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游凤羽江

    看到了凌希妍的疑惑,雪儿微微咳了咳,小姐,先上马车吧,雪儿一会在与你细说。雪儿的眸子里快速的闪过一抹不明的含义。

    凌希妍轻轻的点了点头,缓缓的走上了马车。

    车夫见凌希妍已经上了马车,脚尖轻轻地一点,便跃上了车,拿起手中的缰绳,往马背一拍,驾。

    车夫慢慢的拍打着马背,马车缓缓的朝着凤羽江的方向驶去。

    马车上,雪儿见凌希妍一上到马车就在窗边假寐,轻轻的摇了摇头。

    小姐再过几就是乞巧节,凤羽国有一个习俗,就是在乞巧节的前几,年轻的才男才女们都要去凤羽江,乘坐画舫,由凤羽江的开头到尽头,然后由尽头再回到凤羽江的开头,寓意在接受凤羽江的洗礼。

    雪儿在一旁为凌希妍解释着。

    凌希妍缓缓的睁着眸子,指尖撩开窗旁的锦布,看向窗外的景色。

    凤羽江距离将军府的路途较短,只用了两刻钟过后,车夫便驾着马车到了凤羽江旁边。

    吁。车夫停下了马车,对着马车里面的凌希妍开口道,小姐,凤羽江到了。话一落,便跃下了马车。

    雪儿听到了车夫的声音,慢慢的从马车里面走了下来,微微的转了转,见一旁的凌希妍还没有要下来马车的念头,提醒道,小姐,凤羽江到了。

    凌希妍轻轻的将锦布放下,慢慢的从马车里面走了下来,微微的转了转,樱唇慢慢的溢出,你先回府,待会再回来接我们。

    车夫点了点头,到了个是,便缓缓的驾着马车离开了。

    凌希妍微微的眯了眯眸子,微风轻轻阵阵的迎面吹拂着,凌希妍依旧眯着眸子,惬意的感觉着微风带来的丝丝凉意。

    半响过后,凌希妍才睁开了眸子,迈着步子朝人群中走去,雪儿则紧随在后。

    湛蓝的天空下,灿烂的阳光正从密密的松针的缝隙间下来,形成一束束粗粗细细的光柱。

    温暖的阳光轻轻缓缓的照在清清亮亮的江面上,显得江面上晶莹剔透,波光粼粼。此刻,凤羽江的场面已经是,一片繁闹,只见远远近近的江面上,有许许多多精美的画舫来来回回的。

    顿时,整个场面显得十分的壮观,凤羽江边的草地上,还停着不少的绫罗软轿,一派的奢华。

    江上碧波漾,微风轻拂,山青柳翠,颇有人间仙境之感。

    从远处便看到一艘画舫从东行驶过来,而画舫上张灯结彩,顶上漆着红色的花叶,船柱雕梁画凤。当其驶近,才发现连彩灯个个人物都刻画得栩栩如生,呼之出。

    船上女子或凭或立,皆以轻纱掩面,着罗衣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风流才子赋诗作画,船尾更有绝色歌姬弹琴助兴。

    画舫在江面慢慢地滑过,几乎不留一点痕迹。

    看着眼前几艘华丽的画舫,凌希妍轻轻的停住了脚步。

    凌姑娘。后传来凤炎杰的声音。

    凌希妍微微的转过,景王爷。

    二皇兄,二皇弟。在凌希妍转的那一刻,同时响起了两道声音传进了凌希妍的耳中,微微的抬了抬眸,见到凤炎彬、凤心婷,在他们俩中间的男子应该是良王凤炎华,还有一个柳梦瑶等四人在往她这边走来。

    凌希妍几乎不可一见的蹙了蹙眉。

    柳梦瑶一看到凌希妍,顿时眼眸中闪过一抹狠毒,故而放慢了脚步,她旁的小佳,见到柳梦瑶停了下来,便知道柳梦瑶要她去办什么事

    柳梦瑶轻轻的走向小佳,在小佳的耳旁言语了几句,小佳略带疑惑的摇了摇头,但在看到柳梦瑶的眼神中的警告后,这才点了点头,是,王妃。说完便往凤羽江的前方走去。

    柳梦瑶看着小佳的影,眼底顿时划过一抹狠之色,轻轻的往凤炎彬的那一方走去。

    凤炎彬从一开始见到凌希妍那一刻,嘴角就是不的翘起,眼眸中划过一丝轻笑。

    这一位就是在诗会比赛中,赢得二皇弟的女子凌将军之女凌希妍吧。

    几人才刚靠近,凤炎彬还未停下脚步,就响起了凤炎华的询问声。

    在诗会比赛那,我只不过算是侥幸摆了。凌希妍的声音中带着不刚不柔,似乎其中还带着淡淡的冷意。

    凤心婷在一旁,听到了凌希妍的话,狠狠的咬了咬嘴唇,一双眸子顿时染上了一层厚厚的怨念。

    凌希妍微微的打量着凤炎华,只见他,标杆般笔的修长材,一拢红衣,玄纹云袖,。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被金冠高高挽起,小麦色的健康肤色,刀削的眉,高的鼻梁,薄薄却紧抿的唇,以及一双漆黑的眼珠时而闪过墨绿,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

    而在同时凤炎华也再打量着凌希妍,今凌希妍一袭淡绿色纱衣,肩上披着白色轻纱,淡浅绿色腰托底罗裙,浅浅绿色的茉莉淡淡的裙边,三千青丝绾起一个松松的碧玉云髻,随意的戴上玉簪挽带,腰若细柳。

    腰间松松的绑着淡白色的腰带,青丝柔顺的垂在纤细腰间,面戴淡绿色轻纱,一举一动皆引得纱衣有些波光流动之感,慵懒之意毫不掩饰,举止若幽蓝,给人一种澄澈透明的感觉。

    柳梦瑶此刻站在了凤炎彬的后,用力的搅着手中的锦帕,一双眸子看望凌希妍满是毒的目光。

    凌姑娘不如和我们共乘一船吧,那样好歹也有个照应。凤炎杰一脸笑意的望向凌希妍。

    凌希妍看着眼前几艘华丽的画舫,轻轻的点了点头。

    雪儿看到了凌希妍点头的那一刻,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皱,小姐。凌希妍微微的转看了一眼雪儿,在凌希妍转的那一刻,江上的人都已经上了画舫,顿时整个江边上,只有凌希妍和雪儿还没有走上画舫。

    雪儿。凌希妍一旁的雪儿还在原地站着,微微的提醒道。

    小姐,我们真的要与景王爷共乘一艘画舫吗?小姐你不怕等一下有人要找我们的麻烦吗?雪儿略带担忧的看着凌希妍。

    闻言,凌希妍的子不由的一怔,原来雪儿是在担心自己,微微的扬了扬唇角,雪儿,不必太过担忧,如若有人想找我们的麻烦,那就要看那个人有何本事了。

    凌希妍面纱下的唇角微微的扬起一抹微笑。

    听到了凌希妍的话,雪儿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似的点了点头,可是眼前最重要的是要怎样才能走上画舫呢?

    由于眼前的这一艘画舫实在是太高了,离江边的岸上还有一定的高度。

    考虑到才男才女们的不方便,画舫上的人,临时的在江边与画舫之间建起了块约三米高的木板。

    不过,因为是临时才搭建的,所以这块木板在走的时候,会有些倾斜。

    在之后那些才男才女都是有一旁的丫鬟小厮搀扶着,战战兢兢的走上这块木板,走到了画舫的里面。

    此刻的画舫里面的才男才女们,都在居高临下的看着还在江岸边上的凌希妍。

    凤心婷见此,嘴角微微的扯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柳梦瑶也是一脸就看好戏的样子看着凌希妍。

    凤炎彬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担忧的目光,但在此同时凤炎杰还有凤炎华竟不约而同的微微的将子往前探了探,将手伸向了凌希妍,想要拉凌希妍上画舫来。

    见此,凌希妍微微的一愣,眉头不着痕迹的蹙了蹙,雪儿。凌希妍轻轻的拉起了雪儿的手,慢慢的与雪儿踏上了摇晃不稳的木板,无视凤炎华与凤炎杰伸向她的手。

    小姐,当心点。雪儿低头看到江下的水流,心中微微的有些担心。

    雪儿,你现在走的不是一块木板,而是一片平坦的草地,雪儿,不要低下头去,将头抬起来。凌希妍看到雪儿的眼眸中的担忧,慢慢的引着雪儿。

    当众人看到凌希妍无视景王爷与良王爷伸出的手,众人皆是有些微微的愣住了,几乎不敢相信,凌希妍竟然拒绝了两位王爷的帮助。

    在幽暗处,看着这一切的男子,脸上略带紧张的表,瞬间转换为满意的神色。

    凤炎杰与凤炎华见此,微微无奈的摇了摇头,有些尴尬的收回了手。

    此刻,凌希妍与雪儿离画舫只差一尺了,凌希妍顿时加快了脚步,拉着雪儿,往画舫里走去。

    小姐。雪儿被凌希妍的举动,有些的惊吓到了,话语中似乎带着些许的委屈。

    见此,凌希妍忍不住低声的笑了起来。

    众人再次愣住了,在木板上摇摇晃晃的,居然还笑得出来。

    雪儿,一定要握住我的手。凌希妍的话刚落,凌希妍便拉着雪儿往画舫里面轻跑了起来。

    可怜的雪儿,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凌希妍给拉着轻跑起来。

    由于凌希妍拉着雪儿轻跑着,瞬间就轻轻松松的走上了画舫。

重要声明:小说《独宠调皮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