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揍你没商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相思如风 书名:腹黑女药师
    扫把星,你不该来到世上!

    墨泪,没爹没娘仔!

    你克死了妈妈,你还有什么脸活着!

    墨泪你不得好死!

    墨泪你早晚会得报应!

    ……

    啊-

    墨泪惊醒,翻坐起。

    夜,漆黑。

    溶洞内伸手不见五指,它是藏在山岭中的自然溶洞,约有三米高,两米宽,深三米左右,四周凹凸不平,一块块石块突出像是长满了疙瘩;往外看,相比洞内的光线,黑色稍稍淡些,看起来朦朦胧胧的。

    黑暗中,才仰坐起的人一黑袍,与夜融为一体,正两手撑着地,急促的喘气,满脸的冷汗。

    竟又做恶梦了!

    墨泪狂喘一阵,颇为无奈的抹了把汗。

    这,已经不知是第几次做恶梦。

    自从在第一次亲手肢解了金神那个男人后便常常做恶梦,尤其是在每每见到血腥事件后更加频繁,有时在相连的一二个月都睡不安宁。

    在上回亲见白芍药商行的那人死在自己面前后,仍如往常又一直恶梦连连,就算至今过去一个多月也还是避免不了时常惊梦。

    此次的梦,略略与以往不同,以前梦中是在浮现血杀场面,这次是则是梦到了上辈子经历过的形,那些谩骂声历历在耳,犹如临其境般清晰。

    小泪,你又梦魔了?温润的男音,轻轻的响起。

    随之,她的左袖子一动,从中衣的宽袖里探出一个圆乎乎的脑袋,点点白光一滚动,黑白一团坐至地面,仰着头,大大的眼睛里尽是忧郁。

    小美人天天恶梦,这可不是好兆头。

    熙熙撇眼,暗中焦急,脉修之士最忌心魔,初时无所谓,超越紫尊阶后若心中魔障不除,将现很难更进一步,部分人士甚至会承受不住折心魔的折腾而失疯自爆,

    嗯。墨泪轻轻的应了一声,伸手将小家伙揽于怀中,又无力的往后一仰,躺了个四脚朝天,再次合上双眼。

    觉,终是要睡的,她还没到可以一直不眠不休的强大程度,更何况接下来后的行程随时都有可能没法放心睡觉。

    现在的路线,不是前往通州,而是正往天材地宝出现的地方赶去,按地理位置算,距之也已经不太远,大约再行两天便到。

    至于为什么要去那呢?

    她自己也没想明白,大概是闲着无聊,人活一世,每个人都有追求,她,却突然不知这辈子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上辈子,最初是为挣钱给自己一个窝,再之是想让父母生活过的城市变得更美好,曾经赚钱买家,是因为不能结草为庐,不能占地建家,现在呢,天宽地阔,只要没人的地方便可圈土为田,僻地为家,如叵不想结草为庐,还可寻自然洞窟占为己巢。

    家,不需钱买,又少了一个人生目标。

    名利?

    名利又争来做啥?努力出头,到头也只会招人嫉恨,名利于反是一种缚束。

    长生不死?

    追求无上境界虽好,但强中更有强中手,修炼永远没个头,或许有一天历尽心血修到一定程度,说不定就被更高的秒了,那之前的一切也是白费,人生等于白活。

    求一人白首相伴?

    人心难测啊,世上的男人吃碗里望锅里想着还没煮的比比皆是,万一花了眼挑到一只白眼狼,倾尽柔后保不准会落得个一无所有的下场,还不若无,独自一轻。

    总观来,这人生便没了奋斗的目标,活着也没了什么值得拼命的价值,没有目标没有追求的人生,要活个什么样子才好呢?

    她没有答案。

    既然目前还无目的,或许,随意而行,随心所,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因此,她决定去看看所谓的天材地宝长啥样子,权当是打发无聊时光。

    辗转反侧一番,她又迷糊着睡去。

    深山之夜,万籁寂静。

    轰-

    不知过了多久,黑夜中响起一声闷响。

    嗖-

    正迷糊中的墨泪,自然反式的弹起。

    轰隆-

    沉闷之音未歇,又是震耳聋的轰响。

    听声音,来源于另一条山谷那边。

    声源之地已地动山摇。

    那儿,正是谷的一侧,山壁陡峭,这当儿山脚冒腾起无数浓烟和白光,烟火之处发出砰砰之声,乱石腾空,泥沙四

    火光也映亮了四周。

    浓烟弥漫着的地方是一片营地,搭着几十顶帐蓬,颜色不一,大小各异,现已半数陷入火海里,残存的也掩在滚滚硝烟中。

    啊-

    鸣哟-

    嗯嘤-

    哼-

    浓烟中,惨叫声,痛呼声,此起彼伏,也隐约可见人影幢幢,并有人扶残拖伤者奔出,个个皆蓬头圬面。

    营帐所对一方,在相距远远的地方,一群人站在黑暗里观看着。

    一群人约有二十几,分两拨,一拨之前方是一位少女,鲜艳的大红襦裙,若柔柳,娜婀无骨,尖尖的瓜子脸,水汪汪的杏眼,晕红的桃腮,妍丽如花。

    另一拨之前是位年青的男子,长着一双轻佻的桃花眼,肤白嫩,看起来似姑娘,着锦绣直裾衣袍,手执一把鎏金白纸折扇。

    两拨人漠然旁观。

    而山谷中并非只有那一处有营帐,在相距几百丈远的地方,还有对面的一侧,亦零散的扎有许多的帐蓬,都自成一家。

    各处的人在第一声巨响时已跑至帐外,但,竟没有任人去援救,每一处的人群都站成了根根树桩,个个冷眼旁观。

    行走大陆,生死只是一瞬间,像眼前这种况,他们早司空见惯,所以,不会有人去救,人人作壁上观。

    那边,从浓烟中奔出的人,将伤残人员扶到安全的地方,又急急返回,再去寻找同伴,那些伤残人都已缺腿断肢,浑是血。

    轰隆隆-

    又是几声砰砰连响后,巨大的山壁抖了抖,随之轰然坍塌。

    那巨响,惊天动地。

    啊-

    浓烟内和被扶出的人,发出绝望的尖叫。

    ……旁观的人群掩住了嘴。

    好玩好玩!看着远方那倒塌的一片山壁,少女拍掌大呼。

    无数人的目光一转,唰唰,一下子齐聚于一处。

    被各方视线盯着,少女并无任何羞意,高傲的抬着下巴,满脸的不屑。

    也在那刹时,惨叫声静止,夜空中只有山塌的声音。

    不要管我们,你们走!轰然声中,男子嘶哑的声音,刺耳而决然。

    我们已不中用,你们走!一定要活下去!

    快走!

    一定要活下去!

    紧接着,是接二连三的嘶喊声。

    父亲!

    叔父!

    ……

    惨厉的呼喊,声声撕心裂肺。

    咯咯咯-少女看得甚是开心,笑得花枝乱颤。

    好感人啊。青年男子感叹。

    讽嘲之意,言于表面。

    少女吃吃的笑,边笑边应唔唔。

    轰-

    部分山壁砸下,砸得碎石乱飞。

    硝烟之中,道道人影疾掠而出,每人或两手各抱一人,肩上也搭一个或二个,并有用绳索或布条之类的东西将几个人绑成一起,像扛货物一样打包扛着。

    那些人带多人,即使看起来稍显吃力,也仍然不弃不丢。

    轰-

    当他们才跑出几十丈远,上方山壁跌落。

    刹时,所有帐蓬尽数被吞噬。

    它落下时,又兹生出一股巨力的冲击力,力量冲向四面八方。

    卟啪-扛着同伴拼命跑的十数人,无一幸免的被撞得摔飞了出去。

    哈哈,死光光了,那群蠢货死光光了!少女又一次拍掌大笑。

    一群蠢货,死有余辜。男青年勾唇,笑得冷:水系属脉修都是废物,敢将水系属脉修与其他属相提并论的人更废物。

    你说水系属脉修士都是废物吗?遥远的地方有人冷声接腔。

    坍塌的石壁砸出的尘烟还没散开,轰鸣声犹声声惊耳,那道带着冷意的嗓音,却穿透了噪声,无比清晰的响在每一个人耳畔。

    围观的人群,微微一凛,遁声寻望。

    当石壁塌落时,所有白光已被烟灭,空气中只硝烟的味道,还有呼啸着狂冲的气浪,那腾腾冒起的尘烟融入夜,令事发之地那一小片地方的夜色更灰黑。

    那道声音正是自浓烟附近而来。

    当人群的视线投去,那边黑黑的一片,什么也没看见。

    谁藏头缩脑的,滚出来!男子桃花眼里一片煞气。

    哼,自个眼瞎看不到本公子,竟还有脸乱吼,果然是马不知脸长,人不知自丑。低低的嗓音,满含叽嘲。

    青年男子脸上一,险些想爆骂,又在瞬间压下了怒气。

    在场的人心底莫明的涌起丝丝冷寒。

    呼呼-男子背后的黑衣人,一下子亮出火折子。

    十数支火把,火光霍亮,方圆百丈内的范围内亮如白昼,那光逐得一里之内的黑暗变淡,深厚的夜色变成了朦胧。

    也在此刻,人们总算看到了一点移动的黑色,它从远而近,黑黑的,浓如黑墨,若非它在移动,令人几乎无法捕捉到它的存在。

    那黑色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又在眨眼间,它像是从黑暗走至光明里,令人一目了然,它是一个人,全掩在黑色的斗蓬中。

    山谷地形平坦,因而才成为扎营之地,灌木丛生,荒草连片,他走动时脚不沾地,不触杂草枝木,额前的碎发迎风拂动,束顶的与披散的发丝也跟着他的步子摇摆,姿悠然从容,随意闲适。

    随着他的出现,空气中多出淡淡的香味。

    什么人?

    人人心头闪过疑问。

    扎营之前,每拨人都对附近人员勘查过,确认对自己构不成威胁才会做邻居,若不能确定,自然宁愿另择地头,他们万分的确定,之前没有见过这忽然冒出来的人。

    一干人齐唰唰的盯着移动的黑影。

    那一抹摇曵着走来,无视任何人的目光,当他从被冲力撞飞倒地的人旁边经过时,眉目未动,神色如常,越过,径自走向少女和青年。

    石壁的残块还在接二接三的掉落,声音断断续续,宽大的河流这个时候忽然突显了出来,河水流动时的哗哗声变得异常的响亮。

    人群的视线跟着那一抹黑移动,看着看着,心底突然有丝不安,半夜三更的突然冒出个人来,还如此从容,他究意来了多久?又是何方人物?

    黑衣……

    心思回转,莫明的生出丝丝生意,最近那个传得沸沸扬扬的人听说最喜黑色,也是如似这般大小的少年儿,这个会不会就是那人?

    人人不由得又仔细的瞧了瞧,暗怨自己多心,天下哪有那么巧的事呢,这时节那人只怕正在四处跟追着他而去的人玩捉迷藏儿,哪有空来云泽山脉?

    分析一番,人心顿安,以看戏般的心态望着来人,当黑影越来越近,香味也越来越浓。

    卟噗-少女又笑出声来:哈哈,一个男人竟抹香粉,你就不觉丢人么?

    天天扎女人堆里的,喜香粉也正常。年青男子淡淡的接话,那话看似是在帮人解释,暗里却是在贬谪男人不过是胭脂俗人。

    比起现在就站在女人边,只知附庸女人,看似是男人实则比女人还不如的人来,本公子抹香施粉又算得了什么。回应的声音平淡如常。

    那一句平平淡淡,却反击得恰到好处。

    视线随影而动的人,惊讶的一瞧,又极速撇目。

    你……反应过来,年青男子差点将手中的扇子捏碎,想骂,又发现若真反驳就等于是承认,骂不能骂,忍又难忍,只憋得满脸胀红。

    少女不说话,看着越来越近的人,笑得越发明媚。

    黑影几晃掠近,缓缓而行,冷冷的视线在一群人上扫巡着:是谁说水系属是废物?有种站出来,让本公子瞧瞧是何方神圣。

    本小姐!

    本公子!

    少女与青年不约而同的跨步而出,雄纠纠气昂昂,气势甚是英雄了得。

    两人后的人群,没有半分紧张,好整以暇的等着瞧闹,那少年也不问问他们主子是谁就跳出挑衅,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他们已仿若看到了少年被自家主人收拾得哭爹叫娘般好戏,个个勾起了唇角。

    很好,勇气可嘉。视线一扫,将一干人的表心之于眼底,墨泪暗自冷笑,人有多自信就会死得有多惨,她不介意让他们明白英勇无畏的后果。

    报名,本公子不屑对无名之辈动手。负手,仰头,他们傲,她更傲。

    至于一男一女后面的那部分随从,她直接无视,只知依令而吠的狗,有啥值得人关注的?她才不会自掉份的去计较。

    就你也佩问本小姐姓名?少女俏脸一扬,高高的仰起头,一脸的不屑:似你这种山野小子,给本小姐提鞋都嫌你手脏,本小姐的名字,怕你听了会折寿。

    本公子的名字珍贵的很,你想知道可以去问问阎君。青年男子摇着折扇,自命风流的摆着个最傲人的姿势。

    一男一女,一唱一合,配合的有板有眼。

    好啊,真的很好。

    幽幽的,墨泪笑了。

    物以类推,人以类聚,那话果然是没错的,这两蠢货就是那什么的鸡鸭同笼?想着那词儿,她差点笑喷,虽然是自造词,不过也很合适,女是鸡,男是鸭,果然绝配。

    对于他们的名字,她还真不屑知道,只想估算一下值几个小钱,也好决定出手轻重度,若是名门之后,一个可得一万,会考虑下手轻些,留着他们的小命以后再揍,若是不值得一提的,免费送一程,给死于无辜者报报仇,也当是积德行善一回。

    可惜……

    她有些不舍,出手一次就意味着损失一笔,这卖买真的有点不合算,她心疼自己为数不多的药剂啊。

    幽暗的灯光里,她唇边的笑,看起寒恻恻的,犹如地狱恶鬼来临般,令人毛骨悚然。

    你笑什么?少女、青年等人瞧到得清楚,个个汗毛直竖。

    附近的人群,立即瞪大了眼睛,想瞧瞧错过了什么,而那儿,那人已顿足不前,黑色立地,似青松刚直。

    他,并没有回答。

    就在众人惊疑不定时,万众瞩目中的人的斗蓬的一角摇动了一下,并从中探出一只黑色的袖子,它轻轻的在空中,刹时,那儿现出一大片的红光。

    红,晶亮的红,那红是无数点红点组成,它们一亮一亮的,似星辰在眨眼。

    随着红光出现,空中腾生出一股扑鼻的臭味,很臭,臭气熏人,那种臭味扬着飘向四面八方。

    闻到味的人,顿时极速掩鼻,臭,太臭了,臭不可闻!

    好臭!

    唾弃声四起。

    药剂味香,你们取笑说是胭脂香粉味,药剂味臭,你们又嫌弃,唉,一个个这么挑,哪怕本小药师被喻为绝世天才也会为难啊,你们教本小药师以后炼药选什么味好呢?

    哀怨的语气,突兀而起。

    小药师?!

    正掩鼻捂嘴的一干人,耳边嗡的一响,个个晕乎了。

    夜,黑沉沉的。

    偶尔才刮起的风,又一次拂过人的面颊。

    迟钝的人,略略动动眼珠子,心惊胆颤的望着那一抹黑,却不敢出声,生怕吓着人般,连大气也不敢喘了。

    大陆小药师众多,当得起天才之称的也不乏其人,但,敢当之无愧称为绝世天才的只有一个,即是配出了令人闻名丧胆堪称稀世药剂七色彩虹的那一位。

    他们已经猜到来人是谁了,可宁愿自己猜测是错误的,这种场合,不是瞻仰小药师风采的场合。

    少女和青年男子,好似被雷劈中定定的立在原地,梦呓般呢喃:越……越卿小……小药师?!

    低低的声音似疑问,却更是确定。

    啊啊,名人果然就是牛叉!

    看着一片闻名而傻的人群,墨泪无比欣慰,伸指,以最优雅的动作,将留海撩偏,好吧,前面的碎发好长时间没剪,有点长了。

    待露出光洁的额头,瞅着一帮子比呆头鹅还呆的鸟人们,眨眼轻笑:哦,原来你们也听说过本小药师啊,各位,幸会幸会。

    咯噔-

    心里一个咯噔,人人心弦根根崩断。

    竟然是他,竟然就是那个人!

    晴天劈雷般的话劈来,一干人只觉眼前阵阵发黑,。

    少女与青年更是骇得面无人色,举着火把的一群手微微抖颤了起来,燃烧着的火把也跟着轻动,火光也轻轻的摇晃。

    人群鸦雀无声,四下只有自然界最自然的声响。

    没人敢跑。

    不是他们不想,是没那个胆子,连药神三长老都曾对小药师的毒剂赞不绝口,他们哪敢冒险逃遁?更何况,他们都闻了香味。

    他们不懂药剂,可并不傻,由天才小药师撒出的药剂,岂会普通?若是逃了,说不定还不等寻到人求得解药就毙命。

    幸会幸会。青年男子白着脸,扯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硬着头皮附合。

    你怎么在这里?少女瞪着眼,眸子里浮出浓浓的恐惧。

    这也正是很多人想知道的,在这里的人大多是从益城所赶来的部分,都曾听过关于拍卖会上的事,那的大会因为有头有脸的人都随着管三长老去追人去了,最后不了了之,其结果可谓是千余年所遇头一遭。

    若越小药师来了这里,那管三长老等人岂不是又被骗了?

    人人心头一寒,都不敢再想象下去。

    擦,为毛都问这种无聊的问题?

    本小药师去哪难不成还要知会你们不成?心头不爽,墨泪横眉冷眼以对:哼哼,本小药师若不来这,又怎知道你们是如何屠杀水系属脉修者的?

    我们,我们不是屠杀水系属者,是……是小小的报复,只是报复一下他们嘴而已。青年寒惨着脸,牙齿都打颤了。

    眼前的人,是家族千交待万嘱咐的交待万万不可去招惹的那个,他再胆大也不敢犯家族之令,若真敢视族令不顾,遭罪的会是自己。

    他嚣张归嚣张,却不糊涂,自然不敢再逞威风。

    你们两个之前可是承认骂水系属是废物来着。抬脚,墨泪笑容满面的步向一群人:你们家族满城查探本小药师,不会还没查出本小药师的属吧?

    黑色晃动,步若行云,轻盈似风。

    看着那飘逸的一抹人影,人人屏息。

    瞧着人向自己走来,少女与青年男子惊得瞳孔一缩,惊不自的后退:没没有!皇天后土保偌,保偌这个人千万千万别有水系属啊!

    一男一女背后的男子们,默默祈祷。

    本小药师感到很遗撼,我,正是水系属者,还是纯水系属。轻言细语里,黑影离人群越来越近。

    啊—

    无异于晴天劈雷,祈祷的人被劈得一片黑焦。

    寂,死一样的沉寂。

    火光中,只见一抹黑在悠然轻

    你……你你想干什么?当黑影晃近,呆怔着的少女惊得打了寒战。

    没什么,夜长寂寞,咱们正好乐呵乐呵。唰的一声,人影刹定,定定的正刹在一男一女面前。

    还想后退的两人,心头一冷,那抬起的脚一下子就落了下去,保持住了一脚在前,一脚在后的姿势。

    嗯,这样子好看,站着别动,就这样。打量一番,墨泪绕着两人绕圈儿,绕一圈后,大为开心的弹指让两人保持站姿。

    一男一女僵僵的定住形。

    你们有流火弹是吧?来来,拿些给本小药师观赏观赏。一片黑色一晃,一只载着护手,柔若无骨,五指尖尖似葱儿的手,以掌心朝天的形式伸到了空中。

    流火弹,即是炸药弹。

    在九州,流火弹极难制造,需经炼器师将所有原料千煄百炼,最后才全部凝合成团,当使用时输入脉气,再跟空气摩擦或者以外力震撞以引发爆炸。

    其威力因场合而异,若对付蓝尊以下者,杀伤力极大,若对蓝尊以上纯属是浪费物资,根本起不了多少作用,一般用于战争中,也是偷袭的最佳良器。

    一男一女哪敢说不,赶紧手忙脚乱式的找着东西往那只手中送,生怕嫌少,有多少就掏多少,全全的找了出来,一股脑儿的送上以表诚心。

    墨泪照单全收,末了掂着两个把玩,眼神瞄向一男一女两家的黑衣随从,那眼神凉嗖嗖的,直吓得黑衣人鼻尖冷汗狂渗。

    看了半晌,眨眨眼,挠挠后脑勺,她朝着人微微一笑,甩手将掌中的圆球丢了出去。

    啊-一男一女惊得双腿一软,差点软瘫。

    看到呼啸着飞来的流弹,黑衣往四方一散,拔腿即逃。

    跑吧跑吧,只要你们确认跑得动。嘻嘻笑语声中,空中又飞出一大片圆球。

    刚才不是笑她么?现在看看谁笑谁。

    丢着流火弹,墨泪心中没有半分负罪感,对于狗,尤其是恶狗,她一向就只有一种做法:打!

    嗖嗖-流火弹划破空气,疯狂乱飞。

    呼呼-一颗颗圆球在瞬间燃烧了起来,化为一团团火。

    火球在空中散开,如雨点下落,竟是罩住了好大一块地方,也将所有黑衣人笼罩于其中。

    啊-拔腿逃跑的人高高跃起,才落到空中,却似断线的风筝,嗖嗖往下坠。

    嘶-附近的人群,倒吸了一肚子的凉气,也无比庆幸自己不是当事人。

    少女与青年男子惊呆了。

    呃,还不错。

    看着火雨下降,墨泪微微颔首,闪爆退,她可不想被炸得蓬头圬面哪,若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己被自己丢出玩儿的流火弹弄得灰头土脸的,多没面子。

    少女与男子哪还顾得随从们的死活,也撒退就跑。

    卟卟-两人比较聪明,知道无法飞行,朝着不同的方向狂跑,踏踩过草丛与泥石,踢出卟卟声。

    不要-

    我们错了!

    往下坠的黑衣人,看着流星般砸来的流火弹,惊恐交加,惶惶求饶。

    别怕,很好玩的,你们试过后肯定终难忘。云淡风轻似的声音,悠悠的在空中飘

    小姐-

    公子-

    黑衣人吓得魂飞魄散,拼命大叫。

    可惜,他们的主人自顾不暇,只管着逃命,对他们的呼喊恍若未闻。

    其他围观者,更是形如木头,连看都不敢再看,生怕惹火上

    啪啪卟卟-

    嗷叫着的男子接二连三的下落,每每才跌栽于地,一个个手脚并用,爬起来就跑。

    然而,流弹比他们更快,他们才迈步,带着火苗的圆球也相继落地。

    轰-轰-

    火团着地,恰似天雷遇着地火,一个个即刻炸开。

    砰砰-

    地面被炸得破开,石块泥沙狂飞,在乱飞的泥石中,还夹杂着片片黑色布块和红色块状物。

    轰炸声中,火光一阵阵的闪动了起来,气浪冲着硝烟,犹如火箭升空后尾气冲轰地面所形成的云朵,向着四方护散。

    远处的人,脸色白如宣纸,再无一点血色。

    以彼之道,还彼之

    他们明白,少年这是在变相的为之前的那些人复仇。

    流火弹的气浪一散即吞噬了一大片地方,一男一女两人跑不过它,被狠狠的撞着飞了出去,那姿势,那形,与之前他们轰炸营地所发生的形极为相似。

    呜-

    嗷-

    被撞飞的两人,在空中手足舞蹈,嗷嗷直叫。

    一干看客的嘴唇不由得哆嗦了起来。

    而在众人注视中,那闪出很远的黑影又闪动了起来,他极速的掠至男子旁,斗蓬衣下伸出一条腿,在空中划过一个半圆弧,一脚将人踢向远方,又旋到少女边,抬足又是一脚。

    一男一女飞向同一个方向,在飞出十余丈后,啪哒一声摔于地,而在他们才着地,黑影又一掠而至,出足一挑将两人勾坐起来,让他们观看硝烟与火光。

    好玩吗?

    声音轻轻的,温柔轻呢,似人呢语。

    好玩吗好玩吗……

    少女与青年男子两人的脑海里就只有那一句在一遍一遍的回

    硝烟与火光乱舞。

    河水共炸响同鸣。

    他们看不见,也听不见,两人的眼神空茫无焦距,陷入一片魔怔中。

    一抹黑色站在一男一女背后,犹如一棵巨树,高不可攀。

    远远近近的人,看着那袭黑色,屏息屏声,化为石。

    这个夜晚,注定要成为无数人的梦魔之夜。

    众人已然忘却一切,无人留意时,最初那被轰炸撞飞的一些人已苏醒,他们没有发出声响,默默的观看四周。

    轰炸声慢慢变低,然后硝烟在风中变淡。

    风,也撩起了黑衣人的斗蓬,黑色飞扬,猎猎作响。

    好玩吗?低沉的嗓音,又一次响起。

    站成胶石式的一群人激激的打了个寒战。

    不好玩,不好玩。一男一女慢慢转头,当茫然的眼神对头顶那双寒星般的冷眸,瞳目一抖,人刹时回神,满心都是恐惧。

    怎么会呢,很好玩啊,你们不是看到了,很有意思呀。低眸的人,对着他们轻笑。

    那笑,冷森森的。

    一男一女吓得头皮发炸,从内到外,从头到脚一片冷寒。

    他们还不及告饶,黑色一划,一条被黑色裹着的长腿又抡到他们面前,随之,少女朝着天空飞了起来,大红的衣裙袂袂,飘飘俗仙。

    嘭-

    那脚踹中人的声响才传至人耳,青年男子也飞了起来。

    一女一男,一前一后,犹如流星赶月,直冲天空。

    众人的视线随着抹人影上升。

    呜呜-飞上七八丈高时,少女号啼大哭。

    ……青年死死的咬住了唇。

    当升到约二十丈时,少女往下落;再过不久,男子也往下落,两人都是以背朝地面朝天的姿势上升,下落时也变没有多少改变。

    下落下落,一直下落。

    当下落到距地约一人高时,穿斗蓬衣的少年又动了,抬腿,朝着先一步下来的少女圆圆的部狠狠的踹去;

    那一脚又快又狠,少女翻了个跟斗,啊的尖叫着上冲。

    当少女飞起,另一人也落下。

    少年又一旋,另一条腿飞了起来,年青的男子亦被踹得翻了个面,疾冲天空。

    而后,两人又相继落下。

    少年频频抬腿,一脚接一脚的踢,一次又一次的,像踢沙包一样将人踢上高空,每一次都踹着不同的地方,从部到肚腹,到肩胛,或是腿板等,除脖子以上的地方,几乎遍及全每一处。

    每一脚都算得恰到好处,并没有踢断人的骨头,一男一女完好无缺,最初二人连叫带哭的吼,最后嗓子都哑了。

    在又一轮连环腿表演后,少年终于抖抖斗蓬,退出几步。

    须臾,在空中沉浮近大半个时辰的一男一女,以狗趴式的样子扑落于地,两人扑地发出一声啊声,良久没有反应。

    经历一翻风吹风肆,少女头上饰物早丢得一干二净,披头散发,样子好不狼狈;年青男子略好些,只丢了玉簪。

    想装死?

    空中好玩吧?接下来玩流火弹。默立于一旁的墨泪,摸出两个圆球,冲着一男一女扬了扬。

    不要!

    异口同声的尖叫着,趴地两人慌乱的爬起,看着少年手中的东西,浑哆嗦,不能飞,不能使用脉气,在流火弹前就只有死路一条。

    人哪,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名字?晃晃手中的东西,望望天,天色不早,该结束了。

    姓尤,尤玉枝。

    姓墨,墨钦,来自莲国国城。

    两人不敢怠慢,飞快的报名。

    莲国,帝尊家族?

    一万贝!

    刚才你们说本小药师不配知道你们的名字,现在呢,配不配?本公子初问你们姓啥名谁,你们一个说本小药师给你提鞋都嫌脏,一个让小本小药师去问阎君,现在,你们自己说说,本小药师应该将你们怎么好?眸子一闪,墨泪小乐:误打误撞又赚回一万贝,今晚没有白干。

    六月债还得快,不过一转眼的功夫,形已完全不同。

    ……两人一呆,哑口无言。

    跑吧,跑慢了可别怨流火弹没长眼。抛抛流火弹,她以十二万分的温柔给两货指出明路。

    尤玉枝、墨钦躯一抖,又是一阵哆嗦,发觉那人不是闹着玩的,当下手脚并用,爬起来,拼了吃的力气,朝着大河那一方跑去。

    嗖嗖-

    两颗流火弹从空越过两人,朝前方飞去。

    一男一女吓得尖叫一声,各自扭头又跑向不同的方向。

    切,在姐面前还想玩心眼儿?

    甩出圆球,墨泪悠然看戏,在她面前想玩小心眼儿,除非她懒得管,否则甭说门没有,窗都不会有。

    帝尊家族又如何?

    炼器师家族又如何?

    敢惹她心不爽,甭管是谁,照虐不误。

    甩手,粒粒圆珠似子弹疾飞。

    砰砰-

    流弹飞出一段距离,落地,炸开。

    那声音,吓得人冷汗狂流。

    一男一女全然不顾,死命的跑。

    呼哧呼哧-

    喘息如牛。

    当跑出很远时,头顶疾的又是一个流弹飞过,一男一女吓得又掉头改向,再次忙忙奔逃,然而,每每跑出一段后,相同的戏码又会上演。

    呜-十数个流弹炸开之后,尤玉枝双腿一软,跪地不起,浑乱颤着,呜呜大哭。

    墨钦亦没跑多久,也一股坐地,以手按着口,大口大口的喘气。

    两人脸上汗如雨下。

    有意思吗?

    不不……被问的人都快哭了,慌慌张张地摇头。

    好玩吗?

    不……

    摇头,频频摇头,经此一番惊吓,只怕他们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勇气碰流火弹了。

    走吧。玩够了,折腾人也折腾够了,墨泪伸伸懒腰,潇洒抬足,晃悠着走向山脉深处。

    至于以后这些人会不会互相仇杀,或者姓墨的姓尤的会不会回转头杀旁观的人灭口,那些都与她无关,人本冷漠,她不是救世主,没有义务守护那些人的生命。

    ?

    一男一女像是听到什么鬼话般,瞳芒一阵乱闪。

    药……看着少年转,众人吓得心脏差点破裂,药剂啊药剂,小药师还没解去药剂,想喊,又不敢喊,目视着那悠然迈步的一抹黑,急得个个如锅上的蚂蚁。

    药剂再过几个时辰自会失效,你们上的毒在半个月内别再遇上药引出现也会自解,祈祷吧,愿好运。一抹黑色回首,眉目清淡,看着呆傻着的两个,唇边又溢出笑意:你们两个还不走,是想要本小药师再送几个流火弹玩玩吗?

    不不……尤、墨两人吓得血液都冰凝住了,也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一鼓作气爬起来,抖着筛糠似的腿小跑追赶。

    人群眼睁睁的看着狼狈不堪的一男一女随着一抹黑影越去越远。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r cpro_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女药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