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又当了一回雷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相思如风 书名:腹黑女药师
    快!

    要快!

    还要快!

    一遍又一遍,他默默的鼓励着。

    他紧贴着树木顶端拼命的飞掠,每当他经过时被点踏着的树枝便向下沉,摇晃出一片声响。

    哗啦-哗啦-,阵阵声响此起彼伏,有如阵风拂过掀起树叶形成声涛。

    飞跑中的人,什么也不顾得,不看脚下,不看两侧,此刻,他不怕分心,前面的山岭树木像是要挤压过来,让人感觉到窒息,他强自压抑着心中的恐慌感,视线紧盯着前方拼命的跑,跑过山谷,越过山岭,风,从耳边吹过,呼呼作响,山与岭正在向外倒退,树被甩在了后。

    跑,快跑!

    他心心念念只有一个想法,此刻,速度已到极致,可他还觉不够快,仍拼命的催促着自己再快些,他怕,怕自己撑不到最后那刻,怕无法见到自己要见的人,更怕有负所托。

    跑着跑着,他猛的一滞,形就此刹停,紧紧的盯着前方。

    这正是山岭背端,杂树丛生,就在前方七八丈处,一棵红枫脱颖而出,它的树技错落有致,满树红叶烈得似燃烧着的火焰一样灿烂。

    在一枝红叶叠铺的枝头上侧卧着一个人,黑衣如墨染,他轻卧于叶面上方,那点墨色似一点墨汁泼在雪白的宣纸上,刺眼夺目。

    而此刻,大约是听到了声响,他刚好缓缓的仰坐,动作很慢,很轻,一点点的离开红叶,他起时,红叶上露出一截晶亮的蓝光。

    那人原本是背着躺卧,坐起时转过了面孔,却分明是个稚嫩的少年,阳光下,他白晳的肌肤发出玉一样的光泽,红叶像火托抬着他,他好似是枫叶所化的妖。

    妖孽!

    看着坐起的少年,他头脑中闪过了两个字,而令他惊骇的是少年蹙眉抿唇,脸上眼里明明白白的流露出恼怒的神色。

    恼。

    很恼。

    墨泪恼得想宰人消火。

    自那甩离一对私奔基佬后,为着安全起见,夜兼程的在山岭间潜行,依程去南方的通州,此地距益城大约有万里左右,因为预算到已进入安全地段,今觉得太阳正好,便偷得浮生半闲,眯了眯。

    然而,才眯没多一会儿就被人给挠了,这让她相当的不爽,她真想仰天咆哮,他丫丫的,这究竟是什么运气,走山谷,会捡到重伤之人,为毛现在睡山头同样会遇上重伤之人?

    来者是伤号员,这是勿需质疑的事实。她早已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而且来人的气息也相当的不稳定,根据感应与气息都可判断出那个路人伤得十分沉重。

    其实,在很早之之前她就感觉到有人靠近,只是不想挪窝而已,原本以为不会碰头,她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一心只睡自己觉,可是,没想到那家伙竟是直线冲她所在的地方奔来,如此形,想不看都不行。

    为什么那么宽的地方他不走,偏偏要冲她在的地方来呢?

    想不透,她想破了头都没想清楚,唯一的解释——巧合,无法用语言解释,人力无法阻止,无法抗拒的一种凑巧。

    流年不利!

    懒懒的爬起,墨泪满心恼意,决定以后外出一定要查看黄历,瞧瞧,自从被老头丢出来后就没安闲过,估计那天大约是黑道,不利出行。

    心思翻涌时也望向了那位路人,来人是位年青的男子,约二十七八,着苍青色铠甲,眼眶红肿,眼中血丝纵横,眼珠子一片赤色。

    他面前的铠甲并无破损,满布暗红的斑团,左处留着扣眼,上面扣着一枚外形似花朵的银白色牌子,上面刻着几个蓝色小字-白芍药。

    诶?

    一眼扫过,墨泪那叫个无语,为啥呢为啥呢,为嘛又遇上有头脸的势力了?这随便一个路人甲都有牛叉的强大背景,让她这无根浮萍还有何颜四处乱逛?

    白芍药商行,商行会旗下第一商行,拥有几万年的基业,名震九州,分号几乎满天下,但凡稍大点的城都有它的一席之地。

    如今打个眯都遇到了它的人,这运气,该说是好还是霉?对此,她自己无话可说,真的无话可说。

    她看向男人时,滞空的人也在看她,两人两两互视。

    也在忽然间,男子觉得眼前的景物晃动了起来,就好像天崩地裂一样,太阳在晃动,对面的少年、树也在急剧的摇摆。

    他晃了晃,一头栽倒。

    完了!

    他知道最后的大限已经来了,于瞬间眼前浮过了无数面孔,还有无数声音,那些一下一下的撞击着头脑,悲,从心中涌起,眼一酸,泪盈眶。

    公子,白芍药商行所属请求相助!又一瞬间,他拼足了所有的力气大声呼喊。

    他心里想的唯一的想法就是求助,自己死不足惜,可是却不能就此死去,如若就此倒下,教他有何颜见兄弟们?

    此刻,求生的意识让如此强烈,他顾不得管少年的份,是否与商行有隙仇敌,也无暇顾及,他只记着自己的使命,所以哪怕还有一线机会都要拼一拼。

    心头一凛,墨泪重重的咬住了唇。

    那一声,无助惨然。

    那一声,绝望中含着无尽的希望。

    那一声,是被到了极致,到了再无选择的绝路时发出的呐喊,痛,每个字都是痛,撕心裂肺的痛,就好似说话的人每说一个字时心在滴血。

    它很轻,却如一道惊雷一样开,向四周。

    那声音直震人心。

    闻声,墨泪魔怔了,是耳不闻的袖手旁观,还是去救死扶伤?

    哗-

    就在她犹豫不决间,男子子沉入树枝间,并碰开了几枝枝条,继续往下掉去。

    他下落时,眼睛固执的睁着,眼神中有不甘,不舍,痛苦,悲凉,绝望,又透着无尽的希翼与期盼。

    眼芒一抖,墨泪猛的弹掠起,犹如一只鹰,呼啸着狂冲。

    此一刻,什么再不当好人,什么哪怕见着有人死在自己眼前也绝不再管的决心,早已被忘到了九天云外,连点痕迹都没留下。

    她从没想过要积功德求来世富贵,只不过就是一种本能,诚如传世之言:人之初,本善,这,亦是人之善良的反应。

    嗖-

    掠起的黑色伴着蓝光一划划过空气,空中留下了一道模糊的残影。

    那边,男子的躯越过了树枝,又撞了一根枝杆,被撞得翻了个跟斗,正倾斜着往下倒去。

    七八丈的距离,不算短也算太远,墨泪几晃间掠到男人落下的树旁,往下一钻,疾风般钻入树叶中,当一眼触及男子时惊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青年前无伤,而后面铠甲尽被撕裂,露出大半个后背,左肩胛已经被重力所击碎,骨与成了一团泥,右背破开了几个洞,露出里面的粉,血染红了整个后背。

    那伤,触目惊心。

    几乎是在同时,她的心跟着抖了抖,下意识的掠近,从一个最安全的角度出手,一把将人捞回,让男人保住半竖立倾仰的姿势,尽量避免触碰到他的伤。

    接住伤号,又一回旋,似流光,踩着画毫,从树枝底掠出,几闪到达之前路过山岭顶的一块较平坦的地方,坐地,将男子放坐,再扶着他,腾空出一只手,找出丹药,捏碎,洒到伤口上,又强行撬开他的嘴,再喂下一颗。

    实施完救人的最基本措施,余下的就是等待。

    在被洒上药粉后不久,男人的后背终于不再渗血。

    等待是一种煎熬。

    时间一点点过去,墨泪紧紧的抿着唇,眼前的男人已回天乏术,如果再早遇几天,她自信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能从阎王手中抢回他的命,可现在手上没了救命丹,莫能助。

    曾经,她一度以为在这种视人命如草芥的地方,可以做到笑看他人生死而心不起波,当真正的看到一个生命即将逝去,她仍然会心生不忍。

    有心无力,墨泪又一次体会到了那种无奈的感觉,心无由来的变得沉重。

    一息二息……

    在足足过了约二柱香的功夫后,男子的呼息急促了起来,又过了好一会,他触电般颤瑟了一下,啊的痛叫着睁开了眼。

    双目空茫,眼珠无神。

    那双眼呈出灰色。

    一直留意着的墨泪,心神繃紧,喉咙都有点发硬:抱歉!我救不了你。

    或许,他的生死跟她无关,可她还是觉得有负期待,他开口求助就是为了活下去,可她救不了他的命。

    男人的眼珠动了动,慢慢的聚焦,然后终于有了点点神彩,而当瞧到眼前的面孔时,他全抖了抖,盯着看了足足有半息,动了动唇:多谢!

    声音沙哑,有气无力。

    语气里的份量却重愈千斤。

    一股酸意似电流漫过心房,墨泪垂眉敛眼,再不忍直视:你最多只有二刻钟的功夫,可还有未了心愿?

    二刻钟的时光,何其短暂,可是,却是他所能拥有的最多时间,也是她估算出来的最长时刻,或许,他有可能根本支撑不到二刻。

    男子咬着唇,右手慢慢的移到前,紧贴着铠甲一点一点的爬往口,好一会儿,他的手按捂到左佩着的团徽上。

    他的子又抖了抖,眼神恍惚了起来,好似想到甜密的时光,唇角慢慢的上翘,翘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他的眼眸,迷离而冷凄。

    那笑意,却洋溢着幸福、温暖。

    眼角瞄至那一抹笑,墨泪的心揪成了一团。

    笑,没有维持多久,又慢慢的淡去,他的眼里浮浓浓的痛意,再之是挣扎,像是困兽一样的挣扎,是犹豫不定的挣扎。

    良久,他好似下定了决心,重重的一咬牙,用力扯脱了团徽,紧紧的攥在手心,视线又一次定定的锁住边的人,没有说话,就那么直直的盯着侧面的少年。

    墨泪微微的抬眸,她明白男人的意思,他是准备交托未尽心愿,同样,她也理解他的顾虑,无论是谁当不得不将遗言交托一个陌生人时会不慌惶,不矛盾呢?

    她不问,也不避,更不恼。

    四周安静,甚至听不到虫鸟的鸣声。

    男子猛的一正,离开了人的扶持,撑地一转,向着面前的人,弯腰,低首,一个头磕下地。

    心弦一繃,墨泪的气息乍凝。

    男儿膝下有黄金。

    九州脉修者人人心高气傲,只对强者敬服,但,也仅是敬服,若非绝对的死忠,绝不曲膝,可是,那个男人却曲膝下跪!

    那是有何等重要的遗愿需要交托,才令他如此郑重,如此决然?

    她呆住了。

    男子头触地,顶礼伏拜,子似触了高压电,微微颤抖。

    足足过二息,墨泪才勉强镇定来,视线下垂,默默的看了看,终究是狠不下心不顾,暗暗嘘口气,缓缓伸手,扶住他的肩。

    男子抬头,满眼的决绝,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抓过肩上的一只手,紧紧的握住;请公子将此物转交白芍药商行!

    他握得那样紧,那样的用力,好似是用上了所有的力气。

    墨泪感觉骨头都快被捏碎了,却没有挣扎,只是默默的承受着,男子塞至她掌心的是他的团徽和一只戒指。她明白必定十分重要的东西,至于有没密秘,那不在自己关心范围内。

    越卿,定不负所托。垂眸,对上男子的眸子,声音掷地有声。

    鸟之将亡其声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一个人最后的遗愿,她又如何忍心能辜负?哪怕是铁石心肠的人也有恻忍之心,何况她本非是冷心之人。

    她一向不会轻意许诺,一旦许了,除非死亡,否则不会食言,此事既然管了,必会求个圆满结局,才不负人所托。

    墨泪许下了诺,只想让眼前的男子走得安心,走得无牵挂。

    越卿,越卿小药师?!男子两眼一鼓,眸子里迸发出比火焰还赤灼的亮光。

    她,好似真的出名了!

    是!墨泪冷汗了一把,异常镇定的答。

    天可怜见,我……我死而无撼……男子激动得语无伦次。

    咕-

    当他张口时,一口血咕了出来,也将他后面的话淹没。

    他的四肢又颤抖了起来。

    我定为你将东西送至,你,安心。墨泪心跳停了停,眼疾手快的伸出另一手将他扶住。

    不,……不,我……我我必须交……交待清楚……借着扶持之力,他吐掉嘴里的血,神激动:我……们……

    他诉说的断断续续,有好几次墨泪想让他中止,让他平静的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段路,看他那么执着那么固执,只有倾听。

    男子是白芍药商行旗下一支斥候队,定名青字队,专负责打探。

    九月,云泽山脉凭空现出一只巨手,惊震周边,无数人推测出有上古神兽出世,纷纷涌入山泽寻找其踪迹,白芍药旗下青字队亦被任命,于上个月进入昆山云泽。

    你说是去找那只大手?当得知原因时,墨泪惊得差点跳起来了,那只手,岂不是她施展出的魔技么?

    真是一波未平又起一波啊,如果被人知道都是她的杰作,她会不会被人给活吞了?会,一定会的。

    她相信,若真被大陆人知道是她,以后休想有安宁之,这是何等的悲催啊,难道真要她天天藏头缩脑的过子?

    墨泪悲愤了。

    是的,不仅有我们商行,还有……男子吞下外涌的血,又接着。

    云泽山脉中的巨手一现,上古神兽出世的消息也不胫而走,离得较近的人蜂涌而至,离得较远的世家与势力的斥候们也纷纷相继而至。

    但,各方苦搜,毫无结果。

    就在半月前,山中又现异像,吸引了各方人马的目光,众人转而奔赴新的目标,很幸运的是竟然真的被人找到,那竟是件异宝出世。

    然而,谁也没料到,才摸到地头,不等人发动夺宝大战,在无任何预兆的况,凭空冒出来一只魔兽对人们发动攻击。

    而一大群人竟无人看到魔兽的样子,也无可避免的,在场的人员损丧大半,只有小量的人得以逃离。

    男子所在青字队亦是损失惨重,但,那并非是致命,而是在撤离过程遭受伏击,在知无力对抗时众队友协心舍命,掩护着他逃离给主家报信。

    墨泪的手紧了紧。

    随着诉说,男子口中的血涌出的速度越来越急,一口接一口,令他几乎语不成句。

    他已到油灯枯尽之时。

    墨泪无言,半晌,轻轻的追问了一句:可还有话要交待你家人?

    谢……公子,男人灰色的眼神亮了亮,咧嘴,血,如泉水奔涌了出来,可他的表没有丝毫痛苦,反而是满足和感激。

    心一酸,墨泪的眼角一,眼中一片湿润。

    ……小心毒……尊……男子想笑,最终没有笑出来,声音弱了下去,最后再不可闻。

    他的头偏到了一边,肌悸缩了一下开始慢慢的软化,再之,他的脸凹了下去,呈金纸色,嘴角残留的血也在凝结,眼睛是闭着的,可见走得安详。

    一路走好!墨泪仰头,将眼中的流抑回,轻轻的将他放下平躺,取出自己还从没穿过的衣衫,撕碎一块,蒙住他的脸。

    阳光很暖,但周围很沉寂。

    嘘-

    轻轻的嘘口气,墨泪望向手中的徽章和戒指,戒指很普通,探查了一下,里面很大,收拾得很整齐,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将男子搬进了戒指。

    爬起来望望天,又遥望来时的方向,头也不回往南掠走。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女药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