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解开残棋

    凌希妍此刻将美眸闭上,脑海里想着清幽谷的后山,想着自己在后山时,躺在草地上,看着蓝天白云等让人心旷神怡的场景,玉手轻轻地将棋罐里的白棋执起,放在棋盘的角落,美眸瞬间快速的睁开,此刻的棋盘上是,残局中透出凄凉,像一幅的画像,整幅画中都浮现出悔恨交加,思念成疾的现象,仿佛画中就只留下悲恸,蓦然惊觉,却是棋局一场,看到此处,凌希妍却有些清楚,为何会有那么多的才男才女都无法破解这残棋,是因为这根本就是一盘,无法解开的破绽的残棋,凌希妍玉手轻轻的执起白棋,神色微微的凝重看着棋盘,柳眉微微的皱着,美眸里闪烁着幽兰绚烂的光芒,片刻后,唇角微微的上扬,将玉手中的棋子放在了黑棋的前一方。

    会场上的人们纷纷的惊住了,终于有人忍不住大声地喊道,妙!

    凤心婷的子明显的一颤,一双眸子直直的转向凌希妍,眼眸中是满满的难以置信,心中更是多了几分紧张。

    康老夫子,几乎不可一见的呼了呼气。

    酒馆二楼的那一方

    而冷昊辰的大掌正将那杯子紧紧的握着,眼眸中,微微的闪过一抹难以捉摸的深意,唇角似乎更多了几分笑意,只是旁边的东方毅与冷凝萱正在专注地望着会场台上的残棋,并未发现冷昊辰的异样。

    凌希妍此刻却是想着,这残棋中必定有一个故事的,想要知道是怎样的一个故事,那需要一步步的破解的阻挠,玉手轻轻的将棋罐中的白棋取出,放在了棋盘的边缘处,子落,如剑出鞘,瞬间场面变得极其安静。

    好,棋起棋落,实在是走得好。年老的夫子在一旁忍不住的惊呼道,他其实也明白观棋不语真君子这个道理,可他还是忍不住的道了出来。

    凤心婷此刻可再也忍不住了,听到年老夫子的惊呼,微微的瞪了年老夫子一眼,年老夫子并不去理会凤心婷的无理取闹。

    凌希妍的美眸紧紧的看着棋盘,似乎要将棋盘看穿,一个大胆的想法从脑海中闪过,想想或者这个想法是可行的,再次执起玉手中的白棋,想放在棋盘的中心。

    还没落下棋子,就很明显的听到了会场中众人的冷呼声,见此,凌宇浩与薛灵芸对视一笑。

    终于白棋落下了,凌希妍快速地从棋罐中再取出白棋放在了正中央的前一方,此刻从残棋的棋局看来,这完全是一盘无解的残棋,只是经过凌希妍的部署,整个棋局的每一方都有重重的设防,内外相克着。

    凤心婷的眼眸一直都未离开过裁判席上的残棋,当看到凌希妍的棋子落在了棋盘的正中时,那刚扬起的嘴角微微的僵了一下,子也微微的颤了一下。

    凌希妍此刻的脑海正纠结着,这残棋中总是透出一股奇异的凄凉现象,让人感觉到设下残棋的老翁总是有着后悔莫及的一种心态。

    这让凌希妍有种无法找到破绽的感觉,一时之间,凌希妍只能停了下来,仔细的观察这残局是如何形成的。

    见到凌希妍此刻停了下来,凤心婷暗暗的松了口气。

    酒馆二楼处,见凌希妍此刻正一脸思索的样子,冷凝萱有些坐不住了,美眸里满是着急的看着凌希妍。

    而冷昊辰此刻正悠哉的抿着杯中的雨前龙井,脸上的表却是冷冷的,望向凌希妍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笑意。

    冷凝萱与冷昊辰都没有发现到,此刻东方毅已经不知所踪。

    纵观棋局,突然凌希妍的美眸一亮,发现了棋盘上的破绽,迅速的执起白棋,往棋盘的右下角放下。

    顿时,整个会场中央,没有人会想到凌希妍,会以这个方式来解开这残棋。

    顿时整个会场都变得极其的安静,静得连呼吸声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年老夫子先站了起来,略带惋惜的摇了摇头,凌姑娘,毕竟能将棋局上的死棋都清除完毕的算是不错了,毕竟这棋局是非同一般的,想要完全的解开这残局,那必定是得花上个一年半载的,不过,凌姑娘,你也别太失望,毕竟你现在实在是太年少了,加以时,老夫相信你定能参透其中的深奥玄幻。年老夫子的话语中,带着满满的惋惜。

    正是,正是,凌姑娘,如年老夫子所说的,加以时,你定能参透棋中的深奥玄妙。其他的老夫子们也都纷纷的附和说道,都是一致的安慰凌希妍的话。

    似乎话语中也都带着些许的惋惜,毕竟,凌希妍今的诗会比赛所题的诗是无人能及的,虽解不开残棋,但她的文采出众却是不可抹灭的。

    凤心婷此刻的脸色,却是越来越得意,心中更是忍不住想要上前,将凌希妍手中的千年血灵给抢过来,但是,她还是忍了下来,眸子的深处,更是多了几分的挑衅。

    凌希妍此刻听到众多老夫子的话,顿时感到疑惑,美眸微微的扫了扫棋盘,唇角微微的上扬,也明白了老夫子们为何会说出那样的话。

    在之前,她将白棋放在了棋盘的右下角,所以老夫子们,都一致认为她放弃了。

    什么。为何会这样?场上响起了康老夫子的惊呼。

    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康老夫子的声音望去,只见棋盘上的棋子,都排成一行,棋盘中里,显有几行诗词。

    见此,众人都略略的愣了愣。

    凌希妍望向棋盘中的几行诗词,樱唇慢慢的溢出,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凌希妍的声音如微风般,轻轻柔柔的一言一句慢慢的溢出。

    很明显,从诗词中感觉到了满满的悲伤,这下,凌希妍终于清楚了,为何之前会有那种凄凉的心态了。

    老夫终于等到了,终于有人能将棋盘上的诗词,给念出来,呵呵……。会场中响起了一道苍老的声音。

    凌希妍微微的转了美眸,只见一名已到年逾古稀的老人。

    老人轻轻的捋了捋胡须,慢条斯理的走向会场中央。

    老人一袭雪白的锦袍,绣着点点雅致的竹叶,瘦削的脸满是沧桑,面色稍微黝黑,淡淡的眉毛下,一双慈善眼睛炯炯有神。

    这位姑娘,想必是你破解了棋中的玄妙,老朽总共等了一十二年,所设下的残棋,今终于被破解开了。

    老翁似乎,想到了自己以前的事,说来惭愧,如若当年不是老朽,终只知专研设残棋,而忽略了老伴,那么她也就不会一气之下离家远走。老人略略的顿了顿。

    就在老朽设下此残棋时,也在暗中设下这几句诗词,目的就是想让老朽的老伴知道,老朽的追悔莫及,可四年一度的诗棋比赛,都不曾有人能将此棋破解,但老朽一直相信,总会有一,定有人能将残棋上的几行诗词给破解开来的,而老朽的老伴就会有可能听到,那老朽找回老伴的子,就不会很远的。老人讲到此处,眼眸里是满满的希望。

    凌希妍轻轻的扬了扬唇角,老爷爷,我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用不了多久,您就会找回您的老伴的。

    不错,这么多年来,老朽从未间断过寻找她的希望,老朽与老伴,定有相逢的那

    老翁的眼眸微微的扫向会台下的人群,想透过人群,寻找到他所想看到的那一抹影。

    老翁的唇角也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只是那一丝轻笑中,更带着几分苦涩。

    而隐藏在人群中的老妇人,刚好看到老人那一抹苦涩的笑意。

    老妇人远远的望向会台上的老翁,自己一度认为,他少了她,会更加专心的研发残棋,但从未想过他会放下所有的研发,只为寻找她。

    曾经一度的认为,少了她,对他而言,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差别,以为她在他的生命中,一直都是可有可无的。

    但就在刚才,听到了那位凌姑娘所念出的诗词,是完完全全的震撼到她了,是她误解他了,老妇人的唇角微微的扬了扬,迈开脚步,向会台中央走去。

    那些老夫子一看见老翁,都纷纷的围了上来。

    上官棋,上官兄,当年您设下了残棋,然后就不知所踪,怪就怪你设下的残棋里,是众多的死棋,如不将死棋捡开,就破解不了,如若将死棋捡开,那就像凌姑娘所遇到的那样,如若不是凌姑娘,以一招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办法,那恐怕是无人能将您的残棋给破解开了。康老夫子微微的数落着上官棋,话语中更是多了几分责怪。

    老康,看来你这多年是改变了不少呀。康老夫子的话刚落,会场上就响起了一名老妇女的声音。

    顿时,众人的目光,随着声音响起的方向,望了过去,只见一名老妇人。

    一袭略略简单的素白色的长锦裙,用深棕色的丝线在衣料上绣出了奇巧遒劲的枝干,桃红色的丝线绣出了一朵朵怒放的梅花,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际,一根玄紫色的宽腰带勒紧腰间,一头微白发仅用一支雕工细致的梅簪绾起,淡上铅华,浑都散发着一种清雅却不失华贵的感觉,虽已年逾花甲但却总让人感觉到她的神采奕然。

    老妇人的脸上一直都带着淡淡的笑意。

    上官棋从见到老妇人后,就呆呆愣愣的站在了原地,一双眼眸紧紧地看着她,好似怕她再次从他自己的视线里消失一般。

重要声明:小说《独宠调皮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