眼眸微微的扫了扫在座的每人,在看到了每一个人的表后,咬了咬牙,回姑娘,瑞王妃她现在已经滑胎了。

    那请问大夫,瑞王妃有几个月的孕了?凌希妍美眸里的幽光微微闪了闪,脸上的神色未变,再次紧紧的追问道,对于大夫的话,她似乎没有丝毫的怀疑。

    瑞王妃未滑胎之前已经有五个月的孕了。大夫听到了凌希妍的话,那丝毫不带任何危险的问话,心中微微的暗松了口气。

    但是凤炎彬听到了大夫的回答后,眼眸中闪过一丝的冷意。

    那再请问大夫,甘草与芫花,可否医治湿清毒?凌希妍微微的扬了扬眉,美眸中快速的划过一抹的狡黠。

    凤炎华一双眸子直直的望向了凌希妍。

    凤炎杰在看到了凌希妍的眼眸中的那一抹狡黠后,微微的摇了摇头,眼眸中划过一抹淡淡的笑意。

    凤炎彬的眉头却微微的皱起。

    回姑娘,甘草与芫花自然可以医治湿清毒。大夫的声音幽幽的响起来了。

    大夫,你确定瑞王妃她未滑胎之前已有了五个月的孕?凌希妍冷然的转过来,目光犀利的看向了大夫。

    大夫惊愕的看了凌希妍一眼,眼里立即的闪过些许的慌乱,微微的呼了呼气,轻声的道,回姑娘,老夫自然确定瑞王妃她未滑胎之前确实已有五个月的孕。

    凌希妍的美眸微微的眯了眯,美眸里透着冷冷的寒光,樱唇轻启,大夫,

    那请问,海螵蛸与白芍,是医治,哪一种症状,所需之物。

    大夫在听到了凌希妍的提问后,躯不由的颤了颤,

    这,老夫自然知道,此两种药是医治,风寒所致的。

    凌希妍的唇角微微的扬起一抹冷笑,大夫,凡是医者都清楚,甘草与芫花这两者是不能一起配药,若是将这两者一起入药,那样会引起相生相克的反应。

    再说了,海螵蛸与白芍,根本就不能医治风寒所引起的症状,为一名大夫居然

    连这种医学里最简单的常识都分不清楚,由此可见你根本就不是一名大夫。

    凌希妍的话一落,画舫上,原本安静的场面,瞬间再次的沸腾起来。

    大夫此刻的脸上尽是煞白一片,躯也再微微的颤抖着。

    凤炎华的嘴角再一次微微的扬了扬,眼眸中闪过了几分的赞许。

    凤炎杰的眉角微微的挑了挑,嘴角浅浅的勾勒去一抹笑意。

    而凤炎彬则嘴角紧紧的抿着,速的划过一丝冷笑。

    大夫暗暗的吸了吸气,凌姑娘,就算是老夫分不清,药物的配用,那也不足以证明老夫不是一名大夫。

    闻言,凌希妍微微的挑了挑眉,魅影,将第二个人给带上画舫来。

    是。魅影在一次的消失在了原地。

重要声明:小说《独宠调皮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