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刁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相思如风 书名:腹黑女药师
    商行会驻地宽广,每个商团都分有地盘,风行商团的住处是一处独立的院落,周边相邻的各院并无商团居住,极为幽静。

    三道人影一掠而入院,恰似西风刮过,快而疾,然而,也在入院那刻,三点墨绿色唰的刹住。

    诡异!

    气息很诡异。

    兴冲冲归来的司胜、闲无事、徐福三人,在感知到院中怪异的气息后,不约而同的刹步,又立即以无与伦比的速度望向自家的临时小窝。

    前方即是正屋,大门大开,从外看去,厅内之景一览无余,而一瞧见里面的形,三人惊得眼珠一抖,嘶的倒吸了一口气。

    正屋的大厅宽约九丈,长约十二丈,内与外都贴着梨花木板,四壁雕刻着花鸟图案,又摆有盆景饰物,顶垂红色布幔,甚是精雅,然而厅内原本的桌椅之物竟被清空,仅只留下一个主座和左方一个客座,以至显得宽的。

    座中有人,主座上的人,头戴无顶黑纱帽,长长的黑纱垂下,竟将人遮了个密不透风,他窝在座椅内,头部都没超过椅背,若非是正面对着大门方向,估计会被人忽略。

    客座上的是一个着锦袍,约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面相倒无出奇之处,是丢到人群里便扒不出来的那种普通相貌,此刻,男子的脸绷得紧紧的,浑散发出一股煞气。

    男人的边站着一位年青的女子,一桃红襦裙,头上顶着硕大的一顶由宝石和明珠打造的华丽花冠,年约三十,段玲珑,一双桃花眼,流盼生,唇薄如樱花之瓣,令人一见忍不住想一亲芳泽,而她,眼眶微红,眸中水流转动,隐隐泫泫泣,似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厅中的三人,没人说话,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立在院内的司胜闲无事徐福,一眼瞧到客座那儿一男一女,手心直冒汗。

    那两人,他们太熟悉了。

    那男子看似面相普通,份却不普通,他正是土神十长老-雷石;他旁边的女子,是金盾商团的大小姐,邓芳华。

    我的祖宗,这下马威也给得太重了!

    再一瞧主座上的小人儿,三人就只有暗中呼爹叫娘的份了,这形,不用头想,哪怕用膝盖想都猜得出来,整出这个来的人当然非他们的小顾问莫属。

    又在倾刻,几人心舒爽了,这真是大快人心啊,那女人应该没有想到会有今天,晾得好,晾得妙!哼哼,恶人自有恶人磨,那对男女总算得报应了!

    正当三人暗乐时,左方耳房门多出一抹墨绿色,正是闻人,他双手托着一只银盘,上面置着茶具。

    刹时,闲无事三人心中闪过明悟,暗里一对眼儿,整整衣衫,迈着四平八稳的步子,昂首的奔向大厅。

    步出耳房的闻人笑,心领神会,也放慢了脚步。

    哼-

    厅内,早已瞧到风行另三成员的雷石,暗中冷哼一声,着脸,下巴抬得高高的;他边的女子,没有扭头看,那垂在小腹处的手却紧紧的抓着袖子。

    主座上的人连动没动,还是懒洋洋的窝坐着,好似对一向都浑不在意。

    目不斜视的司胜三人,慢慢踏入大厅,却仍然没有任何表,在离主客之座约三丈远时,向着客座微微低首:雷长老。

    三人举止言语皆是平淡至极,问候礼也是礼节的点头礼,全无尊敬与恭敬之意。

    ……雷石心中一怒,几发作,他历来自视甚高,又是神长老,人人见之都躬行礼,何曾受过此般礼遇?

    而着墨绿色的三人,也仅只点了点头,又一腰,成比雅竹还刚劲的刚强之姿,雄纠纠的走向主座而去,步伐整齐,每一步跨幅都相差无几。

    在墨绿闪动间,神色沉静的三俊男,往主座边一立,站成了三棵大树。

    !

    雷石眼眸一沉,直直的望向头戴黑丝的少年,疑惑更重,这人能让风行商团心甘愿屈居人下,究竟会是什么来头?

    正当他沉吟时,一抹墨绿一摇,朝座间走来。

    看着去而复返的人,雷石的脸又暗沉。

    站一边的女子,抓着袖子的手,指节根根发白,气息微乱。

    端着茶盘的闻人笑,一步一步走前,却是径自先至主座,将精美的青花瓷杯盏给了主人,再退后几步,将另一盏放至客人桌上。

    茶,也仅只有二盏。

    师尊,请用茶!低沉的噪音,异常的响亮。

    雷石脸色一沉再沉,沉得发黑,那程度,几乎可挤出几升墨汁来。

    他旁边的邓芳华,气得红唇微微发抖,眼神几乎要喷出火来,忍无可忍,一,对着主座上的那团黑色怒目而视: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司胜三人眼神闪了闪,谁也没吱声。

    闻人笑闻声,微微抬眸,斜眼一视后,恍若未闻,又后退,一退站到主座边,与兄弟们分成各边两人的阵列,守护着座中的小人儿。

    四人的神色,仿若是天经地义似的,没有不甘,更没有怨气,面容平静如水,眼神清淡。

    雷石的脸已经比锅底还黑。

    闻人笑,你眼中还有你师尊么,竟甘心对一个外人低三下四,神的脸都被你丢光了!气得乱颤的邓芳华,见无人理会,几发狂,大声咆哮。

    放肆!一直不曾挪动过子的人儿,倾刻间坐正,爆出清喝。

    那声音,冷森森的,带着凛凛杀气。

    犹如飓风过境,又恰似乌云罩顶,厅内的气息刹时冷凝。

    ……有如被泼了一盆凉水,邓芳华冷泠泠的打了个寒战。

    哼,这就是土神的好规矩?黑纱之中又冒出森冷的声音:主子不曾说话,一个小小婢女也敢越主妄言,如此不分尊卑,本公子为神圣主担忧,长此以往,神之威何存,长老之威何在?

    骂得好!

    司胜四人暗中竖大拇指,他们的小顾问骂得太对了,那女人本来就是个女婢,凭借着狐媚手段爬上了长老的,说白了就是个以色侍主的货水。

    你……邓芳华气得玉面发青,侍婢,原来,他竟视自己是个侍婢!她哪点像婢子了?

    气,她气得肺都快炸了,口剧烈的起伏着,鼓鼓的部也跟着一颤一颤的抖动。

    雷石正想发作,一听到后面的话立即忍住,对方竟搬出神来了,他还能如何?他心头也特气,当时被徒儿迎时厅中时,客座只有一座,他若甩袖而去,无疑是件极伤颜面的事,传出去,别人以为他是被人吓得望而生畏;若坐,便等于承认自己是主,另一个形同于仆。

    两相比较,他最终选择入座。

    如今一听尚不知是何来头的人张口闭口都将自己姬当侍婢,忙迅速的接话,意申明关系:这是本长……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女药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