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狗咬狗(恢复更新)

    听到侍卫的话,凌希妍马上拉着雪儿离开了瑞王府。

    夜阑人静,明镜般的月亮悬挂在天空中,将银色的光辉谱写到大地上晶莹的星星在无际的灰蒙蒙的天宇上闪烁着动人的光芒,白天繁荣闹的街市因夜晚而变得寂静无声的,微风从树叶的缝隙间过来,凉凉的,柔柔的,清爽至极。

    微风拂面,凌希妍与雪儿在寂静的街市快速的奔跑着,跑了一段路后,凌希妍拉着雪儿慢慢的停了下来,雪儿,今晚怎么样,刺不刺激?

    一点都不刺激,小姐,以后要是再有这样的事,恐怕雪儿会刺激过度而死的。雪儿一想到刚刚瑞王府所发生的事,心中有一阵余悸。

    凌希妍唇角微微一扬,我的好雪儿,咱们快点走吧,估计现在爹娘他们都急坏了吧。自己与雪儿都出府已经好几个时辰了,在不回府凌逸云他们肯定会着急的。

    好。

    将军府,大厅。

    方紫琳在大厅里站着,眼眸却着急的望向大门处,希望可以看到凌希妍的影,凌逸云慢慢的走向方紫琳,琳儿,已是戌时了,时辰也不早了,希儿应该快回来了,琳儿,你先回房休息。说话的同时,已经拿了一件外在方紫琳的肩上。

    我想在等一刻钟,希儿说过她最晚戌时回来的。方紫琳没看到凌希妍回到府来是不会回房间休息的,用早膳的时候,凌希妍只是跟方紫琳说她出府办些事,可能会有点晚回府,但最晚戌时回到府。方紫琳瞧着大门处仍没看到凌希妍的影出现可是现在,已是戌时过了一刻钟,还不见希儿回府,方紫琳有些着急的在原地里来回走动着云,希儿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要不要派人出府找找?

    凌逸云的手缓缓的拉着正来回走动的妻,轻轻的抚了抚方紫琳的秀发,琳儿,放心吧,希儿不会有事的,希儿大概是办完了事,以希儿的个可能是又去哪游玩了,放心吧。

    方紫琳柳眉微微的蹙了蹙,是这样吗?

    看到方紫琳皱着眉头,凌逸云伸手轻轻的抚平方紫琳的眉头,希儿是不会让我们担优的,放心吧,肯定是游玩到连时辰也忘了,不然不会到现在还不回府的,应该快回来了吧,更何况现在时辰也不早了,琳儿,你先房休息吧。

    听到凌逸云的分析,自己想想也觉得不无道理,希儿一定是因游玩而忘了时辰的,那好,云,那我先回去休息了,希儿回来一定要第一个先让我知道,不然我会担忧的。方紫琳的美眸瞧着凌逸云,仿佛他不答应,她大有一副不回房休息的模样。

    凌逸云的剑眸里满满的宠溺,无奈的点了点头,来人,扶夫人回房休息。凌逸云对着门口喊道。

    站在门口的丫鬟听到凌逸云的吩咐,马上走过来,扶着方紫琳回房了。

    看着方紫琳影慢慢的消失在视线,来人,去查一下小姐现在在哪里。凌逸云刚才所说的都是为了能让方紫琳安心,其实他自己也相信希儿不会出什么事的,但毕竟已到戌时了,这大半夜,两个女子在外,还未回府,实在是让自己有些担忧,但又不忍心自己的妻与自己一起担忧,只好先安抚好自己的妻,然后再让小厮去查希儿到底今是去何方了,所以看到方紫琳回房了,马上吩咐下人去查。

    是,老爷。对着凌逸云行了个礼,小厮很快就离开了。

    就在小厮快要走出大厅的时候,凌希妍与雪儿出现在大厅了。

    爹,我回来了。凌希妍快步的走向凌逸云。

    看到凌希妍一袭小厮打扮,凌逸云眉头紧皱,希儿你去哪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而且你怎么穿成这样出去?还有你知不知道,你娘会很担忧你的,在大厅里等了足足的一个时辰,刚刚才回房休息的。

    小厮看到凌希妍回来了,也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去。

    爹,今希儿出府去处理一些以前的陈年旧账,一时忘了时辰,但处理完账的时候我与雪儿就快马加鞭的赶回府了,打扮成小厮的模样处理事起来会容易些许的,对不起,让爹娘为希儿担忧了,希儿发誓,绝对不会有下次的。凌希妍对着凌逸云做了一个发誓的手势。

    凌逸云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语气有些加重,轻轻的捏了捏凌希妍的鼻子,,你说的也对,打扮成小厮的模样处理事来是容易些,但若以后要是还有陈年旧账要去处理的话记得叫上你哥,有宇儿在你旁帮你,这样为父会比较安心点的,好了,时辰也不早,希儿,你早点休息吧,为父先回房了。话一落,不等凌希妍的回答,凌逸云就离开了大厅。

    凌希妍看着凌逸云的影慢慢的消失在视线,美眸里带着些许的疑惑,伸了伸懒腰,雪儿,我们回房吧。

    是,小姐。说完便跟凌希妍离开了大厅。

    厢房。

    凌希妍刚来到厢房的门外就让雪儿帮自己准备沐浴,当然也是怕夜冥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面被雪儿看到。

    轻轻的推开房门,凌希妍的美眸扫了扫房里的四周,确定夜冥不在自己的房里后,松了口气。

    扣扣扣。雪儿敲着凌希妍的房门。

    雪儿有什么事吗?

    小姐,沐浴的水已经准备好了,小姐是现在沐浴还是等一下?

    现在沐浴吧。凌希妍走到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轻轻的品着茶。

    把水抬进小姐的房间。雪儿对着自己后拿着木桶的丫鬟吩咐。

    是。丫鬟们异口同声的说道,雪儿推开凌希妍的房门,丫鬟们拿着木桶进入了凌希妍的房间,把水倒进浴桶,站在浴桶旁边,准备伺候凌希妍沐浴,凌希妍看到丫鬟们没有要离开的念头,你们可以下去了,我不习惯沐浴的时候,有丫鬟在旁伺候着。凌希妍挥了挥玉手。

    是,那奴婢们就先下去了。丫鬟们拿着木桶离开了凌希妍的房间。

    看到丫鬟们离开了,凌希妍走到屏风后面,玉手慢慢的解开上的衣物,衣物一件件轻轻的落在地上,凌希妍伸出如玉的小手试了试水中的温度,确定了水中的温度,然后轻轻的将子浸没在洒满茉莉花瓣的温水中,墨色青丝漂浮在水面形成一副美丽的图画。

    另一边……。

    瑞王府,书房。

    凤炎彬一脸淡然坐在书桌前,袖中的手却紧紧的握着,但眸子里满满的怒火却与那一脸淡然显得有些不符,望着趴在地上的侍卫与管家,说!这到底是谁干的!账房里面的银票有一大半都被烧毁了,也有重要机密的账簿被烧毁一大半,账房外的守卫森严,到底是谁有这本事可以调动这些侍卫都离开账房,真是可恶!

    趴在地上的小厮与侍卫全都在颤抖,属下。属下也不知道。一名侍卫结结巴巴的说出一句话。

    凤炎彬忽然站起来,吼了几声,那你们到底是去干什么了,难道都不需要巡逻吗?那本王养你们这些酒囊饭袋到底是有何用。凤炎彬脸上的淡然瞬间的换成了暴怒的表

    刚刚说话的侍卫,微微的抬起头,颤颤的说道,属下在巡逻的时候,有一名小厮对属下说,说管家要我们。过去帮忙清点礼盒,所以。所以属下才会离。开岗位的。

    那个侍卫话刚落,其他的侍卫纷纷抬起头,全部异口同声的说道,属下也是这样的,所以才会离开岗位。

    趴在地上的管家听到侍卫纷纷说是自己要他们过来帮自己的忙,心下一慌,胡说,老夫哪有让你们过来帮忙清点礼盒的,明明是你们自己主动过来帮忙清点礼盒的。

    刚刚说话的侍卫,听到管家的话,你才胡说,明明就是你让我过去帮忙将礼盒一盒盒的抬进清风阁的。自从凌希妍被休后清风阁变成了礼盒与一些大臣送的礼品摆放的地方。

    其他侍卫也附和道,就是就是,明明就是管家你叫我们过去帮忙的,请王爷明察。

    凤炎彬听到侍卫的话,满是怒火的眸子瞪向了管家,好大的胆子,是谁给你的权力,是谁让你把侍卫调来帮你忙清点礼盒的!

    管家感受到凤炎彬的视线,马上低下头,王爷。明察啊,我真的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这是他们污蔑我的啊!这是他们为自己失职所找的借口啊!王爷!

    管家把责任推到了侍卫的上,侍卫们听到管家将责任推到他们上,一个个像是慌了手脚似的,是你在胡说,王爷,如果是属下一个人这么说的话,可能是在找借口,但是现在有那么多的侍卫都是说管家要我们大家过去帮忙清点礼盒的,是管家让属下们过去帮忙的,难道是属下们全部都是在为失职而找借口的?属下恳请王爷明鉴。

    就算是管家让你们全都去帮忙清点礼盒,你们大家也不想想,就算清点礼盒难道是让你们大家全体一起去的帮忙清点的,凤炎彬很快就冷静下来,管家在瑞王府已经有十年了,自然是不会做出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但是这些侍卫又说是管家让他们过去帮忙清点礼盒的,这又怎么解释?很明显这是有人在搞鬼。

    王爷,刚刚那个说话的侍卫刚想开口,就被凤炎彬制止了你们先下去,这件事,本王会彻查清楚的!但这件始终是你们的失职,本王不许再有下次,如若下次再犯,本王定不轻饶,凤炎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下去。

    是,王爷,属下,告退,侍卫们一个个向凤炎彬行了个礼,然后慢慢的退出了书房。

    管家本来想反驳那个侍卫的话,但是凤炎彬已经放话了,只能将这口气咽下了,王爷,属下也先告退了。

    管家对着凤炎彬行了个礼,准备迈开脚步离开书房,把鬼魅叫过来,说本王有要事找他。

    是。说完管家就离开了书房。

重要声明:小说《独宠调皮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