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拍卖会3

    流花琴因为凌希妍的触摸而震动起来,凌希妍有些惊讶,快速的拍了拍口,她以为这个小动作会没有人看见,但是一直注视着凌希妍的人却因为她这个小动作而嘴角微扬,似乎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

    但是在他旁边的萧扬一度认为自己眼花了,他好像见到主上笑了,在萧扬的印象中,从未见过夜冥笑过。

    琴在凌希妍的抚弄下慢慢的停止了震动,恢复如常,看来这琴是认自己为主人了,想到此处,凌希妍再次轻轻抚着琴弦,玉手轻挑,开始拔音,神奇的是才轻轻的拔了一个音,琴声便响,而且琴声清脆好听至极,响了一个音后,台下的人也慢慢的沸腾起来,原以为凌希妍只会让琴震动与能弹出几个调,没想到能弹出音响。

    这时,凌希妍在想该弹首什么样的曲子比较好,这里是古代,弹现代微带点悲伤的曲子,有了,凌希妍想到了一首

    。

    玉手再次轻轻的抚着琴弦,犹如泉水般的琴声徐徐响起,时而舒缓如泉水,时而急越如飞瀑,渐渐如泉水般四溢开去,仿佛有一个白色的精灵在随风而舞,舞姿优雅高贵,又好像一朵朵耀目的玫瑰次第开放,飘逸出琴声的芳香。

    好,真是好曲!不知道台下的哪个人喊出声,这时候,台下的所有人都齐声说好,在人群中的夜冥嘴角再次上扬。

    在众人齐声说好的声音中,凌希妍缓缓地把最后一个曲调结束,慢慢起,在拍卖会台上一个中年的男子见此走了出来,刚刚上官小姐弹的曲子是断断续续的,比不上这位公子的琴声,所以老夫宣布,获胜者是这位公子,从这一刻开始,流花琴和流花玉簪就属于这位公子,相信大家也没有异议。中年的男子把桌子上的琴和玉簪交给了凌希妍,公子,你赢了,这琴和玉簪是你的了。中年男子把琴和玉簪发在凌希妍的手里。

    多谢。凌希妍接过男子手中的琴和玉簪,心想,到时候要是有空就到清幽谷送一件给芸儿。

    上官南不甘心琴和玉簪被凌希妍拿去,走到夜冥旁边,夜冥,你如果不想你们夜冥的门主夫人信物被一个男子拿去的话,只要你把手上的证据给本盟主,本盟主现在马上把流花琴和流花玉簪归还给你。

    不用了,上官南,你既然都拿来拍卖了,那就不可以言而无信。夜冥从人群中慢慢的走向拍卖会台上,夜冥一上去,凌希妍就认出夜冥就是自己那天在酒吧撞到的男子,上官冰一看见夜冥,尽管看不见夜冥的样貌,但是被夜冥的气势与外表给吸引了,本是奉爹之命争夺夜冥门主夫人的信物,可是就在刚刚看见夜冥后,上官冰发现自己好像对夜冥一见钟了,不行,一定要夺回流花琴和流花玉簪,上官冰想到那流花琴一个男子都可以弹出一首完整的曲子,难道刚刚琴失灵了,所以自己用尽内力,也只是弹出一首陆陆续续的曲子,或许自己再弹一下,就可以弹出一首完整的曲子,上官冰的眼眸不断看着凌希妍手中的流花琴和流花玉簪,在心里暗自决定着。

    这位公子,其实刚刚是我太紧张了,所以弹出来的曲子才会是陆陆续续的,我再试一次,想必弹出来的曲子一定不会是这样的,不是公子意下如何?上官冰边微微的道出,边注意凌希妍脸上的表,见凌希妍沉默不语,一脸淡然,上官冰有些着急,公子这是不愿意吗,是因为公子是怕我弹的比你还要出色吗,所以才不让我再试一次吗?

    而在这时,雪儿走上了会台,上官小姐这是在为自己的失败找而借口吗?雪儿气愤的看着上官冰。

    上官冰看见自己被一个书童责骂,心里很不是滋味,大胆!你一个书童凭什么也敢这么跟我说话,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武林盟主上官南的女儿,况且你只是一个书童,有什么资格替你家少爷说话。说完马上换了一副我见犹怜的表看着凌希妍,公子,你的书童他欺负我!你就是这么管教你的书童吗?

    见此凌希妍嘴角扬起一抹微笑,我的书童说的话,正是我想要说的话,如若上官小姐想再弹一次的话,也不是不可以的,只不过呢,本公子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上官冰听到凌希妍前半句话气得差点喷血,但是听见凌希妍后半句,却让她生生的把气忍下了,虽然很生气,但是上官冰还是挤出了一个笑容,请问公子有何要求?

    凌希妍笑了笑,其实本公子的要求也不高,如果你弹不出一首完整的曲子,你就得给台下每人一百两,想必本公子这个要求不高吧。

    雪儿听见凌希妍的话,嘴角狠狠的抽了抽,我的小姐啊,这台下的人没有六百也有五百啊,若是每个人一百两,那可需要多少银两啊!

    夜冥听到凌希妍的话,微勾起薄唇,眼角眉梢都流露着宠溺。

    上官南听见凌希妍的话,想走上前劝说,但是如果这流花琴和流花玉簪给别人夺去了,那夜冥手中的证据岂不是更拿不回来了!如果夜冥手中的证据让各大门派的人知道了,恐怕自己的盟主之位也坐不了了,所以上官南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的女儿上,希望这次她能弹出一首完整的曲子拿到流花琴和流花玉簪。

    好,那有什么问题,但若我弹出一首完整的曲子,那流花琴和流花玉簪就要归我所有。

    那就请上官小姐记住自己话。凌希妍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窃喜。

    不知道为什么上官冰总感觉到自己好像是走进了一个陷阱。

    然而台下的人听见凌希妍的话,刚刚恢复安静的会场,顿时又变得闹哄哄的,这位公子的意见实在是高啊,对对。台下的所有人全都跟着附和。

    凌希妍把琴放到桌子上,上官冰上前,缓缓的落座,心里暗想着,这一次,琴和玉簪还不乖乖的回到自己的手上,手还没碰到琴弦,子就被琴弹到五尺之外,上官冰子撞到墙,子顺着墙滑了下来,上官冰有内力,但是血还是从嘴角流了出来。

    上官南看见自己的女儿被琴弹出去,而且受伤了,马上上前扶起,冰儿,你没事吧,让爹看看,你哪里受了伤?

    上官冰没有去理会上官南,而是忍住脑中的晕眩,向着夜冥投去求助的眼神,但是谁知夜冥直接无视了。

重要声明:小说《独宠调皮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