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好个美骚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相思如风 书名:腹黑女药师
    夜,很黑,无月。

    三个黑影,在黑色中慢慢移动。

    尤玉枝、墨钦迈着僵硬无力的腿,跟着前方的黑影沿河逆行,没有脉气支持,他们走得气喘吁吁,每每想停下时当被前面黑影回望时又吓得尿滚尿流,加快脚步狂追。

    月黑风高好杀人。

    走着走着,两人忽然越走越害怕,这样的黑夜里正是杀人的好时机,那人会不会在半路上做掉自己?

    当心中有了那种想法,原就心惊胆颤的两人犹如惊弓之鸟,一有风吹草动就冷汗直冒,有几次见前面背影略略缓行时更是吓得差点跳起来。

    前方的人时快时慢,一直往前,不知走了多久前方的人忽然不见了。

    人呢?

    尤玉枝、墨钦吓得一个寒颤,全发凉,下一刻,两人撒腿就跑。

    他俩完全是一种自然的反应,才跑起时,竟嗖的一下蹿到了近一丈高的地方,而两人却是什么也没感觉到,只一根筋般的往前狂掠而去。

    夜很快要过去,天色将晓。

    前方的黑暗天空中突然现出光亮,原本只有风吹草动声的地方隐约的多出了兵器相碰声,还有丝丝血腥味,

    正从空中狂飞着的尤玉枝、墨钦双双神色大变,他们怕啊,万一因他们带人离开后有人乘隙偷袭他们的营地,那后果不堪设想。

    两人拼足力气狂跑起来。

    藏在暗的墨泪,看着狂飞而去的一男一女,小小的感叹了一把,果然的,人在遇到危机时刻所产生的爆发力有多大是不可想象的,瞧瞧,那两货跑得多快。

    同时,她也加紧脚步,满怀期盼的准备去看戏,什么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大戏最有看头了不是么?如果是恶人之间的黑吃黑,那会更加的令人振奋。

    天已破晓。

    晨曦之中,河边呈出的景像触目惊心,

    那是一片宿营地,此刻,一部分帐蓬倾倒,或是一半破裂一半半倒于地,又或者歪歪斜斜,更有数处只留下一些残片和大坑。

    残败的帐蓬四周处处散落着断肢残臂还有些零碎的块,其中还或趴或卧着或缺胳膊或断腿,或是上呈现出血窟窿,又或是四肢尽去皆已处于晕厥状态的人。

    血,染红人的衣裳,也染红了周围之物。

    在一片空地上,一个玄袍中年男子手执乌青长枪,指着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人。

    那玄袍男阔口方脸,手中长枪周围浮出一圈三色彩光,依次是红金靓三色,最外边的靓色浓郁得发黑。

    银色面具男穿斜襟白色衣袍,头顶白玉高顶冠,未束的发丝随意披散,缕缕长垂过腰,而现在,衣袍松松垮垮的罩在上,后背右半部从肩至部已被削去一层,连肩胛骨都显露在外。

    在距二人二丈远地方摔着一块片,它的表面还渗着血珠儿,再远些的地方散着一截雪色围腰和几截被割断的红色络绳。

    而此际,面具男子正以一支银枪支地维持着站姿,他的后背血流如注,血浸湿了白袍,又沿着衣袍流到边摆如珠子般滚落,他的躯一颤一颤的抖动着,但却一声都没吭,死死的抿着唇。

    对于面具男的惨相,玄袍男子视而不见,长枪一斜点在他手中的兵器杆上,那支银色长枪啪的一弹弹飞着落到了几丈远的地方。

    白衣面具男子一晃,打了一个踉跄,又堪堪站立,左手紧紧贴按着躯,仿佛那样可以支持自己不摔倒。

    哼,你不跪也得跪。玄袍男子手臂一扬,乌青长枪斜着一伸,啪啪两下击在对方的后膝弯处。

    白衣面具男受击,双腿一软,双腿曲弯,当他想以手支撑阻止时,那边乌青一晃,又架住了他的手臂,他无力的跪于地面上。

    玄袍男子抬枪,正要刺出时,又扭头而望,远远的,两道人影破空而来,晨曦之中,那飞来的人形清晰,却衣衫零乱,狼狈不堪,神容间更掩不住惊恐之色。

    他冷冷的看着,那飞来的一男一女越来越近,当离着还有二百丈远时,他不住黑了脸,爆喝一声:其他人呢?

    听到怒喝声,正飞速狂奔的尤玉枝、墨钦吓得啊的尖叫了一声,嗖的从空掉了下去,差点摔倒,勉强站稳时连头都不敢抬,僵僵的站着,也再不敢往前一步。

    嗯哼-正在这时候,从残破的营帐那儿传出一声嗯哼声。

    玄衣男子火速扭头。

    那边,一个浑是血,缺了一臂,灰头土脸的男子动了动,翻滚了一下又撑着坐了起来,他似是傻了,呆呆的望望四周,最后好似有感知般望向了玄袍男子那一方,表呆呆的,口里呢喃有声:长老,兔子,好多的兔子,兔子袭营了……

    他说话巅三倒四,语无伦次。

    当玄衣男子望向帐蓬时,尤玉枝、墨钦也扭头而望,可惜视线被灌木挡住,并没有看见什么,而已隐约预感了点什么的两人,顿时面如死灰。

    玄袍男子却明白过来了,回首望望面具男子,又扭头:你说是魔兽袭营?

    嗯,兔子,好多的兔子,他们冲过来了,冲过来了……断臂男子眼神痴痴的,絮絮叨叨。

    冷冷扫一眼远处的一男一女,玄袍男子又扭目,寒意四溢的眸子锁住了面具男子:你为何不解释?

    你何曾问过?白衣男子仰着头,冷冷的出声。

    声似清泉,干净清透。

    声音冷漠,仍掩不住傲气。

    你……玄袍男子眼眸一寒,杀机流溢。

    呀呀,不分青皂白就将人欺负了一顿,现在又想杀人灭口,大世家的作风果然与众不同啊,本公子今长见识了,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巧哈。

    他正要出招,一声嘻嘻轻笑突蹿而至。

    原来……原来那人一直都有跟着。

    尤玉枝墨钦当心头一凉,肌冷硬。

    ?

    正要扭头的玄衣男子,惊讶的望向了一男一女一眼,才望向声源。

    白衣男子也抬起了眸子。

    簌簌-微风一划,在相距约六十丈左右的地方,一道人影自一灌木丛一跃而出,飞落在一块石头上,又抬足举动而行。

    黑发黑斗蓬,从头脚一片黑。

    黑色?

    微微一顿,玄袍男子眼神微凝:越卿?

    似是怀疑,语气里却是肯定居多。

    嗨嗨,原来本小药师已出名了啊,世人如此厚,真教人本小药师怪不好意思的。大刺刺的一甩袖子,墨泪脚不点地,悠然悠然的往前奔。

    她口中说不好意思,语气与举止随意思至极。

    唰-,玄袍男子极速收回乌青长枪,淡然而立,平静的望着那飘逸的黑色。

    那一抹人影行近,视线斜瞟一眼中年人,一掠到银色长枪那儿变腰将其拾起,对着面具男人就狂喷:喂,我说阿二兄弟,你没事乱跑什么,早告诉你该说话时就要说话,别整天闷葫芦似的一声不吭,瞧瞧,现在被人误会了吧?这就是不听小药师之言吃亏在眼前哪。

    白衣男子定定的看了看脸有愠色的少年一眼,微微垂眸,不语。

    越小药师,他是你朋友?望望少年,玄袍男子又望了望被自己虐得十分凄惨的白衣男子,满心的郁闷。

    该死的,怎么不早说?

    恨,他暗中恨得咬牙切齿。

    嗯,一仰头,墨泪应得顺溜:本小药师跟阿二结伴同行着,半夜听到点声响,本小药师去查看了一下,谁知他竟跑这来了,唉唉,我说阿二,你还能不能站起?不会跟上次一样,又要本小药师扛着走吧?

    说话间,她随手将银枪递了过去。

    白衣男子接过自己的银枪,以当支柱,缓缓的,缓缓的站起。

    玄袍男子望望,再没多问。

    哼嗯,姐走喽。

    唉,果然,本小药师还得抱你一次。瞅到玄袍男人的表,墨泪心中有数了,伸手一捞,捞起面具男子,头也不回的就往前飞掠。

    沉默即是默认,

    玄袍男子不再说话便是代表不再质疑,但靓尊有靓尊的骄傲,他自是不会承认自己有小人之心,更不好说既是误会大家握手言好之类的,她直接拧走,大家颜面上都好过。

    所以,墨泪连客话都不说直接拐人跑路。

    云泽山脉中的悬崖峭壁上经常能见到洞,眼前的小山洞在半山腰上,很小,深度不到六尺,宽约有七尺,这个时候阳光也正好照到了洞内,光线明亮,空气也较清鲜。

    呼-

    一抹黑色一掠,从一棵树上掠过,跃进了洞里。

    嗯,还勉强可以。冲进小山洞中的墨泪,四下打量一下,还算满意。

    为了不被人跟踪到,她可是翻越了好几座山,现在找到了地方,当然也不迟疑,赶紧的铺了一张以动物皮毛制的地毯,将男子放趴下,准备给人上药。

    其实呢,她原本是不准备管闲事的,当初在路上听到声响赶至现场时,看到面具男与玄袍男子正在交手,便跑到一边偷窥,也看得十分明白。

    那是一场单方面的虐战,玄袍男子高出面具男一个阶,几乎以压倒的实力控制着战斗过程,他只虐人,在虐得人再无招架之力又削去了对方半个后背才罢手。

    之所以又临时起意当烂好人,是因为发现尤家女子和墨家那小子与玄袍是同伙,相比较起来,她看面具男顺眼,所以顺手就捞了他一把。

    男子在途中已晕厥,全仍绷得紧紧的,左手紧握成拳,右手无力垂松,躯僵得似钢板,后背的血在流到无血可流时自动凝冻,血糊糊的一片,触目惊心。

    药剂啊药剂,又要泡汤了。

    检视了几眼,墨泪想着家当又要离己而去,无声的悲嚎,那些可是她辛辛苦苦,挥汗洒泪,一棵一棵寻来药草才炼制出的东西啊,她对它们的感特别的深,真的很舍不得。

    现在,她也总算明白花老头当初在见药材被挥霍掉大半时的那种心了,这心跟亲眼见自己的孩子被人抱走了差不多,痛如割哪。

    为自己的好不容易配制出的药剂同叹息了一把,捋起袖子,立即开工,人是自己救回来的,舍不得也要舍,心里默念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来安慰自己。

    摆出工具,将所需药研粉,又和出二颗,收起家伙,再寻出匕首,将男人粘着嫩的衣袍割掉,那一番下来,他后背全部祼呈,包括部。

    玄袍人的那一削削得极狠,从男子的肩开始一刀下底,连男人的右边部也切了大半,剥去外衣,几乎可见男人的蛋蛋。

    偶不是故意,真的不是故意滴……

    瞅着男人两胯间若隐若现的两颗圆球,墨泪脸一,一张小脸腾的红了起来,一直红到了耳根。

    她还是黄花闺女,虽然跟越卿两人常常跑去老地方酒吧里调戏那里的正太侍者,那也仅限于口头上占便宜或者享点手福揩点油,是从来没破过防线的,至于跟姓白的关系么,除了牵牵小手,其他的啥也没做过,所以到二十八岁还是老处儿一枚哪,对于男人的那玩儿更是从没亲眼瞧过。

    今天,双眼是第一次开萦。

    你个没出息的,有啥好羞的?

    看了又打什么要紧?

    转而,她又理直气壮了,狠狠的鄙视了自己一回,再次光明正大的欣赏几眼男人的美肌,心平气和的取了布,沾着配出的汁水,给男人洗擦血迹,不去除血迹,将来留下疤痕,有损美观。

    清洗干净,颤着心,洒上药末,取自己的衣衫给罩住,不让沾灰尘之类的,自然也找东西撑着没让衣服粘着他的背,再喂了他一颗药丹,才溜出去,自己换了一干净的衣服。

    至于男人的面具,她一直没去摘,她好美男,喜欢正太,也很想欣赏一下男子的脸,更好奇的想看看美不美,但也深知尊重二字的含义,不会私自去揭人的**。

    也没揩油,乘人之危,非君子所为,更何况男人都这样子,怎么下得去手?最最重要的是她不敢,她一向只吃小正太美男们的嫩豆腐,万一男人是个有妇之夫的老正太,又万万一是个丑丑的老爷爷,那就亏大了。

    所以,她管住了自己,没对男人伸咸猪手,没有豆腐吃,又无事可做,自然的也倍感无聊。

    一天过去,男人没有醒。

    第二天,又近中午。

    守了一天多的人,坐在洞口,百无聊耐,正东张西望着,忽然瞪大了眼,视线定定的定在外面的一棵大树上。

    那是棵大松村,高大茂密,而此刻,它的一根枝叉上正趴蹲着只大白兔,它大如黄牛,三瓣嘴儿,红眼睛,两只大耳朵像两把大扇子;大白兔的脑顶蹲着只小白兔,它跟普通的兔子体形相差无几,两只爪子按爪着大白兔的毛发,瞪着血红的小眼睛,小耳朵乱扑愣的在耷拉与竖直之间变化。

    嗯?会……爬树的兔子?

    瞪瞪眼,墨泪那叫个惊讶,见过吃白菜萝卜的小白兔,也见过啃面包的小白兔,就是没见过会上树的白兔哪。

    我说兔兄兔弟兔姐妹,跟着我如何?跟着本公子绝对不吃亏,你看本公子风流潇洒……,眼珠子一转,涛涛不绝的自我介绍了起来。

    大白兔耳朵扑腾几下,一点反应也没有,小小白兔瞪着眼睛,眼神晶亮晶亮的,模样更加的可

    自言自语一顿,墨泪又神彩飞扬的继续游说大业:当然啦,你不愿意的话将你头顶的小兔兔给我当玩伴也行。真的,跟着本公子很幸福的,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天天丹药当糖豆嚼,天天还有暖烘烘的被窝躺,天天有美人看有……

    她两眼发亮,叽叽哩哗啦,一路说了下去。

    藏在袖子里的熙熙,一把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丢人啊,小美人也太丢人了!嗷,不对,是太不诚实了,说什么天天有暖被窝躺,都是骗人的,小美人窝被子的时间少,风餐露食的时间多,她就是一个骗子!

    啊啊,暖暖的被子,暖暖的美人怀啊……

    熙熙郁闷得很想蹦出来,直接揭人老底。

    嗖-当某人正说口水四溅时,大白兔往下一纵,不见了。

    唉,英雄寂莫。

    瞅着空空的地方,兴致正浓的人,无语望天哀叹,自古英雄皆寂寞啊,找不到人说话就算了,连只兔子都不愿陪人聊天。

    在人的长叹短叹中,一天又过去。

    男子仍然没有醒,当又近午时,小山洞外响起轻微的哧溜哧溜声,早等候多时的人,偷眼一瞧,心头大乐。

    那儿,一只雪白雪白的小白兔子抱着树杆,正努力的往上爬,那姿势极像小松鼠,小脚小腿的并用,不消片刻,它爬到树叉上,一股坐下,伸出小舌头吐气儿。

    来得好来得妙!

    心头一喜,墨泪兴高采烈的打招呼:嗨,小兔子你好啊,我昨天的建议你考虑得怎样?跟着本公子……

    才开了个头,又三句不离本行,自己给自己做广告。

    n久后,小白兔玩够了,自个往树下一扑,溜了。

    又第二天时,它又来玩。

    前一天上演的故事又重演。

    第三天,又重复。

    第四天,未近午,昏睡了几天的男子,终于动了动,嗌出了一声碎碎的声音:嗯-

    大功告成!

    听到呻-吟声,墨泪欣然大悦。

    这几天,为了男人不至于在无意识翻或扭动碰到他背上的伤,她可是费心让他一直昏睡,又怕他被野兽等伤到,以至于她也不得不寸步不离的守着,现在按时醒来了,终于可以干自己的事去了。

    欣欣然之际,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

    男子背天面地的趴卧着,背上盖着一袭黑色披风,披风带子在他脖子上系着结,他面孔侧对着外面,在发出幽长的一声嗯嘤声,又拱了拱背,紧接着抬起了头。

    昏睡了几天,他的神智还处于迷懵状态,眼神惺忪、朦胧,一直定定的望着空气,过了约十来息,他的眼神猛的一寒瑟,腾的坐起,左手扶着右手,目光则急速的望向自己前

    左右一看,他的视线定在下巴下的黑色披风系结处,定定的看了约二秒,随之,他慢慢的,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抬头,视线望向洞口方向,动作很慢很缓。

    唰-

    终于,两道视线在空中交汇。

    她的眼神平静如井水,他的眼神泛泛着清凉之意,两种目光相碰,她不避,他紧盯,一时竟僵胶不散。

    去他个熊!

    这是什么态度?

    郁闷,墨泪万分的郁闷了,想她不惜扯谎,让他攀了自己这棵大树,他一醒来就这模样儿,她犯着谁了呢?

    越卿小药师?定定的盯着看了一会,男子眼神也平静,试着唤了一声。

    洞口那儿,少年随意而坐,抱臂于前,神态闲散有如闲云野鹤般的悠然自得,黑衣黑发,目灿如初阳。

    那人,分明是记忆中的那个。

    他的记忆很清晰,清晰的如同才发生。

    还记得本小药师,也不枉本公子辛苦一场。淡淡点头,她总算稍稍平衡了点,若是那家伙敢问一句你是谁,她会立马冲过去海扁他一顿,绝不会因为他是伤病号便高抬贵手。

    多谢。男子轻轻的一笑,左手上移,摸向自己的脸。

    噢吔,是不是要摘面具了?

    看到对面男子的手势,墨泪的小心脏一扑腾后蹦跶得无比欢脱。

    男子的手,捏着自己的面具边角,抿了抿唇,一把揭开。

    当银白色揭去,露出一张年青的脸来,他约十**岁,肤如脂玉,白净如剥去壳的熟鸡蛋,修长的双眉均匀如柳叶,尾尖斜指额鬓,鼻梁高直若悬胆,嫩红的双唇薄如纸,额间以朱砂绘着一个精致的纹图,那红,更衬他俊美无暇,貌如百花。

    他的高冠偏歪了几分,发丝略乱,衣衫也松垮,然而,那些并没有损折他的美,反而令他看起来多了几分洒脱不羁的味道。

    好个美年!

    眸子一亮,墨泪视线定在对面少年上,心头直痒痒,又一个美正太啊,多漂亮的娃,多好的皮肤,摸起来手感一定不错,嗯嗯,这个应该是个攻,看起来气势不错,若是……

    立马的,她满脑了里开始无限yy了。

    真是位君子?

    男子眼里浮出丝丝讶色,对面少年的神色,不像是装的,那就说明之前少年并没有乘自己神志不清时偷窥过自己面容。

    世上真有真君子?

    微微一顿,他带着怀疑,又多瞄了黑衣少年几眼,却也更加确信了自己的认知,对少年的好感度也在一下子升高了好几阶。

    在下姓白,白子智。他微微浅笑。

    笑,真诚朴实。

    笑意漫开,那张脸刹时绽放出美丽的光华,有如等待东风已久的百花在瞬间开放,美得不可尤物。

    美,很美。

    噫?

    姓白?

    yy得正欢脱的墨泪,有如被淋了一盆冷水,瞬间就清醒了。

    她对白字有着过分的敏感,尤其是在经历水上餐厅一事后,对于白字,几乎是形成了一种潜意识的不喜欢感,这当儿一听那字,那些yy,那些感叹,烟消云散。

    甚至的,她对少年的美也没了惊艳感。

    唉,怎么就姓白呢?

    一刹时,她忽然忧伤了,天下姓氏众多,为何要姓白?可惜了啊可惜了,如此少年,又是有缘无份的路人甲乙丙。

    看看对面,她暗中叹可惜,如果知道此人姓白,她是不会管他死活的,她不会特意去为难姓白之人,同样,也不会救白姓之人,这一次,只能说是意外。

    哧溜……正在此时,曾出现了好几次的声响又一次出现。

    天助我也!

    墨泪瞬即开怀,一个翻弹跳着蹦起,人似飞箭飞向大松树。

    嗖-

    黑色划空,快似流弹。

    而从她心思转变到突然飞起也不过弹指间,白子智的笑都还挂在唇角,而当瞧到少年腾起外掠,他的视线追着一抹黑色外飘。

    只一掠,一抹黑已越出小山洞,掠至大松树旁,笑嘻嘻的冲着正粘抓着大树杆的小小一团招呼:哟,小白兔,本公子昨天的建议你考虑得怎么样?跟着本公吃香……

    小白兔红红的小眼睛一眨,一个猛子往地面一跳,一个骨碌着地,撒开腿儿,呼的蹿进了树林。

    还想跑?

    发现小白兔想溜,墨泪飞在后面追着嚷嚷:哎唉,别跑别跑,有话好商量,好商量……

    天下白姓众多,若因为前世之事便将所有白姓打入水底有失公,奈何对于白姓真的生不出多少好感,毕竟一笔写不出两个白字,所以,唯一的就是远离白姓之人,来个眼不见为净。

    所谓机不失,时不再来,小兔兔的出现岂不是正是好时机么?若错过时机,还不知要等几时才能开溜,乘着机会,她不着痕迹的就溜了。

    追着小兔兔的墨泪,内心很坦,至于被丢下的人会怎么想,跟她无关,她没一杆子将白姓人打翻入水或将对白川的恨迁怒到所有白姓人上就已经很仁慈了。

    白子智静静的看着那一抹黑色掠入树丛中,微微一动,长玉立,一个飘忽闪至洞窟口,外面,阳光正好,光芒透过树梢斜照下来,晃出无数星芒。

    不期然的,他的脑子里又浮现一抹人影,那人从黑色中跃出徐徐走来,浅笑吟吟之声又响在了耳畔,那声阿二兄弟更是回响不断。

    嘘-

    轻轻的,朝虚空吐出一口气,又望向了远方。

    那人影带起的破空之声已越去越远,隐约又依稀听得有声音从远远的地方传来:小白兔呀白又白,吃萝卜吃菜,蹦蹦跳跳好可,等等,等等,你不吃萝卜咱们吃,呀别跑太快,我……

    欢悦的声音飘忽不定,之后再不可闻。

    目视着前方,白子智轻轻的抚摸着脖子间系着的黑色披风,眼神晦不明。

    第二节契只兔兔当坐骑

    太阳已升高,清凉阳光下的树木静然而立。

    一点白色与黑影,以一前一后的排序在树木间疾走,或隐或现。

    嗖嗖-破空之声,不绝于耳。

    在疾风猎猎中,黑与白时而钻进树木与杂草从,时而往上时而往下,时而越岭,时而过河,跑得不亦乐乎。

    良久良久,随着嗖的一声,一只雪白的小兔兔从灌木丛中飞出,跳落到了河岸边,以后肢着地,探头张望。

    其地正是峡谷,灌木荒草,略呈枯败之象,七八丈宽的河流从中央穿过,咆哮着远行,冬季河水凝缩,河面下沉,祼呈的河干巴巴的。

    雪白的小兔兔东张西望一番,一对毛茸茸的耳朵扑愣愣的转了几圈,又倾听一会,确认再无动静,坐蹲在地,小小的吐了口气儿。

    总算将那个人类甩掉了,好险哪!

    心有余悸般的扇扇耳朵,小兔兔咧开嘴儿,做了个开心的笑脸,开始整理自己的毛发。

    咦,我以为你想喝水呢,原来不是啊。小兔兔才嘴角,从他后方传出嘻笑声。

    唰-

    小兔兔惊得大耳朵唰的竖直。

    那个人类还在?

    刹时,惊恐之色自眼中一划而过,立马扭头寻望,他可是感知到那人没追来的啊,怎么又冒出来了?

    它后方的天空中浮出一抹蓝光,一个黑袍少年横而坐,笑嘻嘻的晃着双腿,他怀中抱着黑白分明的一团,那黑白分明的小家伙正探出个圆脑袋,瞪着一对八字眼,闲着无事翻眼儿玩。

    我的娘啊!

    小兔兔眼睛一抖,吓得差点摔跟斗,那个人类竟然飞到天上去了,难怪后面没有声音和动静了。

    呜,娘啊娘,快来救我!

    看着追着自己跑了几座岭的人类又出现,小兔兔快哭了,真的不该不听娘亲的话乱跑出来玩的,这下玩出事儿来了。

    心急之下,四肢着地,一跺地面,嗖的弹,又撒腿狂奔。

    哟,还想逃?

    墨泪乐坏了,她追了好几座山怎可能让它跑掉?之前不是追不上,是想迫小兔子,看看有多大潜力,刚才小家伙停下,她以为是渴了,所以才藏着没出手。

    至于让她放手,那是不可能的。

    眼前的兔兔不是普通兔类魔兽,乃是兔中珍品-玉雪。

    玉雪,兔中翘首。

    玉雪兔全雪白,唯耳朵内有一撮玉色发毛,因为那种颜色在白色的映衬下很容易被看成白色,常常被人忽略,另外,在最近耳根处还有一小圈黑毛,它藏得太深,若非揪住它的耳朵,一般也看不到。

    玉雪兔全是宝,它的毛皮是制衣的好原料,血、眼睛、骨髓和唾沫是药材,蓝阶以上的,骨头可炼器,心晶即是药材也是炼器好原料。

    千万别因长着兔子的外形就轻视它,实际上,它的速度几乎与飞禽雕类在伯仲间,可谓是速度好手,也算是兔类中的另类。

    最重要的,玉雪兔子温驯,是最好驯服的一类魔兽,但契约后的战斗力也不容小觑,与同阶的狼可打个平手,即能作战,又可,深受人类喜

    一句话说,它上得战场下得跑场,陪得了主人暖得了,打得过流氓,是人类尤其是女最佳契约的兽选。

    黑白讲,第一眼看到它时,墨泪就喜欢上了,当时不宜远离,没追,还有一个原因则是那天的大白兔是靓尊阶,如果要捉难度颇大,便不了了之。

    后来小兔兔单独出现,无异于是天赐良机。

    这会儿瞧小兔兔又逃,坐了画毫,极速就追,几个晃闪间,嗖的拦截到前方,笑的招手:小兔兔,来吧来吧,本公子不会亏待你的。

    呜-

    小兔兔看见前面的人,硬生生的刹步,扭掉头又跑。

    画毫一划,呼的一下,直追至上方,横坐着的墨泪,伸手,一只手掌无限变长,嗖的当空罩下,准确无比,无比准确的按住跑动的一团白光。

    完了!

    小兔兔一个哆嗦,再无法动弹。

    悔,悔不当初。

    若不是好奇跑出来玩,哪会被人类捉住?

    锢,小兔兔悲伤的闭上了眼睛。

    嗷呜,捉到喽。

    我早就说了,你跑不了的。开心不已的墨泪,跳下画毫,拧起小家伙。

    被抓了耳朵,小兔兔瞪着眼,四肢乱划,奈何脉气被锢,那点气力无异是于蜉蚁撼大树,根本不具任何威胁。

    哎呀呀,兔子急了想咬人?

    墨泪被逗乐了,拧着小兔兔的耳朵,晃了几个圈儿,瞧着小家伙眼神迷离,好似被晃晕乎了,飞快咬破自己手指,一指点出。

    沾血的指按在了兔兔两眼之间,给它点画出一颗大大的美人痣。

    小兔兔瞪着红红的眼睛,傻了。

    也在那刻,耀眼的红光如期出现,一个从天而降,一个自地而出,两两相碰,组合成一个完整的图形,六角形内的蓝与角外的红似流旋动。

    小兔兔小小的子落到了巨形六角形内,它的躯忽然剧增,一圈一圈的爆涨,眨眼间长大了几十倍,壮得像只小水牛犊。

    当它停止增长时,苍老的声音悠悠而至,开始吟唱和平之约的内容。

    在誓言完毕的那刹那,墨泪察觉左手手掌心又隐隐作痛,忙飞快的举至眼前,掌心中,那个跟熙熙契约后便再没出现过的图案,正浮了出来,其中一个由两个尖角所夹成的外角与圆边之间的空隙里,有一个小小的外圆内六角形的图案也在钻往掌心。

    它一点一点的渗进中,有些像刀子在划,痛,真切而真实。

    ?

    墨泪又些傻眼了,谁来告诉她,这是个什么况?

    她想不通,真的想不通,为什么契约图案没印在其他地方,比如长手背上或者长到右手心去,偏偏要往圆案中的空隙里钻呢?是不是灵魂命印比和平誓约霸道,当两者同时出现在同一人上时,后者只能服从前者?

    想不明白,低眸,望望抓着自己衣襟,像树袋熊一样挂在自己面前的熙熙,小可当作没看见,连个眼神也没给,她郁闷的翻了个白眼,只能将疑惑藏在心底。

    小外圆六角形图案不消片刻功夫完全钻进里,它藏在边缝里,像是一朵刺在大图案外角里的小花朵。

    也在眨眼前,掌手的图案与契约图形同时归于无形。

    小兔兔终于甩掉了游魂状态,瞅瞅眼前的人,一双红红的眼睛瞪得溜圆:你你你不是男人?

    女童气声音,童稚软糯,很萌很萝莉。

    语气却是震惊,是无与伦比的震惊。

    擦,不是男人又咋了?

    小丫头啊,你之前不会是被爷迷住了吧?眼珠一转,心思歪了一下,满面怪异的墨泪扮了个鬼脸儿。

    熙熙八字眼一撇,抬头瞅瞅,呲牙,表示鄙视。

    小兔兔三瓣嘴角一呼,垂着眼睛,扇了扇耳朵。

    啊?

    被自己猜中啦?

    哈哈-先是一愣,瞬即,墨泪嘴角一咧,一点不厚道的咯咯大笑起来,她这男装的小样儿竟迷住了一只小兔兔啊,真是太有意思了。

    小兔兔抬起一只爪,扑扑地,健硕的躯一缩,又缩成小小的一只,两只耳朵一耷拉遮住自己的脸,呆在一边独自悲伤。

    呃,这是忧伤?

    正笑得笑得前俯后仰的人,扫瞄到小小一只的表,当即强自抑住笑意,揉揉发酸的面颊,跑过去,弯腰,抓起小兔兔放在怀里,摸着滑顺的毛发,窃笑:小乖乖,说说看,你迷上姐姐哪点呢?

    哼嗯-小兔兔翻翻眼皮,哼哼以抗议。

    人与兽契约后的特殊语言交流,只有当事能听见,墨泪知道小兔兔还不能说人话,笑得差点抽筋,契而不舍的追问:说嘛说嘛,我了解你的喜好,将来好送好看的美男给你。

    嗯,你笑起来很温暖。小兔兔纠结一下,气的传音。

    温暖?

    墨泪微怔,半晌又得瑟了,温暖啊,有只兽兽说她很温暖,嗷,这是多么值得骄傲的事?

    心中骄傲,当即喜形于色,眉飞色舞:小兔兔,你母亲大人呢?

    那天背着小家伙的可是靓尊阶的,她可不想一会撞上,如果不幸碰头,不消说,大打出手是无可避免的结果。

    母亲应王者传召,带族人去打架啦。小兔兔听闻问及自家母亲,精神大振,兴奋的扑耳朵。

    王者传召,打架?

    哎哟,我的天!

    一丝灵光自脑中一闪而过,墨泪险些一头扑倒,尼玛,守护天材地宝的魔兽是王者兽?

    天材地宝,集天地之精灵而生,珍贵异常,也因此,其所生之地必是灵地,灵地有灵兽,也是自古不变的恒律。

    若是守护天材地宝的是王者兽,对于窥视异宝的人类而言,那就是一场灾难。

    心头一凛,冷汗渗了一

    重重的喘口气,手忙脚乱的抹去额心的汗,颤着心,小心地问:不会是受命去守护天材地宝吧?

    有什么不对?

    对哦,就是守护那个什么宝物。感应到魂主波动的绪,小兔兔不明所以,眨巴眨巴红睛睛,很诚实的点头。

    异宝啊异宝,千万别就此没了啊!

    一甩头,墨泪一把将小兔兔塞进衣袖里,招来画毫,坐上就跑,以十万火急的速度赶路。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r cpro_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女药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