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拍卖会2

    上官南看着台上的流花琴和流花玉簪,眼神中带着丝丝的不舍,这流花琴和流花玉簪邪气的狠,不让人触摸,想当初让自己的女儿去试一下能不能驾驭,谁知道,却把自己的女儿弄得一伤,而且要不是夜冥那小子不答应本盟主的要求,本盟主会拿来拍卖吗?

    什么东西这么厉害,还要用红布盖住,而且还有灵,雪儿的好奇心一下子被挑了起来,随着众人的视线望去,流花琴的样子映入雪儿的眼帘,流花琴整个琴约为四寸,上好的檀木质地,琴雕龙纹凤,琴弦紧若游丝。

    现在有谁愿意上来一试,无论任何份,而且只要能弹得此琴一曲,那流花琴与玉簪就归她之物,并且分文不收,谁都可以上来试一试。台上的人对着下面的人说。

    上官南望着台下蠢蠢动的女子,在心中徘腹着,你们这些胭脂俗粉也想上来一试,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能力,想必你们还没碰到琴就会被其弹出无尺之外!

    台下的女子听到台上的人所说的,一个个都想要上台一试,这时一个穿大红色衣裙的女子走了上去,还没碰到琴就被弹出去了五尺之外,台下的女子见此一个个都不敢轻易上台,但是还是有一些女子为了要得到流花琴,走了上去,有的没有被琴弹出去,但是也有点只是弹了一个音调而已。

    上官南不会让除了自己女儿以外的人得到流花琴与流花玉簪,只要自己的女儿拿到这两件物品,他夜冥就算有一万个不愿意也只能娶自己的女儿为妻,到时候,以冰儿的美貌,随便蛊惑一下夜冥,那他手上的证据马上就不构成威胁了,到时候所有的问题也都会解决的,那在以后自己要做什么事相信也会容易多了,上官南在心中打着如意算盘。

    这时候又有一名女子不怕的走了上台,这个女子的材微胖,这次竟然没被琴弹出去,而且还弹出了几个音调,但是还是弹不出一首曲子,所以失望的走下台。

    凌希妍看着这些为了得到流花琴和流花玉簪的人,竟不怕被伤到,还不停有人上台弹琴,虽然只是弹了几个音调,凌希妍觉得古代女子的魄力真不是盖的。

    台下的女子看到,有的人还没有碰到琴就被琴弹到五尺之外,有些人只弹了几个音调,顿时台下的女子一个个都像似打了霜的茄子都不敢上去一试了。

    上官南像是知道是这样的结果,自己的女儿苦练了很久也只是能断断续续的弹出十几个音调,虽然只是十几个,但也比刚刚上场弹出几个音调的女子厉害,终于没有人敢上去了。还有没有敢上来的,如果没有的话,就让小女上官冰试一试。上官南话一落,一名穿浅红色衣裙的女子走了上去,向台下的人微微福,婉婉落坐在琴前,这时台下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上官冰的上,上官冰玉指轻扬,快迅运气,毫不畏惧的弹了弹琴弦,只听见四五个音同时响起,不过到了后面却慢慢停止,不过她并不着急,继续再次运气,接着琴又响起了几个音,上官冰突然想到用内力,迅速开始弹琴,琴断断续续的响了起来,不过也能听出曲子的开头,上官冰几乎是用尽了内力,早在拍卖会还没开始之前,上官南就已经传授了内力给上官冰,上官冰咬紧牙关,陆陆续续很是吃力弹出一首曲子。

    凌希妍见上官冰是用内力弹琴的,内力凌希妍不是没见过,只见过凌宇浩用过一次,所以凌希妍很确定上官冰是用内力弹琴的,不管是要用内力才可以弹琴,还是会被琴伤到,凌希妍都对自己有信心,相信可以弹的会比任何一个人好。

    一首陆陆续续的高山流水响起,虽然中间是一个接着一个又停的音串起来的,在音与音之间,相隔了数秒,不过台下和台上的人还是能勉强听出那是一首曲子,台下的人脸色都有着咬牙切齿的表,原来这上官南是早有预谋,台下的女子都气的直跺脚。

    琴声慢慢的淡下来,上官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轻握着弹得发疼的指尖,有些微喘的起,脸早是因为憋气便得通红,子居然还有些晕眩,虽然是付出了点代价,但是相信自己很快就可以拿到流花琴和流花玉簪,成为夜冥的门主夫人了!

    上官南见自己的女儿终于弹出一首曲子,微笑出声,想必这结果应该不用本盟主宣布了,现在这流花琴和流花玉簪归小女所有,现场的人应该没有异议吧。

    凌希妍听见上官南的话,慢慢的开口,这么快就宣布结果了吗?好像本公子还没上去试过吧,这么早下定结论,是不是对本公子不公平。凌希妍从人群中慢慢的走上拍卖会台,凌希妍目光犀利,眼眸竟有一种坚定不移,灿若星子的深不见底,眼里锋芒巨露。

    上官南见凌希妍上台,冷的盯着凌希妍,似乎抱着琴不肯放手。

    台下的人看见凌希妍走上去,有些兴奋,台下那些女子看见凌希妍,脸色羞红,胆怯的望着凌希妍,希望能盼到英俊公子的一看。

    公子,这琴和玉簪都是女子之物,你一个公子。言外之意是这琴只能女子才能弹的。

    上官盟主,你刚刚似乎没有说男子不可以弹琴吧。凌希妍见上官南刁难自己,不想让自己弹琴。

    台下的人听见凌希妍的话,都纷纷开口,这位公子言之有理,刚刚盟主的确没有说男子不可参加。台下的所有人都不想这琴和玉簪被上官南拿去。

    上官南本想,是不同意凌希妍参加的,但是自己刚刚又没有说不让男子参加,好!那公子若是不怕被琴弹到五尺之外,就上前试试。

    主上,如若不想让那位公子弹曲,属下这就去把琴和玉簪夺回来。

    白衣男子的眼眸从没离开过凌希妍,不用。

    是,主上。萧扬有点不明白,但是这是命令,不得不听。

    凌希妍落落大方的落座在琴前,芊芊细手放在琴弦上,轻轻的抚摸着琴弦,想感受一下流花琴的灵,突然流花琴在他的手下居然震动起来,慢慢的越震越快。

    台下的人看到凌希妍居然没有被琴弹了出去,而且还能弹出几个调,一个个惊的双眸睁得大大的,如若不是看到凌希妍有喉结的话,他们会认为台上正在弹琴的人是一名女子。

    流花琴因为凌希妍的触摸而震动起来,凌希妍有些惊讶,快速的拍了拍口,她以为这个小动作没有人看见,但是一直注视着凌希妍的人却因为她这个小动作而嘴角微扬,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

重要声明:小说《独宠调皮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