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休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相思如风 书名:腹黑女药师
    唉唉,别挤别挤!

    还早着呢,别急啊!

    哟,踩着我脚了。

    ……

    叽叽嚷嚷的声音,此起彼伏。

    今正月二十六,黄道吉,百事无忌,今也是宁都城中有名的凌氏世家与墨氏世家正式联姻佳期,对宁都的人们来说,这是个看闹的好子。

    提及凌氏世家,整个宁国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它的历史比宁国国史更长,拥有万余年的传承,也是通州之内最著名的一个氏族。

    墨氏世家是后起之秀,崛起尚不足五百年,若真较真,它真正出现于世人眼前的时间是在二百余年前。

    一个是拥有万年底蕴,一个不过是后起之秀,两两相较,后者在前世面前显得微不足道,墨氏女嫁入凌家那是高攀了人家,而现在况则不一样了。

    曾经的墨氏不过凭着族中辈出了靓尊和蓝尊,所以护得了家族才至立足不倒,也可谓是白手起家,如今的墨氏自墨六少夫妻之故而得到了上三州莲国皇太孙的亲临后,形来了个大逆转,在无形中一跃成宁国新贵。

    一个世家一个势力的岷起是需要契机的,莲皇太孙的来临,就是墨家崛起的契机,要知道一个家族的后台越大越安全,哪怕凭空冒起也无人敢轻举妄头,也因此,墨氏虽然根基薄弱,今有了莲国墨氏这张护符,并没人敢去挑衅。

    现今两世家联亲,无疑的是件大事,以至天才微微亮时宁都的人们已涌出家门,跑至迎亲所必经的路旁围观。

    凌家在都城之东,墨家居西,迎亲队伍所经几乎是要穿越半个都城,总程加起来,足有十里,路中央于半夜时分已铺上鲜艳的地毯,宁国京都的大道宽约八丈,红毯占道约三丈,毯外二尺外的地方每隔三尺远便站一皇家军。

    宁国虽小,好歹也是个国,无论世家如何宠大也终归是世家,若动用皇家军为世家守道,无异是打皇室的脸,但,凌墨两族却受之无愧。

    墨家的背后是莲国皇太孙,轻视墨家等同于轻视莲国和皇太孙,若莲皇太孙动怒,踏平小小宁国易于反掌,宁国军维持安全令墨氏女平安出嫁无可厚非;至于凌家,宁国现任皇后乃凌家嫡长女,也是将娶亲的新郎的嫡姐,国家军给国舅开道也并不损国威。

    凌家迎亲的路程极长,仍被挤得水泄不通,如果没有皇家军守卫,人们只怕还会将道路全部占满,既使迎亲队伍来了也无法通过。

    熙熙攘攘的人,你挨我我挨你的挤成堆,还有些无处可站,又稍有点修为的人,则飞到了街两边居民的屋顶或树上,街两旁居者的主人则在自家楼栏或从二楼观看,远远看去,大道两旁是人头攒头,两侧屋楼之顶人影幢幢,好不壮观。

    天尚早,还不到辰时。

    正月,冬才过,东风初临,万物尚未复苏,花木也才刚有长新枝的迹像,没有新枝嫩叶,没有怒放的百花,略略显得有些萧凉。

    但,并不影响人们的雅兴。

    的人们排成了长龙,从东街凌家门外一直到西边墨家门外,今的墨家满门喜色,里里外外张灯结彩,披红挂绿,彩色绢花挂满树梢,处处万紫千红。

    墨家主院西厢的一间屋子里,气氛却无外大相迥异。

    屋子是女子的闺房,满室红帐轻挽,屏风、桌椅、盆景无一不精致,转过人美人仕女白玉镶彩屏风,后面的内堂更是富丽堂皇,件件物品鎏金溢彩,令人眼花缭乱。

    室内,梳妆台上摆满了头饰,中间的桌上还摆着没有掩去红布的托盘,一个少女坐在桌边,她仅只着中衣,披头散发,满脸的爆戾之色,口还在剧烈的起伏着。

    屋中立着八个侍女,一个个低着头,默默无声。

    都给我出去,我不嫁,我说了我不嫁,出去,出去……少女才喘了几口气,又呼的站起,抓起一只盏朝着斜侧着的着的一个侍女丢去。

    呼-白玉色茶盏横空疾飞。

    一干侍女脸色一白,再也不敢停留,慌手忙脚的往外间跑。

    啪-

    杯盏落地,碎成无数片。

    我不嫁,我不嫁……将人轰跑,少女发疯般的乱嚷着,一件接一件的摔东西。

    哗啦-

    啪-

    物件落地,砸出阵阵声响。

    退到外间的侍女对望一眼,心余悸的拍拍口,又忙忙的外行,当才行至屋外,便见一行人急匆匆而来,忙忙站好。

    那急急而来的人群,最前是一位年约三十的妇人,穿大红色的喜庆衣裙,盘起的发鬓上插满了钗与花胜,一的珠光宝气。

    妇人后跟着八个丫环。

    夫人-立在门前的八侍女,躬

    你们在门外候着。妇人看没看众侍女,丢下一句,跨门而入。

    众侍女应一声,规规矩矩的站好。

    满喜气的妇人几乎以小跑的赶度跑进内堂,一眼看见乱扔物品的少女,急得额间见汗,在极速的扫巡一眼,见用红盘装置着的什物俱完整无损时才放下心来,疾疾走向少女。

    母亲,我不嫁,我不要嫁!半茶盏摔尽,连茶盘也丢了的少女,看到妇人,如肠燕归巢扑了过去。

    墨夫人搂着自己的女,慈的抚摸着,满脸心疼:我的乖蓓儿啊,说什么傻话呢,你盼了几年才盼到今天,怎么又胡言乱语?

    母亲,现在不要嫁云哥哥了,你找人代我出嫁好不好?墨蓓仰起脸,可怜兮兮的望着自己母亲,期盼能得到同

    吓-

    心跳一冲,墨夫人一颗心差点飞出去,女儿魔障了么,说的是什么傻话?替嫁,亏女儿想得出来,当凌家是那些下三滥的人家么?

    凌家立足万年长盛不衰,自然不是等闲之辈,若真找人替嫁,新娘子一入凌家,下一刻墨家就会倒霉。

    一张脸当时就白了的墨夫人,当即低喝:胡闹!你当是小孩子过家家么,婚姻大事岂能儿戏?凌家的花轿很快将到,赶紧梳妆。

    母亲,你也不疼我了,呜,我不嫁,我不要嫁……被母亲一喝,墨蓓眼眶一红,眼泪哗哗狂流。

    为何不想嫁?看着自少当珍宝般的女儿流泪,墨夫人心一软,语气又软了下来。

    我要嫁皇太孙,我要……满心委屈的墨蓓,诉说着心中的愿望。

    她的话才说出一句,墨夫人的脸唰的惨白,比宣纸还白,几乎是下意识的,一伸手捂住了雷蓓的嘴,以至将她的后半句堵了回去。

    唔……墨蓓挣扎了几下没挣脱,以眼神抗议。

    想着女儿的话,墨夫人的心颤抖了起来,手也抖了起来,语气也是颤颤巍巍的:蓓儿,你不想活了?莲皇太孙哪是你可以肖想的?

    为什么不可以?墨蓓挣脱,不服气的梗着脖子问着母亲:皇太孙亲口说我慧质兰心,貌美可,我就要嫁他,哪怕妾妃也甘愿。

    墨夫人呆了呆,莲皇太孙,九州第一温柔公子,玉树兰芝,美不可言,那般的人儿,犹如天上的明月,试问哪个少女不钟,哪个少女不动心?

    可那人可不是她们能肖想的,尤其不是自家女儿能肖想得了的。

    也只微微呆了呆,她又清醒,静静的看着女儿:蓓儿,你忘记那小人是什么没了的么了?但若有朝一有一点风声传进皇太孙耳中,他知道你曾所做的事,你以为他能饶你?

    我……激灵灵的一个寒战,墨蓓的脸白了白。

    蓓儿,不想肖想那些有的没的,乘现在出嫁,稳稳的占着凌家少夫人的位置,哪怕万一有一天小人真的没死活了过来,再嫁过去时,也强不过你,若你早早为凌家延下长孙,正室夫人之位非你莫属。

    ……墨蓓咬着唇,满脸的不甘。

    进来,给小姐换妆。墨夫人挽着女儿坐到妆镜前,朝外唤了一声。

    外面的侍女听得,鱼贯而放,十余人小心翼翼的开始忙活。

    与内院的安静相反,墨家正堂一片喧哗,宁都大大小小的世家,或与墨家沾亲带故的挤了一堂。

    墨家的大厅很宽,足可容几百人,这会也显得不够用,许多的桌椅都已撤去,只留下最前面的两排,也因座次有限,坐着的都是都城中有头有脸的,那些家世、声望稍低的只能站着观看。

    饶是如此,却人人面带笑容,一边寒暄,一边频频往主座上看。

    墨家高堂上,今只有墨自勇一个当家人,而此当儿,他正陪着一男一女,那端坐贵人座上的两人,俱十分年青,约双十出头,男子青袍玉冠,风度翩翩,容颜俊美,那长相,绝对是千里挑一挑出的美男子,他一气息静如大海,眉峰间隐隐流露出的气势,似出鞘的利剑,凌然有威。

    女子一宫装,上着鹅黄裳,下配大红裙,肩罩云肩,臂挽淡金色披帛,衣裙皆是丝织之中,以金丝银线描绘出吉祥图案,华丽无双。

    她面若桃李,肤似白雪,一贵气,比世家贵妇犹胜三分,她不笑不怒,不言不语,似一支寒梅独立于室。

    一吉服的墨自勇在两人面前,无形中成了陪衬,让人几乎要忽略他的存在。

    厅堂的人,皆对自称是奉莲皇太孙之令来观礼的二位使者弃满了好奇,暗中也为两人的气质所折服,连使者都有如此气质,有此容颜,那莲皇太孙又刻是何等的风华?

    噫,怎不见墨老家主,墨四少爷?茶过三巡,青年男子恍若忽然发现了异样般,微露惊讶。

    清爽的声音一起,满堂安静。

    脸上的笑一淡,墨自勇面露愧色:自一年余前起,家父便闭关不问族事,一心修习,舍弟唯恐老父孤寂,自入族塔陪伴。

    座中来客频频点头,深为墨四少爷之孝心感动。

    墨四少爷果然是孝子,值得我辈效尤。男子淡淡的赞一句,再不多言。

    安静的厅内又逐渐冒出窃窃私语。

    宫装丽人自始至终没说过半句话。

    小半个时辰后,远远的传来礼乐声。

    等候已久的人,精神大振。

    当墨家宾客暗中期盼之时,大街上的人,亦纷纷探首而望。

    路的尽头,一队人马徐徐行来,前方是迎亲乐队,稍后是八十八对执玉如意的男女,紧次是八十八对捧彩球的童男童女,再后是十八对侍女,紧随之是一匹铺着红缎的高头大马,马上端坐着一位十六七刚,着喜服的少年,眉清目秀,容颜如画。

    马后跟着一顶十二人抬大轿,那轿遍缀鲜花,四季之名花汇聚一起,扎成了一顶真正的花轿,花轿旁随着八位侍女。

    轿后方又是十八对侍女,八十八对童男童女,八十八对执如意的男女,后面又是一队乐队。

    啊,是凌家峰少爷!

    惊诧之声四起。

    怎么不是凌大少爷呢?

    这又不是正妻,哪用亲力亲为。

    ……

    认出马背上的少爷是何人后,议论四起。

    凌家与墨家昔年订亲时,原本订的是墨六少夫妻之女墨泪,当时作主的墨家墨老家主,之后,因墨泪突生变故,墨六少夫妻执意解除婚约,但凌家却坚执,只是附提了一个条件,要求另娶墨大少爷之女墨蓓为平妻。

    自古以为姐妹共夫之事比比皆是,就连姑侄共侍一夫的都不乏其例,所以凌家之要求自然不算强人所难,墨六少与墨老家主也只好依之。

    在人群议论纷纷中,迎亲队有条不紊的走过,人人面色沉静,甚至连眼角都没斜视,队形也整齐如一。

    在万众瞩目中,队伍行至墨家门前,早准备好的喜炮,唰喱啪啦的响起,声声不绝,以至腾起的烟尘模糊了人们的视线。

    马背的少年,下马,轿中则钻出一位富态的妇人,两人在八位侍女与执前方执玉如意的男女族拥下,随着墨家人往内。

    墨家的家仆们,一层一层的往内通报。

    厅内的人安安静静的望着,伴随着最后一位家仆说已过三门,众人便瞧到了被人族拥而来的少年。

    ?!

    人人心头微怔。

    墨自勇的脸沉了沉。

    唯有高堂上左侧的两位客人神色如常。

    凌云峰代兄来迎亲,见过墨家主。少年站得直直的,抱拳而礼。

    跟随而来人的人亦略略低首。

    看座。墨自勇平静的受了礼,看座。

    仆人引着入早已备好的座次。

    厅内的客人,视线随着少年而动。

    敢问这二位是?少年坐下,望向高堂上的一男一女。

    本尊不过是莲皇太孙驾前侍卫而已。

    青年男子神色淡然。

    本尊只是红莲宫一个小小宫女。冷傲的宫装丽人,声如黄莺。

    嘶-

    其言一出,人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莲国红莲宫,九州第一宫,其名本名百花宫,其内集具天下名花异卉,奇珍异宝,宝玉为墙,白银铸瓦,蓝贝凝砖砌路,内中杯盏碗等用品皆翡翠,桌椅是超逾十万年以上的寒冰玉制。

    最珍贵之物主中的,乃是冰石之髓所打造,传闻它每季中的第一个月因季变色,绿夏红,秋黄冬白,其后的两个月,因上中下旬不同而变化,不管哪个属的人得之,寻着与自己属相同的颜色时间坐于其中修习一抵寻常苦修一月。

    大陆无数人曾打过冰玉的主意,最终无人成功。

    莲皇墨氏登基后百花宫一直闲置,直至莲国先太子延下女,出生即得莲皇赐封红莲封号,将百花宫改名红莲宫给小公主居住,自小公主入主红莲宫,皇太子重新调整了宫中守卫与宫女,所有俱戴面具,以至无人知宫中守卫与宫女究竟是谁。

    这当儿,人们听到红莲宫三字,脑海中瞬间浮上了四个字-红莲公主。

    莲国的红莲公主比百花宫更令人好奇。

    传闻,莲国红莲公主才刚七个月便提前出世,先天不足,羸弱至极,也因此从没出现于人眼,唯有一岁抓周时才露面,仅仅只一面,却令当年所有前去观礼之人俱惊为天人。

    然而,红莲公主也仅只出现一次,十余年前,不明人士袭击莲国皇室,皇太子太子妃与当朝皇贵妃战死,当时还是皇孙的现任皇太孙重伤,而小公主却从此失踪,再无人知其下落,十余年莲国对此也只字未提。

    对于小公主的去向,满大陆想破了头也没想出,但,各方人马却并没有放弃,仍暗中关注,现在,当知眼前的丽人即是红莲宫宫女,众人又如何不惊?

    红莲公主究竟在何处?

    只一瞬间,人人心头浮过了无数心思,目光不而约而的聚到高堂上的一男一女上。

    其他心中震惊,而墨自勇则是惊骇。

    惊骇,无比的惊骇。

    恍然间,他忽然记起一年前皇太孙说的话,那时皇太孙亲口说墨自贵本是红莲宫侍卫,负责小公主安危,墨泪是小公主伴童。

    此刻,他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墨泪是如何失踪的,再没人比他更清楚了,那夜墨家虽失火,但,当时在灵堂的人却完好无损,更神奇的是,所有人的记忆竟发生了错乱,并无人记得灵堂内的事,男仆一致只记得是准备前去灵堂,女仆们则只记得一直在过灵。

    他知道,家仆的记忆是被篡改了,那幕后之人是谁?是否一切都是莲皇太孙所为?他苦思不出,也因此,一年余来他战战兢兢,生怕哪东窗事发。

    如果一切真是莲皇太孙篡改了家仆的记忆,装作不知,以寻找秘宝下落,那么,墨家危在旦夕!

    思及那个曾经不敢深究的问题,惊恐似潮水涌至,墨自勇顿时全僵硬。

    厅堂内的客人与凌家等人的神线,一下子都齐聚在一男一女上,反而忽略了他,因此并无人发觉异样。

    被人盯着,青袍男子与宫装丽人一副鼻心,心观鼻的模样,如止水般沉稳,丝毫不为外人的眼光而有产生波动。

    一干人发现两人并没有释疑的意思,失望的收回视线。

    新娘子到-

    众人才喘一口气,外面传来吟唱声,无数人的视线一转,转向门外。

    随着那唱声,一行人逶延而来,最端是墨夫人和一喜服的新娘墨蓓,后面跟着几十个端着盘子的侍女和婆子。

    此际,墨蓓一披霞喜服,一张脸朱粉深匀,媚如花,一头秀发盘起,各色钗饰成双成对,袅袅移动,步步生香。

    那是谁?

    才行至门口,抬眸而望的墨蓓,视线一扫高堂后,视线落在宫装丽人的上,呼吸便急促了起来,嫉妒弥漫了心房。

    墨夫人察觉,暗中用力,将女儿的手握得更紧。

    墨蓓只觉头脑有些旋晕,半迷糊半清醒的被挽着入内,一直行到高堂前,都还有些恍惚。

    随着少年而来的贵妇人,缓缓起,唱:请新娘准备更新妆—

    一位侍女上前,将一张铺着红缎的椅子放于堂中,墨夫人扶着女儿坐下,背对高堂,面对众宾客。

    妇人又唱:请新娘更新妆-

    墨夫人慢慢伸手,将女儿头上发饰一一摘取,又将才挽起的头发悉数放下,随即,望向座上的女子:不知能否有幸劳夫人为小女添福妆?

    宫装丽人目不斜视,淡淡的开口:本尊只为先太子妃和红莲小主梳发,若还有第三位主子,当属皇太孙妃娘娘莫属。

    堂内众人心神一紧,刹时气息凝滞。

    墨自勇掩在袖内的手紧紧的握成拳。

    是妾鲁莽了。墨夫人脸色变了变,很快又回复如常,自己为女儿梳发。

    妇人唱:一梳梳到头,一世永无忧,一梳梳到尾,夫妻白发齐眉,二梳……

    三梳梳完,简单的挽了一个发髻。

    墨蓓任人摆布着,一声不吭。

    妇人又唱:戴新娘冠-

    高堂上的墨自勇,慢慢起,走下三阶台阶,站到女儿左边,取过侍女递上的百花冠,给墨蓓戴上。

    墨夫人取盖头,给女儿罩上。

    两人慢慢后退,回到高堂归座。

    敬茶-

    随着妇人唱,侍女扶新娘起座,撤去座,另一位扶着代兄迎亲的少年,让两人并肩站着,递上茶盘,由新人敬高堂茶。

    两人捧茶移前,微微躬

    墨自勇夫妻领茶。

    侍女换去茶,递上红绸花和玉如意,让新人执着。

    拜高堂一妇人又高唱。

    宾客纷纷起

    高堂之上的一男一女,微微一动,在流光一划间,双双站至一侧。

    众人微怔。

    高堂代表着娘家,论理,莲皇太孙的使者是有资格受新人一拜的,但,两人却偏偏不领受,那只表示着他们并没认可墨家。

    墨自勇夫妻脸色微白。

    一对新人已躬拜了拜,转,又朝四方宾客拜了拜。

    礼成-妇人取盖头将新娘子遮住,又高唱:新人出阁-

    那声音,一阵一阵的传了出去,整个墨家内外皆可闻。

    外面的乐声骤起。

    少年牵着妇人扶着新娘,人群的簇拥下外走。

    满堂观礼的宾客送行,青袍男子与宫装丽人,墨自勇夫妻四人在前最后,后面是客人和侍女。

    出厅堂,出庭院,三门二门,往大门。

    墨家的陪嫁,一抬一抬的紧随其后。

    来了来了!

    围观的人群,笑嚷了起来。

    新人出大门,宾客留步。

    唯有嫁妆一件接一件的从一侧抬出;

    在旁观者嘻嘻哈哈声中,回,躬一礼,少年与妇人挽着新娘送入花轿,少年上马,妇人与侍女陪在轿侧,在礼乐声中,迎亲队转了弯,回凌家,后面,墨家的嫁妆队伍整随其后。

    当花轿一转,立于墨家大门内的青袍男子与宫装丽人形一闪,犹似流星划过虚空,弹指间飞入空中,又一闪,没入一侧的屋舍背后。

    两人掠过虚空时,比闪电还快,旁人根本还不及看清,墨自勇与那些紧随之而站的人只觉眼前花了花,当再定睛一看,眼前哪还有人影?

    嗖-

    几人的心弦瞬间紧绷。

    墨家宾客与最近的围观者没有看清,但,那一幕却没有逃过隐于民舍层顶人群中,或隐于各隐秘角落的某些人的眼。

    在据墨家很远,近街道转弯处的一家客馆三楼的楼栏上,正倚栏而眺的面戴银色和月牙色面具的男子,唇角浮出笑意。

    要不要赌一把?一人提议。

    想赌什么?另一人淡笑。

    赌墨家女能不能平安的走出此街。

    公子,我可不可以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小淘气跟墨家有仇隙否?

    有,也没有。微微一笑,答得模棱两可。

    我赌了,赌墨家女不能平安通过此街。戴银色面具的男子,信心百倍般的下赌:若我输了,十年内任公子差谴。

    先生,我们还是不赌,只看戏罢。戴月牙色面具的人,笑吟吟的望向对面某一处。

    就知你早知小家伙准备捣乱。男子微笑,也望了过去。

    两人视线所及处亦是一家客馆,在其楼顶上聚着多的人,二楼檐瓦上,一少年倚柱而坐,他一白袍,连束发缎带都是白色,人却是粉妆玉琢,漂亮得像是个洋娃娃,额间点着一粒殷红的朱砂。

    少年环臂倚着柱子,遥遥的望着凌家迎亲的队伍,嘴角挂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那姿势,闲适随意,潇洒至极。

    实际上,少年已经保持其姿势好久了,从凌家迎亲队到来之时便一直保持着似笑非笑的表

    好在一直跟着,否则我还真认不出来。银面男子抚了抚发丝,发出一声赞叹:无破绽,连气息都与之前不同,如此天赋,前无古有。

    侧眸一视,戴月牙面具的人悠悠浅笑。

    两人默默的关注。

    凌家的迎亲队伍,掉头,踏着地毯不快不慢的前行,虽已走出老远,后面的嫁妆还没还从墨家源源不断的外抬。

    一抬抬或大或小的物件,件件用红布包裹。

    哇-

    好丰厚的嫁妆!

    大道两侧的人群,差点瞪爆眼珠子。

    就算是大世家,也不用如此显摆罢?

    人群瞧得冷汗,有些好事者默默的计数。

    长街长长,但,也总有将尽的时候。

    再过二百余丈,队伍即将转弯,转入另一条更宽的大道,同时,相据白袍少年所在楼舍也不足二十丈、

    端坐着的白袍少年,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依着柱子站起,冲着下方一笑,随意的挥了挥手。

    嗖-

    就在挥袖之间,一点白光似流星划过,一闪飞向凌家迎亲队伍的上空。

    什么人?

    闻到破空之声,军大喝。

    同一刻,凌家队伍之人俱抬眸。

    嘶咝-

    两旁群众吓得狂吸凉气。

    砰-

    当人群才抬头,那一点流光已一闪至了凌家童男童女的上空,如烟花般迸裂,发出一声闷声。

    伴着那响声,空中腾起一股五彩烟雾,尘烟飘飘,像雾气弥散,烟火的味道也随之飘散。

    遥遥相望的两男子,露出一抹苦笑。

    唰-

    烟花迸裂之际,迎亲队伍不约而同的刹步。

    于一刹时,大街寂寂,再无人声。

    怎么回事?

    目送着的墨家宾客,人人大惊。

    墨家家仆在一愣神后,火速去查探。

    而烟尘飘逸处,无论是屋顶的,大街上的,人人探颈相望。

    阁下有何指教?少年端坐于马背上,望着之前白光飞出之一角,目光寒凉。

    嘻嘻,正好你所说,确是有事指教。白袍少年笑意宴宴的接话。

    同一刻,形一弹,人似白鹤,腾空飞起。

    啊-抬首而观的人群,看着忽然出现的一点白色,惊得眼芒乱跳。

    凌家众人凝目一瞧,一眼瞧清了空中少年的容颜,个个眼神微凝。

    不认识。

    每个人无比确认自己从没有见过其人。

    敌?友?

    少年心中划过疑惑。

    呼-

    白袍少年才越过屋舍飞至空中,空中一匹白缎如旗帜飘出,正落在他脚下,那缎长托着他,以令上方的人似踏云而至。

    唰-

    白缎飘忽着从无数人头顶飞过,整整齐齐的铺在红地毯上方,白,如雪,白得不染半丝异色,它镶在红色之上,两两分明,直刺人眼眸。

    白色?

    围观者暗吸冷气。

    这不是故意冲人家的吉利么?

    暗自心惊人,视线紧紧的锁住一雪白的少年上。

    迎亲队伍默默的望着前方,不动不退。

    少年催马向前。

    抬轿的人静静的立着,并没有放下花轿。

    马儿从中间越过人群,走到最前方,少年居高临下的望着比自己还年少,比自己更矮的少年,眉宇间浮现出凌厉色。

    白袍少年微微仰首。

    尼玛,又是仰望!

    墨泪表面淡然,心里早将对方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他丫的,她最恨仰望别人了!

    不爽,十分不爽。

    心不爽,绪不佳,又亲切的问候凌空的祖宗们。

    一个不发话,一个不主动问,两人无言对视。

    无声凝望的人们,小心的控制着呼息,卫军则个个蓄势待发。

    你,何人?少年眼眸越来越冷。

    噗嗵-

    人群屏息,周围只有心跳声。

    白袍少年神色更冷,语气寒如冰:你,凌云志?

    家兄凌云志,吾,凌云峰。少年满眼狠:来者通名。

    问本少主?墨泪目光如刀:可知墨六少夫人姓氏?

    诶?

    人群双眼大睁。

    姓钟,芳名钟兰。少年微微一顿,眸子微凝。

    凌家凌云志与墨六少之女墨泪订有婚约,可有此事?

    属实。少年瞳目一闪,颔首。

    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人人浮出不解,那些事宁都老幼皆知,有什么好问的?

    很好,本少主有几事不解,你即是代兄迎亲,便请你回答,负手,墨泪迎风而站,似青松,语如霜刀:第一,凌云志即与墨泪有姻约,当初墨六少夫妻遇难亡之期,凌去志为何不曾去吊唁?第二,墨家墨泪失踪,凌家为何从不曾寻找?第三,凌云志所订正妻是墨家墨泪,为何正妻未入门,先取平妻?

    咝-

    倾耳聆听的人,又狂吸凉气。

    大陆的男子,可以娶正妻也可有平妻,但,正与平还是有区别的。

    正妻正室,拥有绝对的权力,平妻,虽是妻,实际也只比妾高一分,却远不及正妻,甚至,在适当的时机,正妻完全可以处置平妻。

    为维护正妻的威严,不管男子拥有多少女人,必须先娶正妻,再纳妾,平妻自然也必须落后正妻,哪怕晚一天也行。

    先娶平妻后娶正妻,即是对正妻的轻视。

    凌家先娶平妻,本是于理不合,奈何人家是万年世家,世人不说评说所以也就视而不知,这会儿有人跳出来,人们当即怔住。

    也在刹时,人的心跳与呼息都有瞬间的停滞。

    周围静得再无声息。

    噗嗵-

    呼呼-

    暂时的沉寂后,是如雷的心跳声,和凌乱的呼息声。

    凌家队伍,人人面色在刹时变幻了一阵,又归于平静。

    你,何人?有何资格过问凌家与墨家之事?少年眉宇杀气流逸,视线凌利如刀。

    凌家家务事,何容他人指手画脚?

    凌云峰心中杀机流溢。

    杀气临,墨泪背皮紧了紧,腰杆得笔直:本少主姓钟,钟家下任家主,宁都墨家墨自贵之妻钟兰出自本家。钟门家训,凡我子孙,归我钟门,生死婚姻,家主论定。墨家墨泪虽姓墨,却早已入我钟家名册,钟门子系受此羞辱,本少主安能不过问?

    钟氏,哪个钟氏?

    周围的心跳瞬间加快。

    大陆最著名的钟家,当属北域钟氏,其家族拥有千万传承,是九州最古老的世家之一,一族之力媲美一国。

    如若是墨家六少夫人出自钟家,他们只能说,墨家是前辈子到这辈子的人都踩了狗屎,撞了大运。

    烬公子,那小家伙究竟是谁?遥望着的戴银面的男子,终于无法保持淡定,满眸的惊疑,

    戴月牙面具的男子扶额,心头无语,小家伙是哪根经脉搭错了,竟连钟家祖训都搬出来了,你说自己知道就知道吧,为何还要大声嚷嚷?现在,教他该如何解释?

    他可没落掉之下小家伙说姓钟时旁人那震愕的表,现在只觉一个头两个大,油然生起万二分的无奈。

    心中无奈,口中却是淡定如常:先生,小家伙神奇着呢,更惊人的话我都听过,稍安勿燥。

    瞅一瞅,男子沉默。

    钟家?

    凌云峰的目光乍紧,顿一顿,才出声:家兄与墨家墨泪小姐之事,吾并不清楚,阁下若有疑问,请移驾凌家,家兄现在正在家中。

    凌家众人,微微的动了动眉,随即又垂眉静候。

    一干人的心,又悬了起来。

    移驾?小小凌家也敢劳本少主移驾?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冷冷的声音,忽的钻入人耳。

    狂妄!

    无数人暗惊。

    羞辱,这是赤果果的羞辱,如何能忍?

    你……凌云峰大怒。

    然而,他的怒火还没来得及宣泄出来,一声更冷厉的喝声一冲而至,将他才吐出的话生生打断:凌家弃正妻而不顾,大张旗鼓先取平妻,如此羞辱我钟门子孙,是为何意?!

    厉喝如雷,字字撼心。

    那声音入耳,震得人耳膜阵阵刺痛。

    哼-无数人不自的逸出痛哼。

    有高手潜伏!

    凌云志大骇。

    那声音所造成的伤害,绝不是眼前少年能做到的,唯一的可能就是附近还潜伏着高手,其他暗中给声音加注了脉气,产生出杀伤力。

    能不露痕迹的做到那步,唯有紫尊阶高手。

    也在倾刻间,他心中警铃大响,暗中做好了防御措旋。

    钟家?

    遥听得远方的对话,墨自勇如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冰水,从头凉到了脚,又从外凉到内,里里外外上上下下一片冰凉。

    立于门内的宾客,个个满面震惊。

    那刺耳的声音,慢慢落定,人群耳畔仍回响着嗡嗡声,而立于凌家迎亲队附近的人再不敢正视立路中的白袍少年。

    军们已呆若木雕。

    凌云峰紧紧的握着马僵绳,飞快的思索对策,瞬间也发现,一切无效,无论是好言相劝,还是据理力争,不管如何,凌家都要落下话柄,好言相劝,即代表凌家理亏,据理力争,代表凌家无,无不论哪一个都对凌家以后的发展与壮大不利,或许会还会失去现有的合作者与附依者,眼前的事已非他能及,除非凌家当家当家出现才可解除危机。

    倾刻间,他被难住了。

    你即是代兄迎亲,便给本少主听好,他还没想好对策,冰凉的声音又起:凌家凌云志与未婚妻父母双亡之期不曾吊唁,是为不敬,也为不孝;未婚妻墨泪失踪,凌云志不曾寻找,是为无,更为不忠夫妻;在准岳父逝世未满三年即娶亲,是无义;正妻未曾过门,先娶平妻,是无德,如此不敬尊长,无无义无德之辈,不配当我钟家女婿,本少主即为下任家主,掌执下代钟门子孙生死婚姻,现,以家主之代钟氏钟兰之女钟氏墨泪休夫,赐凌家凌云志休书,自此老死不相往来,相见如仇敌,生死凭命!

    此桩婚姻是原主之事,或许与她并无太多关系,她若不愿意,大可易姓化名就此避过,可惜,她不愿,她清清白白的一个女儿家,怎能容一个臭男人成为挂着自己未婚夫的名头一生?

    为了自由,便唯有休夫。

    理由,凌家自动奉上,岂有不配合之理?

    君不孝—休!

    君无-休!

    君无义-休!

    君无德-休!

    如此之男,休弃没商量。

    墨泪面冷如冰,心头却直乐,这休夫的感觉,真爽!

    啊-尖叫如潮水,阵阵如涛。

    人群双目爆睁,满面惊骇的看着白袍少年。

    而就在最后一个字飘至人耳时,只见那少年一甩袖,唰一点白光一闪,似星子般向马痛上的少年。

    紧接着,白袍少年又甩了一下袖子。

    刹时,无数白光飞了起来。

    那些白光在空一散,飘向四面八方。

    白色,是呈长方形的纸片,白中带黑,在空中纷纷扬扬,有如雪花飞舞,其中更有一张长约一丈有余的巨形白光,冲天直上。

    人群惊呆了。

    当白光飞至,凌云志下意识的探手一抓抓于手中,凝眸一扫,一张脸瞬间乌黑,形一晃,腾空飞起。

    你欺人太甚!人在空中,冷光爆现。

    随着一阵光芒,空中浮出一支巨剑,内中一片火红,紧镶着一半绿色,外面是一线蓝光。

    巨剑如电光,光芒耀眼。

    远远近近的人被光亮刺得满眼昏花,眼前一片模糊。

    巨剑一出,杀气如虹。

    恼羞成怒?

    煞意袭来,墨泪一凛,心中暗嚎,呜,这是要撒药剂好呢还是以武力解决的好?

    撤药剂的话,很容易爆露真实份,也不太利于以后的行动;以武力解决的话,威摄力就差了些,她可是一个人呀,没有随从护卫,很难服众。

    纠结。

    很纠结。

    纠结之时,也没任何动作。

    那形,在外人眼里就是吓傻了的模样,视线才清晰的群众一睁眼,正好看到三色巨剑横空劈下,一个晃闪间即到白袍少年头顶上方。

    噗嗵-

    双眼一爆,观者的心跳静止。

    就在这时,两道男音同时炸响空中:伤他者,死!

    ..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女药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