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偷药

    瑞王府,清风阁

    小姐,小姐不好了,奴婢听说,王爷两天后要你侍寝。雪儿一边跑一边说。

    什么!凌希妍大声的叫道。

    那个渣男怎么无缘无故要我侍寝?他不是连见都不想见我吗?怎么会要我寝?凌希妍疑惑道。

    雪儿见凌希妍满脸疑问,就将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小姐,听说是皇上知道你们还没有圆房,所以下了一道圣旨,小姐那现在怎么办?

    凌希妍开玩笑的说还能怎么办?凉拌呗!

    凉拌?雪儿对这个词感到疑惑,小姐,什么是凉拌?

    凌希妍感到无语,和古代人说话就是费劲,凉拌就是不知道怎么办。

    哦…,原来是这样啊,小姐,雪儿认为,你还是和王爷圆房吧,既然王爷肯和你圆房,那也证明了王爷其实也不是很讨厌你,可能小姐你和王爷缘分未尽。凌希妍听后真心的想拿一块豆腐撞死自己的冲动,难道她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吗?话虽那么说,可是你刚刚也说了,这是皇上下旨,并非他的本意,要是他与我圆房后又抛弃我怎么办?

    雪儿觉得凌希妍说的也有道理,那小姐,现在怎么办?果真的如小姐说的那样,小姐岂不是会成了残花败柳,不,她不许,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一定会让小姐尽快离开瑞王府的。

    凌希妍听后习惯的把食指放在侧脸上,这是凌希妍想事时,习惯动作。

    房间陷入了一片沉默。

    雪儿,凤羽国有没有什么药能让人一闻就昏迷,而且还会让人产生幻觉。凌希妍把想到的说了出来。

    雪儿想了想,一个名字一闪而过,凤樱草,但是凤樱草在皇宫,而且只有皇宫太医院才会有。雪儿说完后,想到还有没说的,凤樱草是医治百病不可缺失的一味药,但是只能用一点,用多了就会像小姐说的那样,而且皇上只许叶太医一个人用。

    听完后,凌希妍心想,看来今晚是要拜访一下这位叶太医了。

    雪儿,你帮我准备一黑衣服,要男装的,还有帮我打听一下太医院在皇宫的哪一个地方,还有帮我准备一些工具。凌希妍把需要的工具和事对着雪儿吩咐。

    雪儿应了一声是后,便离开了房间。

    晚上有行动,现在就要给自己充充电,于是,便躺在榻上睡觉。

    夜晚悄悄的到来。

    瑞王府——清风阁

    雪儿,你把梯子扶稳点,我马上就好了。凌希妍站在梯子对着雪儿说。

    雪儿点了点头,便把全的里全部用在上面了。

    过了一会,凌希妍终于出了瑞王府,凌希妍和雪儿都松了一口气,两人都在心里说——终于出去了。

    出来瑞王府后,因为凌希妍的材,还有因为它自就有点路痴,而且凌希妍从来没去过凤羽国走过,所以凌希妍根据雪儿说的路线,足足用了两个时辰才到了凤羽国的皇宫。

    雪儿跟凌希妍说,皇宫有一个后门,所以凌希妍到了后门,拿出挂钩,甩了几下,便扔想墙上。,确定稳定后,看了看周围,确定们人后,便顺着绳子,爬了上去,再爬的时候,肥成为了向下的拉力,你这该死的肥,等我拿到休书后第一个就是解决你。

    凌希妍进了皇宫后,便到处找太医院,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凌希妍看见不远处有一间房子,仔细一看,便看见上面写着——太医院。

    太好了,终于找到了!

    谁知…。

    我们去那边看看。在不远处传来了士兵的声音。凌希妍刚刚看见没人以为,看守很松,谁知一点都不松,于是,凌希妍便用墙挡住自己的体,但是她似乎忘了自己的体庞大,墙根本就挡不住,于是,很快便被某个眼尖的士兵看见了,那个,在墙后面的是谁,赶快出来!

    这个时候,凌希妍只知道一个字——跑,凌希妍用尽全力跑了起来,刚刚叫凌希妍出来的士兵,见凌希妍跑了,来人啊!跟给我追,抓到刚刚那名可疑人物,重重有赏!说完后,后的士兵马上去追凌希妍。

    呼呼…,好累啊!凌希妍停下来大口大口的喘气,凌希妍刚停下没多久,后面的士兵便又追了上来,前面的人快停下来,现在停下,可以绕你一命。

    听你的话才怪!凌希妍便又跑了起来,跑着跑着看见前面有一个房间,不管有没有人冲了进去,双手一扣,门就被关了上去,跑步真是一个体力活!看来自己以后减肥会很辛苦。凌希妍一边说,一边右手拍着自己的口。

    等凌希妍反应过来后,正想看自己冲进什么房间后,抬头一看,许多药瓶和药材出现在了凌希妍眼前。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凌希妍上前看着那么多药瓶,眼睛正在快速的寻找凤樱草,可是,不管凌希妍看多久,都找不到,这时…

    需要帮忙吗?凌希妍后响起了一道声音。

    当然要啦。凌希妍随口一说,等等这里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吗?

    凌希妍慢慢的转过,一张放大英俊的脸出现在凌希妍眼前。

    看见凌希妍呆呆的样子,不进嘴角微微上扬,要是平常有人这么看他,他一定会不舒服,但是这名女子看着她他反而觉得很舒服。

    凌希妍很快回过神来,呵呵,大哥,不好意思,走错房间了,您,该干嘛就干嘛!说完想走出房间,可是男子怎么会让她离开呢

    站住,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这御药房,而且穿了一夜行衣。凌希妍听见后,停住脚步,转过,你是叶太医?,凤樱草应该是在你手上吧。凌希妍看着男子,男子眼眸中闪过一丝惊讶,但也只是一瞬间,你想要凤樱草?也是可以的,但是你有什么东西可以作为交换物?男子悠悠的说出口。

重要声明:小说《独宠调皮皇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