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

    什么,刘公公,为何父皇要将青月铁线莲与紫醉蝶花给凌希妍。刘公公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凤心婷的质问声给打断。

    刘公公听到凤心婷的话,眉头紧紧的蹙了蹙,在皇宫里,有谁不敬他三分,公主是在质疑杂家的口谕。刘公公示意边的小太监将青月铁线莲递给凌希妍。

    谢刘公公。凌希妍接过刘公公旁小太监递过来的青月铁线莲。

    凌小姐,无需多礼,这是杂家应该做的。刘公公微微的向凌希妍福了福,抖了抖手中的拂尘,转过来,心婷公主,像是在质疑杂家的口谕。刘公公的眼眸中漫过满满的怒火。

    刘公公,本宫当然是没有质疑你的口谕。凤心婷微微的一惊。

    公主,王爷,杂家的口谕已经带到了,现在杂家要回皇宫,跟皇上复命了。刘公公微微的向凤炎杰福了福,微微的翘着兰花指,慢慢地走向会场台下。

    凌希妍,别以为父皇将青月铁线莲赐给你了,你就可以为所为,怎么?刚刚你不是很厉害吗?现在怎么不说话了?凤心婷见凌希妍此刻并不打算理会自己,心中更加气恼,望向凌希妍的眸子中也是更多了几分的恨意。

    凌希妍并不打算去理会凤心婷,轻轻的站了起来,慢慢的向凌宇浩那方走去。

    凌希妍,本宫跟你说话呢?你难道是听不见吗?凤心婷看到凌希妍此刻很明显不去理会自己的样子,肺都快要被气炸了,凤心婷快速的走到凌希妍的面前。

    凌希妍见凤心婷挡住了自己的去路,柳眉微微的蹙了蹙,心婷公主,这是所何何事?凌希妍被凤心婷挡住,无奈的停了脚步,公主如若没要事的话,那请让开。凌希妍微微的抬了抬眸,对于凤心婷,她实在是不想与她,有过多的周旋。

    凌希妍的声音清清淡淡的,但当中却带着一种让人无法质疑的惊人气势,而她的上所散打出的那股优雅中却带着微微的冷意,让凤心婷一时忘记了所有的反应,只是呆呆愣愣的望着凌希妍。

    婷儿,休得无礼。凤炎杰轻轻地走了过来,望向一旁此刻依然一脸淡淡的凌希妍,嘴角略略的扯出一丝笑意,凌小姐,婷儿她只是任了一点,其实她的本不坏的,希望凌小姐多多担待。凤炎杰的声音淡淡的,又带着些随意。

    无妨。凌希妍轻轻的绕过凤炎杰,直接的往前走。

    希儿。迎面而来的是凌宇浩与薛灵芸。

    天色已晚,还是早一些回府吧。凌宇浩对着凌希妍宠溺的微微一笑。

    凌希妍轻轻的点了点头,便与凌宇浩望会场台下走去,只是刚从会场台下下来,就看见凤炎彬在那像似在等人,轻轻的从凤炎彬的旁走过,连看都不曾看凤炎彬一眼,就直接从他旁经过。

    凌希妍不知道的是,打从她从会场台下下来的时候,凤炎彬的双眸就从未离开过她的上,直到凌希妍经过他的旁时,凤炎彬的眸子,明显的划过一丝紧张,但看到凌希妍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顿时原本信心满满的,瞬间已减去了一半,但又想到凌希妍可能是在用擒故纵的手段,暗暗的松了口气。

    王爷,你已经耽搁一段时辰,在不进宫,恐怕皇上要怪罪下来。小太监见此刻还没有打算进宫的念头,小太监不得不开口提醒。

    本王自有打算。凤炎彬看着已经远去的影,在心中暗自决定着,不管凌希妍是在用擒故纵的手段,还是真的无意回瑞王府,自己都有办法让她重新当上瑞王妃,不管是任何的阻挠,他都绝对不会答应的,凤炎彬的双眸深处划过一抹志在必得的眸光,眉角微微的挑了挑,嘴角却是略略的扯出一丝略带诡异的笑容。

    旁边的太监,看到了凤炎彬诡异的笑容,体不由的抖了抖。

    隐在人群中的一个女子,在看到了凤炎彬诡异的眼神后,一双眸子猛然的眯了眯,隐在袖中的手,更是用力的狠狠握紧,指甲深深的嵌进了里,她却浑然不知,她望向凤炎彬此刻是眸子,满是狠毒,如若凌希妍让你失去了你的骨,那你还会有此刻的笑容吗?柳梦瑶的嘴角微微的扯出一抹渗人的笑容。

    酒馆的二楼处,冷昊辰看着凌希妍远去的影,嘴角缓缓的勾起一抹苦涩的笑意,双眸之中,满是淡淡的忧伤,轻轻的抿着杯中的雨前龙井。

    皇兄。冷凝萱轻轻的喊了一声冷昊辰。

    主子,事已办妥了。萧风站在了冷昊辰的跟前。

    冷昊辰轻抿着茶水,一双深邃的眸子,直直的望着凌希妍远去的影。

    冷凝萱有些疑惑的扫了扫萧风,顿时周围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辰,萱儿,你们是不是在等本神医呢?东方毅悠闲的声音传来。

    冷凝萱微微的抬了抬眸,东方大哥,你这是去哪了。冷凝萱微微的扬了扬唇角。

    萱儿,东方大哥除了去红楼,还能去哪里呢?东方毅轻轻的坐了下来,眼底快速的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悲凉。

    哦。冷凝萱轻轻的点了点头。

    月上中天,皎洁温柔,柔和的月光把夜晚烘托出一片平静与祥和,月亮的光落在树丫上,落下斑驳的黑影,零星的像是碎条儿挂在树丫上一般。夜晚,晚风轻拂,轻轻的吹动着窗帘,星空上的明月很是耀眼,那看似小巧的星星也镶嵌在旁边。

    将军府……

    凌希妍轻轻的擦拭着青丝,慢条斯理的走出屏风,往窗户的方向走去,轻轻的打开了紧闭的门窗,微微无奈的摇了摇头,今折腾了一,见识到了不少人,但此刻脑海里浮现出一张又一张带着银色面具的面孔,懊恼的摇了摇头,却甩不掉脑海里的那张面孔。

    在不远处高大的大树中,站着一名男子,男子微微斜倚在树杆上,高大的树冠,遮住了男子的整个躯,看不真切,只见一双深邃耀眼的眸子,看向窗口内的凌希妍,看到此刻正在懊恼的摇了摇头,眸子微微的略过一抹疑惑,本答应过她,不再来将军府,可就只制止不了内心中的那一抹冲动,尽管只能想现在一样。

    在远处远远的看着她就好了,唇角微微的扯出一抹微凉的笑意,一个人,那就必须尊重她的决定。

    凌希妍见青丝已有些许干了,伸手轻轻的将窗给关上,走到桌前为自己倒了一杯清茶,轻轻的抿了抿,但脑海中却浮现在第一次与夜冥相见的那一幕,再次摇了摇头,想要摇掉那张带着面具的面孔,可却发现,每一次都是徒劳无功的。

    唉。凌希妍轻轻的无声叹息着,她似乎有点明白了,轻轻的站了起来,走向塌旁,将绣鞋快速的脱下,玉手拉过塌边的锦被,盖在了自己的上,望着头顶上的建筑物,略带懊恼的咬了咬唇角,唉。又是一声无声的叹息。

    几天后,将军府。

    小姐,小姐。雪儿在凌希妍的房外轻轻的呼喊着凌希妍。

    雪儿,进来吧。

    是。雪儿轻轻的推开了房门。

    小姐。雪儿一进到房里,就看到了凌希妍此刻还在榻上,还没有起来。

    小姐,今我们出去逛逛吧。

    雪儿近来,看到凌希妍整个人看起来有些不一样,经常看到凌希妍一个人在窗边站着发呆,一发就是一整天的,这样的凌希妍,让雪儿有些担忧。

    甚至雪儿是在认为凌希妍是在为了凤炎彬而不开心,所以雪儿想让凌希妍出府散散心。

    凌希妍在听到了雪儿的声音后,微微的抬了抬头,眸子里微带着疑惑望向雪儿。

    小姐,难得今的天气这么好,窝在府里,多可惜呀,应该出府散散心。

    雪儿轻轻的走到窗边,打开了紧闭的门窗,让房外的阳光照到房内。

    哦。凌希妍轻轻的一手撑着塌边慢慢的起来,缓缓的将绣鞋穿上,走到衣柜前,打开,拿了一件淡绿色的衣裙,走到屏风后,缓缓的穿上。

    片刻之后,凌希妍便慢慢的走出屏风,走向梳妆台前坐下,拿起梳妆台上的木梳。

    轻轻的梳着青丝,看到镜子中映出的人影,双眸闪烁如星,小巧的鼻梁下,嘴唇微微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弯,带着点儿哀愁的笑意。

    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柳眉微微的皱起,最近,自己这是怎么了,好像做什么事也提不起来劲。

    唉,又是一声无声的叹息。

    雪儿,轻轻的接过,凌希妍手中的木梳。

    小姐,为何近来总能听到你的叹息声呢?雪儿无奈的摇了摇头。

    天晴得像一张蓝纸,几片薄薄的白云,像被阳光晒化了似

    的,随风缓缓浮游着。润红的阳为晴天添加了一抹色彩,微风轻轻地吹,暖暖的阳光覆盖着大地。

重要声明:小说《独宠调皮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