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美男求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相思如风 书名:腹黑女药师
    纵向云泽的山岭深处,大多数时候是鲜少有人光顾的,它是支脉,即没有珍贵的魔兽,也无珍贵的天材地宝,猎人们只偶尔打猎,脉修者往往是路过,因而常年寂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有些地方一年到尾也未必能见到人迹。

    阳光暖暖,草木静静。

    偶尔此起彼落的几声鸟鸣,令山谷更显幽旷。

    簌簌-忽然间,幽静的地方凭空冒出划空之音。

    那声音似离弦之箭破空之劲,又快又疾。

    于刹时,寂静被打破。

    伴随着破空之劲声,中空多出两条人影,那人影从半山腰的地方横空虚飞,似是要越空到对面去,两人皆是男子,一个着白色衣袍,面戴银色面具,挑束了一把发丝在后脑束扎着;

    另一人则是红色长袍,乌黑的发丝全部束扎成马尾状,系着长长的白色发带,一张月牙色面具掩去了面孔。

    两人比肩而行,速似惊风。

    籁籁-,风吹华服,籁籁有声。

    呼哧呼哧-,衣衫猎响中还伴随着急促、粗重的喘息。

    红与白,急驰着划过天空。

    无巧不成书。

    在距他们很远的地方,一抹蓝黑相间的浮光掠影,正疾速冲往他们所经的山谷,那抹蓝光之上的黑袍人,则是笑意吟吟,一副喜大普奔的模样。

    欢脱。

    墨泪欢脱到几乎想要打滚的地步,一想到已拥有要用兆来计算的钱财,她就抑不住的想仰天长歌,钱钱啊钱钱,数不清的钱钱。

    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

    那是无数人的梦想,也是她的梦想,她上辈子没来得及实现,这辈子却实现了,那么多的钱钱,要用手数的话,估计会累断手指的。

    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寻个好地方,痛痛快快的乐呵打滚,再大睡几,以庆祝如此幸事。

    人逢喜事精神爽。

    那话果然是没错的,她沉浸在无限美妙心中,乐不可支,喜之不尽的狂奔,至于到了哪,完全的没在意。

    而横越山谷的红衣与白衣男,在弹指间已飞过一半,但就在堪堪离开河面不远,红衣男子行速一滞,似是风筝忽然断线,向下一沉,直直下落。

    下一刻,他直真的挂在了空中。

    他的一只手正被白袍男子握着。

    也在刹时,白袍男一个忽闪,一手揽住红衣男子的腰,似一颗流星从天坠地,飘落在河岸的一丛草丛间,双双坐地,他将男子半揽于怀,一手按上红衣人的

    红衣男子紧闭着双眼,薄唇苍白,气息时断时续。

    淡淡的血腥味慢慢的散开去,一点点渗入空气。

    白衣男子的气息亦零乱无律,但比起红衣男来又略强些,他的双眼尽是疲惫,像那种才历经大战后呈虚脱的无力状态,目光清冷寒凉。

    片刻后,红衣男子的呼息又略略稳定了些,他睁开眼,哧的粗喘着,直着腰坐直,一手拨开旁边男子的手:阿净,别管我,他们迟早会寻着血味追来,你走!

    他的眸子暗淡无神,语气却无比的果决。

    阿棋,你真要让那两人白发送黑发么?被拂开了手,白袍男人并没有动怒,仍然快速的将人揽住,献出自己的膛给当依靠。

    呼哧-红衣男子重重喘气,准备再次将人推开:阿净,你知道的,于他人,死是一种解脱,于我,死是一种奢望。

    苦涩,从语气里泄露出来,是那么的无奈,无力。

    白衣男子没有给他推开的机会,一手揽着他的腰,再次按住他的:别乱动,你再坚决一会,此地离益城已不远,不出半个时辰可到……

    我如今这样子活着也是累赘,你救得了我一回,救不了一世,还不如让我隧了他们的愿,从此大家都安生了。阿净,快走,请你……走……

    话未完,喉咙中一声咕咙,涌出一口浓血,他硬是咬着唇,没有让其喷出,却仍一线自嘴角挤出,挂成一条红线。

    你,他想骂,终究没有,白衣男默叹着,将脉气灌入对方经脉,以护其心脏,手下微微用力,将人断裂的胁骨按压住,以免刺穿内腑。

    你明知死是奢望,就给我好好的撑着,撑到益城,撑到可以死那一天为止,别成为活死人,男儿活要活得顶天立地,死要死得干净,绝不能当个要人把屎把尿的窝囊费,明白么?冷硬的声音,越来越严厉,最后一句几乎是一种喝问。

    ……忍抑了不到二个呼息,红衣男子的唇无力松开,整个人无力的软栽在后面男人的怀里。

    血,从他口角涌出,疯了般的流淌。

    他的气息越来越弱。

    白衣男心中焦灼,附急唤:阿棋,阿棋,不可以放弃,你还没有找到你的小娘子,你若死了,何人护她怜她?若没了你……

    我……被呼唤的人最初没有声响,又在瞬间好似受到了刺激,几乎要中断的呼息又陡然加快,他艰难的侧转面,又无力搁在旁男人的肩头。

    月牙色的面具,撞上男人的肩,撞往上一翻,脱离主人的面,从耳隙处滑落,卟的一下落于地。

    面具后是一张俊雅的面孔,苍白也掩不去他的本色,唇角殷红的血丝,衬得他弱不堪,我见犹怜,他的手紧紧的揪着自己的袖子,修长的手指骨节节僵硬。

    ……她……她,她已……已……没……了……他的唇颤抖着,断断续续的挤出几个字。

    一滴泪从眼角滚出,缓缓的,缓缓的滑落。

    大恸无声。

    没有哭声,没有凝咽,而那种比哭比悲切,更凄楚的悲伤与绝望,如爆风卷过,刹时渗进空气,向着四面八方漫延开去。

    悲凉,无处不悲凉。

    白衣男子一震,清凉的眸子里浮上痛意,那目光一长,忽然飘远,好似越过了万水千山,穿越了时光,看到了无数的人与事,满满的是回忆。

    在天比翼飞,在地枝连理,宝宝呵宝宝,为何,为何我们生不能同欢,死亦难……同……椁……俊雅的男子,吃力的睁眼,才望了一眼又合拢,呢喃声越来越轻,最后弱不可闻。

    那双紧揪袖子的手,缓缓松开。

    神思渺渺的男子,倏地回神,满目震惊,又一次急切的叫喊:阿棋,阿棋,不要放弃,她还活着,你听到没,她还活着……

    可惜,无论他如何呼唤,红衣男子皆无回应。

    他并不死心,飞快的找出一颗蓝色的丹药,撬开红衣男的嘴,强行喂下去,又死死的掐着男人的仁中不放,以防最后一口气消失,一遍又一遍的喊着。

    阿……棋-

    正束手无策,六神无主时,忽然唰的竖直了耳朵,定定的倾听一会,忽然目露惊喜:阿棋,福星来了,你一定要撑着。

    说着话,另一手抬起,飞快的摘掉脸上面具,那是一张年青的脸,棱角有型,神容冷峻,线条冷硬,无一不透着刚强的气息。

    他将自己与地上的面具一起藏起,默默的等待着。

    正疾冲着飞掠的墨泪,正无限的接近。

    她侧坐在画毫之上,怀抱着圆包袱,嘴里哼着小调儿,手指有奏的轻敲着,合着奏打拍子儿。

    蓝光离两男子所在地越来越近。

    前方,男子听着越来越清晰的吟声,唇角轻轻上翘,再等一刻,他缓缓后仰,半揽着怀中的人一起倒地,朝天长嘶:不要走,不要抛下我一个人,不要,啊-

    嘶声悲凉。

    那长嘶似狮吼,拨地而起,直冲远宵。

    唔……正愉快的哼着小调儿的人,惊得心弦一紧,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唰-画毫刹空不动。

    因刹得太急,上方的人子竟晃了晃。

    卧槽!

    稳住,墨泪立马就是一阵吹胡子瞪眼,去他丫丫个他祖宗的,为毛又遇着人了?啊啊,为毛她每走个地方都遇着人?

    我呸-狠狠的啐一口,二话不说,扭,改向,飞向山岭。

    眼不见为净。

    她不去了总可以了吧?

    然而,才飞出几丈,又唰的定住,她望天。

    那个呢,那个声音好似很悲伤,听起来好像是需要帮助的样子哪,这个,咋办?去,不去,去,不去……

    纠结,她纠结了。

    唉-

    沉默n秒,朝天嘘口气,不管如何,还是去看看况再说吧,主意一定,与画毫转过方向,又朝着深谷之中飞驰。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女药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