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好,雪儿,你现在跟我进来。凌希妍拉着雪儿进来房间。

    凌希妍进了房间,把雪儿拉到梳妆台,雪儿,坐下。

    雪儿只好乖乖的坐好,在心里暗暗的想,小姐其他方面事都做得很好,但是在这一方面,雪儿就不敢保证,只希望效果不要太差就行了,雪儿闭上了双眼。

    凌希妍看到雪儿闭上眼睛,知道她这是对自己没信心,但是没去多想,凌希妍开始先帮雪儿涂上爽肤水,在涂上面霜,再上点遮瑕膏,最后画了画眉和涂上唇膏,凌希妍看了看,确定好了以后,好了,雪儿,你现在可以睁开眼睛了。

    雪儿听见凌希妍的话后,慢慢的睁开的眼睛,看见镜子中的自己,雪儿被惊呆了,这还是我吗?弯弯的两道熏眉下,一双汪汪的的大眼睛,直的俏鼻,淡粉色的小嘴。

    看见雪儿的反应,凌希妍微微的笑了笑,怎么样,雪儿,现在可以相信我了吧。

    雪儿听见凌希妍的话后,回过神来,嗯,小姐,雪儿错了,雪儿不应该不相信小姐的。

    没事。凌希妍看到雪儿认错的样子,知道不是雪儿的错,毕竟雪儿不知道她会化妆,而且会研制。

    现在化妆品的事已经弄好了,但是酒吧,唉,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凌希妍想了想,看到了桌子上了蜡烛,对!灯光!

    雪儿,你去跟轩伯说,叫他帮我准备些染色的染料,而且要不同颜色的,如果轩伯问你为什么,你就说我要用,至于是干什么的,我会跟他解释的。酒吧里怎么可以少了灯,但是古代有没有,所以凌希妍就想到了把纸染成不同的颜色,在用蜡烛再放纸的颜色。

    是。雪儿离开了房间,走向大厅,现在轩伯应该在大厅里忙着店铺的事,所以现在去大厅,刚好!

    一个时辰后…

    雪儿准备好了染料,来到了房间,看见凌希妍趴在桌子上,小姐,准备好了。

    看见雪儿进来了,凌希妍站起来走到书桌那里,开始慢慢的下笔,雪儿,你现在去叫轩伯和哥去酒吧等我,我等一下就过去。

    好。

    过了一会,凌希妍抱着自己刚刚画好的画,走了出去,这时候,雪儿刚好回来了,小姐,轩伯和少爷现在已经去了酒吧。刚刚带大厅的时候,轩伯看见雪儿还开玩笑的说这美人是谁呢!把雪儿弄得不好意思的,所以现在雪儿的脸还有点红红的,这一点,显然凌希妍没有注意到。

    嗯,我们走吧。凌希妍边走,边说。

    酒吧。

    凌希妍到的时候,立轩和凌宇浩早就在酒吧里面了。

    凌希妍走到凌宇浩的旁边,哥…凌希妍在凌宇浩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凌宇浩会意点头。

    小姐,这是你要的古琴。这时一名男子抱着古琴出现在了酒吧,男子走到凌希妍旁边,把古琴交给她。

    凌希妍接过琴,谢谢你,秋夜。他是凌希妍无意中救回来的人,刚开始,凌希妍问他问什么会受伤,可是看他好像难以启齿的样子,凌希妍便没有在追问了,经过了一个月的接触,凌希妍发现秋夜并不是一个很难相处的人。

    把门关上。凌希妍话一落,马上就有人把门关上了。

    门关上去以后,酒吧一片漆黑,很快烛台被点着了,凌希妍把琴放在桌子上,手快速的在琴弦上滑动,琴声起如展翅飞的蝴蝶,扑闪着灵动的翅膀,清清亮亮的流淌着,灯光随着琴声忽闪忽亮,五光十色。

    琴声时而奔放,时而委婉、细腻,真是令人神往。

    好美啊!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灯光。不知是谁感叹了一下。大家都沉醉在这琴声和灯光里,凌希妍很满意这个效果。

    许是琴声太能刻入人的心坎,琴声悠扬,一遍一遍的传出酒吧在大街小巷,闻着琴声者,纷纷随着琴声的指引来到了酒吧外面,大部分都是年轻男子和女子,许是琴声中所表达的绪,让这些处于迷惘期的男女们,有了一些慰藉,他们不约而同的被琴声吸引了,外面的况凌希妍并不知

    凌希妍在琴弦上的手停了下来,何为酒吧,酒吧就是提供啤酒、葡萄酒、鸡尾酒等,提供现场的乐队或歌手,调酒师表演精场的花式调酒,一个好的酒吧,一定要有好的设计、装修、灯光气氛,在你们后的是散台,散台,一般分布在整个大厅比较偏僻的角落或舞台周围,这种台一般是两到五个人,卡座在二至四楼设计为包厢,可以给比较多的客人准备,而在五楼式独立的雅间,环境优雅,拂境清幽,专提供客人休息,而且服务一定要周到,专门为持有贵宾卡的客人设计。

    凌希妍说完喝了一杯水后,接着说,而在大厅的中心舞台是用来表演歌舞的,在舞台的右侧是一个吧台,就是陶涛用来调酒的地方,高台一般是给单来的客人准备的,还有的是酒吧的灯光,灯光主要是营造一种气氛,营造适当的客人,适当但是气氛比较闹时就一定要爆点的时候爆点,在比较少人的时候,一定要静下来,用灯光去包容客人,就像现在,现在一定要静下来,哥,用浅绿色的灯光。

    凌宇浩听完凌希妍的话,虽然还是震撼,但是很快回过神,希儿的话,大家刚刚知道了吧。

    是,小姐,我们都知道了。

    说那么多的话,凌希妍现在有点渴,所以再喝了一杯水,既然大家都知道了,那大家就好好干,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提问。

    好,小姐,调试灯光这件事就交给我们兄弟四人吧。说话的人是四兄弟当中的秋安。

    好,那就交给你们了。

    好,小姐,我们一定会好好的干的,小姐请放心!凌希妍感觉他们四兄弟特别的开心。

    凌希妍处理好酒吧的事就去处理酒楼的事和绸缎庄的培训。

    时间有过去了十天,这一天也正好是酒楼和绸缎庄、胭脂店开张的子,将是全新的一天。

    南萧国,某酒楼。

    听说了吗,有一名叫凌公子的把以前立音的店铺全买了,还从新装修,听说酒楼里面好像有叫做自助餐的,今天新开张我等一下就要去凑一下闹。路人丁说道。

    什么,就是十天前我们早那个杂货店门口听到的琴声,那里是不是?路人丙问

    对对,就是那里,好像那个叫凌公子的还把以前的杂货店改成了酒吧。路人丁继续说着自己知道的事

    酒吧,什么来的,是喝酒的地方吗?

    不管是什么,我们去看一下就知道了。路人丁说完,人就起准备出发。

    好啊,我们走。两人离开了,前往酒吧。

    另一边…

    哥,今天是店铺开张的子,等一下就靠你了。今天是开张的子,说真的,凌希妍有点紧张。

    希儿,你放心吧,昨天我已经把你给的资料给背下来了,等一下你就看我的表现吧。凌宇浩自信满满的说道。

    好,哥,在出发之前,让我给你好好的上上妆,哥你这个样子很容易让人认出来的,让我帮你易易容吧。

    好,哥期待你的表现。凌希妍的技术,凌宇浩是知道的,也相信凌希妍。

    不一会,之间凌宇浩一袭简单的浅蓝长袍,腰间束一条黑色的腰带,还有俊俏的脸经过凌希妍的修饰便得黝黑黝黑的,但是不是俊俏。

    凌宇浩和凌希妍刚来到酒吧,雪儿就连忙跑到凌希妍的旁边,小姐,都准备好了。

    那就开始吧。话落,一阵阵闹的鞭炮声,声声响起,然后十几名打扮清雅的美女走在正前门跳起了舞蹈,美丽的舞蹈,宛如流水般的音乐,凌宇浩慢慢的走在酒吧门外,音乐和舞蹈也慢慢的停了下来,抿唇轻笑,顿时现场就安静下来。

    大家都静静的看着他,等待着他说话,凌宇浩看了看酒吧外的人,慢慢的开口,承蒙各位父老乡亲的关,今是凌公子酒吧、酒楼、绸缎庄开张的的子,本人就是凌公子的授权人,简单的讲就是这里的管事,还有,想必大家都很奇怪酒吧是什么,酒吧,顾名思义就是喝酒的地方,里面有很多大家没有见过的就,酒吧里面还有歌舞表演,好了,话不多说,还是请大家亲自去看看吧。

    所有的人在刚刚跳舞的美女的带领下,进去了酒吧,宗人都在欢喜着,有美女的带路,当他们来到酒吧,就被酒吧里面的所有东西惊倒了。

    凌宇浩还没有忙完酒吧的事,就被凌希妍拉倒了酒楼,酒楼的门外也是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凌宇浩还没说完,众人就进去了酒楼。

    众人来到酒楼内,就被里面的景色愣住了,只见大厅里有十几名大约十七八岁的女子穿着统一的衣服,长相有清秀的、妖娆的各有千秋,她们都是服务员。

    大厅里摆放了各种各样的糕点、水果、寿司,还有各式的果汁、炒饭、鸡翅等,还有现场有抚琴助兴,让现场所有客人更加流连忘返。

    而在绸缎庄和胭脂点都被围得水泄不通,一天下来,整个南萧国都在传这个凌公子是如此的神秘和了不起。

    几天后…

    小姐。雪儿一大早又来找凌希妍,进到房间后,没想到凌希妍竟破天荒的起来了,小姐,你怎么会起那么早?

    雪儿,你家小姐我又不是猪,为什么不能早起。凌希妍开玩笑。

    小姐,你知道雪儿的,雪儿只是想让你早点起来锻炼体。那天凌希妍对着镜子发呆,雪儿知道凌希妍是在为自己的材烦恼,雪儿,等店铺的生意上了轨道后,我想我会选择边玩边减肥,过个两三年,害怕减不下来吗?凌希妍在现代没有机会去旅游,在这古代一定要玩个痛快的。

    听到凌希妍的话,雪儿有点不解。

    雪儿到时候你就会明白的,雪儿,走吧,陪我绸缎庄看雅儿。

    来到绸缎庄,看见绸缎庄的人正忙的手忙脚乱,准备走进去的时候听见门口有两个妇人的聊话:

    你知道吗?我表姐几天前来这里买了一件叫做比基尼和去胭脂点买了一护肤装用了以后,她那个整天花天酒地的相公,居然不再去青楼鬼混。妇女甲说道。

    真的吗?妇女乙有点疑问。

    对,我是亲眼所见的,所以我这才一大早就来了啊。

    妇女乙一听,那我们可要好好的买一才行。

    可不是嘛,走我们现在就去买。说话的同时两人已经走进去了。

    凌希妍听见两人的对话嘴角微微的氧气,走进绸缎庄的内部独特设计的办公室等待着立诗雅。

    在等待的过程中,凌希妍也没有闲着,走到书柜那里拿了一本关于衣服方面的书,慢慢的看,雪儿在一旁陪伴着。

    一个时辰过去了,立诗雅终于出现了,希儿,等了很久吗?

    凌希妍看见立诗雅略带抱歉的样子,也没有多久,雅儿,你过来一下,我们在商量一下这幅图凌希妍指着昨天连夜赶出来的衣服,在设计服装这方面凌希妍从来没有接触过,渐渐的对服装设计就产生兴趣,可就是不会拿针线,所以就和立诗雅一起研究。

    正因为立诗雅在这方面有天赋,所以只有凌希妍稍稍的点一下,立诗雅就明白了,所以两人也合作得天衣无缝。

    十几天来,在南萧国的店铺生意也慢慢的上了轨道。

重要声明:小说《独宠调皮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