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柳梦瑶的阴谋

    一刻钟后……。

    鬼魅来到书房门口,伸手敲了敲房门,王爷。

    凤炎彬听到鬼魅的声音,进来吧。随意的拿起桌前的一本兵书。

    鬼魅推门而入,进去书房的时候,习惯的将门关上,走到书桌前,对着凤炎彬行了个礼,王爷。

    今晚发生的事你应该都知道了吧,替本王去调查清楚,这到底是谁在搞的鬼。

    是,王爷,关于王爷让属下去调查凌希妍的事,属下现已经调查清楚了。由于这几凤炎彬都在忙于寿辰的事,所以鬼魅并没有跟凤炎彬说他已调查清楚凌希妍的事了。

    本来想让鬼魅退下的,但是听到‘凌希妍’这三个字的时候,想起几前自己好像是让鬼魅去调查凌希妍的事,凤炎彬轻声的咳了咳说吧。

    王爷,经属下调查发现,现在凌希妍的确是与从前不一样了,王爷这是凌希妍现在的模样。鬼魅拿出一副画,走过去放在了书桌前。

    凤炎彬的手轻轻一挑,画像上的绳子很快就被解开了,凤炎彬慢慢的打开了画,映入眼帘的是凌希妍面带绯色轻纱,着一浅色纱衣,肩上披着白色轻纱,翠色的丝带腰间一系,顿显那袅娜的段。

    肌若凝脂气若幽兰,乌黑如泉的长发在雪白的指间滑动,一络络的盘成发髻,玉钗松松簪起,再插上一枝碧玉雪簪子,长长的珠饰颤颤垂下,在鬓间摇曳,眉不描而黛,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肤无需敷粉便白腻如脂,虽然看不到她的容貌,但从凌希妍的画像看来她给人一种清雅又不失高贵的感觉。

    凤炎彬看到画中的凌希妍,眸子里是满满的惊讶,这。这还是凌希妍吗?

    鬼魅,为何画像上看不到凌希妍的容貌。凤炎彬想看看凌希妍瘦后的容貌到底是何样。

    王爷,只因那凌希妍一整都带着面纱,只有回将军府时才会将面纱摘下,但属下却是一步也接近不了凌希妍的旁,不知为何近来凌希妍的旁多了几个暗卫,贴保护她,让属下无从下手,属下到最后只能拿着凌希妍她带着面纱时的画像复命了。鬼魅恭敬的解释着。这有可能是凌逸云安排的,他安排暗卫保护自己的女儿,很是正常,没有什么可以大惊小怪的。凤炎彬的眼眸直直的看着画像,一眨也不眨的。

    王爷,如若没何事的话,那属下就先告退了。鬼魅见凤炎彬看着画像有些着迷的模样,眼眸瞬间闪过一丝异样,一闪而过,稍纵即逝。

    凤炎彬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退下了,鬼魅见此,便退出了书房。

    鬼魅离开后,凤炎彬看着画像不开口道,凌希妍如若你来求本王让本王恢复你的瑞王妃头衔,那是不可能的事了,或许本王可以考虑纳你为妾。凤炎彬似乎忘记了自己之前说过的话。

    凤羽国,某客栈。

    夜冥坐在桌前,慢慢的品尝着自己手中的茶。

    一名男子出现后,单膝跪地在夜冥跟前,主上。来人正是萧扬。

    夜冥放下手中的杯子,她没有出什么意外吧。凌希妍今大闹瑞王府的事,自己是知道的,明明知道已她的个是不可能吃亏的,但心中还是止不住的去担忧她,自己也派了几个女暗卫去暗中贴保护着她,可等不急暗卫回来禀告,自己先让萧扬去瑞王府打探她的消息。

    萧扬知道夜冥说的‘她’是谁,没事,夫人一切安好。

    夜冥听到萧扬的回话点了点头,那小妮子,还真是调皮,你先退下吧。

    是。话一落,萧扬就消失在客栈了。

    小妮子这会应该回到府中了吧,夜冥算了算时辰,这个时辰,以自己对凌希妍的了解她一般都会在这个时辰沐浴,现在过去将军府,她应该沐浴完了,夜冥起,纵跃下,便消失在了原地。

    凌希妍一边用浴巾擦干自己的青丝,一边慢慢的走出屏风,往窗户的方向走去。有了上一次的教训,凌希妍每次沐浴完后,都会直接穿上外

    凌希妍走到窗前,打开了窗户,让微风吹进房中来,好让自己的青丝快点干,现在还不是冬天,所以不是很冷,凌希妍转走到了桌子前面,坐下,伸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

    夜冥站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看到凌希妍坐在桌子那边品着茶,青丝披在肩上,夜冥影一跃,人就出现在凌希妍的房间内。

    而凌希妍也被夜冥的忽然出现惊吓到,所以凌希妍成功的被呛到了,咳咳咳。

    夜冥的眉头不可一见的蹙了蹙,快速的走到凌希妍后,轻轻的拍了拍凌希妍的背,帮助她顺了顺呼吸,就算是见到本门主来了,你也不用欢喜成这个样子啊,本门主知道的。夜冥唇角扬起一抹优美的弧度。

    在夜冥的帮助下,凌希妍渐渐的觉得不是那么的难受了,夜大门主,我是被你的突然出现惊吓到的。凌希妍微微勾唇绝美的脸上浮现一丝笑意,的看着夜冥,

    夜冥早已在凌希妍比较不难受时,走到桌前,坐下了,抬起头来,刚好撞上了凌希妍的视线一瞬间四目相对着。

    夜大门主,请回吧,还请麻烦夜大门主你,往还请不要出现在我的闺房之中,这毕竟是我的闺房,久而久之难免会招人话柄,我是一个被休过的弃妇,可不想在招人话柄了。凌希妍经过深思熟虑,想清楚了,有些事,不开口说清楚恐怕到最后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的,凌希妍绝美的脸上依然带着淡淡的笑意,但心中反而起一丝莫名的愫,有些莫名的苦涩。

    凌希妍的话一落,很明显的感觉到房间周围的空气都散发着人的寒气,夜冥在心中苦笑着,这个女人前一刻时还对自己笑的,可现在她是在赶自己走,硬生生的止住心中的苦涩。女人,本门主不知今晚你为何会这样说,如若是本门主给你造成了些困扰,本门主,在这向你说声抱歉了,今后本门主保证再也不会对你造成一些困扰了。夜冥深邃悠远的眼眸里满是受伤的眼神。

    夜冥,看了看依旧淡淡坐着的凌希妍,但是她那眸底依然还带着满满笑意的笑意,心中又是一紧,呼吸一滞,转,脚尖轻轻一点地,便消失在了房中。

    凌希妍看着夜冥的影瞬间消失,与他刚才所说的话,心突然好像似被什么东西给揪了一下,有些闷闷的。懊恼的胡乱擦着青丝,也不管青丝是干与不干,跑向塌旁,将绣鞋快速的脱下,直接的躺了进去,玉手拉过锦被将自己牢牢的闷在锦被里面。

    在暗中保护凌希妍的暗卫,心中难免会有些不服气,他们高高在上的主上,何时向谁低过头,更别说是抱歉了。

    瑞王府,梦仙阁。

    柳梦瑶呆呆坐在桌前,瑞王府出了那么大的事,所以凤炎彬近期应该是不会到来梦仙阁的,可是在自己还没流产之前,是已有了三个月的孕,如果再过一个月,自己的小腹还是平平的,一定会让凤炎彬起疑的,柳梦瑶的手轻轻的揉了揉太阳,有了!一个想法从柳梦瑶的脑中闪过,怀六甲的妇女是经不起跌倒,到时候自己可以假意跌倒,然后将罪名随便推到某个人的上,可是这个人到底是谁好呢?柳梦瑶的心中马上有了一位人选——凌希妍,那王爷就不可能会接受一个害死自己孩子的女人,一举两得!柳梦瑶在心中盘算着自己的如意算盘。

    柳梦瑶今晚之所以可以跳舞,是因为服用了元素给她的药,而且连续服用了十多来,子基本上算是恢复过来了,可还是会有点虚弱,柳梦瑶简单的清洗一番,准备就寝,可还没躺下,元素就出现在梦仙阁了。

    元素看到柳梦瑶,柔和的眸子望向柳梦瑶,梦儿。元素轻轻的喊了一声柳梦瑶。

    现在的元素对于柳梦瑶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了,你怎么还在瑞王府啊?我不是说过吗,让你现在有多远就走多远,要是被凤炎彬发现了的话,已我对凤炎彬的了解,你我的下场都会惶惶不可终的,而且凤炎彬还会每想着不同的法子,一件件的惩罚严刑拷打着我们。柳梦瑶的眼眸的满是恐惧的眼神。

    元素并没有听到柳梦瑶说的话,慢慢的走向柳梦瑶,我只是临走之前想在见你一面而已。元素缓缓的伸出手来,轻轻的抚了抚柳梦瑶的小脸。

    看到元素这么温柔的模样,让柳梦瑶联想到了曾经凤炎彬,也有过这样温柔的对待自己,可那样的曾经还会再有吗?元素,我一直都很清楚你对我的心意,但是,我现在已经是瑞王妃了,我是有夫之妇,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柳梦瑶拿开元素放在自己脸上的手。

    虽然知道这是事实,但是从柳梦瑶的嘴里说出来,元素的心就好像是被剑刺了一刀似的,梦儿,我知道的,当初都是我的错,我也不求可以回到你的边,但我现在只求你可以原谅我。如果当初自己没有染上赌瘾的话,自己与梦儿又会有怎样的未来?应该是会像平常的夫妻一样的厮守一生,过着快乐的子,现在想起真正是悔不当初,如若时间可以重来的话,自己定不会去碰那该死的赌博。

    看到元素满是受伤的眼眸,柳梦瑶不得不放轻语气,我已经原谅你了,那你现在可以走了吧。虽然柳梦瑶不想说这些重话,但是如果不说清楚的话,元素是不会轻易死心的。

    再次听到柳梦瑶让自己离开的话,深深的呼了口气,元素迈开脚步,好,梦儿,我走,现在就走。说完便离开了梦仙阁。柳梦瑶看着元素离开的影,在心中暗暗的发誓着自己一定要过的更好。

重要声明:小说《独宠调皮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